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孙立赋与盛世瑰宝紫檀组雕《清明上河图》

TIME|2008-08-25 12:16:46
3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在北京举办奥运盛会的金秋季节,有幸驱车来到鲁北平原南部的淄博市高青县。高青县是典型的平原小县城,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然而在这普通的小县城中,惊现了一位敢为天下先的农民企业家孙立斌先生和“三宝合一”的紫檀组雕《清明上河图》。
  鲁北传奇人物———孙立斌
  有一位山东大汉,1969年辞去公职回村创业,烧过窑,贩过牛,当过“兔司令”,敲过豆腐梆,他历经磨难,硬是将一个“讨饭村”创成了鲁北首富村,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多次获各级劳动模范,也是第六届、第八届山东省人大代表,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他,就是曾任常家村党支部书记、高青县副县长的孙立斌。
  在高青县城东北不远处,远远可以看见1989年建造的古色古香门楼横匾,上面镀有孙立斌亲自题写的“敢为天下先”金光大字。过了这一庄严的牌坊,便进入了常家镇,继续前行,在公路东侧硕大的朱丹色的“乍启典书画艺术研究院”的铁门旁矗立着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人,这就是鲁北平原的传奇人物———农民企业家孙立斌。
  握手、让座、敬茶。年逾古稀的孙立斌身高一米八,生得虎背熊腰,平地一站,像座铁塔,他性情耿直,声如洪钟,穿着时髦,鼻梁上架着一副宽边深色眼镜,举手投足间尽显山东农民企业家豪爽大方之形象。从他身上,既感受不到传统旧社会农民的习气,也没有古代政客待人接物之客套,更没有暴发户根深蒂固的俗气。
  孙立斌说话干净利落,开门见山。他说,他是个粗人,不会说,只会干。“改革开放后许多人借党的好政策赚了钱,我这些年带领村民致富,他们富了,我钱没赚多少却挣了三箱子红本子”,这些红本子记录了孙立斌前半生领着常家村人拼命干事的丰功伟绩;记满了孙立斌修路架桥、敬老助学,办厂治穷的动人故事。
  孙立斌的家乡常家村,位于高青县县城以北,黄河大堤以南,旧社会是个有名的“讨饭村”。“春季白花花,夏季水汪汪”。涝灾与碱灾的荼毒.使村里的乞丐和光棍成了群。闺女出嫁,男家讲究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会不会讨饭,不会讨饭,貌似天仙男家也不娶。
  1969年,常家村人已经三年没分一斤麦子,这一年每人只分得几斤麦糠,每个工值只有两分钱。全村的集体财产只有一辆小推车,两头骨架子牛。
  两头骨瘦如柴的牛在田中拉犁,生产队连套绳、缰绳也买不起,只好用草绳代替。掌犁把的人,手中举着用高粱秸和草绳编结起来的鞭子,吆喝着老牛追赶日月。休息时,人去找野菜吃,回来时不见了套绳,原来是牛把套绳吃掉了。
  这年,身为县煤建公司职工的孙立斌,因创造了“快速节煤烧窑法”,参加了华东局召开的节煤会议,经验被推广到六省一市。孙立斌参加六省一市节煤会议,传经送宝,竟然30天没进家门。回到家中娘和弟弟不见了,经打听是外出讨饭去了。
  孙立斌站在街心,颤抖着身子,哆嗦着嘴唇,面对着灰黄色的天空,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男子汉羞愧的泪水,那形象就像黑天中立在旷野的石雕。
