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芬村模式:在油画中彰显中国精神

TIME|2017-05-18 06:03:41
5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1/2)

(2/2)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5月9日,在深圳文博会举办之际,2017年中国(大芬)国际美术与产业发展论坛在大芬油画村举办。深圳大芬油画村从1989年开始经历了自发生长、被动代开发、主动代开发几个阶段:从被动地形成油画村,到主动成为艺术产业园区;从复制油画到原创油画,今天又站在了品牌与发展的十字路口。本次论坛由中国美协、深圳市委宣传部等共同主办,来自美术、艺术、设计、产业等各界专家学者,围绕“时代与美术”的主题展开思想激荡,就大芬美术产业的发展路向进行了探讨。

微观 才华转化为财富

徐里(中国美协副主席、秘书长):

十多年来,我们在大芬村创造了一个艺术与市场的对接,使得才华跟财富得到转化。

自上世纪末以来,深圳的大芬村、厦门的乌石浦、莆田、宁波……形成一系列画家村。开始的时候流动性很大,画的都比较低端,缺少原创,主要是复制欧美油画作品,然后外销。

从文博会开始,上下各界都有一个心愿,就是随着大芬油画村规模不断壮大,如何通过转型真正打造出具有自己创新能力、有自己知识产权的原创作品,将低价位的转型为高价位的,不仅出口欧美市场,也能够立足国内市场。

十多年来,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大芬村油画的成长已成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成功案例。大芬村画油画的虽然很多是院校毕业的,但因为长期在画商品绘画,把自己画“油”了,使得让他重新自己创作作品,都带有那种习气。但是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一大批油画家摆脱了原来的媚俗、低俗,成为了非常优秀的油画家。大芬油画村短短这些年当中,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的有十多个,很了不起。

当然,这也有中国美术家协会对大芬油画村的扶持。为了促进大芬油画村的转型发展,从首届文博会开始,就把国内美术院校的师生作品展等一系列全国性展览放在大芬村。学术跟产业的结合,大芬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原创不仅仅创造一种产业模式,在今天的中国,如何体现文化自信,如何在你的油画当中彰显中国精神,又是大家必须思考的一个课题。这伴随的还是创新、创造、转化的问题。作为大芬村,大家的作品是要出口到欧美,出口到全世界。但在走向世界的时候,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在重复,不是在复制,我们现在已经能够自主创作。在自主创作的同时,如何体现中国精神,如何把中国人的审美追求融入到你的画面中,是年轻油画家今后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

油画的技术技巧要研究,没有技术、技巧的立足,你的作品不能够成立;但是,一件真正的作品,靠的是思想、理念、精神。

远观  守护大芬村型艺术区的基因

吴明娣(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原副院长、教授):

商品化是大芬的驱动力

从1985年圆明园画家村开始,中国出现了自发聚集型的艺术区,中国艺术区的产生就是在村落里。当时圆明园就是在北京郊区,之后是我们熟悉的798艺术区,这两个艺术区引领中国艺术区两个不同的发展方向。但是圆明园的艺术家们后来迁徙到宋庄。798型、宋庄型都是在这个文化中心产生的,另外一些产生于深圳大芬村、厦门乌石浦、福建莆田……这些艺术区跟前面说的798型、宋庄型,最显著的都是艺术品的复制,不是打原创牌子,从艺术区诞生之初就奠定了产业基因或者艺术区的基因。它的基因是什么?它是由黄江这样的香港商人和追随者们建立的,以油画复制品生产为出发点,以低成本高回报为根本宗旨,一切的出发点就是经济、效益、商业回报。

而宋庄、798等所有北京的艺术区在这一点上跟大芬、乌石浦、莆田、海沧是不一样的,他们高扬原创旗帜,所以我们明白大芬型艺术区和798型的区别。两大类型,自发聚集型和开发艺术建设型。开发艺术建设型跟自发聚集型存在显著差异,前者缺乏原创动力,尽管有的成为城市地标或者城市名片,但是它跟大芬型、798型、海沧型是不一样的。

我曾经派两批研究生团队分别对大芬村、海沧、乌石浦、莆田甚至青州自发的艺术区进行调研,调研中发现产业规模最大、结构最合理、原生动力最为充沛的是深圳大芬。而大芬的驱动力就是商品化,就是我们被艺术家们垢病的商品化,甚至过去晚明兴起的苏州商品化。

