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藏》专访张同禄大师: 景泰蓝大师眼中的景泰蓝

TIME|2012-07-09 11:52:01
4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景泰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在大明景泰年间,由于皇帝的亲自参与和重视,工艺达到了巅峰,尤其以优雅悦目的蓝色著称,故被后世称为“景泰蓝”。景泰蓝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走出过皇宫,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传承了600多年,具有纯正皇室血统的帝王级奢侈品。据史料记载:在乾隆四十四年除夕年夜饭,只有乾隆皇帝的餐具是景泰蓝,底下全部用瓷器。景泰蓝尊崇的地位由此可见。

景泰蓝被宫墙深锁600余年,因此,与瓷器、玉器相比,了解景泰蓝的人相对较少。在2005年以前,景泰蓝作品的买家大多是国外的收藏大家和著名艺术基金机构。近年来,随着国际文化艺术交流的开展,国内的大投资机构、大藏家也开始关注景泰蓝,景泰蓝的拍卖记录亦一路攀升:2007年,法国佳士得秋拍一对《掐丝珐琅胡人像》以6529万人民币刷新记录;2008年,中贸圣佳春拍《掐丝珐琅缠枝莲纹多穆斯壶》以9072万人民币再破记录;201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一对《掐丝珐琅双鹤香炉》最终以1.1亿人民币天价再创新高。而当代景泰蓝艺术大师的作品亦是一路上涨,2008年,被誉为“景泰蓝第一人”的张同禄大师一件作品拍出1100万的天价,创下当代大师之最。

已经成为艺术品收藏投资热点的景泰蓝,有着怎样的历史与现实?我们该如何看待其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就此《馆藏》特邀景泰蓝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同禄,请他谈一谈他眼中的景泰蓝。

 当代景泰蓝工艺水平已超越古代

《馆藏》:关于景泰蓝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张大师您的观点是?

张:景泰蓝的起源一般有三种说法,一是自来说,二是外来说,三是中外结合。从目前的考古资料来看,很难证明景泰蓝起源于我国,虽然出土过一些唐代以前残留珐琅釉料的金属器残片,但并没有出现掐丝这一显著的工艺特征。从大量的历史资料和景泰蓝的艺术特色来说,景泰蓝在我国没有明确的发源地,它应该是元朝西征欧洲时,由被俘获的外国工匠传入中国的“金属珐琅”工艺发展而来的。

《馆藏》:那为什么今天景泰蓝被誉为“中华瑰宝”,成为中国传统艺术的辉煌代表?

张:金属珐琅工艺从国外传入后,凭着我们中华民族深厚的历史传承和文化底蕴,历代工匠一直在对其进行民族文化和艺术审美的注入,无论是从造型、色彩、花纹、图案上,都借鉴了中国传统青铜器、玉器、瓷器的艺术表达,从而发展成为最有中华民族特色的传统艺术。

《馆藏》:很多人接触景泰蓝,可能还是来自小学课本中叶圣陶先生的一篇文章《景泰蓝的制作》,有传说因为这篇文章导致了我国景泰蓝工艺的外流,并在国际市场上把我们的景泰蓝打败了。如日本的“七宝烧“制作工艺就非常似于景泰蓝,是否曾经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呢?

张:首先,如我前面所说的,我国的景泰蓝工艺是从国外传入的,是经过我国长时间对其技艺的传承与民族文化融入后形成具有我国民族特色的工艺,这种艺术的形成根源民族文化,这是任何其它民族都体现不出来的。其次,日本的七宝烧工艺类似于我国的景泰蓝工艺,那是因为日本对景泰蓝工艺的热爱并曾到我国学习其工艺制作,回国后进行了不同材质的创作,形成了属于日本特色的工艺。所以,景泰蓝艺术从最早来说并非中国独有,从现在来说,国外的虽有类似工艺但艺术表达截然不同,像“七宝烧”就是强调釉色和造型的表达,并不突出图案和纹饰,这与景泰蓝是完全不同的艺术效果,因此,我认为景泰蓝工艺并没有外流之说。

《馆藏》:嗯,我们景泰蓝工艺从传入后也是在不断变化中成为我们独有的民族艺术,那我们现代景泰蓝与和传统景泰蓝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张:相比较传统的景泰蓝,现在的景泰蓝在制作方面工艺水平无疑是更高的,像沙眼、崩蓝等问题的控制比以前包括皇宫里头的景泰蓝好;釉色方面更有很大的发展,从原来的十几种颜色发展到了现在几百种,像《太平有象》的象牙白、天青等釉色,以前是从未有过的;在造型、纹饰以及表达的主题方面,现代的景泰蓝也有了非常大的突破,如《钢花瓶》、《十二生肖景泰蓝》、《蝶恋花》等作品,很多纹饰和造型都是我独创的,并且与时俱进表达了不同社会时期的历史特征。同时,现代的景泰蓝还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再加入了花丝镶嵌工艺、玉雕等多种工艺,丰富了景泰蓝的艺术效果。

《馆藏》:既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为什么古代的景泰蓝艺术品拍卖价格在整体上依然远高于近现代作品呢?
张:这个问题就涉及历史文物的概念。我们是一个讲究传承和文化的国家,古代的景泰蓝艺术品,除了皇家艺术的历史地位和艺术价值外,更重要的是其独特的文物价值,它不仅为景泰蓝工艺传承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史料参考,更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文明,一段历史的见证,这种时光的价值凝练是任何工艺都无法超越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古代的景泰蓝艺术品都是无价的。

当代大师作品将为拍卖收藏市场主流

《馆藏》:张大师,从您的作品中,我们不仅能感受到传统景泰蓝的古典气质,更是处处都能看到您独具匠心的创新,您是从哪些方面进行这种创新的呢?

