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01253505972.jpg

于恩沛山水画:清新姿纵 意境深远

TIME|2017-09-14 12:03:05
1168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艺术家简介:   

于恩沛,号玄溪,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人。1986年在中央美院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1988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业。进修于北京画院。受教于国内诸多名家,游历过名山大川,长期深入燕山坚持写生,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以写意山水见长,兼善花鸟人物,作品清新姿纵意境深远。善于表现传统题材。 现为自由职业画家,为中国书画家杂志社签约画家,为齐齐哈尔市美术家协会理事,为世界华人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黑龙江省书画研究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

作品赏析:   

画家于恩沛这幅国画山水作品《欣欣向荣》,色彩俊雅,生机盎然,气势恢宏。画面视野开阔,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彩霞满天;白色的雾气在山谷间流动,宽阔的瀑布轰然作响,惊起群雁翱翔水面;树木尽染黄色,姹紫嫣红,欣欣向荣的自然气息扑面而来。画家注重色彩的运用,无形中增添了画面的气韵,表现出独特的山水意境,凸显出出画家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力。


画家于恩沛另一幅国画山水作品《醉眼悠悠山色浸空濛》,描绘了一位古人酒后欣赏山水景色的画面。画面上的古人峨冠博带,潇洒倜傥,他站在山头,遥望对面飞流直下三千尺、气势恢宏的瀑布景观。画家以浓淡相映的笔墨,将山峰、瀑布、雾霭、草木、飞雁等生动形象地呈现在观赏者面前,画面充满了立体感与层次感。作品构图精美,层次分明,笔墨苍润,注重色彩的运用烘托,细节表现细腻独到,画面真实富有动态美,用墨彩诠释了山水精神,向观赏者传递出一股浪漫的艺术气息。

这幅题款为《千里横黛色,数峰出云间》,线索出自唐代王维诗《崔濮阳兄季重前山兴(山西去亦对维门)》,作品以写意为主,浓淡相映,意境深远。画面上山势连绵,云雾缭绕,一片苍茫之色,一对古人站在山头眺望。画家把山水形象和笔墨意趣融汇而为一种自我的表达,一切哲理,观念都体现在浓笔重墨,在造化和心灵的涵养中寻找自我。“秋色有佳兴,况君池上闲。悠悠西林下,自识门前山。千里横黛色,数峰出云间。”画面清旷高古,以重墨渲染表达胸臆,在平凡自然中发掘出诗意和情趣,营造了一个肃穆幽邃而又空灵超逸的山水意象世界。

作品欣赏: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游·意·梦——周珍珍工笔画

绘画讲求传神造境,造境往往离不开“景”的经营。所谓“意境”包含两个方面的内涵,“意”即主观情思;“境”则指“景”的营造。情与景的交融方可谓有意境。周珍在创作时,力图将人置景中,或人浮游于海底之境,无论是大海、沙滩、太阳伞,还是海鱼、海草、海水等,在画家精心的构架中,营造了如诗的境界,表现了如梦似幻的情调。

关于“解决方案”的对话——艺术家尚春访谈录

在当今艺术圈中有相当数量的一类艺术作品的创作方式从本质上来讲已然陷入了将单一图示反复重组、排列组合的机械化程式中。作为当代的艺术工作者,我认为这样的状态和理念是极不可取的,但这样的现象在目前的环境中却绝非个案,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此类作品广获鼓吹与追捧。这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艺术呢?艺术史为艺术定义了一个本质概念,就是“创造”,而量产的、可复制的作品并不能成为是艺术家经过独立思考得出的结论。这一怪相也引起了我个人的反思,自此我开始自己的创作定位新的方向,并确定了我想追求的艺术与前面所提者并非同类。

解构与解决尚春当代艺术展

当代艺术家往往也是时代里的思想家,他们通过不断地观察、反思,用艺术形式反映与揭示现实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并追寻答案。作为水墨艺术家的尚春同时也是社会的自然人,他有着相较于学院派的艺术家而言,更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此次尚春的“解构与解决”当代艺术展,是以一个艺术家身份站在自我的角度对事物本质思考、解构后,用艺术形式尝试的解决方案。

经历融入作品 呈现艺术之美 ——卢冰在《醉墨心相|中国画名家邀请展》艺术沙龙上的发言

所以我就想,我带着那么强烈的感受,我再能通过我的画表达出来,观众看了我的画能感受到我的感受,那就算成功了,如果说感受不到那就失败了。所以说我只能说说我自己的感受。

笔墨锤炼源于生活 ——任惠中在《醉墨心相|中国画名家邀请展》艺术沙龙上的发言

感谢博宝美术馆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让我来参加这个展览,我很高兴,很乐意去参加这么一个活动。一是想把自己的画拿来给观众看,去听听大家的意见,当然很重要一点是我这几年来在人物画创作上面的一些想法,我想和观众和画家们相互有一个沟通和了解的机会,想得到同行们对我的认可,同时我更想得到同行们对我提出一些意见,中肯的意见,因为我还在前进的路途中。在人物画的创作上,尤其是这十多年,现场的(参展的)朋友都知道,我们也都很熟悉了,最长的都20年的交往了。大家知道我这几年画了不少写生,我就简单的说一下我的写生观,对中国人物画的写生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