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花内府款盘探微

TIME|2007-08-09 16:03:37
154
   

  ldquo;官窑”瓷器,是中华民族传统艺术宝库中的奇葩,长期以来一直被世人视若至宝。笔者收藏的线描阳文青花“内府”款盘,高2厘米,口径13厘米,底径7.5厘米,斜弧壁,口沿微撇,瓷胎细白,体薄半透明,釉色白腻如脂,仔细观察,釉中可见许多细白如珠的中空气泡,但釉面平整肥润,只是外壁及底足隐现波浪状。口沿一周因釉层较薄而微闪牙白,底腹交接聚釉处呈浅水青色,迎光透视,胎体呈现淡淡的肉红色,同时见有少许孔隙和斑块,透过的光线更强。外足墙稍内敛,里壁与底部呈斜坡状,圈足较浅,足端无釉。器的外壁光素无纹,里心为青花饰圆形纹,四壁分绘团状云龙纹。青花料色浓翠、鲜艳,光彩夺目,稍粗的云龙纹色泽较深,略显青黑,图案纹样疏朗、清晰,留白较多,凝聚不散。造型上,其规整度虽不够精密,但外观仍显得轻灵俊秀,美轮美奂。外底心以青花写“内府”款,款字竖排,无圈栏,款色浓重,并深沉于透明釉之下,小楷书法有晋唐风格,极见书写者的功力。迎光透视,透过纹样和胎体,仍可见外底心隐约的款识字画。

  在纹饰内容的构图及画法上,可谓别具一格,譬如作为辅助纹样的云龙纹,所绘龙纹仅两条后腿而不见前肢,W形足,虽身体粗胖,但腿部肥得不成比例。两腿及尾部呈坐立状,尾向上向后翻卷,弓头扬首,张口无舌,龙发向后飞舞飘扬,形似松针,周围以如意头状云朵补白,使坐龙纹几成团形。从龙的形态上看,与出土于黑龙江阿城上京会宁府遗址的金代坐式铜龙颇为神似,富有民族特色。圆形纹作为主题纹饰,结合图案学和类型学分析,笔者认为,这里应作“日”与“月”解,即实际上的“明”或“大明”之意,因此,整器图案寓意自然是“大明天下,四海升平”。

  值得一提的是,在纹样的装饰技法上,可能先在胎泥上刻印或堆出刀线较浅的阳文暗花,然后在其上覆以彩料,再罩上透明白釉后入窑烧成,手摸可以感到纹样微凸。在放大镜或灯光下照视,青花纹样均呈极其细密的网格状,尤其是大明纹,初上手时还以为是混水实笔涂抹所绘,可见其线条之密显然不是人工笔力所能,更有可能是模印上去的,只是手感较弱。如此精细的线描青花,辅之以鲜明亮丽的阳文色彩,气度、风范空前绝后,令人爱不释手。

  其实,这种工艺虽说在传世和出土的明清官、民窑青花瓷中极为稀少,但与宋元景德镇青白釉刻画、印花瓷器的装饰风格一脉相承,到元末特别是明代初期,由于青花、釉里红等釉下彩瓷的高度成熟,其装饰手法更是“或描花、或堆花、或暗花、或锥花……无不具备”。终使釉下彩瓷的装饰工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深为后人所瞩目。明人对此予以较高的评价,只是后来由于装饰工艺从釉下改进到釉上,以及朝野混乱或战争等原因,许多精细的釉下装饰工艺相继丢弃或渐至失传,比如线描的釉里红瓷明洪武的创烧,而此后却不复见,到明中期以后,甚至连实笔涂绘的釉里红瓷也基本失传,直到清康熙时才再次烧成。

  综合以上各方面特征及其分析,笔者初步认为,该器约烧成于明代初期,即洪武末期至成化初年。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