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发现》之十一: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

TIME|2009-04-16 19:52:49
7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就在清理壁画的同时,墓葬中残留的大量漆皮引起了队员们的注意。看样子,这些破损严重的漆皮应是墓棺上的,内容和墓葬壁画内容类似,甚至有些雷同。不过,原有的木、布胎质已经糟朽,但漆皮表面彩绘的图案和文字仍清晰可辨。

  通过精心的拼对,他们发现了一段墨书隶体残文,以及数组清晰的画面。

  其中一幅是夫妇并坐像。

  男主人头戴黑色风帽,五官端正,神情严肃,上唇绘有两撇八字胡,下巴绘着一撮山羊胡,面部涂红,身着褐色交领袍衫,有红、黄边饰,服饰通体宽大。他左手放在黑色兽足的凭几上,右手握着一个红柄团扇,考古工作者通常称其为“麈尾”,这是古人闲谈时执以驱虫掸尘的一种工具,后来渐成名流雅器,不谈时也常执在手。

  看,女主人面目圆润秀丽,头戴与男主人相同的黑色风帽,脸上涂着红色的靥装,嘴唇涂朱,右手握着一个黑柄团扇,与男主人并坐于榻上。榻后是一个漆围屏,屏后画着一位男侍,嘴上有短须,头戴垂裙皂帽,身穿红色交领上衣,左侧身面向男主人。而另一位女侍则眉目清秀,身穿红色交领上衣,右侧身面向女主人。两侍者仅露出了胸部以上,人物比例明显比主人小得多。

  在男女主人的前面,还摆着长长的黄色长方形几案,案上放着圆形多子漆盒,案下有漆耳杯。

  另外一组较大的漆皮画,即“庖厨炊作图”,它的中心部分是一幅男女庖厨忙碌的炊作图。屋外,一人正在井栏旁用辘轳汲水,旁边放着一个盛水的大罐子。穿着曳地长裙的女侍端着小壶往盆里倒水,一位男侍两膝着地,在盆中洗手。

  左下角呢,还有一人正在案上操作,侧面那位男侍将一柄长斧高举在头顶,做砍柴状。屋内一人正准备往灶台的火门里添柴……再往墙上看,还挂着一些食物,如葫芦、鱼等等。

  而绘有“打场”画面的漆皮,中部是一幅野外生产劳作图,画着三个大的粮堆和几棵树木,右下角有一身着鲜卑服的男子手持工具正在打场,另一人高举黑耙也在劳作着。

  再瞧这一组,两名兵士身着铠甲,左手执剑,右手握着盾,好似在相互练习对打。与此同时,考古队员还看到,有的残片上绘有形态不一的侍者,或双手捧漆盒,或双手捧碗。

  看罢一幅幅漆画,咱得接着说那漆皮上的文字。这是三行用墨笔写在黄色漆地上的隶书题记,第一行比较完整,其他两行残缺很多,文意已不能全然知晓了。

  题记中写道:“(表示残缺字数不详)元年岁次豕韦月建中吕廿一日丁未侍中主客尚书领太子少保平西大将军破多罗太夫人殡于第宅迄于仲秋八月……”

  这处文字题记似乎对确定墓葬年代、墓主人身份都有意义,但在纪年数字之前、官职与“破多罗太夫人”之间,有个别关键地方缺字。“唉,真是可惜!怎么办?”他们只得请教有关专家学者,看它是否“有救”啦!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