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画家杨雪,重彩花鸟炫彩缤纷

TIME|2017-02-16 15:29:54
485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杨雪、青年花鸟画家。系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邯郸教育学院美术系,师从著名画家王雪涛入室弟子马志丰、著名油画家郑锋、版画家袁庆禄,并得到著名画家李册的指导,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省、市级书画展览,并在国内各级报刊上发表,其中作品《风雪夜》获世界美术家协会亚洲地区举办的《中国梦》书画比赛三等奖。

杨雪的书画作品亦工亦写,用笔洒脱,自然脱俗,别具一格,纵观其花鸟作品,几乎水墨之上必染青绿,巧用色彩使之华丽,这就让其作品在笔意酣畅的同时,又多了色彩饱满之趣,因此,其画显得有张力丶有激情丶有梦幻,饱满中含秀逸,平淡中有奇异,浓厚中显清幽,既古朴又清雅。

杨雪作品中,渗透出强烈的诗情画意,蕴藏着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层次的敬意和升华。显而易见,中国画与中国传统文化是密不可分的,中国传统文化永远是画家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从文化共性上看,前人诗词歌赋中就蕴含着相当直观的画面感和深邃的意境。

杨雪入画的素材,或花或草,或鸟或虫,或鱼或景,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情感与审美视角,把对自然、对生活的倾情热爱融入疏影横斜、莲池花光之中,逢物染神,遇景化韵,诠释着一花一世界,一鸟一缕情的艺术境界。

杨雪十分享受创作的整个过程,它就像一个完整的故事,有起始,有高潮,有结尾。从最开始的起稿、过稿就已经在开始享受线条带给我的愉悦,画面每一个停顿、起伏乃至细小叶片的反转之处都能让我感觉到兴奋;渲染的过程冗长而繁复,但从不觉得枯燥,杨雪把它当作一种磨练心性的方式。

一直以为艺术家能天马行空的创作是一种任性,在看过杨雪的重彩花鸟画后,我开始相信能够坚守在一花一世界里,不受现当代艺术怪力乱神般地烦扰更是一种任性,任周围再怎样喧闹,她依旧有条不紊地用勾线和渲染构建自己鸟语花香的静谧世界。

杨雪的“安静”有一种天然的气场,相约的整个访谈也是在一问一答不紧不慢的节奏中完成的。我一再试图用语言逻辑去揣测一个绘画者的视觉演绎,也试图“不怀好意”地拉她进入现当代的艺术世界里。她总能冷静回复我一个个脑洞大开的问题,然后再把我拉到她的传统花鸟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中华艺术研究院2017年第四次会议在宋庄召开

6月25日中华艺术研究院在北京宋庄本院展览馆召开了第四次会议暨第二次美术创草图观摩会,在京的三十余位书画家骨干和少数外地画家在百忙中赶来参加会议。王功学院长重点讲了创作大作力作的重要意义及下次全院艺术作品展的计划和要求。

【快讯】古意 • 生动——纪念国画大师王梦白诞辰130周年暨刘阔花鸟画精品展在京隆重开幕

2017年6月25日下午三时,由博宝艺术网主办,博宝美术馆承办“古意·生动——纪念国画大师王梦白诞辰130周年暨刘阔花鸟画精品展” 于博宝美术馆正式开幕。

淋漓酣畅 乾坤清朗——黄庆生和他的国画

文/周玉冰黄庆生出生在历史悠久的舒城,他长期担任舒城县美协主席、舒城师范美术教师,在创作与美术教育都有令人赞叹的成就。舒城县位于大别山东麓、巢湖之滨。这里既有起伏延绵的丘陵,也有林木葱茏、峻岭逶迤的山峦,深厚的文化和秀美的风光启迪着黄庆生,在他童年的心扉里就放飞了艺术的梦想,从而走上绘画之路,并且翰墨终身。他1984年考取安徽教育学院艺术系。其时,萧龙士、张建中、郭公达等名家受聘执教,勤奋好学的黄庆生在老师们的指导下,功底扎实。毕业时,是这届学生中的佼佼者,也因此分配到舒城师范任教,在当时这是很不容易的。随后,他又攻读中国美协会国画高研班技,技艺精进。黄庆生山水、花鸟都擅长。他的花鸟,清新自然

湖北美术学院七九级国画班四年记忆

文革结束,恢复高考,给千万名青年人带了希望。1977年湖北艺术学院(现湖北美术学院)招收了染织专业,1978年招收装潢专业,师范专业,1979年首次招收油画专业八人,国画专业十人,染织专业十二人。我们成为了时代的幸运儿。七九级国画班十名同学及进修生三名形成了一个欢乐奋进的集体,在进校三十八年的今天,同学们以亲身经历和独特感受写了这本回忆四年大学生活的书。全书由每位同学自我撰写文责自负,吕墩墩同学负责设计编排,全书247页,图文共荗,历史照片珍贵,真实的记录了四年大学生活。卷首文全班同学简介前言目录刘子建的回忆文章之一刘成春的回忆文章之一吕墩墩的回忆文章之一王修隆的回忆文章之一韩云清的回忆文章之

我心目中的洛杉矶十大艺术博物馆

除了当代艺术家群体,大概没有人会把洛杉矶视为艺术圣地。在纽约、华府、波士顿、费城、芝加哥等东部历史文化名城的笼罩之下,作为后起之秀的洛杉矶就显得黯淡无光了,甚至在一些与文化相关的排行榜上还比不过同处西海岸的旧金山。更少有人知道,洛杉矶是全世界人均拥有博物馆和艺廊数量最多的城市。不过,看看地图就知道,这些博物馆的分布就和大饼状的洛杉矶一样分散,它们没法像小巧的曼哈顿那样聚成一种“文化氛围”。诚然,针对艺术收藏来说,洛杉矶的各间博物馆几乎没有某个特定收藏领域在全美能排第一。尽管存在一些收藏空白,缺乏一些家喻户晓的名作,但就整体资源而言,我认为它并不逊于上述老牌城市,甚至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