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扩张遭严控错过最佳放贷时期 银行利润或雪上加霜

TIME|2017-02-11 11:02:17
248
   

信贷扩张遭严控错过最佳放贷时期 银行利润或雪上加霜

牵一发而动全身。往年信贷“大投放”的1月,今年却经历了快速扩张而遭遇“急刹车”,一季度往往是全年信贷最佳投放时期,眼下经济略微回暖,企业重燃融资需求,如今银行囿于信贷控制贷款放不出去。

“银行贷款放不出去,这令分行很头疼,预计对银行利润影响很大。” 一位重庆地区国有分行管理层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如果错过一季度信贷最佳投放时期,今年新增升息资产将受到影响,但是这究竟对银行利润产生多大影响?短期势必影响利润,但体现在银行财报账面却上无从得知。但也有观点认为,如果规模收缩,贷款利息可能有上行空间,对银行盈利未必利空。

1月信贷扩张被勒紧

浙江地区某大行公司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1月各家银行普遍遇到信贷规模紧张的局面,一方面,总行在制定规划时根据存款增长情况已对全年信贷新增总量控制,全行信贷规模收紧;另一方面,每年1月是银行信贷“大投放”时期,通常银行1月信贷规模增大,在今年信贷规模收紧的预期下,银行开年纷纷提前布局加大信贷投放,造成1月全国信贷投放量特别大。

一位股份制银行战略研究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往年1月是信贷投放的高峰期是多方面因素叠加:第一是出于银行早投放早收益的原则,尽早投放贷款持续的收息空间更大,一般银行信贷采取的 “3322”原则(即一季度、二季度各投放全年信贷总量的30%,三季度、四季度各投放全年信贷总量的20%),一季度是信贷投放主力时期;第二是去年项目放款推迟到今年,去年各家银行受央行指导和资本充足率约束等制约,放款能力受到限制导致去年项目融资未完成,今年开年为这些项目放款。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影响今年1月信贷扩张的最重要因素是下一轮调控的市场预期,央行已通过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控制广义信贷数量,出于对央行进一步控制信贷投放节奏过快的担忧和货币政策从紧的预期,各家银行赶在宏观调控之前尽早完成信贷扩张的布局。

该浙江国有行公司部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实际上当初当初总行并未控制1月单月信贷数据,鉴于全国各辖区信贷增长过快,监管部门控制当月信贷扩张。

在采访中,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信贷规模控制的一个特点是,过去总行授予分行一笔总的贷款规模,信贷分配内部可以调剂,如今总行公司金融部、个人金融部分别对全国各地分行对公和个人金融贷款规模进行控制。而且有些银行在制定信贷资源调配计划中,个金信贷新增超过对公信贷增量。

上述浙江某大行公司部人士就表示,总行今年新增个金信贷额度高于公司金融信贷额度,而公司金融信贷存量高于个金信贷存量,以此存量盘活做信贷结构调整。

对于央行控制信贷规模扩张的逻辑,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李佩珈对本报记者分析,2017年开年控制信贷节奏致力于中央提出的“抑制资产价格泡沫”,担心信贷资金没有真正流入实体经济,发展银行业务不仅是短期行为,更要关注长期风险控制。

广发证券银行分析师沐华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央行对信贷扩张进行“窗口指导”这并非首次,意在防止银行信贷投放过快年初把信贷额度用完,要根据企业需求把握放贷节奏,引导银行信贷均衡投放。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本报表示,宏观数据表明实体经济在回暖,增强了企业的贷款需求,银行有投放的意愿,1月信贷超额投放有其原因。

错过最佳贷款投放期 银行利润或遭侵蚀

尽管宏观调控有其逻辑,但在银行提早放贷也有其考量。上述重庆地区国有行管理层人士表示,往常一季度银行会将贷款投放下去,开年企业一般存在融资需求,如果四季度银行放贷计提拨备成本而收息时间短,提早投放收益较高,因此,一季度是最佳的贷款投放时期,眼下尽管企业存在融资需求,但银行囿于信贷额度控制无法放贷。

“银行贷款放不出去,这令分行很头疼,预计对银行利润影响很大。”该重庆银行人士进一步表示,一般一季度银行会加大把对公贷款投放,为全年利润奠定基础,眼下囿于贷款规模控制,尽管企业有刚性融资需求,但是信贷额度比去年同期缩减不少,对银行盈利有直接影响。