  “我算什么国家职工,连自己的亲娘都养活不了。”一气之下,孙立斌辞职还乡创业。他带领常家村人,从扒坟建窑烧砖开始,向贫穷宣战。因党支书带头分田到户、弃农经商、长途贩运、投机倒把,孙立斌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急先锋”,有三次差点被逮捕法办。但是,这一切都没有挡住常家村成为山东省第一个农副业总产值超亿元的村庄,连续11年被评为“省级文明村”,1992年跻身“全国百强工业村”,列第73位。孙立斌亦被选为高青县副县长、山东省农民企业家协会副会长,连续15年担任省和全国人大代表,曾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
  孙立斌深信“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和“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论断。他认为,发展才能治穷致富,真正的本事是让老百姓的钱袋鼓起来。
  孙立斌说,过去,我大小是个官,现在什么官没有了,是个真正的老百姓,我要继续拼搏,体现我的人生价值,为社会多做贡献,在有生之年再创一段生命的美丽。
  盛世瑰宝———紫檀木组雕《清明上河图》
  泱泱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孕育出了灿烂多姿的文物古迹,完成于北宋时期的国画长卷《清明上河图》就是其中之一。《清明上河图》是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的传世之作,至今已有900多年的历史,期间,时隐时现,故事跌荡,令人惊叹,是中国古代盛世文明的艺术写照,也是中国艺术宝库中的极品。如今《清明上河图》被雕刻于紫檀木之上,一朵艺术奇葩绽放在世人眼前。
  紫檀木雕刻乃中国一绝,爱好文化收藏,对民间文化艺术有独到认识的孙立斌先生,精心组织,力投巨资,终于将《清明上河图》与享有“寸檀寸金”之喻的紫檀木二璧合一,成就了紫檀木雕刻的艺术极品。孙立斌先生组织完成的紫檀木雕刻《清明上河图》有一件一组。
  一件是指与《清明上河图》原画尺寸大小完全一样的《清明上河图》整体紫檀木雕刻作品,它总高37.8厘米,总长570厘米,厚4厘米,雕刻深度2.5厘米,耗用紫檀木1吨多,其中雕刻版面高24.8厘米,长528.4厘米,与原画大小完全一致,前后有多位资深雕刻艺人,耗时1年多完成。在雕刻过程中,艺人们采用浮雕、圆雕、镂空雕、微雕等手法,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对《清明上河图》进行了立体的再创作,在这件雕刻的艺术品中,单是雕刻的人物就有500多个,最小的不到1厘米,而且人物面相清晰,衣饰神态各有不同,惟妙惟肖。楼阁亭榭,货船画舫,红桥珠栏,店铺摊点,注目有情,更有高潮处,河流湍急,船高横竖,绳索腾空,喊声一片,体现了雕刻设计之大胆,雕刻运刀之娴熟。紫檀木整体原大雕刻《清明上河图》在国内尚属首次,足见其艺术及收藏价值。
  一组是指紫檀木组雕《清明上河图》是设计者根据原作将其一分为十,精心雕刻而成的组雕作品,这组雕刻作品每件高155厘米,宽214厘米,单纯画面雕刻高度86.5厘米,宽188厘米,整组雕刻用去紫檀10余吨。组雕的主体采用马达加斯加的大叶紫檀,底座则采用已经绝迹百年的缅甸红檀旧木7吨多。艺人通过自己的灵巧双手向人们展开了一幅幅历史的画卷。
