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宝艺术网 | 学院新方阵十年展”——营造当代水墨新生态

TIME|2017-05-09 18:04:07
89
   

00.jpg


新粉本展览墙  十年展大家谈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教授

 

学院新方阵十年成果汇集了这个大型展览,我很高兴看到在这十年历程中大批青年艺术家的茁壮成长。杨维民先生在10年发展过程中一路走来所坚持的精神,一路走来与更多各方面的朋友们和机构合作、联动的一种新的经验,这些都为我们今天从事的艺术传播、推广提供了很有益的启发。

今天的中国正是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坚定文化自信来发展中国的文艺创作与文化建设,而中国画作为我们民族绘画,也作为世界上最早成熟、最成体系的艺术方式,如何在今天得到进一步发展?其实这不仅是中国画界自身要关注的课题,也是关涉整个中国文化、中国文艺能不能在一个越来越迫近的全球信息时代,彰显我们的文化与精神的问题。“学院新方阵”这个展览品牌联络、团结、鼓励了一大批青年艺术家,扶持他们的创作,也援请许多学者专家一起观察、关注、关心他们的创作发展,这是在学院教育之外又开辟了一个很好的学术空间。

 方阵里的许多青年画家,都是艺术学府培养出来的硕、博士,他们一方面吸收了各大美术学院在艺术教育上所积累起来的综合性教学的营养;另一方面又追随他们的学术导师来进行某个方面的深度探索,可以说这些艺术家都是名家之徒、名家之后。有了这么一个基础,又有“学院新方阵”这样一个展览的活动,不断推动大家虔诚创作、努力创新,就有了10年积累的可观成果。可以说,这个展览是今天中国画在年轻一代这里发展的新维度、新取向的体现。


 

尚辉:《美术》杂志社社长、主编


“学院新方阵”从2008年在上海朱屺瞻艺术馆启动以来到今天已经10年了。在某种意义上,这10年实际见证了中国画向当代性发展的这样一个探索路线。我认为“学院新方阵”在学术探索上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第一,展览及作品是以当代艺术的观念性为表征。第二,把都市文化的视觉经验带到传统中国画领域,是70后和80后这代艺术家最重要的一个特色。第三,艺术家兼具了对传统语言以及当代艺术的开放性理解,作品的面貌更加能够符合当代绘画艺术的特点。

正是通过“学院新方阵”,我发现了70后、80后这一代画家中所形成的一些共同的创作特色,以及他们如何传承传统、面向当代。学院新方阵的十年回顾展览,不仅仅是对十年来这些画家艺术创作成绩的总结和梳理;更为重要的是如何从他们的一个十年之后能够开拓新的未来,启迪90后、00后画家的成长。

“学院新方阵”十年回顾展是中国主流文化的一个很好的呈现,我希望这个展览的能够对当代中国的美术发展起到更大推动作用,成为主流美术发展的重要动力;同时,我也希望通过这个展览能够开拓一个新的十年,让“学院新方阵”在新的十年转换中成为一个时间的节点,成为一个艺术发展的里程碑。

 

 

张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


“学院新方阵”主要是专注于对中国画的推介,特别是中国画的年轻艺术家的推介。“学院新方阵”的这些参展的艺术家主要是70后和80后,展览一方面反映了他们对传统笔墨的一种追求和探索,另外一方面更多的体现出了这些年轻人对笔墨的新时代精神的探索,以及在笔墨语言上面有所推进。

我想这个展览的意义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对于推介年轻艺术家有很重要的积极作用;另外一方面,在于对于推动中国画的艺术语言的探索有很重要的推动作用。我希望学院新方阵有第二个或第三个、甚至第四个或更多的十年,能够延续下去。这种延续本身就说明更多的年轻人愿意投身到中国传统的艺术语言的探索领域里面来,这肯定对于中国画本身是非常有意义的。

    

 

王平:《中国美术报》执行主编


“学院新方阵”这里面有三个关键词:学院、新、方阵。

“学院”在当下的中国或者说美术生态当中是最核心的,是教育、创作、研究的核心。它既是一个机构,也是一个学术的代名词:“学院派”。关注学院方向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它对整个美术生态是基础性的,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这个展览影响到学院里的这些少数有影响的人,就是关键的少数,可能延伸的是整个美术界。所以我觉得关注“学院”这一块是很有意义的。