前述浙江地区某大行公司部人士也表示:“银行贷款年初放收益较高,因为每笔信贷须计提拨备,年末投放贷款的利息还没有体现,收益无法覆盖拨备计提,可能会亏损。”

开年信贷投放不利,这给已经深陷净利润低位增长甚至接近“零增长”的银行业2017年盈利前景罩上了更困窘的面纱。上述股份制行战略研究人士分析,近年来经济下行,银行不良资产持续暴露蚕食了利润空间,银行依靠传统信贷扩张赚取利差的盈利模式已然不可持续,而如今银行信贷规模在一季度遭遇“急刹车”,在全年信贷规模收紧的预期下,银行息差收入可能会继续收窄。

上述重庆地区国有分行管理人士表示,当前银行经营面临四大难点,一是有效资产的投放不足,二是存款来源分流,三是银行利差和息差空间持续收窄,四是银行不良资产暴露尚未见底,拨备计提资本侵蚀了银行利润。

银监会2016年银行业运行情况快报显示,2016年末,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16490亿元,同比增长3.54%;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98%,平均资本利润率13.38%;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512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

但究竟对银行利润产生多大影响?账面却上无从得知。沐华表示,控制信贷投放节奏影响的是分支行新增贷款,鉴于存量贷款规模巨大且在生息,预计对全行利润情况影响边际作用较低,且无法从财务报表中单独测算短期信贷调控对生息资产的影响。

李佩珈则表示,控制一季度信贷过快投放将会对银行利润产生间接影响,短期对升息资产有一定影响,利润表现还取决于银行对资产的运用方式。除了时间因素,长远来看,银行还要关注资产质量、效益和方式。

不过,也有乐观观点。“如果规模收的太狠,贷款利息可能有上行空间,对银行盈利未必利空。”曾刚表示,根据量价关系,如果价格下行就以量补价,如果量收缩就要以“以价补量”。由于金融市场利率上行,如果贷款规模继续收紧,贷款利率或将上行,银行议价能力将增强,这取决于价格弹性,对银行影响有待观察。

银行在布局哪些盈利点?

既然信贷规模总量和投放节奏均受到控制,如何用好手里信贷资源布局银行经营?基建、国企、住房按揭成为众多业内人士的共识。

该重庆地区国有行管理人士表示,经济下行期,中小企业风险大,信贷没有更好的投向,国企仍是银行偏爱的信贷投放领域。结合当地来看,新兴产业如新能源、新材料、军工、化工行业是他看好的信贷投放领域。

上述浙江某大行公司部人士表示,在信贷规模严格控制的情况下,银行对公贷款也在重新调整,表内信贷向收益高的项目调整,收益低的项目向表外转移。对于信贷投放重点,每家银行均有不同的侧重领域,就他所在分行而言,基础设施、文化旅游和特色产业是今年信贷支持重点。

在前述股份制银行战略研究人士看来,去年住房按揭经历了过快增长,预计房贷增长不可持续。鉴于去年底债市经历了去杠杆的苦痛,在“资产荒”行情未改观背景下,今年银行交易型金融业务也难见明晰的投资机会。银行更多着力点在基础设施、综合化经营,信贷资源倾斜的方向还是基础设施和国企。

去年新增住房按揭贷款成为银行竞相加码的领域,引爆了房地产价格的过快上涨。在沐华看来,银行投放住房按揭贷款收益稳、安全性好,但是2017年这一行情难以持续。宏观调控通过提高准入门槛、贷款资质调节符合条件的贷款数量,影响市场需求,预计住房按揭利率随之将上行。

对于今年住房按揭的行情,李佩珈也表示,去年银行对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积极性较大,住房按揭贷款快速增长,预计2017年住房按揭将从严,由于各地从严的地产调控政策销售量放缓,按揭需求回落,银行为了满足监管要求提高贷款准入标准、贷款额度,利率随时而动,贷款利率优惠幅度将更加严格。

李佩珈认为,住房金融2016年较快增长的同时也积聚了风险,按揭周期长,资产质量短期不会显现,但要从更长周期关注住房不良贷款情况,预防潜在的风险隐患。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