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十年(2000~2009年)地下文物保护工作回顾

博宝资讯
TIME|2010-06-10 10:39:01
18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北京作为具有三千多年建城史的历史文化名城,具有八百多年建都史的历史著名古都,不仅具有丰富多彩的文物建筑,而且蕴藏着丰富的地下文物。它们包含着古都变迁的重要文化信息,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北京历史文化名城可持续发展和人文北京建设的重要资源。

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地下文物保护工作,在国家文物局的指导下,10年来(2000~2009年),北京市在各级政府的重视和各相关部门、各建设单位的支持下,为配合各类基建工程,共完成地下文物勘探工作500余项,勘探总面积约2800万平方米。完成发掘工作200余项,发掘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保护了上至新石器时代下迄清代的墓葬约3000座、窑址200余座、建筑基址100余处,出土各类珍贵文物18000余件(套)。这些地下文物保护工作,是文博工作者建设人文北京的具体体现,为促进文化大繁荣、建设世界城市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影响较大的有为配合奥运场馆及配套工程进行的文物保护工作18项,分布在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区。2004年至2007年,北京市文物局对18个奥运场馆及配套工程进行了文物勘探或考古发掘,勘探面积158万平方米,发掘面积9787平方米,保护了汉、唐、辽、金、明、清等各个时期古代墓葬700余座,出土了金器、银器、铜器、瓷器、陶器、玉器等大量珍贵历史文物1500余件。奥运场馆建设的文物保护,深刻诠释了人文奥运的理念,为人文奥运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2004年至2006年,为配合南水北调工程,在房山、丰台进行了沿线80公里、总面积272万平方米的勘探,并在此基础上,保护了8处地点,总面积16360平方米的古代遗存。保护汉、唐、辽、明、清等时代的古代墓葬120多座,窑址15处,灰坑173座,陶器、铜器、玉器、瓷器等各类文物2000余件。其中丁家洼遗址、南正遗址和岩上墓葬区是南水北调北京段文物保护的重点,是研究北京西南春秋至东汉晚期非常重要的考古学资料。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北京段文物保护工作,是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掘工作的完成,对于抢救保护北京的历史文化遗产、确保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顺利实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

10余年来配合各区、县的卫星城建设,对昌平卫星城、大兴新城、通州新城等地区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发掘。其中昌平张营遗址清理出大批夏、商之际的遗存,填补了北京这一时期的历史空白。大兴新城清理了大批的汉、唐、辽、明、清时期墓葬,很多都是级别较高者,出土了大量的精美文物。此外,配合海淀上地、北京亦庄、平谷兴谷等经济开发区的建设,清理了大批的战国、汉、唐、辽、明、清时期墓葬、窑址,出土了大量的精美文物,为研究北京各时期的墓葬形制提供了重要资料。

结合飞速发展的各种城市道路及配套设施建设,在西厢工程、平安大街、五环路、六环路、门头沟水担路、京平高速、京承高速等,保护了很多北京自辽代以来的古墓葬、古代城市遗迹,为研究北京都城的营建史、规划史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轨道交通建设方面,在海淀圆明园正觉寺、西客站南广场、城铁八通线、城铁13号线、地铁大兴线、房山线等地进行了考古发掘。其中在西客站南广场发掘的明代墓葬墓主人是万历皇帝的舅舅,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地铁4号线施工中在海淀区发现了正觉寺御道,并进行了妥善保护。

北京市在进行的各级土地开发、商品房建设过程中,开展了大量的地下文物保护工作,比较重要的有为配合延庆县南菜园、东王化营、密云县大唐庄、丰台方庄、王佐、大兴康庄、采育,昌平小汤山,通州武夷花园、梨园,石景山鲁谷,朝阳王四营、十八里店,宣武区松林里等,保护了大量珍贵的地下文物。其中,大兴康庄的辽、金时期塔林,是迄今国内考古发现的最大规模的塔林基址。朝阳王四营发现的明代家族墓地在北京是首次发现。朝阳区十八里店发现的明代公主、驸马合葬墓填补了文献上的诸多空白。