再一个就是“新”。“新”当然还要跟“方阵”联系起来,就说明不是一个人、几个人,而是一个新的群体。这个新的群体当然是从年龄上是有年轻人,在学术的、艺术的追求上有新的趋向、新的探索、新的实践,而我们正是去关注这样一个力量。把这些“新”结合在一起,可能对于当下艺术或者更长远的艺术发展来讲,也是一个原动的影响。这样的影响可能会让我们艺术的发展更顺畅,产生学术的前瞻性。

 

 

杭春晓: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学院新方阵作为一个持续了十年的展览,在我看来不愿意用系列展览来概括,而是对某一类型创作的连续性发现与关注。

“学院新方阵”容易误读是学院派的画家,但我更愿意用“新方阵”去想前面这个“学院”。为什么在学院中还要加上一个“新方阵”?实际上它囊括了近十年来的一批有学院教育背景,但又不同于主流学院所呈现的绘画方式、有所变化的年轻画家圈。因此,这个展览可以说是持续从学院中走出,对于具有某些反思、检讨创作意图的画家给予连续性发现的过程。

“新水墨”这个词汇也类似于一个群体,与“学院新方阵”这十年来的画家群相叠合,我想这个展览可以作为这一现象中重要的推动活动,或者推动的动作之一。

我觉得“学院新方阵”继续保持一种开放的眼光,向更年轻的、更具有一种检讨与反思的创作现象开放。不断的保持自己的开放性,它的价值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王春辰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


学院新方阵这样一个展览,能够坚持做了接近十年时间,在某种意义上记录了水墨发展的一个点、面的状态。在这一批中、青年画家当中,可以感受到他们追求的共同倾向,或者是这十余年中国艺术现象的变化。

这个展览我看到从最早到现在,十年是不短的时间,可能对于历史不算什么,可能对于个人很长。十年的展览本身就是梳理,就是要促进画家自我的反省,有一个不断选择、不断替换、不断肯定、不断参与,通过这个展览能发现这样一个变化的线索,让人更加感到中国水墨在发展、改变。另一方面,保持水墨的传统价值,传统底蕴。新方阵体现了这方面的一个努力,应该更加积极的做下去,也应该更加引起多方面的支持和重视。

 

 

吴洪亮: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


这十年来中国艺术生态有几个关键节点的概念,比如杨老师谈到的学院、青年、水墨、实验性,在这个展览项目里都有所涉及,而且一些艺术家通过这个平台日渐成熟为大家所了解。因此应该说,在整个当下中国推广青年一代艺术家、寻找水墨发展新方向的这样一个概念里头,“学院新方阵”是非常的突出的,给大家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据我所知,这个展览正在不断吸引着很多年轻艺术家的关注与积极参与。记得展览起初开始时,70后还是年轻的艺术家;现在想起70后,都已经逐步走向成熟成为中坚力量。那么,后面的80后甚至90后也已经进入这个创作体系,我相信这是一个可持续的、有活力的项目。

      

 

谢小铨: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学院新方阵”这个学术的视角选得非常好,因为“学院”这个中国高等美术教育体系里,尤其是对水墨画而言是非常健全、非常宽广的学术视野;这些学院出来的画家群体本身受过严格的传统训练,一方面在学院体系培养下具备很深的传统功夫,另一方面就是比较注重学术思想的创新。所以我们看到很多水墨艺术家,在形式、语言内容题材上都有很多创新的想法,而且在不断探索。

    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维民老师策划的一系列展览,一方面是我说的“学院”这个兼具传统背景与学术创新;另一方面就是策展人的学术思维和方法或者理论,从侧面推动了中国当代学院水墨探索的发展。正是维民老师对学院新方阵这种持续不断的策划和关注,成为见证、推动中国美术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力量。    

   

 

高鹏:今日美术馆馆长


“学院新方阵”已经走过了十年,今年相当于是十年的一个回顾性总结性的大型展览。这个展览又回到了今日美术馆,我觉得对一个民营美术馆来说其实是我们非常大的荣幸。十年对于中国当代艺术也好,对于中国的新水墨艺术家也好,其实是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可以说,一些比较重要的中青年水墨艺术家,特别是新水墨艺术家,都是从这个展览里走出来的。

