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三件宋瓷盏珍品

TIME|2007-08-09 16:03:37
21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张小凌

    中国文化至宋代,其形制和境界都已臻完备,开始向趣味方面发展,加之宋代在政治策略上废武重文,文官制度过于发达,致使整个社会形成了一种玩味文化,内省养心,追求风雅,讲究品味的风气。这形成了宋代表方面武备国力上的积弱积贫,另一方面却使中国艺术在意境、韵味、格调、工艺上都达到了一个高峰的奇特景象,这其中以瓷器为代表,而黑瓷的发展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宋以后各代的黑瓷水平再也未达到宋代的高度。
    福建建阳窑和江西吉州窑是宋黑瓷审美和工艺水平的杰出代表。一代大匠的智慧性劳动在这里把黑瓷的历史改写得十分辉煌。黑瓷获得迅速发展的主要动力是宋人上至天子,下至民众的“门茶”风气。宋徽宗赵佶在《大观茶论》中记述“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竟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之精,争鉴裁之别”。宋茶色贵白,只有黑瓷盏才能突出其特征,这直接导致了对黑瓷盏的大量需求。也促进大匠们处心积虑地在工艺、胎质、釉色、器形、装饰工艺等方面进行创新。吉州窑以剪纸贴花纹、木叶纹、玳瑁釉、龟斑釉、虎皮斑釉、剔釉填绘等为特征,有的还在茶盏上饰“福如东海”、“长命富贵”等吉语;建阳窑则以兔毫盏,油滴及油滴窑变盏为代表。
    今博物馆和民间私人虽有宋黑瓷茶盏存世,但器形、格调、釉色、韵味、工艺水平达上品者却十分罕见。笔者近日在私人收藏中偶见三件珍品,本着珍品共赏的心情,介绍如下:
    吉州窑剪纸漏花鹿梅纹盏。遍访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仅见此一件鹿梅纹盏。盏中以剪纸漏花手法制成的三只小鹿,作回首奔跃状,形体生动,神态活泼自然,盏的外部为玳瑁斑,以黑黄两色仿玳瑁甲壳的色泽烧制,变化多端,浓淡相宜,《清异录》中有“闽中造茶盏,花纹鹧鸪斑”之说,所以,玳瑁斑也可称为鹧鸪斑。
    吉州窑剪纸贴花虎皮斑纹盏,此件作品釉色凝重沉稳,窑变的釉色黑、深褐、浅绛、蓝色相互交融,变化丰富,交相辉映,其上的双凤纹展翅欲飞,使此盏达到了较高的审美境界与趣味。
    建阳窑兔毫盏。宋徽宗在门茶时用的就是建阳窑兔毫盏,他本人对兔毫盏颇有研究。在《大观茶话》中认为“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此盏器型规整,胎重釉厚,深厚中蕴含秀美,釉色沉稳温莹,显示出悠久的历史感。釉上的兔毫,状如万千雨丝。漂洒自如,亦像流星划过夜空,虚虚实实,自然天成,乃为兔毫盏中的精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