张:这要先器型说起,传统的景泰蓝造型多用于祭祀、皇家摆设等用途,而现在已成为日常装饰品,就需要在造型上做出改变,从设计上融合现代的审美;再说景泰蓝纹饰,这就根据大多数消费者的心理而进行的贴近生活的创造,对于图案的设计也是根据现代文化的吸收而进行创作的,并吸收各种工艺结合,如玉雕、花丝镶嵌等艺术的表达运用,使景泰蓝的艺术性与观赏性都大大的提高了。还有就是现在的釉料色彩等方面进行创新,结合传统绘画与西方绘画的艺术手法和色彩运用,使景泰蓝作品更为丰富,更具魅力。其实,说到的这些改变归根到底都是为了更能适用于市场和时代的需求。

《馆藏》:这种变化会不会冲淡景泰蓝原来具有的华贵不凡的皇家艺术特色呢?

张:我一直强调要在传承中发展,即一定会保留景泰蓝最基本的艺术特色,然后才在此基础上进行衍生。除此之外,我设计的作品一直都是以做到内容与形式相统一为第一要求,无论我任何的作品,首先得是美的,以为他人提供美感为前提,然后再通过各种工艺技法来表达体现出工艺的特色以及自己的思想感悟、时代特征、历史见证等主题,这样才能充分展现出一门艺术巨大的魅力和生命力。

《馆藏》:我们知道,2008年您的一件作品拍出了1100万,可谓与昔日的皇家景泰蓝文物比肩,创下近现代景泰蓝艺术品价格的高记录,您知道这个消息后作何感想?
张:当时感到最高兴。景泰蓝作为一门艺术,终于得到了市场的认可,近现代景泰蓝作品,终于有了一个价值的标杆。我们看看当今市场上当代的书画、陶瓷等艺术作品,许多价格已经超越了古代,吸引了到越来越多的人去传承、去发扬、去关注,而景泰蓝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在国际上久负盛名,在国内却乏人问津。因为它工艺过于繁复,连传人都快找不到了,曾经一度濒临消失。目前,景泰蓝从业的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人,能从头到脚把所有工序都做一遍的人已经快没有了。幸运的是,目前这种情况开始得到改观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铁映曾说过:昨天的工艺美术品是今天的文物,今天的工艺美术品是明天的文物。今天任何一个大师的作品,都是经过数十年的积累才能做出来的,它的艺术价值绝不亚于任何一件古代艺术品,我相信,景泰蓝一定会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

《馆藏》:嗯,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这种热潮了,对于大家收藏景泰蓝,您有什么建议?

张:收藏景泰蓝,无论是古代还是近现代,第一要讲究工艺的细致程度,工艺越精湛的作品价值越有保证。具体的说,要“远看造型近看花”。先看的就是造型,要气质雄浑,以似青铜器及各种复杂的动物造型为佳;再看它的的装饰花纹是否间隔均匀,疏密得当,花卉构图是否章法严谨,鸟兽是否活灵活现。另外还要以釉色的色调和谐,颜色鲜亮,层次错落有致者为上品。最后就是镀金色彩需纯正,玉石雕刻镶嵌要精美。

其次,作者的知名度对作品价值的影响很大,大师的作品往往受到社会的高度关注和认可,其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都更高。

第三,古代景泰蓝作品最大的价值是文物价值,而文物鉴定非常专业,对于很多喜欢景泰蓝,特别是刚刚入门的收藏者来说,真假难辨。在这种情况下,当代大师作品无收藏风险,创作者确切无疑,无仿冒可能,而其艺术价值和工艺水平也早已超越古代景泰蓝艺术品,收藏更有保障。

《馆藏》:在您看来,景泰蓝艺术的未来会走向何方呢?

张:我觉得,它的未来会朝着两个方面发展,一是现在最司空见惯的工艺品、装饰品方向,像在一些工艺品商店、家居装饰商店,越来越多的景泰蓝作品被设计成日用品、装饰品走向民间,受到大家的欢迎。另一方面,是作为高端的收藏品。因为景泰蓝尊崇的历史地位和繁复的工艺,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收藏价值,而随着更多收藏者进入艺术品收藏投资领域,古代艺术品鉴定难题日益突出,近现代大师的景泰蓝作品一定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艺术市场上,成为大家收藏拍卖的主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