大芬以及所有大芬村型艺术区的基因必须守护,这个功能定位如果丧失,大芬就不能称其为大芬,不能类同于798,它也不可能成为中央美术学院和所有高等美术学院的原创型艺术区,这个艺术区的最重要特点就是生产和制作,如果把这一点丢失了,这个艺术区自身的特色就丧失了。

把服务送到“一带一路”国家

在强基固本的基础上发展新的产业形态,在大芬村已经部分实现。它除了抓住油画复制产业的根本之外,这是它的专业和强项,做到一专多能,有助于使大芬村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中国书画、中国刺绣、中国木雕,中国所有的美术产品,包括物流产业在大芬村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成熟度。

现在大芬村油画展览已经走出去了,但是这还不够。除了要把大芬村顶级占整个大芬村产业不到1%的画家送出去,更多要让大芬村的油画复制艺术作品以及产品服务走出去,不仅要走向中国高端的收藏品市场,还要走入中国中产阶级家庭以及像宜家这样的家居市场,跟跨国企业建立合作关系,部分大芬村企业已经做到,他们产品的触角除了伸向欧洲国家还有“一带一路”国家。

我在大芬村也留意了一下,在镇湖出现了朝鲜绣、越南绣、非洲绣。在卖油画的作坊里面,老板在向我们推销波斯绣,他的朋友偶尔从波斯带回家几件波斯绣,都是油画。这很有意思,大芬村的老板们更早走向“一带一路”,而且不是今天才开始。

当劳动密集型产业遭遇了城市经济增长瓶颈的时候,不得不降低成本,降低成本只能向欠发达国家和地区转移。今天深圳也面临这种状况,今天中国要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必然面临这个问题。今天大芬村最重要的问题是产业工人的流失,因为有的人转移向福建海沧、浙江宁波、山东达尼油画村,转向甘肃甚至新疆,这些地方都有了新的油画村,也都是大芬村的复制。我们再像以往一样把大芬村产业定位在油画上,肯定是有问题的。两条腿走路,这一条腿一定要走得更快更远一点,不仅仅抓住油画复制,同时把这个服务送到“一带一路”国家。

宏观  提升产业的高艺术附加值

张晓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与可持续发展中心首席专家):

在谈艺术产业的时候,首先应该有一个对于我们所处的世界正在产生的巨大变化的理解。我们现在所讲的文化产业、创意产业等等这一系列新经济现象,实际上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教科文组织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性文件开始的。以发达国家为首,全球经济已经进入到知识经济的一个时代,这个标志就是发达国家的70%-80%的人口是从事知识的生产、传播、消费,在知识经济里面,代表性的最核心的是跟文化有关的知识。

联合国和欧盟分别提出过“文化圈理论”、“同心圆理论”。但今天新的网络模式,是从消费者走向生产。这个经济形态现在在我们国家已经形成腾讯为代表的引领全球的创意者经济模式。所谓创意者经济在腾讯的阅文集团平台上,所有文化内容的创作,都是由用户自创的。用户自创产品在中国已经成为引领中国文化内容创意最重要的力量。我们很难想象腾讯用户自创的规模有多大。简单说几个数字,腾讯有8亿消费者,在腾讯网上使用QQ,上腾讯微信的有8亿人。阅文集团有6亿是天天要在阅文集团看内容的,参与创作的业余创作者3000万人,专业性的机构有400万个,存量小说有1000万部;而我们国家传统出版机构只有500个。腾讯现在在全球已经引领了内容产业的发展,完全走出了一个新的模式。

在当前形势下应该如何看待艺术产业?“同心圆”模式可能是我们眼下认识当代艺术产业最关键的模式。所谓同心圆模式和核心形成艺术符号,把艺术产品负载的符号上传到所有生活应用的空间去,希望用艺术产业带动整个经济的发展。今天的艺术产业不是界限非常清晰,范围非常窄,只有少数人能玩的事情。今天的艺术产业涉及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创新思路如何为艺术产业提供永续动力?艺术授权市场就是把艺术品本身的著作权通过授权的方式,把这样一个艺术符号上传到日常生活中几乎所有的载体上。在这个意义上,说服装跟艺术有关,用的用品跟艺术有关,住房屋子里面的器物跟艺术有关,甚至我们生活的城市都和艺术有关,几乎没有一样东西不可以作为艺术符号的载体。通过艺术授权可以提升一大部分相关产业的高艺术附加值,当我们把一个名作的符号上传到日常用品上,会大大提升它的附加值。我们的艺术是在参与国家经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我们艺术的创作是在为国家的制造业提供高艺术附加值,跟高技术附加值的作用不相上下。

责任编辑:静愚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