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01222559861.jpeg

丁俊文国画山水泼墨写心 追求笔墨视觉张力

TIME|2017-09-13 11:02:55
81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艺术家简介:

丁俊文,安徽芜湖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范新国,钟捷,潘一见,买新民等。毕业北京画院,拜师买鸿钧先生。 现为买鸿钧先生助理,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

作品赏析:

“诗画相连的浪漫意境,清新脱俗的逸格山水”,这是对写意山水画最恰当的诠释,它所强调的是笔法的灵动自然,洒脱自如,在绘画风格上纵笔清秀、泼墨自然而不拘一格,有一气呵成的功效,不以工巧为贵,不以赋色为能事,是简率灵动的笔意,从而彰显出狂放不羁的绘画风格。这幅丁俊文的山水画《高山流水》,用笔飘逸,墨色妍丽,衔接自然灵动,画面中青山错落,细水长流,树木挺拔,令人感受到了湿润清新的水汽山风。整幅佳作追求笔墨的视觉张力,展现了自然山水奇特美景。

此幅丁俊文老师的国画《山水有清音》,作者饱览祖国大好河山之灵气,以笔造境,泼墨写心,佳作布局巧妙,青绿设色凸显生机,巧妙留白写出水与雾,和青翠山色相映相宜,写意出春天的大好景致,有木桥联通两岸,引领观者步入这一方桃花源,带来闲适心境,给人以心灵的滋养。作品亮意而不妩媚,率意而不轻飘,静静欣赏之中,多想驻足桥上,欣赏秀色山水,聆听鸟鸣泉歌,山水有清音,墨彩蕴诗意。

中国山水画是从有色彩开始的,而青绿山水正是最古老的山水画种类,特点是色彩浓丽、富有装饰性、象征性。这幅丁俊文山水国画《深山藏古寺》,布局饱满,寄情林泉,追求传统文化与以现代水墨艺术语言的融合,在山水之中,小溪边上,有一座寺院半显半露,晨钟暮鼓,禅意悠然,作品风格独特,着重表现物象内在的“气韵”、寓寄的是一种处世的态度,具有一种脱尘的宁静,令人心旷神怡。

作品欣赏:

参展记录:

2012年作品《劝学》被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收藏

2012年作品《定风波》获中央民族大学书法一等奖

2012年作品《春夜喜雨》获北京王佐镇文化节二等奖

2013年作品《花开千年泪》入选首届大美生联展

2013年作品《千里写芭蕉》入选民族文化宫下乡写生联展

2014年作品《山水系列》入选第二届大美生联展

2015年作品《墨韵》入选“798我爱丹青”上线联展

2015年作品《云林幽居》入选我爱丹青全国中国画展

2016年作品《吾书古人言》入选我爱丹青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游·意·梦——周珍珍工笔画

绘画讲求传神造境,造境往往离不开“景”的经营。所谓“意境”包含两个方面的内涵,“意”即主观情思;“境”则指“景”的营造。情与景的交融方可谓有意境。周珍在创作时,力图将人置景中,或人浮游于海底之境,无论是大海、沙滩、太阳伞,还是海鱼、海草、海水等,在画家精心的构架中,营造了如诗的境界,表现了如梦似幻的情调。

关于“解决方案”的对话——艺术家尚春访谈录

在当今艺术圈中有相当数量的一类艺术作品的创作方式从本质上来讲已然陷入了将单一图示反复重组、排列组合的机械化程式中。作为当代的艺术工作者,我认为这样的状态和理念是极不可取的,但这样的现象在目前的环境中却绝非个案,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此类作品广获鼓吹与追捧。这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艺术呢?艺术史为艺术定义了一个本质概念,就是“创造”,而量产的、可复制的作品并不能成为是艺术家经过独立思考得出的结论。这一怪相也引起了我个人的反思,自此我开始自己的创作定位新的方向,并确定了我想追求的艺术与前面所提者并非同类。

解构与解决尚春当代艺术展

当代艺术家往往也是时代里的思想家,他们通过不断地观察、反思,用艺术形式反映与揭示现实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并追寻答案。作为水墨艺术家的尚春同时也是社会的自然人,他有着相较于学院派的艺术家而言,更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此次尚春的“解构与解决”当代艺术展,是以一个艺术家身份站在自我的角度对事物本质思考、解构后,用艺术形式尝试的解决方案。

经历融入作品 呈现艺术之美 ——卢冰在《醉墨心相|中国画名家邀请展》艺术沙龙上的发言

所以我就想,我带着那么强烈的感受,我再能通过我的画表达出来,观众看了我的画能感受到我的感受,那就算成功了,如果说感受不到那就失败了。所以说我只能说说我自己的感受。

笔墨锤炼源于生活 ——任惠中在《醉墨心相|中国画名家邀请展》艺术沙龙上的发言

感谢博宝美术馆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让我来参加这个展览,我很高兴,很乐意去参加这么一个活动。一是想把自己的画拿来给观众看,去听听大家的意见,当然很重要一点是我这几年来在人物画创作上面的一些想法,我想和观众和画家们相互有一个沟通和了解的机会,想得到同行们对我的认可,同时我更想得到同行们对我提出一些意见,中肯的意见,因为我还在前进的路途中。在人物画的创作上,尤其是这十多年,现场的(参展的)朋友都知道,我们也都很熟悉了,最长的都20年的交往了。大家知道我这几年画了不少写生,我就简单的说一下我的写生观,对中国人物画的写生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