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婉的文玩清供——砚滴

TIME|2017-01-11 17:36:37
12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宋代赵希鹄的《洞天清录》也记载:“古人无水滴,晨起则磨墨,汁盈砚池,以供一日用,墨尽复磨,故有水盂。”古人以水研墨,染墨濡笔,砚台旁边的案头遂置一物储存清水,以便不时之需,此件小物因此被唤作“水丞”,也叫“水盂”,玲珑细巧、盈手可握,却不甚张扬。

陈旧的流传,一定有着百转千折的美,传世收藏品中,三国时期的水丞则为最早,壁腔上多穿孔结绳,便于从缸中舀水,纯为实用。最迟在东晋时期,就出现了多种形状的水丞。如杯盏一般阔口的水丞,古人用它往砚台中倒水的时候,往往很难控制水量,时多时少,不好把握。于是,聪明的文人雅士又发明出一种带细嘴的器具,让研墨用的液体一滴一滴流出,点水入砚,并谓之“砚滴”,也称“水滴”“水注”“书滴”“蟾注”等。为了区分以上两类盈手可握的文房清供,人们便把有细嘴的叫作“砚滴”“水注”,无细嘴的还叫作“水丞”。

水流细缓的砚滴由水丞派生出来,但它的出现并未令无嘴、口阔的水丞就此消失,人们并没有抛弃不太方便的水丞,还想出办法继续留用,他们为水丞添置小勺,或铜制、或银制,精巧非凡,但目前民间世代流传的水丞很少能见到原配的小勺。近两千年温润而美好的旧时光里,水丞与砚滴这两件温婉小器,常盛一汪清泉,化身为墨,流作丹青。

盈手可握有乾坤

砚滴做工都比较精美,材质除金属、玉石、玛瑙外,大多是由陶瓷制成的,更有象牙雕刻而成的艺术珍品。在造型设计上,也是穷其工巧、富于变幻,堪与后世出现的紫砂壶艺术相媲美,但数量上却少得多。

在十多种文房雅藏中,砚滴形态千姿百媚,是一类极有意趣的小物件,它们大都古雅别致,富于特点,让人爱不释手。早期的砚滴尤以兽形为多,蟾蜍、玄武、麒麟这般珍禽瑞兽,在历代砚滴上皆有传承和发展,寓意神圣祥瑞,个个与水休戚相关。魏晋有蛙形,唐有龟形,宋元则又兴舟形、鱼形、蔬菜瓜果……这些仿生的器形,常在脊背处设注水口,以口为滴,浑然一体,叫人摩挲爱煞。渐近清代,砚滴与他物一样,趋向世俗图景题材,但也不乏精品。

尽管砚滴的外形变化莫测、不胜枚举,但都腹内中空,可以盛水,在较高的位置上有一流或者一个细孔,透过流、亦或这个细孔倾倒时,可以把水缓缓的滴流出来。砚滴的背上有一个稍大一些的圆孔与中空的腹部相通,圆孔上有一段同样质地的管状塞子,塞头高起,拔出塞子便可以注水入砚滴。塞子中央有一个贯通的小孔,取水时,用一个手指按住小孔,就不会有水洒出,把砚滴移到砚台上方,只要略略松开按着的手指,便会有水滴流到砚台中。

文玩清供千姿百媚

西汉刘歆编著的《西京杂记》是有关砚滴的最早记录,此时的砚滴还被称作“书滴”,“晋灵公冢甚瑰壮,唯玉蟾蜍一枚,大如拳,腹空容五合水,光润如新,王取以为书滴”,记录了晋灵公的墓中有一枚玉制蟾蜍形状的砚滴,光润像新的一样。《西京杂记》还有这样一段记载:“以酒为书滴,取其不冰。以玉为砚,亦取其不冰”。可见,在汉代,用酒作为研墨用的液体,但最迟至北宋时,才改用水作“灵媒”。

目前来看,我们所见的砚滴大多为清宫旧藏和私人传世藏品,考古发掘发现的砚滴数量并不多,并且大多出现在汉晋时期的墓葬之中。发现最早有确切纪年的一枚砚滴为东汉时期元嘉二年的,也就是公元152年,直到元代的遗址中还有砚滴出土,内蒙古乌拉察布市集宁路城的土城子遗址还发现了一件青釉龙首龟身砚滴,成为国家一级文物。从传世品和出土器物来看,砚滴的出现不会晚于汉代,最早为铜制品,后改为陶、瓷、玉、石等材质,样式不固定,历代均有大的创新和发展,有些甚至是颠覆。

