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市场古钱可以成斤批发

TIME|2008-05-06 13:11:13
54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新晚报   本报记者张育新
  农民购买“探宝器”满山找“宝”
  近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得线索,在古玩市场上,新近挖掘出来的古钱币居然可以成斤卖,怀疑可能有古代遗址被人盗挖。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所有的古钱币都来源于五常市
冲河镇农村,龙凤山水库上游小村的农民,竟然购买了数台金属探测仪———
  在道外区南头道街和二道街之间的胡同里,有一个自发的古玩市场,每到周六周日,这里可以说是人头攒动,许多古玩收藏爱好者到这里淘金。在这个不大的市场里,每个周末都几乎上演着悲喜剧———有人独具慧眼,在地摊上点石成金,发现了真正的古董,瞬间小发一笔;有人发财心切看走了眼,买回来一文不值的赝品,万八千的现金立时打了水漂。尽管有瞬间天上地下的风险,热衷于古玩收藏的人们依旧乐此不疲。
  日前,记者接到一个读者电话反映的线索,据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古玩市场上玩钱的行家突然大发利市,整斤的交易古钱币,看起来似乎是搞批发。这个读者说,一些散乱的小钱,据说已被行家选过,40元钱就可以买到一斤。还有一些黏结在一起的古钱币,由于里面可能夹着值钱的古币,所以卖到120元钱一斤,多买甚至还可以便宜。市场上突然出现如此多的古钱币,从价格上分析似乎不像是造假,难道是有人盗挖古代遗址?
  凭着职业的敏感,记者随后到古玩市场查访。然而经过两周的查访,记者收获不大。那位热心的读者来电话告诉记者,这些人非常谨慎,看记者面生,所以不会轻易泄底。为了查证事实真相,记者找到了爱好古玩收藏的朋友赵某,据赵某讲,古玩市场成斤批发古钱币确有其事。赵某透露,几乎所有的古钱币都来源于五常市龙凤山水库上游的冲河镇一带,有大约40个人以此作为发财的门道。记者邀请赵某协同采访,赵某非常为难,连称:这里的水太深,我劝你也不要弄了。见记者一再坚持,赵某透露,五常市的古玩商王某可能知道详情,让记者去暗访。
  五常市古玩商闪烁其词
  4月20日,在蒙蒙的春雨中,记者驱车到五常市探访批发古钱的秘密。
  在五常市的一条大街上,有两个相隔不远的古玩店,记者走进了靠边的一家。这是一个夫妻店,男主人称姓关。记者与他东拉西扯了一阵,看了几块根雕和玉件,话头转到钱币上。记者称,公司要弄点古钱币做纪念册,听说五常市古钱币比较多,到这里看看。关把地上盒子里的散钱拿到柜台上,让记者看看样子。记者告诉他,自己的老总喜欢古钱收藏,想弄点黏结在一起的古钱。关问需要多少,记者称差不多需要20斤。关某详细询问了记者所称公司的名字、地址,让记者留下联系电话,表示很快可以帮记者解决。记者询问王某的店铺,称是朋友介绍找王某的,关某向另一家古玩店的方向努努嘴。
  同关某相比,王某显然更专业。王某的柜台上的盒子里摆着串成串的宋钱,记者摆弄了一下,发现多数是北宋时期的崇宁通宝,钱上的绿锈犹存,明显不是作假,一看就是出土时间不长。这种钱币,王某称4元钱一个。王某的柜台里有一本赏玩崇宁通宝的专业书籍,王某说,外行人看不明白,崇宁钱有100多种,贵的2000多元一枚,便宜的就几角钱。
  记者重提公司作纪念册的话题,王某拎起一盒散钱说,这样的36元钱一斤就卖给你。记者称要黏结在一起的钱,王某问要多少,记者说要20斤。大概是数量过大,引起了王某的怀疑,王某表示,现在手头没有,可以留下电话联系,可以很快办到。记者希望王某能帮助找到手头有古钱的人,王某一再表示,都是别人送上店门的,自己并不知道谁手里有古钱,至于是从哪里出土的,更是一点也不知道。王某的表白,显然与开始时几天凑好20斤古钱的承诺相矛盾。见不会再有什么收获,记者离开了古玩店。
  水库上游农民用上了“找宝器”
  下午,记者一行驱车到冲河镇,实地了解情况。
  冲河,史书记载的古地名为冷山,据考证北宋时期如同苏武一样坚贞的使臣洪浩,就是在这一带被流放。洪皓在桦树皮上默写整部《论语》,给他的朋友兼敌人———发明女真文字的大金国高官完颜希尹做家庭教师,如今冲河尚有南城子、北城子两个辽金时期的古城遗址。冲河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公路与外界相连,路两侧成片的白桦林,景色格外宜人。
