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军——用画笔为老鼠“平反昭雪”的艺术家

博宝资讯
TIME|2019-03-05 11:21:16
1153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席军——用画笔为老鼠“平反昭雪”的艺术家


文/ 田地










名家小传:

席军,男,1983年1月生于山西临汾,系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生毕业,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西省当代工笔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



中国人将老鼠视为天生的异类由来已久,似乎与之有“不共戴天”之仇,好像只有不惜余力地将其彻底剿灭,才方解“心头之恨”。人类也因此对老鼠的丑化,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尤其是,在形容人的人品龌龊、举止猥琐、修养低下、人格贪婪时,往往拿老鼠修饰,比如:“胆小如鼠”“抱头鼠窜”“首鼠两端”“鼠窃狗盗”“獐头鼠目”“硕鼠”等等。特别是那句“老鼠过街 人人喊打”的经典词汇,更是大家公认的通用法则,足见国人潜意识里对老鼠的鄙视程度和仇恨等级。




https://img.kaimen360.com/data/attachment/portal/201807/26/091203yt71mttytxczmjmy.jpg

这是宋末元初的画家钱选的《黠鼠图》,被誉为我国第一幅画鼠作品,画中尽显老鼠的贪婪



其实,作为生物链中的一员,老鼠很“悲催”,人类似乎是它们的天然克星。一旦与人类这个“庞然大物”遭遇,为了自保,它们唯一的选择就是闻风而逃。不可否认,老鼠身上的确有许多让人类所不齿的“龌龊”行为,也影响到了人们的生活品质,但对人类的伤害程度,远未达到老虎那样的惨烈,但人类却对老虎网开一面、恭敬有加。什么“生龙活虎”“虎虎生风”“藏龙卧虎”等尽是溢美之词。同样是动物,一字之差,却冰火两重天。


就这样,不知从何时起,老鼠竟成了不祥之兆的“原罪者”。因此,在中国古代画家中,以老鼠作为主角的画家少得可怜,且对老鼠的渲染,也多停留在贪婪与狡诈的层面。即便是到了近当代,也无非只有张大千、齐白石、高剑父、刘继卣、黄永玉、范曾等数人画鼠而已,但也仅仅是他们的零星点缀。


可是,却有一位画家,他以特行独立的特点笑傲画坛,不但大张旗鼓地将老鼠视为主角,而且还将老鼠画作为毕生的主攻方向。短短几年时间,他不但将自己的老鼠画,画得风生水起,而且还赢得了不少行家的掌声,甚至有媒体将他与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赵钲的猴等相提并论。这位画家何许人也?他就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生、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西省当代工笔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席军先生——一位正在画坛正冉冉升起的青年艺术家。




老鼠画是财富的象征





画老鼠,绝非为了标新立异



画老鼠,一直是画家们忌讳莫深的事,因此,很多人都将其视为雷区,而不敢轻易触碰。可是,席军却不同,他对老鼠有一种天生的喜爱,到了“非他莫属”的地步。但这绝非是他属鼠,而是在心里有一种用语言无法描述的喜欢,正如人们喜欢狗猫一样,有时就没有什么理由。




席军的老鼠画 从来不缺少想象力



在席军看来,在生命序列里,任何动物都应当给予尊重,不能单纯地从人类的视角做主观评判。况且老鼠,确实不是凡物,它堪称是最古老的哺乳动物之一,尤其是其智力水平、攀爬能力、游泳技巧、钻洞速度、乃至于繁殖能力上等,都让很多动物望尘莫及。的确,老鼠在生活上有许多“不检点”的地方,不过,那是从人类的角度,按人类的规范去衡量和要求的。对老鼠来说,多少有些“苛刻”。为了传神地表达老鼠的生活习性,席军还特意养了不少的老鼠。据其观察,老鼠表情丰富,深懂喜怒哀乐,会用面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感受。痛苦时,它们的眼睛会眯起来,双颊鼓起,双耳向后,胡子也会聚成一团或者竖起来。最神奇的是,老鼠和人类的骨骼结构竟有99%的相同之处,这也是人类喜欢用白鼠做医学实验的原因之一。从这一点上来说,对人类做出过如此巨大牺牲的老鼠,难道不应当予以适当的评价吗?


