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清逸中沉醉——品味朱大醉的写意花鸟画

TIME|2017-09-14 01:58:15
88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朱大醉艺术简介

1960年生,上海市人,祖籍宁波鄞县。斋号兰痴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培训中心助教。

2005年作品《柳鹭图》获第六届中国花鸟画展铜奖,同年由浙江省中国花鸟画家协会和浙江省展览馆联合举办“笔墨传承·朱大醉作品展”大型个展。2006年由上海朵云轩举办“水墨清华·朱大醉作品展”,著名画家何水法先生为画展题词,并在澳门大学美术馆举办个展。2014年受邀参展“2014艺术中国——中国画走进联合国作品邀请展”。

2005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八开精装画册《朱大醉画集》。多幅作品在《艺术名流》《水墨中国》《海派书画》《书画收藏》《中国画清赏》《海上名画家录》等书刊上发表。2007年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丹青典藏·朱大醉卷》。2008年作品《紫云图》被中央党校收藏。

2009年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中国当代名家画集·朱大醉》(大红袍)。2011年作品《芙蓉图》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花鸟画作品展。荣宝斋出版社出版个人专辑。2012年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编辑出版《大匠之门·朱大醉写意花鸟画选》。

于清逸中沉醉

——品味朱大醉的写意花鸟画

(文/王平)

对于当代花鸟画坛我一直是很关注的。我觉得活跃在花鸟画坛上的一批中老年画家对花鸟画的发展和推动作用是很大的,但年轻的一代却让我心怀忧虑。我觉得当代年轻花鸟画家的创作形式上有两种倾向对花鸟画发展的影响是负面的:一是画越画越大;二是工笔画多于写意画。而在思想方法上,当下中国花鸟画又从两个方面背离传统精神的倾向:一是高调“创新”,为新而新,这是以抛弃的方式背弃:二是墨守成规,不敢越雷池半步,这是以貌似保护的方式背弃。因为对当代花鸟画创作现状的关注。所以,当我从何水法先生嘴里听到他对一个叫朱大醉的学生这样评价:“大醉画作外劲内秀,讲究笔墨,尊重传统,敢于创新。大醉富于个性的笔墨,令人耳目一新,带给大家赏心悦目的感受。”我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让心高气傲的何水法如此看重。等我在他画室碰到朱大醉时,我发现,大醉是我所认识的画家当中,比较有个性的一位。

作为职业画家的朱大醉,久居沪上,其画笔墨清脱,上溯青藤、八大、又涉及黄慎、冬心,兼及海派的虚谷、任颐、吴昌硕、蒲华等。读他的画,不难看出,他吸取青藤的奇崛纵逸、八大的简约空灵,又吸纳虚谷枯涩冷峭之用笔,伯年秀雅清丽之运色、蒲华粗放狂野之神态于其画中。但他取诸家之长而能融会贯通,从而形成既有前人影响,又能别处新意,创立独特的,具有鲜明个性的大写意花鸟画风格。

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无线者非画也。”毛笔的表现力代表了中国画艺术的一种境界,国画的神采皆生于用笔。朱大醉的用笔方法基本上继承了虚谷的“重方而不求圆,重毛而不求光”的作用,大醉将线条的浓淡、干湿、缓急、连断、刚柔等矛盾的两方面在同一幅画作中同时并用,不仅刻丽了花卉、果品、鸟虫等物象外貌,而日赋予它们鲜活的生命,传达出生命的节奏。

在其《夏硕图》中,枇杷的干和叶,用干而多毛的线条去勾勒枇杷的枝干,用湿而润的墨块、线条去塑造枇杷的叶脉,表现出果树的盎然生气。又如《八哥鸣秋》,位于画面中心的两条枝干急中见缓,枯中含润、笔断意连,运笔看似简单却又巧变锋势,意蕴无限,而位于画面下方的一对佛手则用笔简率清疏、圆润纯净,极尽佛手文秀淡雅之姿与清致雅逸之神,含蓄蕴藉、丰富多变、淋漓痛苦的笔墨语言通彻画幅,将大醉组织、协调、统一画面的才能跃然纸上。再看《高格临风》图中那几条修长流畅而不轻浮的线,可以当做对荷花叶茎的描绘,甚至当做中锋圆润而性比流畅的篆书用笔来观赏,它们显得稳重而不失灵动,柔美而不失刚劲。

