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迪:真正的传统,或许是一种方法

TIME|2017-07-18 00:47:17
137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逐  崔迪

“创作时,我需要安静,温度要合适。 ”在生活中,说这话的青年陶艺家崔迪也是安安静静的。而她近期在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举办的“承变离”展览, 53件陶瓷作品对于“器”与“气”“色”与“空”的探索,亦自有一种温婉的文学味道。

作品《山·云》上,一条灰色的波纹线勾勒着白云的蓬松与山峦的浑然,崔迪将江南清晨的远山,在浅蓝、淡蓝、深蓝的色彩变换和行云流水般的线条交错中表达出来。这组作品既简略又雅致,既内敛又大气,既低沉又豪放,让人看到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景德镇瓷器千年技艺传承的流变。

崔迪与景德镇的结缘,源自一次偶然的景德镇之行——唐代白瓷的滋润、宋代影青的靓丽、元代青花的素雅、明代五彩的艳丽、清代粉彩的娇媚,让崔迪深深迷恋上陶瓷艺术,也让她从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时创作的作品《山·云》 《沁》 《轮品》得到众陶艺界名家的肯定。

随后,她开始尝试综合装饰粉彩开光花鸟瓶的创作——这些作品主要以珍珠白釉为底釉,在瓷瓶颈部或边缘刻上浅浮雕花纹,瓶身中间显著位置以黄釉的开窗形式装饰,并以粉彩花鸟来表现。对于这一系列作品,崔迪虽沿用传统开窗布局方式,但她的小景开窗方式更为讲究:她的开窗图案多为几何图形,与原形的瓶身相呼应,在视觉上给人以新颖的现代感。

“据考古发掘考证,陶发源于1400年前的万年仙人洞;瓷发源于东汉末年,距今1800多年;釉上彩起源于唐三彩,元代已发展出能用金在釉上绘彩,到明代釉上彩形式多种多样,传统陶瓷技艺是一个庞大的体系。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在这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前行。 ”崔迪说,任何一个艺术家都应该了解和学习优秀的传统,否则我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向何方。

真正的传统,或许是一种方法——无论表达形式如何变化,态度与方法论始终如一。为了展现陶瓷的动态与流动,崔迪的陶瓷装置《逐》 ,就是构建在传统陶瓷艺术的技艺传承与法度基础上的全新的表达形式: 800多根高白瓷泥制作的仿生形态,每一根都运用了陶瓷材料的工艺特性,表达了泥土与陶瓷的精神关系,将瓷性之美与泥性之美展现得淋漓尽致。谈及创新,崔迪说:“我的作品应该关注未来,这个未来是需要探索的,否则就会滞后。硬要做传统的东西,它和我们已经不是一个时代了。新的时代有新的要求,新的东西,我们要努力去做这些东西。这是我个人的艺术追求,在这个过程中我需要用一个很宁静的心态去学习探索。吸收传统的艺术表现,技法,吸收现代艺术观念,站在世界文化的出发点上,这样,我想才会形成自己的独特艺术,但实现这个需要一个过程,自己要不断地去锤炼。 ”她认为,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做的就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艺术,“所以,可以在这个时代做出跟大家发生共鸣的作品才是我心中之向往,也是陶瓷艺术在这个时代自然的演变。 ”

从“承”到“变” ,崔迪的陶瓷艺术对不同文化、不同美学途径的实验中逐级呈现出富有当代东方气质的杂糅经验,尤其以当代语言的造器实验为例,在温润的造型密码中潜藏着对于古典的体悟以及对于陶瓷当代气质的弥漫,在造型和绘画语言中注入了她对于造型隐语、观看经验、触摸程序与仪式美学的直觉化表达。至于办展之后的创作计划,她又一次选择了“安静” :“还没有特别清晰的计划,先让子弹飞一下——空白也没什么不好。 ”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