  北宋时期汴京城的野郊,老树生烟,乍暖还凉,初春的嫩叶还未长成,枝枝桠桠清晰可辨,小桥边孤舟一叶,休闲地在小河里随波摇荡,由远而近的铃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一对驮着木炭的毛驴从树林里缓缓走出,给初春的野郊增添了不少生气。离小河道不远处,是一处农家院落,还未到农忙季节,农家院内院外一片清闲的景象。由农舍向西,离京城不远出现了来往的行人,仔细辨去有一对郊外踏青的男女正往回赶,骑马的、抬轿的、轿子的顶棚上也插满了野花和青枝,一声急促的叫喊声突然响起,寻声望去,几个人正在追赶一头挣脱了绳索东奔西跑的老牛,老妇人见状,急忙招呼正在玩耍的孩子,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虽然这边是人喊牛奔,然而从他们的南面走来的一家数口,却不慌不忙地赶着自己的路。再往西看,汴京城外的码头呈现在眼前,几艘货船停泊靠岸,搬运夫按照货主的吩咐,将一袋袋粮食背扛在岸上,岸边的茶馆悬挂起一串彩旗,以招揽生意。茶馆东侧,一位相面的先生,已经有了买卖,捂着三寸之舌为人说凶道吉,背对着他,饥肠辘辘的乞丐眼巴巴地望着饭庄内吃得津津有味的食客们。人间苦乐,世事万象,即使在一个世纪前的北宋也是如此。
  沿着汴河逆流而上,河面越来越宽,河的北岸上停泊着一些大小船只,河的南岸停靠着一只小船,有一位妇人正向河中倒水,看是刚洗漱一番,要到岸上做点什么。在河的中心,一艘货船逆流而上,一条长长的纤绳从船桅杆顶端拉向北岸,5名纤夫正用力拉着纤绳,让大船缓缓前进。
  值得细看的是,这条镂空雕刻的纤绳长达1米,粗不过1.5毫米,并且为了达到更好的观赏效果,还将这条船上的其他20多条绳索全部镂空雕刻,使这一区域镂空雕刻的层面有五层多,是整个组雕的经典部位之一。在这艘大船的前面,8位船工正在合力摇着船橹让一艘小船逆流行进。顺着这艘船往前望去,不由得让人紧张起来,前面是一座横跨汴河的弓形桥,宛如飞虹,也叫虹桥。在虹桥东侧的护栏边以及南北岸上已经站满了人,他们被一艘正欲穿桥而过的船只牵扯着。有人站到停泊好的船旁边,有人翻到桥栏杆的外边,有的喊叫着,提醒船上的船工们,有的放下绳索以助船工们一臂之力,而此时高师船工们更是不敢怠慢,有的在放下桅杆,有的在用劲撑槁,还有的高举船槁向虹桥顶去,以帮助货船摆正方向。
  通过画家的画笔,以及在其基础上雕刻的场面,我们似乎听到了虹桥东侧的流水声、划水声、木器相撞的声音,以及高低远近的叫喊声。尽管虹桥东侧是一番繁荣的景象,然而在桥上面南来北往的人仍然是各行其是,有挑担的、有推车的、有骑马的、也有坐轿的,更有的人稳稳地坐在桥面上梁横下吃着喝着。有一座塔楼,就矗立在虹桥桥南面不远处,这座塔楼的楼顶是横竖斜拉的木头框架,雕刻艺人用了数月的时间,才把它们镂空雕刻出来,很是下了一番工夫。从虹桥南头的塔楼向西望去,汴河向北拐了一个弯,几艘木船或靠岸,或继续逆流北上,往岸上看,又是一番热闹景象。在一条南北街上,有盖着华丽顶棚的牛车,里面坐着的错不了是达官显贵。街东侧的老槐树下,各种修车工具摆在地上,修车铺的伙计正在抡锤敲打着车轮,斜对过有一位老者席地而坐,娓娓道来,周围站着不少的听众,拐角处饭庄的门口水足饭饱后的行人,正在准备牲口行李。从这里往西,便是通往京城的康庄大道,离京城近了,场面也发生了变化,算卦的先生一本正经地打坐在草棚里,与其相邻是一大户人家,只见大门洞开,几个佣人依偎在大门外,闲坐养神,相隔不远高头大马及几顶轿子已准备停当,挑着食盒的佣人正等着主人上马坐轿一同出发。在这里看见的两挂牛车也不同于前,车顶是草席搭成,车把只有一根。两侧及前面,各拴着一头壮牛,是专用来运送货物的。其中一挂牛车,刚走过架在护城河上的桥梁,桥的南北两侧有不少人扶在栏杆上,欣赏着由北向南缓缓流淌的护城河水。桥上东来西去,骑驴的、推车的、挑担的,熙熙攘攘,陆续不断。
