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余年收藏护宝 16应真荣宝再现

TIME|2012-12-12 14:51:18
38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九龙山人收藏齐白石十六应真佛像册页的点滴回忆
                                                                                                                                            芳根子

文革前的1965年,继我哥哥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后,我小学毕业也以199。5的高分成功考入了北京师大一附中,这是离父亲工作单位荣宝斋很近的一所重点中学。那一年父母亲很高兴,记得一天我放学回家。母亲很神秘的叫住我,然后打开家中的壁橱,从厚厚的棉被里面拿出一个用绸布包裹的长方形物件。打开绸布,里面是一本蓝色封面的册页。母亲一页一页的打开,告诉我这是齐白石画的十六应真图。并且说这是我父亲几年前花钱购买的一件他最喜欢的齐白石作品。然后又郑重的包起来,重新藏到橱柜中。这让我知道了这本齐白石册页是父母亲最珍爱的收藏。因为当时社会上的“革命化”气氛已经比较浓厚,我并没有在意这件画着佛教人物的册页,反而感觉确实不适宜摆出展示,还是藏在壁橱里为好。

1966年夏天“文革”初期,发生了“破四旧”运动。父亲把一批包括黄胄、李苦禅、董寿平、许麟庐等画家的作品,主动交给荣宝斋进行审查(这批藏品幸亏交给荣宝斋,文革后期全部发还了)。这批“问题画”中没有包括写有曹锟名字的齐白石册页,当时看这本册页无论是佛教题材还是画家本人都属于被“破四旧”的对象,再加上“大总统曹锟”的名字,如被发现那就是真正有大问题了。

齐白石《十六应真图》

虽然在单位进行了自我革命,但不能躲过社会街道的革命潮流。因为解放前我爷爷是绸布商人,我家被街道红卫兵抄家,全部家私洗劫一空。那天父亲留在荣宝斋没有回家,而母亲在混乱中冒着极大的危险,把散落在地上的册页踢进了屋子中间的烂纸堆中。趁没人注意又悄悄把封面的题签撕去,把册页夹在棉被中。告诉红卫兵这是需要保留的生活日用品,交到了当时还是小学生的妹妹手中,让她一直抱着,坐在仅剩床板的另一间空屋中。直到红卫兵离开,才算把册页抢救了下来。

随后的几年时间,父母亲带着妹妹随荣宝斋去了湖北丹江文化部的“五七干校”。哥哥姐姐也都或到外地干校或内蒙插队而离开了北京,但我有幸被学校分配到工厂留在了北京。并在母亲的反复叮嘱下设法安全的保护这本册页。直到父母亲从干校返回北京安顿下来后,他们才重新看到这本册页。回想那些年,母亲一直坚定勇敢的保护着齐白石册页,她虽然是家庭妇女,而且家里生活负担很重,但是她一直无条件默默支持着父亲的书画收藏。在1958年人民大会堂的著名作品《江山如此多娇》创作过程中,母亲还曾接受荣宝斋组织的安排,在东方饭店的绘制现场为傅抱石、关山月等画家们的创作提供了后勤服务。她的服务工作得到大家的认可,工作结束后,傅抱石、关山月,陈椿元、李方白等画家都专门为我母亲绘制了作品留念。

因为父母二老不幸在1991年因病先后去世,当我们四个子女认真审视这件藏品时,才发现背后很多故事我们还都没有来得及了解。我们四兄妹后来专门回忆了各自的信息,并且也做了一些寻访的工作,基本上有了一点了解。

我们都听父亲说过购藏的过程, (大约是五几年的一天)他在东琉璃厂闲逛时,在一家古董店中看到了这本册页, 我父亲很喜欢,同行的齐白石大弟子也说:这可是一件好东西,值得收藏。没有几日,父亲就把这件册页买回家了,花了大约三百元。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他的月工资当时可能也就是不到50元。因为解放前我爷爷是绸布商人,家中会有些积蓄。

