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不完的收藏故事 赵忠祥论收藏

TIME|2007-08-09 16:03:37
48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赵忠祥 资料图片)

    谈到收藏,赵忠祥坦言自己只能算是个“票友”。小时候,他就喜欢收集一些小玩意儿,攒点儿小东西,如玻璃球、洋画儿之类的。后来大了工作了,集过邮,攒过毛主席像章,近二十多年才开始收藏一些有价值、有文化含量的物件。十多年下来,有了一些收获,也有了很多感悟。

    收藏讲不完的故事

    赵忠祥说,收藏古玩,就是收藏故事。每一件古玩都是一个故事,探究这些故事,就是他收藏的趣味所在。

    比如,他最喜欢收藏的瓷器是水盂儿,现在已经收藏了大概几十件。水盂儿是以前文化人写字做文章砚墨时盛水用的小罐子。他每次看到这些水盂儿,就会想象几百年前,莘莘学子一笔一画地练习写字、苦读寒窗的情景。这些水盂儿是文化的见证,有的内壁还残留着古老的墨迹,更引人遐思。赵忠祥说,这其中的故事可能很离奇、很精彩,但可惜的是,我们不可能去经历,也很难去证实。但是,有些故事却是可以续写来历而且同样有趣的。接着,他就给笔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是十几年前,他到外地出差,办事之余来到一个文物商店。在里面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心仪的东西。但是他一直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于是便提出要到库房看一下。经店主同意,到了一间存货房间,一抬头,他就看见了一个青花的小水盂儿,他忽然觉得那就是他想要的,小水盂儿玲珑可爱,上面画着松竹梅。当时周围的人都说他“有眼力”。老板不太舍得出手,说要300元钱,赵忠祥给了他400元钱,这是他收藏以来唯一不仅没有还价还多给钱的一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觉得他和这件水盂儿真的很有“缘分”。

    收藏看得见的回忆

    赵忠祥说自己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次外出、演出,都要到当地的文物商店转一转。遇上喜欢的东西就买一件,也算是到一个城市的纪念。比如,他现在的藏品已经有上百件,拿起每一件,都会记得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买的,当时是去采访还是去演出,并遇到过什么人和什么事,睹物思情历历在目。其实,收藏不仅仅是收藏物件,更是收藏一种回忆。说到这儿,赵忠祥又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是1996年,他的老师黄胄生病住院,他和一个朋友去探望。当时不到下午3时,有点早,所以他们路过琉璃厂的时候便去街上的画店看了看。在一家画店二楼,赵忠祥发现了一幅画,画的是一个跳舞的朝鲜女孩。他觉得这幅画应该是黄胄画的,便问老板多少钱。当时的老板和他也很熟,说:“我去查查底案,进价多少钱我就多少钱卖给你。”赵忠祥当时没带钱,不过大家都是圈里人,于是老板就让他把画先拿走了。

    赵忠祥就拿着这幅画去看望黄胄。他并没有想让黄老看,可是黄胄一看画轴就说打开看看。当时黄老躺在床上,女儿也在边上,当他看到这幅画的时候,愣住了,足足两分钟没有说话。同去的朋友等不及了,问他:“这是您画的吗?”他点了点头说:“是。”赵忠祥说,他当时并没有问黄老为什么那么入神,但是他能理解其中的原因。那时候,黄老的病已经到了晚期,而这幅画应该是他壮年时候的作品。他看到这幅画时,可能想起了当年。而现在,这幅他已经不记得的画又到了他的面前,在他学生的手中。这种神奇的轮回,实在无法思议,他又怎么能不感慨万千呢?

赵忠祥 笔下的驴  资料图片

    人在东西面前得清高一点儿

    有人说收藏就要“先下手为强”,看到了中意的东西就得赶紧“下手”,省得将来后悔。对此,赵忠祥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说,人无论在什么东西面前都得清高一点儿,要不急不躁。看到想买的东西,可以多考虑一会儿,晚一点儿出手。否则一着急,出手了,回家一定后悔。启功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看过的就是拥有的。”毕竟,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各种瓶瓶罐罐遗存到现在都是文物,数不清、看不尽,个人怎能都占有呢!戒除贪念,学会满足,才是真正理性的收藏。

    收藏讲究自身的品位

    现在很多人把收藏和投资相提并论,乱讲价。对此,赵忠祥说,收藏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和乐趣,物件只是载体,收藏的本质其实是文化和故事。文化的收藏无穷无尽,它是一件不会乏味、赏心悦目的事情。真正的把玩不仅有益于身心健康、文化积淀,也有利于鉴赏力的长进。千万别让艺术品投资的漫天开价把收藏的心态和品位给糟践了。

    “当然,我也并不鄙薄商人,很多商人有很高的眼力。”赵忠祥说,二十多年来,他也收藏了不少瓷器、玉器,但没值钱的东西,也从没赚过一笔钱,从没有期待着自己的东西有一天变成稀世珍宝。现在,还有很多人搞收藏时抱着“淘宝”的心态。他打了个简单的比方:“淘宝”就好像在收过的花生地里捡花生,你偶尔可能捡到一个两个,但是不可能捡到一大堆。更何况现在这块“花生地”已经被无数的人翻捡过了。如果不把收藏当成雅趣,当成悠闲地学习文化知识,当成休闲生活中有趣的一部分,而是把它当成发财的途径,那就是走上了“不归之路”,结果往往很难如愿。

    古玩文玩珍玩

    对于自己的收藏品,赵忠祥并不喜欢把它们称为古玩。他说,古玩的商品色彩浓了一些,他更喜欢“文玩”这个词儿。因为它洗脱了俗气,有很强的文化气息,更能体现收藏的价值和格调,更何况有些物件未必年代久远,只要自己喜欢,开心就好。“珍玩”,是一个主观色彩很浓的词。珍,是“珍贵、珍视”的意思。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偏好,“珍玩”代表着一个人特殊的鉴赏习惯和文化品位,往往是收藏者“一见钟情”、“相看两不厌”的东西。这是一个很纯净、很雅致的称谓。如果人们能够收藏更多的珍玩,那么他们的文化修养、人品、格调也都会越来越高。(信息来源:北京晚报)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