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炳森-草书-隶书

TIME|2007-08-09 16:03:37
84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刘炳森,字树庵,号海村。1938年生,天津武清人。2005年2月15日凌晨4时因患肺癌医治无效去世,享年67岁。1962年夏于北京艺术学院 美术系中国画山水科本科毕业,同年秋到北京故宫博物院从事古代书法 绘画的临摹复制和研究工作。曾任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 协会副主席,新加坡中华书学协会评议员,中日友好协会理事,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七届委员,八届、九届常务委员。刘炳森教授是国内外著名书法家和国画家,青年时代就已蜚声日本。山水画注重以书法用笔入画,画风朴茂淳厚;然而多年来,其画名却为书名所掩。书艺向以隶、楷著称于世,并兼长行、草。传统功力深厚,书风凝厚稳健而又俊逸潇洒,其出版物总发行量达二百余万册,在国内外有着广泛的影响。书道艺术造诣为世界各国书法界人士所熟悉和称道,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他的隶法在坚实的传统功力基础上,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创造性,用现代的审美意识并参以姊妹艺术的某些韵律和情趣,加上文学素养,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在当代中国书坛上独树一帜,世称“刘体隶书”。1981年5月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任常务理事,1991年起任该会副主席至逝世。1994年8月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刘炳森编写二十余种书法专业书籍,总发行量二百余万册。七十年代所书隶书字样六千七百余字输入电脑,已为国内外广泛使用。 

刘炳森书法草书作品

    刘炳森是国内外著名书法家、国画家,青年时代就已蜚声日本。其山水画注重以书法用笔入画,画风朴茂淳厚,书艺精长隶楷,并兼长行、草,传统功力深厚,书风凝重稳健、俊逸潇洒,其书法艺术为世界各国书法界人士所熟悉和称道,尤以隶法著称,其隶法在坚实的传统功力基础上,充分发挥自己的独创,糅入现代审美意识,兼收姊妹艺术之韵律与情趣,加之其文学功底深厚,从而形成了“刘体隶书”鲜明的个人风格,在当代中国书坛独树一帜。

   刘炳森先后出访了南北美洲、欧洲和东南亚各国,举办展览和讲学,为了促进中日两国的文化艺术交流,他已三十余次东渡扶桑,几乎走遍了日本列岛。1990年5月,荣膺日本“富士美术奖”。刘炳森的各类出版物总发行量近300万册,在世界书坛亦产生了十分广泛的影响。主要出版了《刘炳森楷书千字文》、《刘炳森隶书千字文》、《刘炳森隶书板桥道情》、《勤礼碑字帖》、《中国书法艺术》、《中国隶书名帖精华》和散文集《紫垣秋草》等。

     多年来,刘炳森长期资助品学兼优、家庭困难的学生20余名,为家乡文化教育事业发展、架桥铺路、扶困济危等慷慨解囊,并出资以他老师的名义设立“何二水教育奖励基金”,先后各类捐助总额达150余万元人民币。

刘炳森书法隶书作品

  刘炳森自幼随母学书习字,后入私塾跟师临帖,练得“童子功”根底,11岁时便名扬乡里。建国后,刘炳森学习刻苦,习书用功,19岁时,因其文才出众,书法超群,被当时研究书法的权威机构——中国书法研究社破格吸收为社员,成为该社最年轻的社员,同时作为北京艺术学院预科生进入书法研究社学习,3年后进入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山水科专修国画。先后得到何二水、宁斧成、李品三指授,于魏碑和隶书用功尤深 。1962年大学毕业,到故宫博物院工作,这样便有了更多机会饱览历代书法珍品,视野更为开阔。尚在青年,便以书法美名声扬东瀛。

   刘炳森很快便得以名播四方,以精擅隶楷著称于世,尤以其隶书之功力独到而在当代书坛独树一帜,誉称“刘体隶书”。“刘体隶书”融传统与现代于一体,且藉其深厚文学修养、国画基础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运笔坚实,朴拙中见灵思,章法严明,疏密间透情韵。当代书家欧阳中石先生评曰:刘炳森的隶书“规矩俨然而又清灵飞动,既有古源宗法,又有灵犀独慧”。