“学院新方阵”经历了这么多年,首先立足一个学院的学术大背景下生发、培养、发掘;另外,它又是不断的形成一个方阵,不是某一个人,是一个群相。在过去的中国学院新方阵与新水墨艺术家的十年,我们是一个见证者,看到了杨老师作为策展人以“群相”的方式推广中国新水墨,包括这些重要的、在路上的70一代艺术家;在未来的十年,相信会有更多的80后甚至90后艺术家从这个展览里边走出来。

 

十年巡礼  百年树人

——学院新方阵当代水墨十年特写

•杨维民

“当代水墨”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最重要的现实之一。


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在经历了中国经济改革开放新时期共振同渡的30 多年发展,从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由社会变革带来的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的反思与当代中国画前途的大讨论,到90年代由现代水墨的形式变革所引发的本土“文化身份”合理性的争论,再到新世纪以来主体性文化本位的回归与语境建构下的“话语焦虑”,这一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当代水墨的意义不只是一种类型、一种媒介、一种现象,凹凸的是中国本土文化在当代化进程中自我进化的内在轨迹。

 

今天,反观二十世纪水墨的整个发展路径,从近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以“美术革命”为口号的针对传统文人画的革新,到徐悲鸿为代表推动下的以西方写实主义作为改革“良剂”以确立现当代中国画的主流正统,直至上世纪中叶,水墨基本实现了由写意到写实的传统转向。之后改革开放新时代下,中国社会迅速经历着全方位的激变,从宏观到个体都在不断的重构中。在全新文化语境下,学界对水墨何去何从又展开新的讨论,他们认为水墨的传统语言体系难以突破传统的概念窠臼,而与社会现实之间隔阂日深,自身面临着时代的“错位”与“失语”的尴尬境地而逐渐走向边缘化、庸俗化;新写实水墨所依存的西方写实主义古典源流,并不足以承担中国水墨向现代转型历史使命,进而在全球语境中获得文化对话的身份。因此,以西方现代主义重构水墨的语言体系,力图通过对传统的反叛实现形式的“破冰”,就成为当时现实驱动下的抉择,并由此产生了抽象水墨、实验水墨等一系列艺术现象。然而,文化主体性的缺位使水墨的现代转型仅仅止步于“就形式谈形式”的艺术表征的思辨,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缺乏本土文化指向与延伸的可能。在此背景之下,“当代水墨”应运而生:它并不排斥传统,而是将其作为可植根研究的文化资源予以发掘、解构,同时,将当代社会现实、文化现实、个体经验等“问题”纳入水墨的当代关注中,使水墨的媒介概念拓展为一种文化方式,以趋于多元化的艺术实验来回应、承接当下的现实命题,目的在于有效的开辟水墨作为民族本土艺术走向当代的必然性与可能性路径。

 

2000年以来,当代水墨呈现了两个特征:一是观念的“当代性”建构。 我们所处的当下是一个信息交融、多元共生的时代,前现代、现代、后现代概念杂糅并存;不断变化的社会现实和文化情境,更新着自然景观、社会景观与人的心理景观,冲击着全新的感知体验。水墨作为艺术家洞察社会、表达自我的有效方式,其关注视角被前所未有的拓展,涉及到生存问题、身份问题、性别问题、生态问题等等。艺术家通过艺术表达提出问题、表明立场、确立自我价值,实践着传统水墨范畴无法企及的当代意识与批判性。二是语言的“当代性”建构。当代水墨在本体实验方面不同于现代水墨的重要一点,就是对于本土性的反思与原创性的追问。艺术家们开始主动的脱离西方表达的话语模式,转向对传统文化本土资源发掘、借鉴,通过以水墨媒材为基点的本土文化属性的研究实践,建构具有民族意识的当代水墨语言思维逻辑与修辞方式,探索当代水墨语言的独立性、原创性特征。正如范迪安谈到的,中国艺术在面临本土文化资源与语言转换时“需要重视本土文化的价值,开掘和运用本土文化的资源,在弘通西方艺术精要的基础上复归本宗,开创当代‘中国艺术’具有特色的整体态势”。同理,水墨的“当代性”建构,需要从中国的传统文脉与当下现实中寻找上下文关系,关键在于探寻水墨“文化根性”与东方文化观的呈现,以本土性思维实践当代文化的“在场”,这是当代水墨近十年来的重要课题。

 

   “学院新方阵”自2007年末开始策划,2008年5月在上海首展,历经十年共11次展览,以特定的视角观察“当代水墨”的群体现象与学术走向,通过持续性的关注与推介,有效的推动了艺术现实的发生进程。可以说,“学院新方阵”映射了当代水墨十年的真实路径与发展现实,具备美术史的文本意义。


