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01222559861.jpeg

丁俊文国画山水泼墨写心 追求笔墨视觉张力

TIME|2017-09-13 11:02:55
135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艺术家简介:

丁俊文,安徽芜湖人。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范新国,钟捷,潘一见,买新民等。毕业北京画院,拜师买鸿钧先生。 现为买鸿钧先生助理,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

作品赏析:

“诗画相连的浪漫意境,清新脱俗的逸格山水”,这是对写意山水画最恰当的诠释,它所强调的是笔法的灵动自然,洒脱自如,在绘画风格上纵笔清秀、泼墨自然而不拘一格,有一气呵成的功效,不以工巧为贵,不以赋色为能事,是简率灵动的笔意,从而彰显出狂放不羁的绘画风格。这幅丁俊文的山水画《高山流水》,用笔飘逸,墨色妍丽,衔接自然灵动,画面中青山错落,细水长流,树木挺拔,令人感受到了湿润清新的水汽山风。整幅佳作追求笔墨的视觉张力,展现了自然山水奇特美景。

此幅丁俊文老师的国画《山水有清音》,作者饱览祖国大好河山之灵气,以笔造境,泼墨写心,佳作布局巧妙,青绿设色凸显生机,巧妙留白写出水与雾,和青翠山色相映相宜,写意出春天的大好景致,有木桥联通两岸,引领观者步入这一方桃花源,带来闲适心境,给人以心灵的滋养。作品亮意而不妩媚,率意而不轻飘,静静欣赏之中,多想驻足桥上,欣赏秀色山水,聆听鸟鸣泉歌,山水有清音,墨彩蕴诗意。

中国山水画是从有色彩开始的,而青绿山水正是最古老的山水画种类,特点是色彩浓丽、富有装饰性、象征性。这幅丁俊文山水国画《深山藏古寺》,布局饱满,寄情林泉,追求传统文化与以现代水墨艺术语言的融合,在山水之中,小溪边上,有一座寺院半显半露,晨钟暮鼓,禅意悠然,作品风格独特,着重表现物象内在的“气韵”、寓寄的是一种处世的态度,具有一种脱尘的宁静,令人心旷神怡。

作品欣赏:

参展记录:

2012年作品《劝学》被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收藏

2012年作品《定风波》获中央民族大学书法一等奖

2012年作品《春夜喜雨》获北京王佐镇文化节二等奖

2013年作品《花开千年泪》入选首届大美生联展

2013年作品《千里写芭蕉》入选民族文化宫下乡写生联展

2014年作品《山水系列》入选第二届大美生联展

2015年作品《墨韵》入选“798我爱丹青”上线联展

2015年作品《云林幽居》入选我爱丹青全国中国画展

2016年作品《吾书古人言》入选我爱丹青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成功举办

​ 2018年6月21日至22日上午,由首都师范大学主办,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亚洲美术教育研究发展中心承办的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在京成功举办。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艺术学院、上海师范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中国儿童中心等多所高校和机构的专家学者,近50位京津冀地区的美术教研员和特级教师,30多所高校美术教育专业的师生共计200余人参加了本次会议。此外,为解决会议场地人数受限问题,会议协同人民美术出版社开通了网络直播,约2000多人在线同步观看了现场报告。

“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开幕

2018年6月21日,由首都师范大学主办、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和亚洲美术教育研究发展中心共同承办的“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在北京召开。开幕式上,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韩振刚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常锐伦、京津冀美术教研员代表陶涛老师分别致辞,会议由陈畏教授主持。来自各地区的高校教师、一线教学工作者及在校研究生等共20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神在征途形在马——米萝70后画展”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隆重开幕

2018年6月15日,由中国画学会主办,金砚传媒、吉林省中国画学会承办,中国友联画院、中国长城书画院、中国友好画院、吉林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吉林省文联、中国画马艺术研究会、吉林日报书画院、艺术天成书画院协办的“传承与经典系列展”之“神在征途形在马——米萝70后画展”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隆重开幕。

一番春信画楼东——北京百衲2018春拍综述

北京百衲2018年春季拍卖会将于6月21、22日预展,6月23日在北京陕西大厦正式举槌。本场拍卖将精心为您呈现 明珍百椠——古籍、碑帖、苏维埃文献专场 大藏集珍——佛经、道教等宗教文献专场 坤舆万象——地图文献专场 鱼雁音尘——信札、诗稿专场 古逸清芬——中国古代书画专场 结茝纫兰——中国书画(一) 画堂秋月——中国书画(二)

古墨飘香 书学楷模 ——盛荣桂先生书法艺术赏析

书法,就是写字,13亿中国人只要不是文盲都会写,似乎谁都能看出个好坏,我原来也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