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玩家马未都另类解读收藏

TIME|2008-05-06 09:10:55
9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马未都说收藏·家具篇)

  马未都,中国第一座私立博物馆“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的主人。作为著名收藏家和鉴定家,他察真伪的眼力和传奇般的收藏经历使人津津乐道。近日,根据马未都先生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所作关于收藏文化的系列讲座内容整理而成的《马未都说收藏》系列由中华书局出版,掀起一股热潮。

  因对收藏文化的另类解读,马未都在短时间内积聚了很高的人气,成为继易中天、于丹之后的又一位大众文化偶像。

  但马未都的背景更为特别,他并非学者,甚至连小学都没有毕业,他对自己的定位是:收藏爱好者。因此马未都的另类观点,引发的质疑声也就更显得强烈,有人说他哗众取宠,也有人说他是自我炒作。他如何成为收藏界黑马?他有着怎样的收藏秘笈?

  “京城玩家”的“玩物”之路

  2008年伊始,马未都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包括家具、陶瓷和杂项,这也是马未都将他30年来的研究成果首次公之于世。

  与以往“百家”所讲不同的是,“马未都说收藏”突破旧有模式,而是透过藏品的表象,探究其所处年代的人文和社会背景。同时,为了提升讲座的趣味性和实用性,马未都在讲座中破译文物密码,从而修正前人的谬误,为收藏爱好者提供收藏箴言。

  马未都告诉记者,三十年的收藏生涯,伴随着他文学青年、编辑、编剧直到学者身份的转换。对中国文化天生的喜爱与深刻的研究,赋予马未都既有智者的睿智,又有文人的儒雅与无法漠视的责任意识。“文物是人类文明的坐标,对文物的认知程度和对文化的重视程度标志着一个民族发展的水平。”他如是强调收藏文物的重要性。

  上世纪70年代末,国家开始向民间收购古玩,当时北京天桥福长街、玉渊潭、官园、后海都出现了“文化大革命”后北京最早的自发古董文物交易市场,但最早的应该是潘家园。

  “清康乾雍三代的官窑碗10元钱一个,雍正青花大盘才卖16元,一对清红木椅子比商店里的电镀折叠椅子还便宜”。潘家园成了马未都眼中的“富矿区”。马未都用他的工资加上写小说的稿费,再加上砍价的硬功夫,收了不少。看得多了,经验也积累起来了。别人“不留神”时,他已经艰苦地完成了“资本积累”,挣下了收藏上的“第一桶金”,到1988年,藏品初具规模,扎扎实实地成了后起的“京城玩家”。

  1996年,马未都设立私人博物馆的报告被批准,名字叫“观复”。他说,“‘观复’,典出老子《道德经》:‘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观’就是看,‘复’就是一遍又一遍。”

  1997年1月18日,“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正式开放,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家私立博物馆。马未都说,建博物馆只为名,不为利。如今,“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改成理事会制,马未都的博物馆成为“文物界的希望小学”,他表示,打理博物馆,时时看着这些玩意儿,对于他和其他董事们来说,是人生的一大享受,这种享受是其他形式无法替代的,有这点就已经足够了。

  马未都谈“鉴宝”:

  大部分民间藏品都是“一眼货”;

  磨磨叽叽的“专家”鉴定大都没戏

  文物鉴定分层次,理论上属疑难杂症的也需要会诊。我本人并不提倡电视上那种带表演性质的鉴定,带上手套,拿着放大镜装模作样。

  由于目前全世界范围内对文物鉴定仍采用目鉴形式,故鉴定学又称眼学。眼学是一门经验学,科学上可称之标型学。简单地解释就是当被鉴定物出现时,鉴定者马上在头脑调出库存资料比对;如没对应的资料马上进行下一轮类比,随后做出判断。

  这个高级大脑神经活动,有时只在零点几秒内完成,不需预热,也不需反复计算,答案快到外人无法想象。举例说明,当你看到你的儿子从幼儿园门缝中露出半张脸,你马上就做出正确判断,立刻满脸堆笑,迎上前去;而不需等儿子走到跟前,脱去衣服,看看后背上的胎记才能确认是自己的儿子。你的迅速判断源于你对儿子的熟知。

  熟知是鉴定文物的必要条件。俗称说熟能生巧。对文物鉴定有两门功课:一是宏观把握该文物的历史文化背景,确定它的历史框架的边缘,凡是出圈者必假无疑;二是微观注重细节,该细节由技术与文化双层构成,缺一不可;赝品过了第一关,往往过不了第二关,露出马脚一定在细节,所以细节决定成败。

  大部分民间藏品对我都是“一眼货”;凡是一见东西就磨磨叽叽,吭吭哧哧的“专家”鉴定大都没戏。

  (摘自马未都博客)

  争论:

  “床前明月光”的床,到底是床还是马扎?