  春雨中,冲河镇的小街格外肃静。记者走进一家蔬菜店,向店主打听收购古钱的事,店主边给顾客称菜边与记者搭讪。据店主讲,前一段是听说有挖出古钱的事,可能都卖了。那天他正在店里忙着,外面有人喊找到宝了,很多人都去看热闹,自己事忙没有抽开身。店主说,找到的宝就是大钱,没有别的。
  说到出宝的地点,店主说大约是在龙凤山水库的边上。这块地方原来有村落,上世纪50年代龙凤山水库蓄水,这里的人家都搬走了,匆忙间把大钱埋起来了。店主说的显然不符合事实,上世纪50年代,老百姓家里不可能有成缸的大钱,搬迁也不会如此匆忙。记者麻烦店主给介绍个人家买点大钱,店主吞吞吐吐地说,不知道谁家还有,前一阶段公安局还来查过。再说,如果没有人引见,他们不会卖给你们。
  在冲河镇,记者找到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人聊起了古钱的事,此人姓王,非常健谈,虽然有些事情是道听途说。据老王讲,出大钱的地方确实在龙凤山水库的边上,丰水期就沉在库底。当地的老百姓买来不少“探宝器”(分析是金属探测仪),满山转悠,听到“吱”的一声,就停下来开挖,挖出的宝贝就是大钱。有用坛子装的,也有大缸装的。老王说,“探宝器”2000多元钱一台,挖不出宝谁买那个玩意。记者追问到底有几个“探宝器”老王回答,肯定不少。老王曾经到出宝的地方洗过澡,老百姓叫那个地方“老房框子”。外表看不出什么来,有些树毛子,还有4根石柱子,看样子是过去房基上的。当地政府协调公安局查过两次,挖宝的都是当地老百姓,公安局来查时大家就躲了,民警走了大家照样挖,有时候半夜出来探宝。除了数量惊人的古钱币,村民还挖出不少“老物”,有金银饰品还有铁锅,这些东西都被文物贩子买走了。除了龙凤山水库库底,附近的林业局据说也发现了大量古币,山河林业局的一个林场就挖出来1000多公斤古币。这些古币引来不少文物贩子,在附近的村屯转悠。记者试图到出宝的地方看看,司机说,那个地方没有路,这顶着雨爬不上去,记者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关于找宝风潮的起源,老王说是因为家住北城子的一个村民,在自家的田里耕作时无意中挖出几斤古钱,被文物贩子高价收走。古钱可以卖钱,鼓动了村民挖掘古钱币的热潮。我们驱车拜谒了金代的遗址北城子。据五常县志记载,这个洪皓当年可能开馆授徒的地方,呈长方形,周长2680米,城墙遗迹尚存。事实上,我们眼里的古城城墙遗迹也正在逐渐消失。
  关于龙凤山水库出宝的地方,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唐朝的时候薛礼征东打到这个地方,当时的老百姓着急逃命,就把大钱用坛子、缸埋起来,没有想到再也没有回来。这个传说显然是“关公战秦琼”,唐朝人不可能在逃跑时埋起宋朝的铜钱。
  对于冲河镇附近为何会有大量古钱币埋于地下,记者请教了考古方面的专家。专家认为,找宝地可能是尚未发现的一处文化遗址,或者是突然出现意外大规模迁徙的先人遗留下来的文物。据了解,文物部门正在对出土大量钱币的地方进行论证,确定是否有必要进行大规模发掘。
  “探宝器”会失业吗
  郁心
  写完这篇稿件,心里头一直不是滋味。为了那些被盗挖的古迹,还有盗挖遗址的农民兄弟。
  记者翻阅五常市志,了解到在五常市内分布着墓葬、遗址20多处,附近其他县市的辽金文化遗址也相当丰富。据了解,这些文化遗址很多是在文物普查时发现的。可以想象,在这些遗址之外,还有很多遗址等待发现。而另一个让我们忧心的事实是,每个县(市)的文管所,大多只有一个人。记者曾经了解到这样一个现象,走街串巷的文物商贩脑袋中的遗址数量,远远大于已经发现的遗址数量。如果冲河镇附近再也无宝可寻怎么办?农民手中的“探宝器”会自动失业吗?
  记者查阅文物管理法发现,文物管理法第5条规定,古代遗址、古代墓葬、石窟寺属于国家所有;第27条规定,地下埋藏的文物,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私自挖掘;第60条规定,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构成犯罪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不敢想象,在利益的驱动下,农民手中的“探宝器”将探向何方。如果有一天被告席上站着触犯文物管理法的农民兄弟,我想犯罪的是他们,尴尬的还有我们。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