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刘炳森

TIME|2007-08-09 16:03:37
88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我知道刘炳森先生的名气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而第一次见到刘炳森先生则是今年盛暑的7月24日下午,地点是中国作家协会的三楼会议室。

  

  我曾经在扎兰屯市工作过七年,那里的山水令我陶醉,那里的人民令我尊敬。今年是扎兰屯建市二十周年,为扩大扎兰屯市在国内外的影响,提高扎兰屯市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市领导特通过中国作协邀请一批知名作家、诗人、艺术家组成“中国作家采风团”到扎兰屯市采风,刘炳森先生是唯一被邀请的书法家。这个采风团的成员有北京的作家,也有中原和南方的作家,所以,负责组团的北京作家潘宪立先生建议先开个座谈会。因为走错了路,刘炳森先生大约晚到半个小时的光景,推门进到会议室,刘炳森先生给大家深鞠一躬:“来晚了,对不起大家了!”

  

  谦逊、坦诚、和蔼,这是刘炳森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

  

  我们原计划是从北京飞往乌兰浩特,因气象的原因,改飞哈尔滨。从乌兰浩特坐汽车到扎兰屯市,最多也就三个小时;而从哈尔滨乘汽车到扎兰屯市,至少也得六个小时。这么长时间的颠簸,我都感到很是疲惫,但临窗而坐的刘炳森先生却饶有兴趣地望着外边的风景,不时加以评说,那个精神劲儿,真让我有些自愧弗如。

  

  住进扎兰屯市的成吉思汗宾馆,简单洗漱后我便去拜望刘炳森先生。刚刚落坐,刘炳森先生便递过来一本装订很是考究的书,并且十分谦虚地说:“这是我的一本小书,请你指教。”刘炳森是何等人物?大作让我这个无名小卒“指教”,真乃折煞我也!

  

  我惶惶不安地接过书,是一部名为《紫垣秋草》的散文集,书的扉页上写着:

  

  鹤龄先生方家哂正

  刘炳森习文求教

  癸未大暑于扎兰屯

  

  我印象中的刘炳森先生是独树一帜的大书法家,作家出版社的潘宪立先生曾给过刘炳森先生的书法作品集。

 

  “刘体隶书”在国内外的广泛影响我也 略知一二,但绝对不知道刘炳森先生散文写得如此老道、凝炼、洒脱。我感 到意外和惊愕,感到意外和惊愕的也不止我一人,就连为《紫垣秋草》作序 的年过九秋的老作家张中行初听到刘炳森先生能写散文时也是诧异不已的。 张中行先生在序中写道:“紫垣者,紫禁城之城墙也,因为他在故宫工作, 曾住在故宫,都是在西北角楼之下;秋草者,义同于‘黄花’,谓所写不过 是人生旅途上的履迹而已。”

  我请刘炳森先生到扎兰屯来,是欣赏、浏览扎兰屯山水风光的,做为内蒙古唯一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的扎兰屯,文化底蕴、旅游资源都很是能撩拨起人们的兴致的。然而,刘炳森先生是全国政协常委、正在参加全国政协组织的东北考察活动,他还要到黑龙江的牡丹江市追赶考察团。所以,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饱览大好河山的时候,刘炳森先生却放弃观光的机会,关在房间里为扎兰屯市留下墨宝。

  

  我在前面提到过扎兰屯的文化蕴涵,扎兰屯是很注重经营文化的,在吊桥公园里边划出一片地,建成一座碑刻林立的“垦石园”,叶剑英、老舍、翦伯赞、叶圣陶等人的状写扎兰屯的诗作都被刻进垦石园的碑林里。我曾写过一组关于扎兰屯的小诗,发表在《内蒙古日报》上,我拣出其中的一首七言诗,想请刘炳森先生写出来,沾点儿名人大家的光。

  

  刘炳森先生把小诗拿到手,沉思片刻说:“写倒可以,不过,你这首诗是按七绝格律写的,但平仄、韵脚有不对头的地方,咱们改动一下,然后再写,好么?”

  

  我平生很少激动,此时却激动不已。蜚声海内外的大书法家不但要书写我的小诗,而且还要帮我调整小诗的平仄和韵脚,你没法儿不激动,你没法儿不感动,你没法儿不怦然心动。

  

  刘炳森先生拿着一只铅笔,在我的诗笺上点石成金,顷刻就改好了,足见刘炳森先生古典诗词功底的深厚了。张中行先生说:“刘炳森先生的诗词……正如他的书法,规规矩矩,在他,这应该算做业余吧,有如此的成就也就大不易了。”

  

  我的原诗是这样写的:

  

  浩饶山境月牙岛

  淖尔河畔自逍遥

  东水南去盘弯弓

  有待圣祖射大雕

  刘炳森先生按照七绝的格律改后是这样的:

  

  浩饶山境月牙岛

  淖尔河边逸兴陶

  东水南流弓自挽

  相期圣祖射(昆鸟)雕

  

  一首仅有28个字的小诗,经刘炳森先生改过10个字后,才成体统,可见我是多么的才疏学浅啊!

  

  人们啧啧称道刘炳森先生的书法成就时,他又透露出另外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刘炳森先生之于书法是“半路出家”,他的本色行当是国画,大学里攻读的是中国画山水专业。

  

  我没有见过刘炳森先生的绘画作品,但我渴望见到刘炳森先生的绘画作品。因为连绵的阴雨,刘炳森先生身边的高档相机没能派上用场,离开扎兰屯时,他不无遗憾地说:“若能拍上几张好片子,回去就能做画了!

  

  刘炳森先生的这几句倒是给我提了醒儿,盛夏的扎兰屯,满眼都是葱茏的绿色,很少有层次感。但到了深秋就大不一样了,放眼望去,万紫千红,层林尽染,那种美,才让人心跳呢!

  

  我已和刘炳森先生约好,深秋时节,一同前往。届时,我就能欣赏到刘炳森先生的绘画作品了。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