    一、寻求水墨传统与当代融合的合理性,构成了学术诉求的基础。“学院新方阵”定位于学院,原因无他,“学院”是东方与西方、传统与当代交汇、对话的阵地。中国的当代学院教育,既重视对中国传统美学与绘画技法的尊重与沿袭,又注重西方传统写实主义的学院体系。这种相对完善、规律化的教育、研究系统,为形式表征相对传统的架上艺术类型——水墨,提供了生长的绝佳沃土。拥有学院背景的艺术家,无不具备正统教育下的写实功底与技法训练,而这种长期积累的美学经验也成就了其语言表述重要特征与自我的身份意识;同时,“学院”也是当代艺术前沿与实验的策源地,充斥着当代性的激流与思辨,当代性的形式实验、社会现实关注、个体生存经验、当代文化心理,这些酝酿于时代表征下的“问题”为水墨实现当代言说创造了可能性。“学院新方阵”以持续十年的“学院”关注,通过典型意义的架上绘画为研究路径追述当代水墨的审美经验与话语系统,目的在于探讨当代水墨尤其是架上水墨表达的观念性和形式语言的评价标准——兼顾水墨的文化身份与当代介入,从而凸显当代水墨的主流形态与主体意识,建构水墨艺术的当代文化性,实现本土文化内在的循环进化。


二、当代水墨生态的营造,作为艺术史的价值凸显。“学院新方阵”呈现的是群体现象,其中既有艺术的类型化指向,又有代际的概念。“学院新方阵”通过对当代水墨中的一类创作群体现象的关注,从现象中发现个体、引导成长,使个体价值脱颖而出具备典型性,并归纳为一个共性的学术概念予以梳理,以集体面貌呈现出来。“学院新方阵”十年间所关注的群体涵盖了70、80甚至90,见证了这些不同代际的新锐从传统中出走,在不断流动的时代内核与社会变迁中实现个体的蜕变,看似“旧瓶装新酒”,却始终坚定的践行着当代水墨发展的“新生代、新面貌、新观念”。“方阵”构成了一个特殊的“场域”,一是构建集体性的学术面貌,使这个群体获得统一性的区别于其他艺术现象或类型的身份;二是作为交流的平台,使不同代际、不同身份的艺术个体在这个平台之上平等对话,在多向度的横向纵向中寻求坐标,延伸各自的创作道路。这实际上建立了一个持续性的艺术生态,以学术的引导、活动的推广、资源的对接形成有机发展的闭环,加速提早了这个群体在当代水墨创作现实中的整体进程。

 

随着时代的嬗变,当代水墨的概念在今天信息化、多元化的文化表征下被不断解构重建。未来的水墨实践,核心依然是体系与标准问题,即寻求当代水墨在观念呈现、形式创造、文化指向、现实关注等方面与时俱进、不断建构与丰富的过程。关键在于本土文化情境的回归与当代性的把握,是建立在对民族文脉的深入思考与创建性延展,从中国画传统中寻找语言的资源与风格的生长点,基于水墨本体由外而内的关注,使之与当代文化经验的合理衔接、在地延伸,从而真正实现具有原创意义的新本土性探索。学院新方阵于十年之际重整启航,将继续积极关注水墨现象的发生、发展,引导、助力青年艺术家的创作成长,开辟当代水墨具有文化自信与本土原创性的新时代路径。


十年回望,再启征程。



森林中国作为光明日报社、中国林学会、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等单位联合创建的以森林生态保护为主要方向的大型公益平台,从成立之初即以动员和引领社会各界在全国范围内参与森林成长和生态文明建设为目标,通过举办“寻找中国中国生态英雄”、“发现森林文化小镇”、“绘美家园公益系列活动”等大型公益活动为中国生态公益事业的发展、向全社会发起和传播公益行动发挥重要作用。与此同时,森林中国还通过支持、举办多个文化艺术展览,为展现中华人文理念、促进当代艺术交流做出贡献。


森林中国希望借此次“学院新方阵十年展”的契机,为培养中华民族文化自信心,使中国当代艺术经典化、本土化、生活化起到推动作用。在举办本次画展之外,森林中国还将通过构筑自身公益平台和资源整合,创新更多公益项目,汇聚更多生态保护力量,共筑绿色中国!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