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 事 如 奕 ​

博宝资讯
TIME|2018-01-11 11:31:22
370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弈”,指围棋对局、对弈。将绘画比喻为下棋古已有之,中国画的黑白与围棋的黑白不仅有语言上的一致,而且内在地蕴含了东方哲学中的对立统一思想,古老的太极图看似黑白双鱼的图形转换,但其中包含着黑白相反想成、虚实相生,对抗又互补的朴素辩证法。画家常常将下棋的布局引入绘画的惨淡经营,在中国画论的“六法”中有“经营位置”一说,但与“气韵生动”相比,它看起来与“传移模写”一样,似乎属于形象再现的形而下层次。但在近现代艺术中,画面结构已成为艺术家高度重视的课题,这与20世纪结构主义的科学思想和语言革命有关。现代主义艺术家对造型艺术的诸因素加以分析,探讨其中对立、冲突,并在控制与自由的基础原则上展开了不同的形式风格。西方艺术中第一个明确提出“画若布弈”的是立体派大师勃拉克,二三十年代勃拉克和毕加索建立了立体派理论,主张用几何形体的造型在画面上分析、研究,在画面上思考,把思想的轨迹留在画面上。立体派首先在画面上以一根线条或一块造型或色彩去诱发想象,生发出与之相适合的绘画语言,去一步一步发展,丰富画面。以“适合”的原则发展画面,感受力和构想力特别活跃,“美”的构成跃然纸上。勃拉克称这种创作方式为“画若布弈”。正如下棋一样,走一步看一步,走走看看,开局的时候不知道残局是什么样子,只有到最后才能呈现出来。
      “画若布弈”吸取了中国围棋的作战思想,即布局初始重视宏观的战略方向,而具体的战役和局部攻守则视对局态势灵活应对。它改变了传统的“胸有成竹”的思维方式,是传统艺术进入现代中国画的一个重要标志。传统的创造思维强调意在笔先,下笔前要“胸有成竹”。“画若布弈”则强调创造过程的自由、随意、偶然性和制作的过程性。“法无定法,因时因地而异”,动笔前没有一个成熟的方案,只是在创造过程中不断丰富和完善,逐渐呈现出一幅完整的绘画作品,作品创造之初和结束也判若两者。画家根据不断变幻的画面因势利导,灵活多变,新的绘画样式往往出现于偶然之中,这样画家越来越接近纯粹的艺术语言。同时,中国画的表现性特征也被强调出来。很多偶然的发现正是“艺术的活动在于发现”这一艺术上本来意义,这是对中国画真正的继承和发展,对处在转折期的中国画有着特殊的意义和作用。
      “画若布弈”重视在画面上的思考和在过程中的思考,画家的思想轨迹跃然纸上,记录下瞬间的想法和发现,具有学术意义上的探索性和实验性。由一点、一线、一个局部,生发出与之相合适的形、墨、色及造型,这需要画家的丰富想像力和敏锐的对美的感受力。随着笔墨、形象不断延伸、画面不断丰富,画家的创造力更旺盛,思维和联想也更加活跃,美的感受力也更加敏锐,创造力得到自由发挥,真正享受到创造的快感。
“画若布弈”充满了发现的诱惑。它使抽象思维活动活跃起来,运用抽象思维方式,作品千变万化,以至于难以重复和复制,身心在纸上驰骋,真正进入“无我”、“浑然天成”、“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以“画若布弈”的方式达到抽象意境的自由表现,艺术语言逐渐接近绘画艺术的精神境界,它排斥了绘画模仿自然的传统,追求至纯的艺术,脱离物象及观点,以抽象的色、墨及线条的律动,造成音乐般境界的表现,传达非语言所能表述的精神境界,画家的个人风格及艺术语言由此自然形成,是画家发现自我,进入现代艺术的创造性层面的必经之路。
      “画若布弈”注重阶段性的总结分析,评估大局与发展趋势。最初阶段画家凭借对客观生活的感受,将直觉的、感性的形象自由挥洒、描写,可以是潜意识的,也可以是象征性的,画面具不完整性的、有机性,潜意识和自由联想起到构建整个画面的作用。进入理性分析以后,研究性的时间比较长且艰苦,这一阶段将初期获得的笔墨及造型形象加以处理的艺术语言进行归纳和整理。依据画家艺术语言的惯性及特征去丰富和发展,在这一阶段,分析、研究及自由联想都非常活跃,充满了发现的诱惑,新的艺术语言、绘画样式、艺术风格往往在这段时间里被发现,艺术家充分享受到艺术创作的快乐。进而进入调整阶段,以自然和谐的法则调度画面,各种语言形象有机地构成,根据画家的审美要求去调整,使用各种手段及技术,达到画家的审美要求。所以,画家建立新的审美理想,就变得至关重要。新的审美理想关系到作品的艺术语言及艺术风格样式的形成。同时,“画若布弈”的创作步骤是感性——理性——感性,这是传统艺术和现代艺术一致遵循的艺术法则。线、墨、色在构成画面的同时,又有其独立存在的意义,造型因素起着贯穿、统一或谐调画面的作用,有时候它不符合传统审美要求的规范,但新的审美理想却要求将绘画语言的各种不谐调因素有机地组织于画面之中,寻找艺术表现的可能性。在长于理性分析的作品里,理念和感觉联系在一起,互相制约和提示,抽象语言和具象语言完美地统一在一起。作品不应该只是感性的,应是依靠理性发展感性,根据画面原则去思考。只有使用更抽象的艺术语言,才能更深刻地推动中国画进入艺术的新天地,提高创造抽象形态和构成的能力,对现代中国画的创作极为迫切。“画若布弈”的创作方式使作品给观众留有想象的余地,同时需要作品有深刻的内涵和丰富的绘画语言,以及展开的空间。
      “画若布弈”能发掘画家心灵抽象的真实,用较为抽象的艺术语言把握那激动人心的美的构成。超越客观物象的真实,达到抽象精神的内涵,画家对自然、社会、人生的认识,一旦进入抽象的思考,就赋予作品一种特殊的情感,这种情感往往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画若布弈”的创作方法为我们敞开了传统艺术的资源宝库,有助于中国画向当代艺术的转变,它同时也提供了一种对当代中国画的新的审美眼光。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