   刘炳森的行书和草书,飘逸潇洒,气象宏大。挥洒自如,犹天籁律动而韵致别具,起伏跌宕,若山河错落且收放自然。尤其草书,精致与朴拙交相辉映,精致处,仿佛黛娥轻舞,生动感人,朴拙中,则似古柏临风,巍然峻拔。

    刘炳森虽以书法闻名,实则亦长于山水,因为他本来就毕业于国画专业。刘炳森的山水画,画风朴茂淳厚,且清雅宜人。他对创作山水画有着自己的思想和主张,概括为“诗之韵,书之骨”,构思体现诗情画意,并以书法用笔入画,书画交融,尽显飘逸风骨。

    刘炳森书画俱佳,已然众所周知,其实,书画之韵出于诗。刘炳森的诗作,在不经意间寓蕴哲思深意,在轻描淡写中渗透满怀激情。看似信手拈来,实则匠心精巧,辙韵工整。比如有一首《水调歌头》,写的是“文革”期间下放劳动时的心境,“云梦初春草色,远望近如无”,“身在江南耕作,心念丹青文翰,盼诏杳音书。窃对苍穹问,几日上归途?”江南景色虽好,心头徒叹自己专业荒废,盼望着回到自己的岗位,又不知还能否有这一天。前路渺茫,倍感失落,其凄然神情跃然字里行间。又如:《七律·嶂石岩》,“大道徜徉入太行,轻云常绕小山庄。泉鸣石上闻奇语,鸟啭花间透异香。碧草茵连千顷树,朱峰壁立万重岗。陈家此去无多路,岭外崎岖是昔阳。”通篇写景,景中有情,情寓于景,把作者处于新时代的那种诗情画意般的轻松愉快和对美好前程充满着希望的心情体现得淋漓尽致,此可谓刘炳森以画入诗的代表之作。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无非皆用于寄意达志,寓怀抒情。挥毫遣橐以诲人警世,抚剑长吟以忧国忧民,长歌当哭以发人深省,泼墨山水以纵施豪情,艺术与艺术之间有着内在相连的自身规律,刘炳森成功的艺术人生,除了由于他自身的天资聪慧和刻苦发奋,更由于他深深悟透了这一客观规律。他自小热爱音乐,颇具音乐禀赋。隆冬雪夜,冷屋孤村,少年刘炳森一杆洞箫,将厚润、幽深、清远的天籁之音,伴随着母亲一起度过漫漫凄寒,此时,贫穷、质朴且苦中寻乐的乡间生活随着袅袅箫音,为后来刘炳森在翰墨和丹青的长天阔地的纵横驰骋,开启了艺术灵慧的第一道天光。

   正是因为刘炳森把握了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他才分外懂得传统艺术与现代意识结合的重要性,离开时代讲传统,是一种刻板的没有发展的唯古是尊道路;离开传统讲现代意识,发展就没有根基,没有根基的发展是空中楼阁。刘炳森就“传统书风”和所谓“流行书风”发表自己的见解:我们的创作需要同时追求三点,民族性,时代性,艺术性。民族性需要我们继承传统,时代性需要我们创新发展,艺术性需要我们把书艺锻造得炉火纯青。传统书风要发展,流行书风要继承,创新发展是为了追求真善美,胡涂乱抹绝对不是艺术。书法作为以文字为载体的艺术形式,必须具有完美的文字结构,巧妙的运笔方法,连贯的行间气势,缜密的整体布局,连欧美人士都称道中国书法艺术是笔法和线条的艺术,确然如此,书法艺术要求千笔万笔,笔笔不苟,千线万线,线线有格,格就是格调、品格、规律,胡涂乱抹就是对书法艺术的恶意践踏,丑书是要不得的。

    刘炳森对有人忙着想让中国的绘画和书法与国际接轨,提出了他自己的看法。“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特色、审美习惯,国外好的东西我们应当借鉴,用以丰富我们,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适合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必须遵循着自身的规律去发展,中西方不同的文化体系,在思想意识方面互相渗透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而作为完全不同的艺术表现方式,是两个并行的文化体系,能并驾齐驱为什么要跑到一条道上去呢?”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