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写生”

TIME|2018-01-11 11:40:01
499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传统中国画里是没有“写生”这个词的。在明清时有为帝王造像“写真”之说,有为士大夫“写照”的作品流传下来。 明代丁云鹏(1547-1628)善画佛像和罗汉,极具人性化和通俗化。 曾鲸(1568-1650)则工写照,流传下来的“葛一龙像卷”和“顾梦游像”,极为传神,线条结合皴擦表现出的骨骼与肌肉的结构深入且生动,这与明代许多肖像画一起被看作是离我们今天的“写生”要求最近的,也是历史上最远的几幅肖像式的作品。人物画发展到清代出现了许多肖像画画家,尤其是西方绘画传入中国后,素描、透视等西洋造型技法被中国画家引进出现了一系列人物画作品。任伯年(1840-1896)承其师任熊、任薰,被称为“任氏三人”的肖像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在刻画人物脸部结构时所运用的西洋造型手法和观念,塑造出结构的凹凸起伏、结构转折,以及透视,彰显出西画影响中国画的先例,任氏的人物写生水准达到极高水平。任伯年受西画影响创作出的《横云山民行乞图》、《饭石先生像》、《张益三像》、《何以诚肖像》等经典的以写生作为主要手段的肖像画作品,为我们从中国画史上寻找到“写生”的源头。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受西方美术学院体制的影响,中国画在进入学院后更多地走向“写生”作为训练手段。出现了素描课、线描课、人物专业写生课、 工笔人物写生、水墨人物写生、室外(下乡)写生课、速写课及默写课等围绕着人物造型研究设置的写生课程,成为了人物专业学生必修课程。本科生四年当中有三年是以写生为主要内容。“写生”课所占有重要位置。中国画尤其是人物画在接受西方学院科学的课程设置后,得到了迅速发展,新中国成立后的美术学院人物专业,在以徐悲鸿为主导的“中西融合”,“以西润中”的观念指导下扩展并吸收造型艺术的观念及方法,极大地丰富了造型训练的手段,推动了中国画的现代化步伐。在吸收西方艺术精华来丰富我们中国画 表现的原则指导下人物画受益最大。这得益“写生”方法的引进和融合,促进人物画引入科学的人体解剖知识和造型手段,丰富了人物画为表现现实生活具备的手段和经验。从徐悲鸿先生的素描写生到蒋兆和先生以写生为主要手段创作的《流民图》的出现,人物画真正进入到以“写生”作为基本功训练造型和训练笔墨的历史阶段。

       将写生列为训练学生的造型能力乃至笔墨功力训练的重要课程,在中国画系老系主任叶浅予先生手中迅速提炼出一套训练方法,“临 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的训练方法, 成为国内所有美术院校中国画专业的教学原则,并沿用至今。从建国后美术学院培养成长起来的中国画大家里看,他们无不是经受过严格的“写生”训练而获得的造型基本功,为他们日后的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南方的方增先、杨之光、刘文西,北方的卢沉、姚有多、周思聪等当代大家皆是“写生”功底相当强的画家。进入七八十年代后的美术学院,写生课程已经成为传统课程,变得更加重要。学院将“写生”视为从临摹中获得的笔墨语言转换为创作语言的桥梁。“写生”作为造型训练的主要手段其功能有三:一、搜集素材,二、训练基本功,三、直接创作。搜集素材和基本功训练是为创作服务的。包括我本人在内的“文化革命”后毕业的几批学生是经过“写生”训练而得到坚实的造型基础。他们能成为画坛上和学院教学中的骨干力量,应该是“写生”能力训练的成果。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至本世纪初,中国画界以追逐个人艺术风格语言、个人笔墨程式为表述手段之风愈演愈烈。学院教育出现误区,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学生不再愿意下苦功接受基本功训练,不去深入生活,体验生活。以模仿老师个人艺术语言形式和手法为时尚,教师更乐于教授自己的方法而获得更多学生的追捧,曾经在一个以研究生作品为主的展览里,从作品中就能看出这个学生是谁的研究生一目了然,学生以学老师的模式出现,没有生活感受,没有自己的艺术想法和个人艺术语言的创造。这种只教自己个人风格语言,而忽视绘画的基本功练习,忽视教授艺术规律的教学,导致一部分学生走偏门,简单化,只会模仿,而不能有自己艺术才能展示的机会,严重影响了学生艺术才能的培养。学院这些年不出人才的原因和这种教学误区有 极大的关系。更有一种现象,我多次受邀为画院和兄弟院校去做讲座,发现许多已有成就并在各类展览和期刊杂志频繁亮相的中青年画家不具备“写生”的能力,尽管他们在创作上有一套手法,但面对模特时却手足无措,画不出一幅完整的写生作业。造型能力和笔墨显得苍白无力,原来他们的创作是脱离生活经过长时间的“磨”和“编排”出一套程式化方法,不会变化,不能根据表现对象的不同的感受去创作,这是“写生”基本功严重不足妨碍了他们的发展,是比较长的时间美术院校忽视基本功的训练直接产生的结果。在学院教学里表现出的这种情况的结果是忽视了学生在“写生”中探索艺术规律和艺术表现手法,忽视了学生个人基本功的训练。一味去追求个人语言和个性化笔墨的过早出现,就变成一种“模仿”和“编排”。我这里为什么说“编排”?由于忽视了基本功的训练,导致学生在搞毕业创作时,脱离生活的体验不会搞创作或是画面苍白,去抄照片,甚至使用电脑技术代替绘画塑造,在画面上编出一个“样式”来。究其原因是基本功训练的缺失,是“写生”训练的缺失。写生有课堂写生,以研究造型为主要目的,有室外写生,在生活里以感受生活为创作收集素材为主要目的。许多年来人物专业学生不去画生活速写,甚至下乡实习也不画写生,而是拍照片走马观花。
       “写生”是我们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老的教学和学术传统。老一辈大师李可染先生致力于一生的山水写生成就了其创作特色。蒋兆和先生的《流民图》就是以写生为主要方法创作完成的。这些已经成为中国画教学传统。今天人物画教学要延续这个传统,保持老中国画系的学术精神,这同时也成为今天的中国画教学的艺术规律。

                       

2006年初稿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