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的历史价值

TIME|2008-06-02 14:48:47
5888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试析《清明上河图》的历史价值


  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我国12世纪初期一幅杰出的风俗画,它以精致绝伦的工笔描绘了北宋末年徽宗时代首都汴梁(今开封)郊区和城内汴河两岸的繁华景象和自然风光,详实地记录了当时世界上最大城市的商业、手工业、民俗、建筑、交通工具、生活细节等与民生有关的事物和自然景观,为我们今天了解和研究那个时代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清明上河图》自问世以来,几乎历代都有临摹本,且大小繁简不同。据统计,目前国内外公私所藏的摹本有30余件。其真迹却是颠沛流离,久经周折,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该画真实地描写了汴京城内外的春日盛况,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尤其是市民的生活和风俗状况。
  首先,该画从侧面反映了当时政治上相对宽松的局面。我们从画面上描绘的北宋首都汴梁的繁荣景象不难看出,《清明上河图》是为歌颂太平盛世而作的。诚然,北宋的统一,打破了五代时各地割据的局面,形成北宋地主政权与契丹奴隶主政权(辽)和以后的金以及存在于两者之间的西夏政权的对立局势。北宋立国后,随着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手工业(如纺织手工业和陶瓷业)也得到高度发展;加之水道运输的改进与国内市场的发展、海外贸易的兴起、城市人口的密集和消费的增强,促进了如汴梁这样的大都市的形成。宋徽宗在位中前期,由于宋室内相对安定,他又耽恋绘事,少问朝政,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无为而治”的政治局面。这种情况虽后患无穷,而在当世却有一定好处,使经济、文化、艺术的发展处于一个相对宽松的状态。作品中虽避开了汴梁城内当时最繁华的金明池以内地段,然而窥一斑而见全貌,从其截取的水门以东至虹桥附近汴河的繁荣景象,就已经反映了当时社会、政治和经济的一般状况。
  其次,市场的繁荣反映了当时经济的发达。《清明上河图》以清明节这个传统节日为时间背景,以水门以东至虹桥附近汴河两岸为实际地理位置,以郊野、虹桥、城关三段为情节,以市民“出郊”、“上河”、“赶集”、“扫墓”等活动为主题,精细地描绘了当时的社会盛况。按习俗,清明节全面放假,人们除了上坟外,还四处游玩、逛街、购物、串门、聊天、结集,或三五成群,或一家大小欢乐喜庆,到处人山人海,莺歌燕舞,一派生机。从其建筑规模看,当时汴河沿岸出现的人物肯定比画中描绘的要多得多。由于画面繁简、疏密的要求,画家有意作了适当的处理。同时对后人历史性地了解当时社会的经济状况、科学技术等方面的情况提供了有益的参考。又如:对建筑、船只、工具、服饰、商品等的精微描绘,对我们今天技术性地了解和借鉴都有着重要的价值。


   再次,《清明上河图》无论就其本身的艺术价值,还是它所描绘的包罗万象的内容,都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水准,是那个时代的缩影。宋代,尤其是北宋,是一个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空前发展的历史时期。宋代城市经济、文化的发展,为当时的绘画艺术开拓了新的创作领域,丰富的市井生活内容成为画家们描绘的新题材。于是,一支以善画市井居民日常生活,融人物、山水、花鸟于一体的市肆风俗画队伍应运而生,在这支创作队伍中,有北宋著名画家燕文贵、高元亨、王居正、叶仁和南宋著名画家萧照、刘松年、苏汉臣、李嵩、朱锐等,以及一大批佚名的民间画工。当然,其中最有影响力、最具代表性的画家是张择端,而作品是《清明上河图》。市肆风俗画反映了当时城市的社会面貌,适应了当时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迎合了新兴市民阶层的审美趣味,因而受到群众欢迎,也逐步得到宫廷统治者的认可和赏识。我国绘画艺术到了唐代,无论人物、山水、花鸟,都具有了相当高的水平,但表现人物画的题材大都以宗教、皇室、贵族、士大夫、仕女为主,很少反映劳苦大众和社会活动场面。到了宋代,绘画逐渐面向社会,走向生活。因此,此时期的市肆风俗画及其经典作品《清明上河图》的产生具有其历史的必然性。
  《清明上河图》从构思、创作到成品,倾注了作者张择端的极大心血。在这幅作品中,作者将现实主义创作思维与浪漫主义表现手法相结合,采用长卷式构图,运用散点透视方法,使画面容量大,便于刻画复杂的事物,还使画面包容一种戏剧性的变化,使人在“窄窄画幅”中如阅千里江山,具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整幅作品仿佛一曲震撼人心的交响乐,几经起伏跌宕,层层展开,推向高潮,在热闹的气氛中结束,北宋都城繁荣发达的主题得以充分体现。
  徐徐展开画卷,优美柔和的序曲奏响,疏林薄雾中掩映着三五农家,一片柳林已吐出新绿,告诉人们春回大地的消息,小桥、流水、扁舟、老树,耕农、驮队、挑夫、骄马,透出一派生机。接着,进入最精彩的部分,汴河两岸,楼舍林立,商业发达。汴河上,来往船只,首尾相接,有的满载货物,逆流而上;有的停泊靠岸,紧张卸货。河面上,拉纤的、摇橹的、卸货的、搬运的,一派忙碌景象。特别是横跨汴河的虹桥上下,更是热闹非常。这段扣人心弦的描绘,将作品的情节推向高潮,充分显示了画家的造型能力和统揽全局的高超技艺。最后对汴京街市的描写,更加显得从容、自然。高大的城楼、官府衙门、民居宅院、作坊店铺、茶楼酒肆,参差错落;街市上车水马龙,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显示出百业兴旺、热闹非凡的景象。整幅作品气势恢弘,构图严整,笔法细腻。无论是环境的描写、人物动作及心理的刻画、故事情节的安排,都显示出画家张择端无与伦比的高超技艺。难怪宋徽宗赵佶将自己作为此画的第一收藏人,并认认真真地用瘦金体亲笔题写了“清明上河图”五个字。
  张择端工界画,尤擅舟车、市肆、桥梁、城廓牛马、人物等。据载,他的传世作品有《烟雨风雪图》、《清明易简图》、《西湖争标图》、《金明池争标图》等,《清明上河图》是其唯一的最具代表性的传世真迹。张择端虽为宣和画院待诏,但因其入院较晚,当时的史籍对他没有记载。张择端虽入画院较晚,但他毕竟是徽宗亲自请进的画家,在创作上给予了他更多的自由和宽松的条件。《清明上河图》中,表现人物之众、建筑物之多、场面之大,在中国绘画史上堪称空前绝后。正如元人李梦阳所描述的:“右《清明上河图》……自远而近,自略而详,自郊野以及城市。……水则淡然而平,渊则而深,迤然而长引,突然而湍激。……屋宇则官府之衙,市尘之居,村野之庄……所谓人物者,其多至不可胜数。……非早作夜思,日累威积,不能到,其亦可谓难矣。”的确,张择端在创作这幅长卷时搜尽奇峰;汴河沿岸的奇花异木、楼宇屋舍、街衢庭院、商铺酒肆、牛驴车辆、大船小舟、四季景致、百态人物、日用物品、旗幡招牌、衣着打扮,等等,他必竭尽写生之能事,方有画卷中的细致入微,栩栩如生。


原文出处:王元元《试析<清明上河图>的历史价值》,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4卷 第4期,2007年7月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