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不只四宝

TIME|2007-08-09 16:03:37
7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故人

  人们多知有文房四宝,不知中国还有其他43种文房用具,有的一直沿用至今,如笔格、笔筒、笔洗等;有的今天已经稀见,如贝光、廖、韵牌等;也有的并不属于文房用具,如剪刀、如意、镜等。
  砚匣是用来保护砚台的。它的形制随砚形的不同而不同。砚匣多为漆匣、木匣,但也有用金属制成的。《砚录》提出:青州红丝石砚用银匣为好,用锡匣能润砚。《文具雅编》则说砚匣“不可用五金,盖石乃金之所自出。若同处,则子盈母气,反能燥石。以紫檀、乌木、豆瓣楠及雕红褪光漆者为佳。”
  砚床是为砚特制的底座,既是一种陪衬,又能起到使砚平稳、不致移动的作用。
  研山是山峦形奇石,因其中设有墨池得名。最早的研山可以追溯到汉代,汉代“十二峰陶砚”即是一例。到五代十国时期,南唐后主也令人用龙尾佳石雕琢了一方歙砚,“径长逾尺咫”。南唐灭亡后,这方歙砚流转数十人手中,后为米芾所得。山峦形砚山既高又大,实用价值很小,主要供观赏。所以米芾就将这方歙砚取名为“海岳庵研山”,后来他用这座研山换得一栋豪宅,一时传为佳话,研山也因此盛行起来。为了取得山峦逼真的效果,又有一泓碧水池的墨池形态,后来人们就改用灵璧石、太湖石雕制,于是,研山很快成为文案桌上的一道风景,而广泛受到青睐。宋代以降,研山实际上成为一种观赏石,《素园石谱》、《铁围山丛轶》中多有记载。
  墨匣用于存放墨锭,起装饰和保护作用。墨匣中,以套墨、集锦墨、彩墨所用的匣最为考究。古代墨匣多以紫檀、乌木、豆瓣楠木为材料,并饰有玉带、花枝或螭虎、人物等图案,所以,一般都很精美。古代墨匣中,也多有制成漆匣的。据说,清代道光年间,阮文达回到京城,“以旗匾银制墨盒,其制正圆,为天盖地式,旁有二柱系环内”,可说是出类拔萃。清末制墨匣最著名的当属京城“万礼斋”。
  镇压纸又称书镇,主要用以重压纸张或书本而不使其失散。书镇所用材料为铜、石、玉、玛瑙、水晶或陶土等。《文具雅编》中有详细介绍:“铜者,有青绿虾蟆,偏身青绿;有蹲虎、蹲螭、眠龙;有坐卧哇哇;有馏金辟邪、卧马,皆上古物也。”玉制者,有“玉兔、玉牛、玉马、玉鹿、玉羊、玉蟾蜍,其背斑点如洒墨,色同玳瑁,无贡晕,俨若虾蟆背状,肚下纯白,其制古雅肖生,用为镇纸,摩弄可爱。”陶制者有“哥窑蟠螭,有青东瓷狮、鼓,有定哇哇、狻猊。”
  自古及今,镇纸形制多样,制作者争奇斗巧,变化万端,是文人案头的宝玩之一。与镇纸具有同样用途的还有“压尺”,或叫“镇尺”。
  裁刀为裁纸专用。也有将它看作是古人“用以杀青为书”的削刀。后来,仿照古人的削刀所制成的裁刀,其制上尖下环,长仅尺许,其柄所用木料很是讲究,并饰有图案花纹。
  笔格也称笔搁,顾名思义是搁置毛笔用的,又称笔枕。笔格以山形为主要形制。
  1981年浙江诸暨南宋墓出土的笔格,石质,造型似群山起伏。笔格是用料除石以外,还玉、铜、铁、竹、木陶土等。南朝梁吴均著《笔格赋》,细致地描绘了用桂枝作笔格的情景(《艺文类聚》卷五十八);南朝梁简文帝萧纲还作有《咏笔格》诗。五代《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学士苏某有锦纹花石,镂为笔架尝置于砚台间。每天欲雨,镂石津出如汗,逡巡有雨。苏某后来以此观天气,屡试不爽。从文字看,此处所提的笔架可能也是笔格——架、格、搁发音相近,古人未加严格区分。
  笔床与笔格是两种不同的文具。《文具雅编》上说:“笔床之制,行世甚少。有古馏金者,长六七寸,高寸二分,阔二寸余,如一架然,上可卧笔四矢,用紫檀乌木为之,亦佳。”笔床相当于笔盒,可以放笔,就像今天的文具盒。如南朝徐陵在《玉台新咏序》中所说:“琉璃砚盒,终日随身;翡翠笔床,无时离手。”
  笔挂是用竹木制成的架子,两边有柱子,高一尺余;上面有横木,宽亦一尺有余,可以倒悬笔管,做晾笔用。笔挂也有制成圆柱形的,圆顶,笔挂在圆顶周边上,很方便。
  笔筒属常用文具之一,材质不一,形状也无定制。屠隆介绍说:“湘竹为之,以紫檀乌木棱口镶座为雅,余不入品。”这是从所材质说的,其实,今天所见到的笔筒,很有艺术个性,品位也高,所以深受文人青睐,如清代周芝岩所刻山水图竹笔筒,高13.8厘米,径11.3厘米,形制古朴典雅,被列为上品。朱彝尊还写有《笔筒铭》,云:“笔之在案,或侧或颇,犹人之无仪,筒以束之,如客得家,闲彼放心,归于无邪。”
  笔洗用于洗笔,以钵盂为其基本形,其他的还有长方洗、玉环洗等。陶瓷笔洗为最常见,有官、哥元洗,葵花洗,罄口圆肚洗,四卷荷叶洗,卷口帘段洗,缝环洗等,其中以粉青纹片朗者为贵,有龙泉双鱼洗,菊花瓣洗、百折洗、定窑三箍元洗、梅花洗、绦环洗、方池洗耳恭听、柳斗元洗、圆口仪棱洗等。今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哥窑海棠式洗、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枢府釉印花洗都是国宝级的稀世珍品。此外,还有中间用作笔洗,边盘用作笔掭的。形制各异,或素或花,工巧拟古,蔚为奇观。
  笔用类的文房用具还有掭、笔屏、笔船、笔海、笔篓、笔觇等。
  水注是为便于研墨时加水而特制的储水小壶,有壶,故名“水注”,或称水滴、砚滴。古代水注多用玉石雕琢而成,宋龙大渊《古玉图谱》上有著录;也有铜铸 ,但容易生锈腐朽;还陶瓷制的,如官、哥方圆壶,方瓜卧壶,双桃注,双莲房注等。
  水丞又称水中丞,指贮砚水的小盂,与水注的区别在于无嘴。水丞有玉制的,如清代青玉雕葫芦水丞,两水盂相连构成葫芦形状,周边随形雕刻枝叶缠绕,显得清朗自然。玉水丞中以明代玉工陆子冈所制作品最为著名。也有铜制的、陶瓷制的,如官哥窑肚圆式、钵盂小口式等。清代乾隆时所制掐丝珐琅水丞,色泽斑斓,雍容华贵。
  臂搁是书写时用于搁放手臂的文案用具。臂搁多竹木、象牙质地,上有文绘雕饰。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