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桥之美——对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虹桥的美学评价

TIME|2008-06-02 14:30:30
1608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虹桥之美
——对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虹桥的美学评价

李悦盈

 

【内容摘要】  本文站在美学的角度上重新审视宋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所描绘的虹桥。虹桥作为一种特殊的桥梁形式,不但在结构上具有功能优势,更以其独特的形式美吸引着后人。此外,画卷中虹桥与城市环境及市井生活的融合,赋予了虹桥浓厚的历史人文色彩。
【关键词】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 虹桥  形式  环境

        宋代张择端的工笔界画长卷《清明上河图》中,最精彩的一幕莫过于汴河上繁华热闹的过桥盛况。宛若长虹的桥梁飞架在汴河上方,桥上交通繁忙,轿子、牛车、人力车络绎不绝。栏杆内两边搭建了摊贩桥市,小贩们争相招揽路人,十分热闹。许多人正在凭栏观看桥下一条逆水而上的木船,水流湍急,船上的船夫们紧张地忙碌着,有的正在在用竹竿撑船,有的在用麻绳挽船,控制船只的方向;有的在忙着降下桅杆,以便船只能顺利通过桥洞。桥上、邻船上的人也都探出身指指点点,甚至有一个人站在停泊在汴水旁边的船上手舞足蹈,象是在热心地大声吆喝什么,指导船上的人应该怎么做。整个情景生动极了,人物的神情也惟妙惟肖,让观画的人都捏了一把汗。
        这幅市井人情味极浓的北宋风俗画固然重在表现人们的日常生活场景,但是汴河上那座别致的桥梁也吸引了众多观赏者的目光。这座木桥没有柱脚的支撑,居然单拱跨越过了宽达16.5米(据《宋会要》记载)的汴河水面,而且它同时还承受了桥面巨大的载重。建造这座拱桥时是运用了什么力学原理,使它不至于坍塌呢?而它轻灵飞动的巧妙造型,在拱桥中更是独特少见。
1954年,虹桥在中国古代桥梁史上的重要价值终于被发现。桥梁学家唐寰澄先生被《清明上河图》中这座虹桥深深吸引,最早对它进行研究,通过仔细的历史考证、计算和结构分析,他认定这是我国独有的一种大跨度拱桥。
        虹桥的建造首先是出于实用的考虑。汴河当时是北宋的国家漕运枢纽,原是引黄河的水,后来引洛水,在洪水季节水流很急。水面通航本来就存在着桥梁的桥柱与船只相撞的矛盾,加之水流湍急,“……汴河桥与水势相戾,往来舟船多致损溺。”(《宋会要》记载) 因此解决桥墩的问题尤其重要。明道年间(公元1032—1033年)在青州(今山东益都),一个“牢城废卒”在夏竦的支持下造成了南阳桥,“叠巨石固其岸,取巨木数十相贯,架为飞桥无柱”。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陈希亮在汴水上取法南阳桥而作虹桥,并推广到其他诸河道,解决了水运中“常损官舟、害人命”的问题。(参见宋代王辟之《渑水燕谈录》)
        虹桥的构造原理是五长两短的七根拱木构成两组拱骨系统,搭成立体的结构,再用横木联系起来形成拱架。由于拱木在桥梁中同时起到梁和拱的作用,所以唐寰澄先生将这种结构称为叠梁拱。从结构力学上看,虹桥的构建是十分科学而巧妙的。然而,不期然地,这种结构也使虹桥获得了美丽的造型。宋代孟元老曾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虹桥:“其桥无柱,皆以巨木虚架,饰以丹镬。宛如长虹。”虹桥在当时也被称为“飞桥”,整座桥因为结构简洁,又没有柱脚或桥墩,显得十分轻盈,宛若一道飞虹凌驾在汴水上方。
T•S•艾略特曾说:“一个中国式的花瓶,虽然是静止的,但是看上去却在不断地运动着。”①虹桥同样具有这种“不动而动”的特质。中国的古建筑艺术本身就比较着重表现一种动态,趋向于飞动之美,这是通过建筑物空间形式上“曲线”的艺术特征显现出来的。当时宋人建造虹桥的初衷未必出于审美的考虑,但是它独特的结构却使桥身在外在形式上显现为一条流动的线,使虹桥呈现出一种灵动美。人若站在可以看见虹桥全貌的位置,视线随着桥身移动,便犹如经历了一道跌宕起伏的水波,这正归因于桥身流畅的反弯曲线。(见图二)不仅如此,这对称而规整的反弯曲线还使虹桥具备了一种流动的节奏美。试想从桥上经过,从一个波谷攀向一个波峰,然后再徐徐步入另一个波谷,在时间的进程中经历一次空间上的渐变和起伏。《清明上河图》中那些过桥的人们,匆忙赶路的或者闲驻看热闹的,不知不觉都在移步换景——孟子曾说:“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②想必这丰富变化的视觉感受也应该是过桥的人们所能共享的吧!
        虹桥桥身曲线的形成,与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中“反宇飞檐”式屋顶的构成是同理的,追根溯源都是材料的性能决定了结构方法:木材料有其长度和承受力的局限,必须利用力学原理,用层叠式的木构架来巧妙的分散承重量,它所形成的曲线“只是结构上直率自然的结果,并没有甚么超出力学原则以外的矫揉造作之处,同时在实用及美观上皆异常的成功。”③虹桥独特的叠梁拱构架不仅逻辑清晰,结构严密,而且质感朴素、自然而优雅,没有石拱桥的那种沉重感,而渗融着轻盈、欢愉的情调。因此,虹桥形式上的美,是材料美、技术美和结构美三者统一的结果,从任何单一方面去寻找美都是不可能的。
