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纹饰填补时代空白

TIME|2007-08-09 16:03:37
2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宋代青釉褐彩卷叶纹执壶


  ▲东晋青釉褐色点彩鸡首壶(一级文物), 在壶的醒目部位装饰褐色点彩,讲究对称。 温州博物馆藏


  ▲温州博物馆镇馆之宝、北宋青釉褐彩蕨草纹执壶(国宝),表明北宋的褐彩描绘技艺已得心应手


  前不久,鹿城区八字桥附近的建筑工地出土了一件珍贵瓷器标本——宋代青釉褐彩卷叶纹执壶。它对于研究瓯窑青瓷褐彩装饰艺术的演变发展规律具有重要意义,目前已为温州博物馆收藏。

  执壶,是一种盛储器,又叫注子、注壶、偏提、汤瓶等,其基本造型是敞口、溜肩、弧腹、平底或带圈足,肩部安装壶嘴(流口),腹部安装执柄。盛行于唐宋时期,除用于装水之外,还可用于点茶,即将茶末放在碗内,再将执壶中开水冲入碗中。

  新出土的执壶高27.1厘米,直口,厚唇,粗颈,溜肩,鼓腹,腹最大径在上部,圈足,平底。肩部对称安贴一对环形宽系,系面划饰两条竖线。壶嘴和执柄缺失。胎质较粗,表面粘有砂粒和窑渣。器壁内外都施有青中偏黄色釉,釉层较薄,底部无釉。因烧成温度较高,表面具有一定的光泽度。

  刻划纹饰是该执壶的装饰特点之一。首先,口沿下划饰弦纹一道,肩部划饰弦纹两道;其次,腹部深剔刻四组缠枝卷草纹,显然受到北方耀州窑瓷器装饰艺术风格的影响。这四组缠枝卷草纹以S形枝蔓相连,并分割腹部区域空间。各区域内饰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旋转卷草三枝,形态富于变化,刻划刀工流畅犀利。

  肩腹部的褐彩装饰是该执壶的最大特色。一是肩部饰褐色点彩一周,具有六朝时期瓯窑青瓷褐彩装饰遗风;二是腹部在剔刻的四组缠枝卷草纹之上再绘饰褐彩卷叶纹四组。这四组褐彩卷叶纹既相互连接,又相对独立。每组卷叶纹形态为中间一个小圆圈,代表叶心;外面一个大圆圈,代表叶的边缘,内边缘饰有锯齿形叶脉。整体形似荷叶,但又具有强烈的抽象性。从绘饰运笔方向上看,或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运笔,两两相间,手法娴熟,线条流畅随意,表明制瓷工匠对所绘图案了然于胸,具有长期实践摸索出来的熟练技艺和美术功底。从空间布局上看,虽然四组褐彩卷叶纹布满了整个腹部,但因每组褐彩卷叶纹写意绘饰,留白空间较大,因此,整体效果充盈而不繁缛,符合美术布局原理。加之褐彩色彩跳跃,视觉冲击力强烈,具有极强的美学感观和艺术特色。

  该执壶腹部的装饰工艺流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首先是刻划四组缠枝卷草纹,再在上面绘饰四组褐彩卷叶纹,两者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相同,图案部分重叠、部分不重叠,相互衬托,相得益彰。施釉是最后一道工序。因此,从工艺上讲,该执壶腹部的褐彩属于釉下褐彩,由褐彩聚积的地方露出釉面。

  褐彩装饰是一种以铁为着色剂的加彩工艺,它的出现偶然中具有必然性。工匠在长期的制瓷摸索实践过程中,偶然发现含铁量较高的釉料烧成后呈黑褐色,在色调单一的青釉瓷器表面具有醒目的装饰作用,随后变成了褐彩釉料的自觉提炼和熟练运用。这一工艺突破了单纯刻划和模印花纹的局限,增加了青釉瓷器装饰艺术的多样性。早期南方青瓷窑,如长沙窑、越窑、瓯窑等,都曾大量运用褐彩装饰艺术。

  瓯窑青瓷褐彩装饰不仅产生时间早,延续时间长,而且纹样丰富,自成系列。温州博物馆馆长金柏东先生《瓯窑褐彩青瓷研究》一文曾对历代褐彩装饰的纹样和特征进行了详细阐述。笔者亦曾撰文对瓯窑青瓷的褐彩装饰演变发展规律进行探讨,认为瓯窑青瓷褐彩装饰经历了漫长的发展演变过程:从单纯的点彩到条形绘彩,再到大块施绘,再到精描细绘,再到潇洒随意……直至衰落,呈现出清晰的艺术演变发展脉络。

  瓯窑青瓷的褐彩装饰演变发展大致规律是:产生的早期,三国吴至西晋,仅局部少量运用褐色点彩;东晋范围扩大,在器物的口、肩、腹、盖、壶嘴甚至周身,或者动物造型的眼、嘴、足等醒目部位装饰褐色点彩,部分排列具有一定的规律,讲究对称,典型器物如温州博物馆所藏的东晋褐彩鸡首壶(一级文物);南朝,用毛笔绘饰的条形褐彩开始出现,反映出褐彩装饰运用技术的进一步成熟;唐五代盛行大块褐斑装饰,与浑圆饱满的造型时代特征相呼应;宋代是褐彩装饰发展的高峰时期,不仅描绘细腻,而且题材包括朵云、花卉等。从温州博物馆镇馆之宝、北宋早期褐彩蕨草纹执壶(国宝)来看,北宋的褐彩描绘技艺已经达到得心应手的程度;南宋至元初,描绘题材变化不大,但风格为之一变,用毛笔迅疾描绘,抽象写意,酣畅淋漓,与宋元文人画追求笔墨情趣的时代风格相呼应。

  该执壶出土于鹿城区工地,但从胎、釉等方面特征分析,烧制窑址应在永嘉、乐清一带。造型和纹饰则具有北宋向南宋过渡阶段的时代特征,距今已有八九百年历史。深剔刻的缠枝卷草纹和绘饰的褐彩卷叶纹,对于研究宋代瓯窑青瓷装饰艺术具有标本作用。迄今为止,这一时间段的瓯窑褐彩青瓷发现数量极少,完整和满绘褐彩纹饰的瓷器几乎没有。从某种意义上讲,该执壶填补了瓯窑褐彩青瓷装饰的时代空白,因此弥足珍贵。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