奇石上的东方美学  王博手书奇石《道德经》创作完成

TIME|2016-01-11 18:08:52
72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奇石上的东方美学

历时3年 王博81块手书奇石《道德经》创作完成

2016年1月9日,电视剧《芈月传》收官的这个夜晚,由生于四川巴中、居于成都的艺术奇才王博创作的世界第一部手书奇石《道德经》,也在成都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同为81章,又神一样的同步收官,或许只是一种巧合。但近年来影视作品中不断折射出来的道文化思想,却与王博一直以来的创作主题和构建的书道艺术美学体系不谋而合。

道是中国哲学,也是东方智慧,更是世界规则。曾经,王博独创的十二道“一笔道”书道作品,让世界广为知道什么叫作“大道至简”;他用书道创作的数十个经典标识,又以“品牌书道”的方式,传递着“道不远人”的商道智慧。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如今,历时3年,王博以81块手书奇石《道德经》,诠释了他对“道法自然”的独到理解,“奇石书道”也再次丰满了他的书道艺术体系。道可道,非常道。当哲学邂逅美学,可谓天作之合。石以载道,书以传志,以石换心,匠心而为,“道”的内涵和外延便有了“非常”的解读和诠释。

道法自然 与石头同道而行

宋代画家郭熙曾言:“石者,天地之骨也。”“石”作为自古以来中国艺术的精神之骨,有着很强烈的象征意义,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人的风骨和精神。

王博情结奇石,以石为纸,创作奇石《道德经》,正是情趣所在,情怀所致。

在山水中修行,在尘世中悟道。3年来,无论是工作还是旅行,王博都会在所到之处,寻觅他理想中书写《道德经》的石头,然后将它们带回工作室,清洗,品读,对话,最后在它们上面,沐心书写有着“万经之王”、“中国哲学第一书”崇高地位却又在寻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道德经》。

《道德经》言:“见素抱朴。”对于“奇石”的定义,王博有着自己的审美原则。河流边,高山下,工地上,道路旁……在他眼里,奇石无处不在。他总是能发现它们,并且捕捉到它们的闪光点。

《道德经》言:“无为而无不为。”王博坚持只用清水对石头进行清洗,而不使用任何打磨、抛光、上油、浸染等工艺,坚持不让任何方式以保护的名义对石头进行破坏。每一块石头,只做最原生态的自己。

《道德经》言:“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王博认为,最好的手书奇石创作,就是让石头自己来排版。每一个章节,他会认真地挑选最合适的石头,依势随形进行创作,最终让每一块石头都成为一件巧夺天工又匠心独运的作品。

众所周知,石头不同于纸张,每一块的形态、色彩、肌理都不一样,在石头上创作书法作品,对创作者的心力、眼力、腕力、笔力都是极大的挑战,这也是自古以来书法家鲜有涉及而多以雕刻方式呈现的主要原因。

王博创作这部奇石《道德经》的难度可想而知——以小楷笔在光滑的石头上书写已实属不易,更何况王博有时挑选的石头还有着美丽的凹凸和令人眼花的千疮百孔,而他却饶有兴致地在这些极小的孔里“微书”。

这是他与自己的一场“墨攻”。选择好一块石头进行创作前,他会反复观赏,同时变换角度,甚至找好它的平衡点,结合要书写的章节的思想和字数进行总体构思和创意。

王博要达到的,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创作必须与奇石完美融合,相得益彰,书法与石头共生共美。这显然不只是在石头上写字那么简单。如果书法是书法,石头是石头,又或者过多的人为痕迹掩盖了石头本身的美,那样创作出来的东西,都注定无法称其为作品。

在创作过程中,有时,单单一块石头就需要两三个小时。“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这期间,王博总会关上手机,屏气凝神,连心跳都会变得极慢。直到整块石头创作完成,才悠闲地打开手机在第一时间自我欣赏和拍摄起来。