  护城河的西岸,一座雄伟的城门楼巍然耸立,雕刻艺人们用精细的刀法,将原作中挑檐的阁楼,汉白玉的栏杆及一层层垒起的青砖,都雕刻得一丝不苟,更增添了汴京城门楼的风采和气势。不一会儿,驼铃声从城门洞里传来,一对骆驼满载着从汴京城里买来的细软之物赶往西域。
  进得城来让人目不暇接,卖吃的、卖穿的、卖用的、算命的、说书的、理发的、抬轿的、骑马的、挑担的,赶车拉货的,讨价论价的,最抢眼处,是一座华丽的三层酒楼,想必是猜拳行令,丝弦悠悠,难怪不常出门的女子,从轿子里向外东张西望。再往城里,街道四通,房屋相邻,招牌错落,人来人往,车马不断,就连耍猴的和行游的僧人也没有忘记来城里讨碗饭吃。
  紫檀木组雕《清明上河图》最后部分有“赵泰成家”横匾的店铺。从门前树立的牌匾上写的内容看来,这是一家不小的药铺。在药铺的墙外有四个井眼的水井,几个人正在井边忙碌着。《清明上河图》历经一个世纪,历代文人墨客在画后题词长达6米,这些题词被放大,刻在了紫檀木组雕《清明上河图》的背面,并且完全保持了题词的风格和字体。
  《清明上河图》5米多长的原作,20多米长的紫檀木组雕,一副是传世国宝,一组是艺术珍品。我们不知道北宋的张择端创作原画用了多长时间,却知道紫檀木组雕,是37位雕刻师用2年零7个月的时间才完成的。在20多米长的画卷里,共绘了600多个各色人物,牛、马、骡、驴等牲畜五六十匹,车、轿20多辆,大小船只20多艘。房屋、桥梁、城楼等也各有特色,立体化地体现了宋代建筑的特征。对工匠、商人、士人、大夫、相士、和尚、道士、官吏和妇女儿童等各种人物的情态、动作的精心刻画,以及人物间情节的巧妙安排和树木、水纹、船只刀法的精健酣畅,充分体现了艺术工匠们在人物、山水、楼阁诸方面的全面造诣。它不仅实现了孙立斌先生的一大心愿,也为中国的民间艺术宝库点缀出一个新的亮点。
  中国多位艺术大师和国内外收藏家观看紫檀组雕《清明上河图》后无不惊叹:紫檀巨画,世界罕见,是集“紫檀、《清明上河图》、民间工艺”的三宝合一。目前,孙立斌已在上海申报基尼斯世界之最。
  孙立斌先生离职后创办了宏福民间紫檀工艺厂。宏福紫檀工艺厂以紫檀木、黄花梨、鸡翅木等贵重木材为原料,专业生产各种木雕工艺品及仿明清家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其中紫檀木雕“四季花鸟六扇屏”,取料精良,做工细致,柳绿燕舞,夏荷映日,秋菊傲霜,冬梅含笑,再配以书桌条案,文房四宝,古朴大方,端庄高雅。“十八罗汉六扇屏”取材于佛教故事及神化人物,是一件少有的人间珍品。紫檀木“罗汉山”将佛教人物十八罗汉依照树木长势,根据木材不同的形状部位雕琢而成,但见高山林立,十八罗汉时隐时现,形态各异,妙趣横生。取材于鸡翅木雕琢而成的“十八罗汉山”,也是根据木材的大小设计雕刻而成,十八罗汉或立或坐,形象生动,庙宇散落,树高林立,是绝无雷同的木雕工艺品。从不同木料结合其大小形状,巧妙设计,精心雕琢的各种笔筒、首饰盒等,也是件件精品,举世无双。黄花梨根雕“八仙过海”是在树根的自然形状上雕刻出神话人物,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以来,全国人民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热情深深感染了孙立斌。他立即召开家庭会决定:将国宝级传世珍品《清明上河图》,面向中国境内企业和个人义卖,使其始终保存在国人手中,并将义卖所得拿出部分,支援地震灾区重建,建立希望小学。我们期待喜爱收藏,喜爱紫檀木雕,喜爱《清明上河图》的朋友,收藏此中国盛世瑰宝。同时,我们也深信敢为天下先的孙立斌先生一定会积极投身公益事业,再次续写人生传奇!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