1995年前后,我特地到门头沟找到了曾在墨缘阁与北京市文物商店工作过的王理伯老人,他告诉我:这件东西就是家父经他手里买的。当时册页上的题签是夏寿田(字午诒,齐白石同乡,曹锟的秘书长。)写的,他记得内容是“为曹锟大总统六十整寿齐白石敬绘十六应真图”。当时标价是400元,但是我父亲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是300元买走了。

父亲在世时家中来往的多是画家或绘画爱好者,书画收藏品都会展示交流,甚至送给别人,但是这件册页从来没有听父亲对别人提起。为何家父购回后一直秘藏。现在回想,可能是出于当时的多种社会环境因素(如荣宝斋工作人员是否允许购藏;题签上有曹锟的名字在当时属于禁忌;家父因为出身不好,历次运动都会受到牵连,所以他一直为人谨慎。)

父亲的笔名叫九龙山人,作为荣宝斋的资深员工,也是齐派再传弟子。他见过的名贵书画不知多少,个人收藏也很可观。对这件历经磨难的十六应真图册,直到他去世前,还是对我们多次嘱托,不要管任何人说什么,“这是真正的好东西”。

王理伯老人还说,在中国艺苑时(家父从荣宝斋退休后参加了中国艺苑的创办)他还曾介绍了一位新加坡的收藏家,要出几十万元购藏。你父亲也没同意出手。

白石老人的人物作品比较他的花鸟作品来说更为少见,这部人物册页集中了如此众多精彩的佛像人物,确属难得罕见之佳作。由于稀少,又是白石先生早期作品,很多人没见过,所以不敢认识它的真伪。1996年,我们先后请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主任启功先生、副主任史树青先生分别鉴定,两位老人对此册都是高度赞赏,并欣然长篇题鉴。启功先生还曾激动地说要为每一人物配写一首诗。很可惜,后来没有来得及做就仙逝了。齐白石小女齐良芷为此册出具了鉴定证书。荣宝斋齐白石鉴定专家萨本介先生也是一见倾心,并表示这是白石老人人物创作过程的阶段性代表作。
另外,国内著名的《收藏》杂志(2005-8期)、《中国文物报》(2006年4月19日)都曾刊登长篇论文对此册页进行重点介绍。中央电视台第35期《鉴宝》曾将该册页誉为“国宝”,并于2006年9月19日播出。

这些权威专家和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肯定,让我们更加敬佩父母亲独到的收藏眼光与坚韧的护宝魄力。

今天,看到荣宝拍卖公司将齐白石十六应真图作为珍品郑重推出,这是对我家50多年坎坷收藏经历的高度认可。作为九龙山人的子女殊感欣慰,我们终于可以告慰先人:齐白石十六应真图册能够登上中国书画百年老店的拍卖台,这也是荣宝斋老员工九龙山人期待的理想归宿吧。

又及:
关于册页的创作完成年代,应该是在1923年以后。
因为曹锟贿选总统的时间是1923年,曹锟的60岁生日按照阴历是1922年,按照阳历是1923年。 从夏午诒题签的内容综合考虑,夏题的时间应该是在1923年以后。

另根据章士钊先生在齐白石花卉四开册页(见保利五周年12大家精品展)的题跋中披露,夏午诒喜爱齐白石的人物,但不欣赏齐当时的书法风格。作为曹锟秘书长的夏午诒,当时已是官场名士,书法也颇有造诣,但对于变革过程中的齐白石书法他尚未给与充分的重视。因此,他向齐白石“屡次索取不着一字的和尚画”,并引起后来章士钊写诗对夏午诒当时的做法表示了善意的取笑。这就是这组静穆幽远、各有情致却没有题字的人物巨制,背后隐藏的一段收藏趣事。还说明此册17开人物的创作应该是经历了一段时间过程,是齐白石逐个精心创作的系列人物珍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