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姜建新人物画赏析:古雅明丽 意蕴横生

TIME|2017-09-13 11:03:56
112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艺术家简介:

姜建新,男,1977年4月出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现为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自幼酷爱美术。擅长国画人物,兼习山水和花鸟。曾在1996--1999年部队期间担任文艺宣传工作,并多次在北京军区(战友报)上发表作品。2014年、2015年分别进修于省美协国画人物写生创作班并获优秀奖。后又分别在谭乃麟人物画创作高研班和王舜来清华美院人物画高研班学习,多次参加省内外的美术展览。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渐形成了鲜明的个人艺术风格和独特的创作画风。

作品赏析:

中国画是一种十分独特的绘画艺术,形成了与世界上任何绘画都不同的表现方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与它自身的主体文化一脉相承,自然有序地发展着。画家姜建新这幅国画人物作品《棋乐图》,以充满写意的笔触描绘了在树荫下下棋的一对祖孙俩的艺术形象。画面上的爷爷身穿蓝袍,手捻胡须,用慈爱的目光望着小孙子;小孙子两只小手拄着腮帮,望着棋盘作思考状,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画家用传统的笔墨方式,传达出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和追忆,极具艺术感染力。画家宁静淡泊的处世态度,平淡无奇的表现手段,表现了对传统文化的偏爱和对古文化的关注。作品构图严谨,线条流畅,敷色考究,古雅明丽,意蕴横生。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出自唐代诗人李白的《月下独酌》。画家姜建新另一幅人物画《邀月图》,就是以此作为线索,描绘了李白饮酒邀月的情形。画面的背景是蕉林,一轮明月悬挂在遥远的天空,李白倚在芭蕉树下的石块上,席地而坐,身旁放着一捆竹简,他高举酒樽,吟诗邀月。“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画家心灵的畅游和笔墨的随意性表达,展现出活泼的生韵气息,传达出对人生与爱的切身感受。作品构图严谨,笔墨生动,以美妙的心灵去审视和唤醒传统,使它生命灵性再生,并在此基础上创造出新的美妙的艺术世界。

这幅《渔乐图》,描绘了一对祖孙俩捕鱼归来的动人画面。画面上小孙子手里举着一条红色的鲤子兴高采烈地走在前面,头戴斗笠的白胡子老爷爷笑眯眯的扛着鱼竿跟在后面,温馨的画面,带给人一种吉祥美好的感觉。画家以细腻的观察力捕捉人物情态与场景,并生动逼真地描绘出来。这幅作品笔墨细腻,构图严谨,人物的神态被描绘得惟妙惟肖,特别是对乡土风情和山村老人与孩童的外形刻画细腻入微,生动传神,为观赏者描摹出一幅充满浓郁乡村气息的美妙画面。

作品欣赏: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游·意·梦——周珍珍工笔画

绘画讲求传神造境,造境往往离不开“景”的经营。所谓“意境”包含两个方面的内涵,“意”即主观情思;“境”则指“景”的营造。情与景的交融方可谓有意境。周珍在创作时,力图将人置景中,或人浮游于海底之境,无论是大海、沙滩、太阳伞,还是海鱼、海草、海水等,在画家精心的构架中,营造了如诗的境界,表现了如梦似幻的情调。

关于“解决方案”的对话——艺术家尚春访谈录

在当今艺术圈中有相当数量的一类艺术作品的创作方式从本质上来讲已然陷入了将单一图示反复重组、排列组合的机械化程式中。作为当代的艺术工作者,我认为这样的状态和理念是极不可取的,但这样的现象在目前的环境中却绝非个案,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此类作品广获鼓吹与追捧。这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艺术呢?艺术史为艺术定义了一个本质概念,就是“创造”,而量产的、可复制的作品并不能成为是艺术家经过独立思考得出的结论。这一怪相也引起了我个人的反思,自此我开始自己的创作定位新的方向,并确定了我想追求的艺术与前面所提者并非同类。

解构与解决尚春当代艺术展

当代艺术家往往也是时代里的思想家,他们通过不断地观察、反思,用艺术形式反映与揭示现实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并追寻答案。作为水墨艺术家的尚春同时也是社会的自然人,他有着相较于学院派的艺术家而言,更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此次尚春的“解构与解决”当代艺术展,是以一个艺术家身份站在自我的角度对事物本质思考、解构后,用艺术形式尝试的解决方案。

经历融入作品 呈现艺术之美 ——卢冰在《醉墨心相|中国画名家邀请展》艺术沙龙上的发言

所以我就想,我带着那么强烈的感受,我再能通过我的画表达出来,观众看了我的画能感受到我的感受,那就算成功了,如果说感受不到那就失败了。所以说我只能说说我自己的感受。

笔墨锤炼源于生活 ——任惠中在《醉墨心相|中国画名家邀请展》艺术沙龙上的发言

感谢博宝美术馆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让我来参加这个展览,我很高兴,很乐意去参加这么一个活动。一是想把自己的画拿来给观众看,去听听大家的意见,当然很重要一点是我这几年来在人物画创作上面的一些想法,我想和观众和画家们相互有一个沟通和了解的机会,想得到同行们对我的认可,同时我更想得到同行们对我提出一些意见,中肯的意见,因为我还在前进的路途中。在人物画的创作上,尤其是这十多年,现场的(参展的)朋友都知道,我们也都很熟悉了,最长的都20年的交往了。大家知道我这几年画了不少写生,我就简单的说一下我的写生观,对中国人物画的写生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