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亭巧变身(组图)

TIME|2010-05-08 14:03:15
5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作为城市基础设施中的一种,电话亭在现代通讯工具的赶超下正在不可遏制地走向“寿终正寝”的那一天。对那些有着城市符号意味的电话亭,“留还是不留?”是个哈姆雷特式的命题。不留,因这些符号而鲜活的城市会失去水分;留下,给个理由先。在电话亭这一具有代表性的“夕阳化”城市基础设施的保卫战中,创意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电话亭图书馆

让记忆更完美

变身

电话亭图书馆

让记忆更完美

村民从政府手中“抢亭”

英国韦斯特伯里·亚门迪普镇有个叫索莫塞的村子,最近几个月去村里的电话亭排队借书,成了村里一道独特的风景。为解决当地缺乏图书馆的窘境和保留村子里的风景,小村庄的村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就是把老旧的电话亭改造成图书馆。

去年年底,电话亭面临被拆除的命运,村民们很不舍,他们感觉少了红色电话亭,村子里的风景好像都会变得不完美了。他们决定留下它,于是花1英镑将这件政府部门眼中的“废品”买了下来。但它作为电话亭的使命已经终结,还能拿这个90厘米见方、2.51米高的“盒子”做点什么呢?村民们琢磨起来。

有人提议将它改建成公用厕所,但村民们不忍心将他们好不容易“抢救”下来的电话亭变成洗手间。也有人提议把它改建成吸烟室。由于村里的流动图书馆刚好被取缔了,有人提议不如把电话亭改建成一个迷你图书馆,这个点子得到了大家的热烈响应。

想借书先带一本书来

很快,电话亭图书馆就初具规模了,有人为它定做了木制书架,村民们也纷纷把家里的藏书贡献出来,让空空的书架一点点充实起来。村民安吉拉·巴切安是电话亭图书馆的热烈支持者之一。“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她说,“离我们最近的图书馆在威尔士,足足有6公里远。因此,如果你不想出门,又想读书,电话亭图书馆可让你心想事成。”

为了能确保电话亭里有足够的书可供循环借阅,每人每次到电话亭图书馆时,必须带一本书前来交换。因此有人说,叫它“图书交换处”更准确些。

村委会负责人鲍勃·杜比说,这项活动大受欢迎,这里的书籍不断地更新。“刚开始时,电话亭里片刻之间就塞满了书。”杜比说,“图书馆流动、更新的速度非常快。换完图书,人们又开始换起了CD、DVD还有录像带。”

24小时开放全年无休

现在,电话亭图书馆存书量已经过百,很有些图书馆的样子了,作为村子里的公共娱乐设施,这个小红盒子前总是排着一长串借阅者,还有村民煞有介事地在图书馆的玻璃上贴上了“请保持安静”的提示牌。

电话亭图书馆是24小时开放的,全年无休,并有夜间照明设备。杜比和他的妻子莱恩还负责定期打扫电话亭图书馆和处理一些相关事宜。很长一段时间内,如果发现有一些书怎么也换不出去,他们就会将这些书捐给慈善机构,以便腾出空间,保证图书馆能“流入新鲜血液”。

这座美术馆最“平易近人”

变身

这座美术馆最“平易近人”

英国北约克郡一个僻静悠闲的塞特尔小镇里,有座用红色电话亭改造的美术馆。这座电话亭由塞特尔镇议会出面于去年年初买下,将它改造成了社区美术馆,以丰富镇民的文化生活。

他们拆除了电话机,安装上了放置展品的金属展示架。无论本地区民众还是途经的游客都可以将自己的画作、照片或写有留言的明信片放在美术馆里展示,并且主题不限,可以是记录塞特尔美景的作品,也可以是展示别处的风景,或者传达出某种观点的画作。

自从2009年下半年正式投入使用以来,美术馆几乎每月都会举办不同主题的展览,迄今已办了数十起。和大城市美术馆的高高在上、曲高和寡不同,这座乡间美术馆随时都可开门迎客,而且无需购买门票,无论乡野村夫还是观光客都可以对这里的作品随意品评。

虽然这座美术馆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小的,但塞特尔的居民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绿野美术馆”,还为它建立了专属网站。

能当诗歌交流中心也能成菜场

变身

能当诗歌交流中心也能成菜场

在英国牛津郡的沃特佩里小镇,120名居民在一座紧挨一处古老宅邸的电话亭里放上了一盆风信子、几本园艺及厨艺杂志,并在亭壁上贴上一些诗作,将这里变成了小镇爱诗人的交流中心。

71岁的吉特·安诺德就住在电话亭附近,让电话亭变得诗意盎然正是他的主意。“人们可以将自己创作的或喜欢的诗歌贴在这里。我们还准备了纸笔,这样在电话亭里就可以随手写下诗歌。”

沃特佩里小镇的电话亭其实被赋予了很多不同的功用,经常随着季节而变化。每到秋天,镇上的居民将自家种植的果蔬拿到电话亭或交换或出售,所得钱款全部捐给当地慈善事业。

圣诞节的时候,亭子里就会放上一棵圣诞树,人们聚集到此唱圣诞颂歌。平时,它还是当地的一处地标,因为小镇的主路没有名字,这里的人习惯用“从电话亭那边过去”为陌生人指路。

民众写信

请手下留“亭”

背景

民众写信

请手下留“亭”

随着手机普及,全英国58%的电话亭都处于闲置状态,其他的偶尔会被使用,但平均起来,使用频率也只是每月一次。与之相对应的,英国电信公司每年为维护这些电话亭每个平均要支付800英镑,一年下来总数更是高达4400万英镑。

眼见红色电话亭成为鸡肋级的街道摆设,英国电信公司痛下决心,提出对电话亭实施拆除,但这个提议英国民众并不买账,因为红色电话亭留下了很多英国人的记忆,人们对红色电话亭的留恋更成为一种公众情结,民众给电信公司寄去上百封信,请求留下电话亭。

电信公司顺水推舟,索性发起一场“收养亭子”的行动,以象征性的1英镑将电话亭出售给愿意收藏它的人,同时还发起了“电话亭最佳改造计划”,以高额奖金向民间征集可对电话亭进行再利用的方案。

今天,英国各地不少红色电话亭都如索莫塞村被改造成图书馆的电话亭一样,焕发了新生,被保留在原地。

法国:

街头水族馆

链接

法国:

街头水族馆

电话亭惨遭淘汰是通信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在法国,电话亭也面临着是去还是留的两难选择,许多老旧电话亭因为年久失修越发显得孤单凋零,和城市街景显得很不搭。法国两位装饰艺术家贝努瓦·德塞耶、贝内代托·布法利诺于是产生了将电话亭改造成水族箱的念头,电话亭里的一切都保持原样,只不过做了一些密封处理,加入背景灯,就将电话亭打造成了任群鱼游弋,引得路人驻足欣赏的街头水族箱。

荷兰:

公共吸烟亭

荷兰女设计师西蒙德·格拉夫将荷兰街头传统的绿色电话亭与荷兰开始全面实行的禁烟令结合。她将这种只能固定在路基上的电话亭设计成可移动的吸烟亭,这样它就可以随意被移动到酒店、酒吧、机场等禁烟场所,吸烟者在里面吞云吐雾而不会影响周围的人。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