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峰人物画作品赏析:超脱的禅修境界,人物表情惟妙惟肖

TIME|2017-12-07 15:16:39
387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艺术家简介:

王雪峰,1972年11月出生于江苏扬州,2003年获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专业中国画创作方向硕士学位,2007年获东南大学艺术学院艺术学专业博士学位,中央美术学院出站博士后,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馆画家、研究馆员、收藏部副主任、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2012年12月参加中组部、团中央第13批博士生服务团,任内蒙古自治区卓资县副县长(挂职),主要从事中国画创作、展览策划与20世纪艺术史研究工作。

作品赏析:

带有禅意的表现佛教意境的人物画总是令人肃然起敬。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王雪峰擅长刻画浓浓禅意的人物形象。这幅《南无阿弥陀佛》将打坐禅修的人物刻画得淋漓尽致,富有神韵。作品充满诗韵与灵气,并且注重内在精神修养,把握画面整体的气韵和情趣,有着独特的审美和特殊的笔墨表现技法。画家笔下的人物传神且极富生命力,通过“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获取神态与形体的完美统一,主题鲜明,感情饱满真挚。作品构图严谨,笔墨写意,留白恰当,画面人物精神集中,一切杂念烟消云散,达到了极高的禅修境界。

一幅形神兼备,气韵结合的人物国画,就像一个娓娓道来的精彩故事,具有悠远绵长的韵味,令人回味无穷。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王雪峰的这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形象地展现了陶渊明诗意,以传神的笔墨把采菊季节山野的自然气息和古代雅士的生活情趣刻画得淋漓尽致。人物内心世界刻画入木三分,把人物描绘得出神入化。作品造型严谨,风格古雅,笔墨趣味浓郁,景物与人物的搭配恰如其分,表现出来的醇厚的文化底蕴,给观赏者无尽的艺术感染力。无疑是散发古典意蕴的收藏佳作。

画家王雪峰这幅题款为《游乐图》的国画人物作品,描绘了两个古代文人在山上赏景采菊的艺术形象。画面的背景是竹林,两位文人悠闲自在地在风景优美的山谷包揽风光,尽情采撷金色菊花,寻觅咏菊佳句。两位文人带来的一个侍从挑着担子为他们收集采到的菊花。清风习习,竹叶飘舞,菊香阵阵,优雅的情境让人心旷神怡,诗兴大发。画面描写唯美雅致,清新纯净,将古代文人优雅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凸显出古装人物画浓浓的文化气息。作品构图严谨,描摹细腻,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强力地吸引着观赏者的目光。

作品欣赏:

QQ图片20171118064505.jpg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成功举办

​ 2018年6月21日至22日上午,由首都师范大学主办,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亚洲美术教育研究发展中心承办的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在京成功举办。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艺术学院、上海师范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中国儿童中心等多所高校和机构的专家学者,近50位京津冀地区的美术教研员和特级教师,30多所高校美术教育专业的师生共计200余人参加了本次会议。此外,为解决会议场地人数受限问题,会议协同人民美术出版社开通了网络直播,约2000多人在线同步观看了现场报告。

“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开幕

2018年6月21日,由首都师范大学主办、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和亚洲美术教育研究发展中心共同承办的“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在北京召开。开幕式上,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韩振刚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常锐伦、京津冀美术教研员代表陶涛老师分别致辞,会议由陈畏教授主持。来自各地区的高校教师、一线教学工作者及在校研究生等共20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神在征途形在马——米萝70后画展”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隆重开幕

2018年6月15日,由中国画学会主办,金砚传媒、吉林省中国画学会承办,中国友联画院、中国长城书画院、中国友好画院、吉林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吉林省文联、中国画马艺术研究会、吉林日报书画院、艺术天成书画院协办的“传承与经典系列展”之“神在征途形在马——米萝70后画展”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隆重开幕。

一番春信画楼东——北京百衲2018春拍综述

北京百衲2018年春季拍卖会将于6月21、22日预展,6月23日在北京陕西大厦正式举槌。本场拍卖将精心为您呈现 明珍百椠——古籍、碑帖、苏维埃文献专场 大藏集珍——佛经、道教等宗教文献专场 坤舆万象——地图文献专场 鱼雁音尘——信札、诗稿专场 古逸清芬——中国古代书画专场 结茝纫兰——中国书画(一) 画堂秋月——中国书画(二)

古墨飘香 书学楷模 ——盛荣桂先生书法艺术赏析

书法,就是写字,13亿中国人只要不是文盲都会写,似乎谁都能看出个好坏,我原来也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