大醉赋色清雅,喜欢于变化中追求和谐统一。色彩本身无所谓美与不美,好与不好,关键看如何对比,相互映照,寻求变化,从而达到极佳的视觉效果。翻到《秋芦图》时,视线就不想转移了,那枯黄的、悠悠摇曳的秋季芦叶的风姿,一览无遗地呈现在观者的面前。且看《晚翠岁寒》图中,大醉用朱磲、藤黄表现枇杷的珠圆玉润,再以赭石、浓墨画果柄,将枇杷成熟后饱满多汁的质感呈现在面前,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去品尝一口。

再观《秋实图》图中的石榴,画家用赭石、石青混合淡墨渗晕出石榴外形,再加以重墨点染,勾画出石榴外形的质感,有以朱磲、大红、胭脂点缀出鲜嫩得弹指即破的石榴果心。“色”如其人,大醉的用色雅而不俗,艳而清丽,淡而不飘,浓而古厚,这反映出作者的性情、修养、见识与风格。

大醉绘画章法奇特,造型质朴。一幅《寒香图》立轴,表现梅花枝干向上,占纸一半多,气势开阔,右下方大片留白,仅用一枚印制支起整幅画面的均衡,真可谓“四两拨千斤”,一幅兰花立轴《闹绿酣红》,其斜出的兰叶、兰花自上而下,几乎占据了半边画幅,生机勃勃、气通韵贯,在右上角题句:“闹绿酣红强赴时,春兰着意在芳姿”,微风吹过,好像飘过一缕淡淡的幽香……再如一幅题为《荷气图》中的荷叶荷花,从画面右上角破墨,接着交叉两枝,向右下方延伸,花叶掩映,左上角独立一只白鹭,寓静于动,左下角大量留白,呈倒U形,构图新奇。总之,大醉似乎不受纸幅大小的约束,绘画表现的对象,有时不求其全,有时以少胜多,有时以小见大,做到出奇制胜,变幻莫测。

大醉的画既保留着文人画高雅的一面,通过笔墨,色彩抒发蕴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表达诗情画意,又能将生活中随处可见的,民间的、通俗的形态融入高雅中,做到大雅大俗,雅俗共赏。最值得注意的是他将典雅与平俗统一在艺术中,创造了一种均衡——传统与现代的对峙和对话。梅、兰、荷、鹤,这些具有高洁性格象征的花鸟,是大醉经常作画的题材。拿画家来说,他画荷叶下一只白鹭题句“宿鹭窥沙孤影动,应有鱼虾入梦来。”其中包含作者憧憬美好的诗意情怀;另一幅画鹭作品,名曰《一江秋色》,在几缕枯枝下,鹭单脚独立,凝视着远方,虽寥寥几笔,却将画家心静如水,安于寂寞的心境流露无遗。笔墨有尽,意蕴无涯,大醉以自己生活的感受和认识,让作品放出清逸的光芒,并领着众人在清逸中一起沉醉……对于有志于花鸟画创作的大醉来说,他能有今天的成绩,与以下几个几个方面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首先是好学。中国花鸟画有着非常丰富的底蕴,作为有志之士,除了自己花时间和精力潜心研究,还需要有名师指点。大醉有幸师从浙派花鸟画家王守华先生处入门,又赴杭州何水法花鸟画高级研修班深造。他先从中国传统的师徒相传的模式人手,再接受现代高等院校教育,这对他的花鸟画回创作产生的影响是很重要的。

其次,是他重传统。当代花鸟画创作的通病就是缺少传统。重传统首先是重视中国画笔墨,中国画如果离开笔墨那就无法谈起。笔墨不是一朝一夕能得到的,它要在正确的方法下千锤百炼才能练就。我们在看画的时候,为什么有的画“生动”,很关键的一点就是笔墨的“松活”。笔墨无水则不活,用笔用墨的关键是在于用水,用不好水,韵也无法产生。石涛说:“枯笔取气,湿笔取韵”。笔墨只有靠水的充分运用,才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大醉心中有这个传统在,他注重笔墨,善于用水,所以笔不妄下,自有风神。

其三,是他有追求。现在不少画家画花鸟很雷同,一直是老样子,很概念化。南学吴昌硕,北学齐白石,这样的画家太多了。艺术不能一味模仿,模仿只会流入表象,没有神韵。一个大画家要不断发展,超越传统,敢于突破,才能有所收获。大醉对艺术有自己的追求,他学古人,学的是古人强调的要有“自我”,而不能模仿古人的某一种具体画法。他画生活,画自己对生活的感受,自己对生活的理解。他不断求变,不怕变差了,不惧怕风险,而不是有了一点成绩,就抱牢不放。希望大醉继续以现代人的思维去观察、研究生活,表现他作为当代花鸟画家对于生活的感受,那他一定能创作出更多的优秀作品。

朱大醉先生在创作

朱大醉先生画展现场

朱大醉先生画集

朱大醉先生画集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