事实上,人们并没有完全排斥老鼠,从十二生肖上来看,也透露出老鼠与人类的特殊关系。据席军介绍,关于老鼠据十二生肖之首的原因,有多种版本。相传,当年黄帝战蚩尤获胜,为治理天下方便,便采用大臣仓颉的建议,用十二个动物代表十二个年份,初步选定牛、老虎、兔子、龙、蛇、马、猴、鸡、狗、猪、猫作为代表。为示隆重,计划祭拜天地。可在大臣到库房里取蜡烛时,却意外地发现蜡烛上有两个窟窿,并从里面流出了类似于炸药的粉末,一旦点燃,后果将不堪设想。该大臣便立即禀报黄帝,并称该蜡烛是蚩尤战败后送来的。一看蜡烛上的两个窟窿,不用讲就知道是老鼠的杰作,就这样,老鼠就以第一功臣的名誉,位居十二属相之首,但也因取代了猫的位子自此和其结下了梁子。但席军更乐意接受老鼠居十二属相之首的另一个说法:古人重阴阳,按十二属相中动物足趾的奇,偶数分为阴和阳两种,而老鼠却是前足为四趾,后足为五趾,属于阴阳交合体的物种,更何况老鼠本就是天地阴阳交合之时活动的动物,所以人们就将老鼠排在了第一位。


因此,席军笔下的老鼠,是建立在对老鼠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带有深度情感的创作升华。





颠覆画界传统认知,大胆为老鼠正名



“画虎画皮难画骨”,这句话是形容画虎的,也同样适合于画鼠。虽然老鼠和老虎的形体外观形体差异很大,但说实话,要想画好一只老鼠,其难度决不亚于画一只老虎。况且,从古至今,画老虎的画家数不胜数,有许多经验可以平行移植。但画老鼠的画家却寥若晨星,所以,只能慢慢揣摩、仔细体悟。




席军笔下的老鼠更像风流雅士



为了画出老鼠的精气神,席军往往要做周密的策划,事先要不停地勾勒出自己的腹稿,导入文化意境,给老鼠赋予现代多种元素,借鼠言志,借鼠抒情。因此,欣赏席军的画,不但可以激活丰富的想象力,还能够享受到独一无二的当代文化气息。特别是他极具夸张力的拟人化的表现手法,从侧面将老鼠进行了有效的烘托,往往会让人捧腹大笑,或心领神会。因此,席军笔下的老鼠或狡猾可喜,或机敏伶俐,或贪婪可笑,但无不幽默诙谐,妙趣横生,表现出了乡野风情的闲适诗意和对生活的热爱之情。


席军拿鼠入画,也带着调侃、幽默和风趣,甚至不乏激励和鞭策。所以,他笔下的老鼠,鬼头鬼脑,小小的眼、短短的足、细细的须、长长的尾,往往让人忍俊不禁,但都是满满的正能量。折射出的是活泼可爱、喜气洋洋、灵通乖巧。有时,老鼠在席军的笔下,又作为吉祥物,象征着吉祥喜庆、繁荣昌盛。看似画面简单紧凑,但却给人留下无穷的现象空间,展现出艺术家席军高超的绘画技巧和艺术造诣。




席军的鼠画,极具想象力



在颇懂风水的画家席军看来,老鼠不但不是异类,而且还是祥兆,鼠画不仅是装扮的饰物,更是一种旺财富贵的象征,自古老鼠就是吐财之物,是财神爷手中的瑞兽,承载着我国历史文化的精髓。因为任何灵物,都经过几千年历史演变,人类在生产实践中证明能给人带来吉祥物品,它们的功能各有不同。尤其是在旺财之物中的金钱鼠,名声颇为响亮。金钱鼠,即“属于”的意思, 是旺财之物。经商做生意的人,墙上大多都挂上此画,有旺财化煞,祈福如意的作用。另外,在十二生肖中,鼠的繁殖力最强,也寓意财源及生意的利润,是命理五行用神为水的人,求子求财旺子旺财用此金钱鼠《子孙满堂》,一本万利,旺财效果极佳。


因此,席军的鼠画,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和关注,不是没有道理的。



扫码进入席军个人官网







点击图片或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博宝艺品万家





博宝艺术网“艺品万家”服务平台是博宝艺术网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进行的一项开创性举措,将会使传统书画行业面临彻底颠覆,使普通百姓能轻松进行艺术品消费,从而让艺术真正走进寻常百姓家。让艺术品走进千家万户,这是艺品万家的发展方向与目标,也是我们的核心理念。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