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拍卖回暖 内地势力凶猛 古代书画闪亮

TIME|2016-12-30 08:53:34
124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孙行之

[拍场之外,中国拍卖公司积极进行战略布局。这一趋势在2016年显得尤为明显]

新年即将到来,2016年艺术品秋季拍卖也宣告结束,佳士得、苏富比以及嘉德、保利、匡时、西泠印社等知名拍卖公司都已相继收槌。纵观2016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总体趋于平稳。经过近4年的调整,行业基本完成了从狂飙突进到理性操作的过渡。从高质量拍品引发的热烈反应来看,市场依然渴求优质且经过一段时间沉淀的艺术品。

从成交额上看,佳士得与苏富比在香港的拍卖成绩比以往有所下降。佳士得香港秋拍总成交24.4亿港元(约合21.7亿元人民币),比春拍下降13.5%,比去年同期下降6.9%。苏富比总成交22亿港元(约合19.58亿元人民币),相比春拍下降30%,比去年同期下降17.6%。明星拍品在拍卖公司总成交额中占有相当大的权重,这类拍品的出现又有偶然成分。有业内人士指出,今年秋拍中两家国际大拍的情况并不意味着市场总体的弱势,而是少了一些高价拍品的支撑。

相较于苏富比与佳士得,内地拍卖公司嘉德、保利与匡时在成交量上表现更好。嘉德内地秋拍总成交22.93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上升25%。保利拍卖在内地成交28.3亿元,稍逊于去年同期的29.5亿元;匡时的十周年秋拍在内地总成交22.5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10亿元的成绩,更是翻了一番。

拍场之外,中国拍卖公司积极进行战略布局。这一趋势在2016年显得尤为明显。

《五王醉归图卷》冲顶

从近现代书画如张大千、齐白石作品掀起的热潮,到中国当代艺术飙出高价,直至中国富豪追捧西方现代艺术大师,拍场风潮轮番变换。今年市场的热点,无疑是中国古代书画。

12月4日的保利“中国古代艺术夜场”拍卖让市场重温了久违的热烈竞拍场面。清宫旧藏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以6800万元起拍,经过近一小时、上百轮激烈竞价,最终以2.64亿元落槌,成交价3.036亿元,成为2016年价格最高的中国艺术品。同场拍卖的古代书画还包括明代画家仇英《唐人诗意图册》,以9430万成交;张即之楷书《华严经》残卷,以6325万元成交。

那一场拍卖的50件作品总成交额达到6.72亿元人民币。其中,被收入“百代标程”部分的6件拍品就达5亿元。以任仁发画作的高价纪录为引线,当天夜拍的乐观情况一时之间快速弥散,成为业内讨论的热点。谈起此次古代书画部分的拍卖,保利拍卖副总经理李雪松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将原因归结为“百代标程专场的选件严格,且估价比较低,引起了很多藏家的兴趣。”

12月22日,保利华谊在上海举办首次拍卖会,拍前最引人注目的依然是两件古代艺术作品:明《元人秋猎图》与清王翚《江山卧游图》。经过数轮竞拍,《元人秋猎图》与《江山卧游图》分别以6325万元及4830万元成交。

藏家对古代书画的热情同样体现在匡时拍卖的“澄道——古代绘画夜场”中,该场拍卖总成交4.42亿元人民币,10件拍品过千万,成交率高达100%。这样的成交率在古代书画拍场极为少见。其中,“元四家”之一的吴镇《山窗听雨》手卷最终以1.725亿元高价成交,刷新了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同样拍出高价并创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的还有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陈洪绶的十二帧绢本《花卉草虫册》、元代画家孙君泽的《阁楼山水》,以及明代进士杨汝成的纸本册页《张光缙却金舆诵册》。

古代书画的回暖趋势在2016年春拍时就已显现。2015年苏富比将已撤出亚洲十多年的古代书画拍卖重新引入香港。此前,在苏富比的版图中,纽约一直是古代书画拍卖的中心。2016年嘉德春拍的“大观——中国古代书画珍品之夜”,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以2.07亿元的成交价买下北宋曾巩《局势帖》,另一件被看好的宋克临《急就章》并诸家题跋,则以9200万元的成交价落入晋商张小军囊中。

中国古代书画数量稀少,价值高昂,大部分已被收入海内外博物馆,流于民间的作品历来都是顶尖藏家争夺的目标。可另一方面,古代书画也是造假重灾区,许多画作的真假众说纷纭,这令许多有热情、有财力的藏家望而却步。

古代书画的收藏与国内外学术交流和研究进展密切相关。正如李雪松在评价《五王醉归图》时所说的:“7年前,大家对这件作品的理解还不够深,很多市场人士认为作品有疑问,因而很多买家没敢出手。现在,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和考证,大家有了新的认识,此作价值逐渐得到认定。”

内地势力扩张

持续调整了4年,为拍卖行业提供了思考与整合的时机,内地大型拍卖公司的角逐不再止于对成交额与高质量拍品的争夺。

1993年创立嘉德拍卖前,陈东升带着合作伙伴一同去香港苏富比学习。2016年7月27日,美国证监会披露,陈东升旗下泰康人寿耗资2.33亿美元收购苏富比13.5%的股份,成为这家世界拍卖巨头的第一大股东。泰康人寿与嘉德拍卖同为陈东升创办且相互持有股份,二者的关系引发诸多猜想。12月21日,陈东升在“百年文脉,珞珈传薪:校友陈东升、李亦非捐赠作品展”上这样谈起这桩收购案:“苏富比是全球性的、有着274年历史的古老拍卖行。我们希望苏富比的经验可以让嘉德学习,学习它的服务能力、开拓能力。”他同时强调:苏富比、泰康、嘉德是完全独立的企业,相互之间有明晰的“防火墙”。

北京匡时则迈出了进入香港的步伐。作为亚洲艺术品交易中心,香港以其自由宽松的贸易环境闻名。自30多年前苏富比与佳士得进入香港,当地的艺术品交易土壤业已丰厚。此外,由于内地文物管理的限制,青铜器、高古瓷与高古玉器等文物大都无法在内地拍卖,这又使得香港的古董拍卖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势。2012年,中国嘉德与保利拍卖进入香港成立分公司,这是内地拍卖行首次在海外成立分公司,是中国拍卖公司国际化的重要一步。2016年,匡时成立了香港公司,并于11月28日进行首拍。匡时成立香港公司,是继年初传出该公司计划借道宏图高科上市之后的又一重大经营动态。

拍卖领域另一位站上风口的人物是王中军。2016年6月,王中军与保利共同宣布在上海合作成立拍卖公司保利华谊(上海)。12月20日起,该公司于上海举行预展,同时推出王中军个人画展“就是这样”。12月22日,保利华谊在上海举办的7场拍卖以总成交额8.37亿元的成绩收槌。除了电影公司老板的身份,王中军亦是知名的收藏家。最近3年来,他在海外拍场动作连连,收购西方近现代大师毕加索与凡·高的作品,并于今年春拍在嘉德拍场买下北宋曾巩《局势帖》。不同于很多藏家低调匿名收购,王中军的高价购买行动是媒体追逐的焦点。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