虹桥不仅在个体外在形式上具有美感,它在整幅《清明上河图》中与周边场景、环境的和谐也是值得称道的。张择端以细致的笔法对虹桥上下、周围的场景和人物做了全景式的描绘,真实再现了八百年前东京的社会风貌和正逢清明时节的生活画面。画中熙熙攘攘的“过桥”盛况该是当时最平常不过的生活场景之一,虹桥作为主体之一无疑是精彩的锦上添花。从画面可以看出,虹桥的栏杆是宋代特有的勾栏样式,栏杆以内的路面和街道是同一颜色的,桥面铺洒着某种铺料,栏杆以外则横铺着木板。“颜色在各派建筑上所占的位置,没有比在中国建筑上还重要的。”④不仅要考虑单个建筑物颜色的选用,还要考虑此建筑与周边环境在颜色上的搭配。从“饰以丹镬”的记载来看,桥上的栏杆应该是用朱红色漆饰过的,可以想象这种颜色极其夺目的点缀效果。它既与河岸、街面鳞次节比的屋宇的朱红色屋脊相互呼应,又色彩鲜艳地突出在汴河之上,成为具有标志性的一景。
        将视线从虹桥移到汴河的两岸街市,茶坊、酒肆、经营绫罗绸缎、珠宝香料的商店等等,招牌清晰可见;还有搭着棚子,看相算命、修面整容的,或者挂着布幌从事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的,各行各业都云集在这里。入桥不远处,还有一个大商店门前扎着高高的彩楼,招揽生意。街市上的行人更是三教九流,无所不有:骑着马看街景的游客、坐着轿子招摇过市的大户人家,做生意的商贾、叫卖招揽生意的小贩、背着褡裢赶路的僧人、牵着马驻足问路的外乡人、牵着小儿闲逛的士绅、茶坊中说书的艺人、酒楼中聚欢的纨绔子弟、沿路行乞的残疾老人、城郊扫墓归来的老少妇人,形形色色,来来往往,使得街市热闹而又生动。这街市又一直延伸到桥上,栏杆内侧搭满了小摊小贩的棚子,行人车辆川流不息,俨然是个河上集市。桥下和码头处,船只或争相过桥或云集岸边,掌船或者卸货的船主、船夫们吆喝着、忙碌着,水上交通也一样繁忙热闹。虹桥已经完全地融入到这片生气勃勃的场景中,蕴涵着浓浓的人情味,它别致的形态、鲜艳的色彩不但不显得突兀,反而为这繁华的市井生活增添了亮色,在功能和审美上都是精彩的一笔。
900多年过去了,《清明上河图》中虹桥的实物早已毁佚,仅在画卷中留下美丽的身影;借助张择端的写实描绘,它重要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在现代才得以惊鸿一瞥。对于现在来说,虹桥的遥远是双重的——时间上的久远和空间上的触不可及。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甘肃、浙江和福建等地类似虹桥结构的桥梁陆续被发现。这说明,如此有创造力的发明是不会轻易失传的。这些桥就是历史本身。
如今旅游开发的热点是仿古重建历史建筑和场景。虹桥因此也得以再现。1994年仿古虹桥作为清明上河图旅游景点的主景之一在古都开封落成,座落在龙亭西湖侧畔,周边环境也依照《清明上河图》原图建成。(见图三)桥身依旧美丽如虹,桥上行人,桥下行船,色彩分明,与漾着微波的湖面、河边的建筑交相辉映。然而此虹桥已然不是彼虹桥,形状可以复制,而其曾经渗融的浓厚的市井气、人情味却只能永远留在历史的画卷之中,那么,此美也非彼美了。
        虹桥的美是不可复制的,因为彼时的环境——历史的,社会的,以及人文的——已不可复制。虹桥的综合美的素质正是依靠它本身及其环境才得以产生。如果想要观赏虹桥的形式美,开封仿古虹桥之类该是好去处;然而想要体会虹桥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恐怕只能立于《清明上河图》画卷之前,凭借眼前图景和脑中想象,来慨叹彼时的盛世太平和虹桥的独特魅力了!

【注    释】
① [英]T•S•艾略特.《四重奏》, 转引自[美]鲁道夫•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滕守尧、朱疆源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4,583.
② 《孟子•告子上》,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330.
③④ 梁思成.《清式营造则例》,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1, 12—13、41.
[参考书目]
[1]唐寰澄:《中国古代桥梁》,北京:文物出版社,1987.
[2]宗白华:《美学散步》,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
[3]李泽厚:《美的历程》,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12 第二版.
[4]王振复:《中国建筑艺术论》,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1.
[图    注]
[1]图二摘自唐寰澄,《中国古代桥梁》,北京:文物出版社,1987,68—69.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