“大成若缺。”尽管力求完美,但每一块石头都是唯一的,在其上的创作也是无法修改、涂抹和重来一遍的。偶尔,创作中也会出现小瑕疵,王博便会顺其自然地让它成为作品的一部分。这样,每一块石头,都以最真实的方式,记录了王博与这块石头的同道而行。

点石成经 让艺术快乐有趣

生长于山野,拼搏于都市,王博身上有着浓郁的文人气质,也坚守着自己的艺术理想。

但作为知名的策划人和创意美学家,王博有很多时间要忙于自己的公司事务。虽然身处有着“中国休闲第一城”的成都,王博其实并不闲。但他总会给自己找一些“闲时”,与一些“闲石”,共享“闲适”。

这样的时间,常常是在深夜。有时创作结束时,已是凌晨二三点。就这样,3年过去了,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CBD区域,王博终于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81章手书奇石《道德经》的创作。

如今,很多人为王博的手书奇石《道德经》叹为观止之余,不约而同地感慨做成这件事情太不容易,也太辛苦了.

对此,王博自己却自得其乐。他笑称这81块手书奇石《道德经》,完全就像策划人王志纲的一本著作,是“玩出来的产业”。王博说,“我捡石头就是‘拾趣’,在石头上创作就是‘书’心,不过是取‘自然材’,做‘悠然事’,何苦之有?”

他认为,当代艺术家在心态上不应该沦为“苦行僧”,要做“乐天派”,这样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才能传递更多的正能量和快乐因子。

世界著名雕塑家罗丹曾言,“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诚然,彼时,王博奇石《道德经》创作伊始,一部人也曾经疑惑,这些并不名贵的石头是否真的能够书写传奇。王博并未就此作过多解释,他依然快乐地捡石头,安静地写石头。他深知那些他甚至因此练出了双手力量的石头的美丽。

后来,当那些曾经疑惑过的朋友再次见到这些石头时,已是“精美的石头会唱歌”。于是,不少人又说王博“化腐朽为神奇”。对此,王博倒是很谦虚。

王博认为:“草木有情,万物有灵。大自然是最好的艺术家,而石头是大自然对于人类的馈赠。每一块石头都历经亿万年洗礼方才被我们遇见,有着自己的生命和传奇,有着自己的温度和性格,每一块都弥足珍贵。而且,上善若水,有河流的地方就有我可以用于创作的石头。人类最早的劳动工具、文化艺术都与石头有关,石头给予人类的实在太多了。因而,再普通的石头,也是我们应该珍视的宝物。选择在石头上创作《道德经》,正是我受了大自然和老子的恩惠和启迪,使我成长为一个‘点石成经’的书写者。”

如今,王博的这部手书奇石《道德经》,不仅完美地体现了道的思想性和形式感,也成为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奇石《道德经》不仅在朋友圈成为美谈,一些艺术和收藏机构也闻讯赶来,邀展和约讲座者众多,有的甚至直接希望整体收藏。

对此,王博坦言,“艺术无价,传道、授业、解惑,于我而言,是兴趣,更是理想。我的艺术作品强调原创性、唯一型、思想性、美学性、传承性、世界性、当代性、体验性,希望它能以一种更亲切、更快乐的方式贴近大众,让艺术不再高冷,而成为一种有趣的体验。对于这部奇石《道德经》而言,不管日后它身处何处,我都希望它能有更多的机会被更多人分享。书法这个‘中国之道’,应该以当代人喜闻乐见的方式,在全世界得以更好地传播。”

他认为,“对于文化我们要有认同感,也要有亲近感,与时俱进,才能让传统的经典融入当代的美学生活。在这个科技已经改变了生活太多的时代,很多人渐渐连字都不太会写了。我们推广书道艺术的方式,也应该更多地与日常生活相结合,不要让艺术成为弄不懂的‘奥利奥’,而应该让它成为喜欢品的‘趣多多’。”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