  在《马未都讲家具》中,马未都大胆指出,今人对“床前明月光”理解有误。“教科书上就说李白躺床上睡不着觉了,生起思乡之情,我现在问你,你在屋里躺在床上,你这头能举起来吗?你低头还能看见自己的脚吗?再有唐代是板门,懂建筑的就会知道,光线是进不了屋的,小窗糊着绫子,屋里不可能有月光。但我通过所有的证据证明这个床是一胡床,就是一马扎。古汉语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名词的分类越来越清晰。我们现在的名词概念大多是宋代定型的。就说这个‘床’吧,从战国到宋代的1000多年中是由坐具转为卧具的,唐代处于一种变革时期,用于坐和睡的‘床’都存在。但‘床前明月光’这里的‘床’应该就是指用于坐的‘胡床’”。

  湖南娱乐频道总监张华立反驳马未都的“马扎说”:从李白的“床中绣被卷不寝,至今三载犹闻香”到白居易的“独向檐下眠,觉来半床月”再到杜甫的“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床还是睡觉的那个床。

  对话马未都:

  “不要轻信‘捡漏’一夜暴富的故事”

  如今的马未都可谓是收藏界的明星,在艺术市场行情一路上扬的今天,他传奇的收藏经历使人们仿佛看到致富的捷径。

  面对记者的采访,他不回避问题,他说自己根本没有钱,如绑架他的话,肯定会后悔,他出这套书,不是为了炒作,而是为了满足大家对于收藏文化知识的需要。

  “当时各地都一样,好东西很多”

  广州日报:您11岁时辍学,却因在《中国青年报》发表小说,被调到中国青年出版社当编辑。您是如何与收藏结缘的?

  马未都:我曾是一个文学青年,但上世纪80年代末的文学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其实玩收藏和文学都是一样的,都需要深厚的文化背景。走上收藏这条路还是因为文学的缘故。我开始干收藏的时候,收藏界青黄不接,干收藏的不多。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大量好东西散失在民间,都很便宜,几元钱就能买到。我收集的地区以北京为主,开始在老百姓家里收,后来到地摊收,后来市场逐渐发展起来,到市场上去淘。上世纪80年代几次来厦门,还在厦门市场上买了几件。当时,各地都一样,好东西很多,关键看眼力怎么样。

  “我上百家讲坛争议还不够”

  广州日报:您11岁就辍学,以您的阅历,上《百家讲坛》怕不怕有争议?

  马未都:我没有预见到。但是,我觉得现在争议不够大。当然,我不同意那种我在自我炒作的说法。因为在上《百家讲坛》以前我的知名度就非常高了。

  广州日报:很多媒体称您为京城玩家,也有人说你是草根藏家。您喜欢哪个称呼?

  马未都:我觉得说玩家好一点,就显得轻松一点,不那么正经。当然,我也愿意别人说我是一个草根收藏家,其实,有些鉴定的知识是在实践中得来的,草根收藏家不同于那些光说理论的学院派,因为那些书本上的理论往往在实际操作中根本无用。

  传奇藏家也有走眼时

  广州日报:鉴定古玩有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马未都:有。当时,看到有一个人,那个人住在南城的一个胡同,很窄,晚上叫我去的,他拿出一对瓶,我觉得是康熙的青花,我看着特别兴奋,特别漂亮,还带盖儿,漂亮极了,他当时管我要不是100就是80了,反正是百八十元钱,我就买了。买了特别高兴,回去以后就摆在家里,大概摆了一个多礼拜后,我才发现这个东西不是康熙的。

  解《静夜思》:

  李白坐在马扎上看月亮

  广州日报:您新解李白的《静夜思》似乎有一点争议?

  马未都:《静夜思》里边老师一直告诉我们李白是在床上看月亮,其实这种说法肯定是错误的。

  我们多年受到这个教育,你是有惯性的,我突然告诉你这床是坐着的,你就心里不舒服。因为我知道历史、文字记载的历史中,真实度不会超过20%,因为我们的历史一次一次地被别人粉饰,所以我们用证据来说话。

  李白应是坐在马扎或者凳子上看月亮的,所有的文物都是我们文明的坐标,它准确无误地告诉我们中国历史上是怎样的一个辉煌,当时的床是两解,坐的功能和卧的功能,因为“疑是地上霜”表明当时是冬天,古代没有玻璃窗,也不可能开门睡觉,所以,不可能是躺在床上看月亮的。

  广州日报:上百家讲坛,出书,很多人都说收藏家大隐于世,您怎么就这么愿意频频曝光呢?您不怕吗?

  马未都:我不怕。有大量财产的人多了去了,那福布斯榜上的人多了,那财产都比我大得多,我算什么财产?我经常处于没钱状态,谁把我绑了谁就惨了,拿不着钱就犯了个罪而已。

  “2008收藏市场会越来越火”

  广州日报:现在很老百姓对收藏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面对艺术品市场的火热,收藏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

  马未都:收藏热表明中国人文化素养的不断提高,有更多的人关注文化艺术,这是好事情。但是在艺术品收藏的过程中,不管你喜欢收藏哪一类物品,都要对该种类有基本的知识。比如要收藏青花,你就得知道青花起源于什么时候?最突出的特点是什么?哪里产的最著名?分为哪几种?原料、制作、绘画到烧成的工艺过程等等。

  我建议收藏爱好者,不要轻信“捡漏”一夜暴富的故事,收藏要多学习,多接触真品,或者接受专家培训,然后再进入“淘宝”行列,这样才能减少投资风险。如果你不懂得专业知识,那么,参与投资艺术品的最佳途径就是利用专业的经纪人。

  广州日报:就您个人而言,您觉得2008年的收藏市场会是什么样的?

  马未都:2008年的收藏市场会因《百家讲坛》越来越红火。为什么《百家讲坛》能请我去呢?因为我们是盛世。收藏这个东西,提前十年讲,我觉得没什么人听。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