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当代艺术家焦应奇和他的汉字实验

博宝资讯
TIME|2009-04-07 17:32:59
14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人”字上头多一“点”,代表精神独立旁,指独立思考的人。“毒”与“气”结合成污染旁。“爱”字加入“心”即用心去爱。“爱”与人民币符号“¥”结合,代表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爱。“爱”与“己”字结合,代表以自己为中心去爱。

    这是焦应奇在过去近20年里创造出的新汉字的一部分。他的创造涉及约30个“字系”、约300个“新汉字”。他曾在20世纪90年代创建艺术家仓库,推动实验文化的发展。

    在热闹的当代艺术圈里,焦应奇有点离群索居。他的工作室设在北京顺义区大孙各庄尹家府村里,由几个空旷高大圆拱顶粮仓改装而成,书房四周摆满了各类书籍,包括与汉字相关的书。

    “过去人们生活中离不开水、火、木、马等,所以汉字偏旁以此居多,现在人们的生活增加了新元素,如因特网、电视文化、转基因技术等,原有的汉字太多东西不能表达。”

    一个粮仓工作室里放着他制作的“新汉字”。他给知识分子做了分类:“害人知识分子”“书呆子知识分子”“门派知识分子”“犬儒知识分子”等。“新偏旁”有:“污染旁”“电脑旁”“网络旁”“害人旁”“精神独立旁”等。

    “汉字原本就是表达生活经验的”

    焦应奇说:“如果你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感受,造一个字,定义成一个必然的表达,就可以了。这是每个汉字使用者的权利,至于别人是否认可,那是另外一回事。”

    这位艺术家的特立独行得到了当地官员的支持。去年9月,在大孙各庄镇的支持下,尹家府村口高速路旁的广告牌上出现了两个新汉字,分别代表:“制造污染的人”和“承受污染的人”。

    焦应奇说:“路过的人看到都打听这是什么意思。当他们了解这些字的意思时,最起码接触到了环保理念。”

    大孙各庄镇居民姜光辉说:“开始也不懂这些字,逐渐了解到是什么意思。焦应奇造的这些字,其实是生活的记录。他非常关注社会问题,并把这种担忧在作品里反映出来。”

    通过不断关注污染、因特网、转基因等当代人必须面对的新问题时,焦应奇试图向汉字注入新时代的元素,但他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

    网络不断出现的表达方式,网民们正对汉字进行创新。如“雷”人、“宅”男(女)、我“汗”等,分别表达:出乎意料同时又有点搞笑地惊吓到别人、长期待在家里的、惊讶到汗都流下来了等。

    一些处于休眠的古字也被激活,如“囧”(音窘),原意为光亮,因形似一个人的面部表情,在网络语言中意为“窘”。又如槑(音梅),原意为梅,因为是两个呆字拼在一起,网络语言中意为“很呆”。

    “新词语不断出现表现了人们需要新的表达方式。社会发展为人们提供了崭新的经验内容,一些感受难以用简洁的中文表示。”

    焦应奇认为汉字有很强的生命力,是使用者自己“关闭了汉字的开放性”。汉字中表达意思的重要部分,应随着时代变化而发展,以更准确地反映生活经验。因为汉字是形意字,本身就在表达。

    作为重要的造字部分,偏旁是表现生活的重要手段,焦应奇创造的一些新偏旁,与部分字结合起来,表达新的时代特征,如污染旁和车结合起来表现当代的车、污染旁和水结合起来表现被污染的水。

    “好的作品首先自己要有独特的感受”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汉字作为公共符号体系,是经历了5000年历史慢慢积累起来的。所谓“新汉字”没有文化的积淀,难以获得认同,只能算艺术创作,“他的创作跟我们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朱青生认为,焦应奇的创作是“艺术作品”,而不是“语文工作”。“他不是在改造语文,而是在应用中国语文的一个现象——汉字,来对当下人的生存状态,如环境问题,进行追问和干预。”

    从1994年起,焦应奇从绘画等造型艺术转入精神实验活动,主张“人人都有创造力”,“文化是否发达,不是靠金钱,所依靠的是社会个体的创造力。”

    对中国当代艺术,焦应奇持激烈的批评态度。“中国当代艺术还没脱离模仿的阶段,缺乏质量。在本土生活经验激励下表达出新东西,中国艺术才更有意思。变相地挪用,无助于原创艺术的发展。”他说,“好的作品首先自己要有独特的感受,然后要创造出表现这种独特感受的手段。”

    坐在空旷的拱形大谷仓里,焦应奇说:“寻找感受、实验、完成,我享受这个表达的过程。”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