近些年,北京为配合各种坛庙寺观、宫苑园署、院殿王府、河务系统的古建筑复原修缮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发掘工作。如延庆火焰山营盘、应梦寺,东城的普渡寺、国子监、玉河,西城的恭王府,海淀的圆明园、香山静宜园、天宁寺,故宫的西河沿,十三陵的神道等。其中圆明园的系统发掘为复原设计提供了珍贵的依据。对万宁桥和地安门东大街之间的玉河的发掘,清理出元代通惠河堤岸、明代玉河堤岸及其河道、清代玉河堤岸及其河道、东不压桥及澄清中闸遗址、两座便桥遗址、玉河庵遗址、码头遗址及排水道等重要遗迹,出土了玉河庵碑、银锭锁、瓦当及一批陶、瓷器(片)等文物,在大运河保护研究修复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还在各类施工过程中接群众举报抢救了一批重要的文物。例如房山区良乡医院出土了唐代四大归义王之一的李诗夫妻的合墓葬、石景山的老山汉墓、海淀军科院出土的明代太子墓、西城区金融街唐代李正纶墓葬、海淀工商大学明代太监墓、丰台云岗辽代高官刘六符墓等。西城区毛家湾明代瓷器大坑是在国内的首次发现等。

考古发掘的各类遗迹、遗存,为考古学文化、考古学专题研究、北京的历史地理、城市变迁提供了翔实的资料,保护了大量珍贵的地下文物,把北京历史的发展链条大大完善了。例如昌平张营遗址发现的夏、商、战国、汉、唐等不同时期遗存,出土遗物丰富,时代特点鲜明。夏、商时期的遗存可分为三个阶段,它是构建这一地区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编年的重要资料。为燕山南麓特别是北京地区早期青铜文化的类型与谱系的研究提供了翔实材料,对进一步研究中原与北方古老文化的关系具有重要的意义,为探索这一时期中国北方长城地带考古学文化的布局及互动关系提供了新的线索。

对房山南正遗址的发掘为研究战国晚期至西汉早期陶器的谱系编年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对平谷杜辛庄窑址的拓展到北京地区汉代窑址的综合研究。对龙泉务辽金墓葬的发掘为深化研究当时的平民葬俗提供了材料。玉河的考古发掘成果为探讨古代玉河演变、漕运、北京城市供排水系统、北京水环境的变化提供了一批重要资料。在北京四中的教学楼建设中发现了元末、明初瓷片,其中不乏元青花、釉里红瓷片等精品,推测其与燕王府旧址有关。在宣武区大吉片发现了辽金时期的瓷片,结合文献断定这里应为金代的铁牛坊。奥运场馆发掘的各类铜、玉器首饰为对研究北京的民俗提供了实物资料。

大兴康庄塔林遗址内发现的25座塔的基础部分保存较完整,形状可分为长方形、六边形、圆形三类。有19座在塔基前发现有踏步,根据塔基前的踏步可知塔基坐北朝南。塔基下方为地宫基槽,基槽为一长方形竖穴土坑,内置木函,木函有的已朽,有的保存完好。木函内放置有骨殖,在骨殖下铺有1层铜钱,大多数在木函内还放置有鹅卵石。出土器物主要有瓷香炉、瓷白釉杯、瓷黑釉茶盏、瓷白釉印花瓷碟、白釉长颈瓶、石菩萨像、铜菩萨像、舍利盒、描金皮盒、灰陶罐等。经幢上的题刻为汉文和梵文,内容是《佛顶尊胜陀罗尼》和尼姑的生平事迹。经幢题记中所载的“持净院” 应为塔林遗址所属的寺院名称, “持净院”及其塔林的存续时间超过百年。建国以来,考古发掘的多为大型塔基,而此次发掘的辽金时代塔林遗址以数量较多中小型塔基为主,这为中国佛教考古提供了重要的新资料。塔林内发掘出土的经幢的题记,对于研究北京建都史、辽金时期的佛教文化以及北京地区历史地理具有重要的意义。

西城毛家湾大坑内出土瓷片逾百万余件,数量巨大。其时代自隋唐直至明中期,以明中期景德镇青花瓷片为大宗。出土瓷片涉及到景德镇窑、龙泉窑、钧窑、磁州窑等多个窑系,绝大部分是民窑产品,仅有个别出自官窑。普遍带有摩擦、磕碰、锔补等使用痕迹。这些瓷片数量特别巨大、窑口众多、器型丰富、釉彩品种繁多、纹饰题材异常丰富,基本汇集了元、明两代主要窑口的瓷器品种,涵盖了日用瓷、陈设瓷、建筑用瓷等范畴,为研究元、明瓷器提供了大量而且可靠的材料,具有重大学术价值。

地下文物保护工作的有序进行,也为各类建设工程的顺利实施创造了条件,有力的支援了城市建设,为城市发展作出了贡献。

随着地下文物保护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的不断完善,将会发现保护更多的地下文物,推动北京城市发展史和社会发展史的研究工作,为“人文北京”和世界城市建设做出更多贡献。

(2010年6月9日3版)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