魏晋时期除了汉代流行的熊形砚滴外,蟾蜍、龟等青瓷砚滴也较为普遍。青瓷熊砚滴,仔熊右手捧食要入口,左肢轻扶左膝,神情专注,顶部的小孔为注水口,栩栩如生。南北朝时期动物造型更为普及,兔、龟、蟾蜍、辟邪等等,并有一些异形砚滴出现。青瓷棒槌形砚滴很典型,其形如茄子一般,一端圆鼓,这边有鸡心状注水口,另一端为细管状流,造型小巧别致。器身刻画卷枝纹,线条流畅自然。

砚滴,这一称谓,始见于唐代的《全唐诗》,皎然的《送裴秀才往会稽山读书》一诗中便有有“砚滴穿池小”的描写。唐代的砚滴形制小巧,造型别致,除有瓷制品外,还有铜制品。新式的龟形砚滴楚楚动人,一只小龟口衔小碗,龟背有柱形的塞子,龟甲雕刻精湛细腻,为唐代砚滴中的精品。唐代还有一种砚滴比较少见,鹅形砚滴,要不是仔细查看,一时半会儿还瞧不出端倪,这枚砚滴造型为S形,长6厘米,高约3厘米,乍看如同一枚柄部过于短小的金汤匙,且“勺”的底部又过于扁平,但满工雕刻,惟妙惟肖。

宋元时,瓷砚滴再度兴盛,龙泉窑烧制成品最为新颖别致,有舟、鱼、俑、鸳鸯、童子牧牛等形制。鱼形的砚滴,为一只跳跃的鱼,口为滴,背部有注水孔,造型别致,鱼身刻纹。通体施以灰青色釉,为元代砚滴中的精细之作。砚滴一般用模具制成,烧好后合拼成一体。更值得注意的是舟形砚滴为龙泉窑首创,通体施粉青釉,釉色滋润,底部胎体火红色,模印、堆贴、镂雕多种手法于一身。南宋至元代,龙泉窑进入全盛期,不仅釉色精美,造型和装饰手法也匠心独运,尤其是墨客文人使用的砚滴,都是文房中的珍品。

元代以前的砚滴基本上为单纯的兽形,除了蟾蜍与玄武很常见以外,羊、辟邪、天鸡、麒麟、鹿、天禄等一些珍禽瑞兽也很多。因而,这一时期的砚滴不单是文房用具,还是一种吉祥的象征。元代以后,砚滴的形制变化明显变得世俗,现实生活和传说故事题材的模型被应用于砚滴的制作之中,同时还出现了笔插、笔架等两用砚滴。像杯一样的砚滴时代较早,而不带杯的砚滴在元代以后大量出现。可以说,这时候的砚滴摒弃了以前被赋予的神圣寓意,而是简简单单地成为了文房桌案上的生活用品,越来越贴近生活,形制愈发实用。

明代的制瓷业高度发达,砚滴也免不了参与其中,争奇斗妍。作为文房中的小众轻奢,历代的砚滴均有传世,但宣德时期的制成品却别有风韵。这一时期的青花鸳鸯砚滴,惟妙惟肖,背上有圆孔,上插一滴管,平底可以立起,通体以蓝地留白技法装饰,器型精巧,胎白质细,青花楷书“宣德年制”的落款清晰可见。内蒙古博物院藏的明代德化窑荷叶形水注,其造型极为别致,一朵荷叶为水盂,边堆塑螃蟹,内有孔洞通向叶茎,叶茎顶端有出水孔。

清代砚滴以象生居多,模仿题材急剧扩大,非常丰富,动物、蔬菜瓜果、人物故事、竹篮等日常用品,悉数登场,做工堪称精巧。清代光绪款粉彩荷花形水注,呈现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片片花瓣被刻划于内,伴着粉彩的明暗富于变化,花苞与茎的相接处有一小孔,鲜艳的绿色叶茎末端为出水口,栩栩如生,现藏于内蒙古博物院。在清代,甚至民国时期,砚滴仍是文房中的重要用品。

如果说笔墨纸砚是古代文人书房中的实用四宝。那么砚滴的实用功能则要小很多,而相应的清赏把玩价值却高出一大截。它们题材多样,寓意美好,消费对象往往是达官显贵、皇家贵胄,因此传承至今的砚滴类收藏品大多具有很高的鉴赏价值,但是还属小众杂项,价格不高,喜欢“笔倒三江砚滴乾”的藏家可以入手了。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