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颖生

国画家 王颖生 王颖生 壁画是传世千年的创作

TIME|2011-01-15 11:42:12
33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王颖生

王颖生 男,1963年生于河南沈丘。

1983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并任教于该系。

1995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

1997年毕业获硕士学位。

2003年至2004年被国家基金委选派到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工作室访问学习。

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曾参加第六、七、八、九、十届全国美展。

并在全国八、九、十届美展中获奖。

《踱步》获北京国际双年展

..更多去博宝艺术家网

  中央美院壁画艺术家古刹“题壁” 社会责任和利益如何合二为一———

  【古刹】

  雁北大同,城阙正中,一座大寺耸立千年。自辽代始建,清代康雍重建,目前仍有巨幅敕封牌匾“古刹重新”。寺内主要建筑有大雄宝殿(上寺)和薄伽教藏殿(下寺),其建筑、塑像、壁画、壁藏、藻井等,都是我国辽代艺术的典范。后经岁月风化侵蚀,二十世纪末,巍峨庄严已大不如前,说凋落亦不为过。

  王颖生此刻正致力工作于华严寺,他非儒非道,非法非墨,非精通佛陀,非虔诚迦叶,非避世非求仙。王颖生同华严寺“缘法”不同凡响,这位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学者期待利用一年甚至更加漫长时间,对这座辽代古刹的壁画体系重新修正、复原、创新。所谓文以载道,那么壁画便要做到传世,越千年不朽。

  修复或重绘壁画是一个工程,但“工程”一词并不是对某位画家的最佳形容——“中国喜欢把这种东西叫做‘工程’,此乃社会上通行的一种说法。这个词暂且这么定义,但是我觉得里面的含义是不一样的,‘工程’完全可以做到具有很深厚的文化意义,关键到壁画工程完成之后它体现的文化涵养有多大。”

  面对记者的“工程”,王颖生如是说。

  王颖生,男,1963年生于河南沈丘。1983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并任教于该系。1995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1997年毕业获硕士学位。2003年至2004年被国家基金委选派到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工作室访问学习。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曾参加第六、七、八、九、十届全国美展,并在全国第八、九、十届美展中获奖。《踱步》获北京国际双年展青年艺术家奖、北京市文艺作品佳作奖。

  相比北京,大同是个孤寒之地,初冬时分,日间气温低于零度。王颖生带领一众研究生,打着绑腿、裹着军大衣,趴在大殿墙边一笔一画勾勒各种佛教故事,其辛苦非亲见而不可想象。

  “您确认这项工作代表目前中国壁画的最高水平?”记者问。

  “在传统壁画领域,也许有些人能做到这样,但没机会做,我很幸运,我相信这应该是最高水平的作品。”

  传世的物件具备共性,需要加倍精心和磨难,才能够修成正果。

  【重新】

  摆在王颖生面前的任务很简单,“重新”。

  华严寺大殿前,王颖生居高临下单手指点,华严寺重修现场一目了然:“修庙和造桥,这种功德无量的事情在心灵上也是对自己的鼓励,虽然我们都不是佛教徒,但眼前是我的事业,这种事业需要更多从文化角度来理解——中国有很多东西在世界上都是惊人的创造。”

  王颖生属于很典型的“学院派”画家,在他的画中,造型是第一位的,他以自己经过学院训练的造型能力严谨地刻画形象,用精微的高古线条塑造人物和景致,线条成为物象生成的基础,也构成作品结构的骨架。他的画同时兼有具体和抽象、写实与实意两方面的特点。

  作为中央美院壁画系负责人之一,王颖生对壁画理解得深刻而透彻。他曾经告诉记者,中国作为一个文化大国,自己的传统这么多年没有丢失,恰恰因为内在的东西相连无法割舍,即所谓生命力。也许公众会怀疑壁画的基本社会功能,因为传统壁画大部分都居于庙宇之遥殿堂之高,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很多建筑者提出不需要壁画,所以壁画严重在萎缩。

  “每个人穷极一生所做的事情很是有限,把你所做的事做好就行。你只是中国文化过程中的一个分子,也许历史与你无关,但在这个大潮里你要做自己该做的事。”王颖生说。

  这一次“重新”就是他该做的事,不仅因为华严寺的“重新”,更是为了中国壁画的未来。

  寒冬的某一天,肩负“重新”大任的王颖生坐在了记者面前,谈修身讲治学。

  BQ=《北京青年》周刊

  W=王颖生

  BQ:中国经济还处在复苏过程当中,很多艺术工作者会把眼光放在与市场化更加接轨的地方,您却反其道而行之,偏安于山西古庙一隅,您觉得自己会失去一些东西吗?

  W:这是一个学术课题,所有人都无法回避现在的市场,个人作品、公共艺术和大型壁画还不完全是一回事,就看你更看重哪一块。做这一块的同时我的另一方面肯定萎缩,说不定会失去某种利益。但“课题”的意义可能对教学、对后世更有影响,就算暂时放弃了个人的商业运作或者市场,我还是要拿出更多精力和时间做这个壁画工程。

  BQ:能否从艺术层面本身来讲一讲这个工程留给后世的意义?

  W:技术方面完全用传统的方法,用的都是矿物质原料,拿明胶调和出来,造型吸收了法海寺以及唐代壁画特点。前期准备工作差不多有半年,包括造型设计、构图设计、情节设计等等。

  BQ:从文化角度来说呢?

  W:它的意义在于传统壁画在当代仍然能做出好作品,以后我们对其他壁画的分析又多了一个更直接的实践经验。

  BQ:有一句话叫做“修旧如旧”,很多古建筑都以这个为标准,某些佛教信众也在做壁画修复,修复效果却并不理想,是不是囿于成本?

  W:中央美院的技术力量他人无法企及。更多的小工程之所以无法传世,成本是一方面,他们不可能请到专业人员,请到的可能是民间画师。

  BQ:全国范围之内,各种各样文化工程比比皆是,很多东西被当作政绩工程,有很多艺术工作者投身其中,但水平和概念大有参差,这是为什么?

  W:选择不同。也就是所谓的“甲方”来选择,这个行业里有做得最好的,因为投资不一样,甲方有基本的造价。艺术家根据造价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有差别,最后出来的结果当然不同。

  BQ:如此这般,留给后世的作品水平参差,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不是应该有一个更积极的态度想办法去杜绝?

  W:历朝历代,从欧洲到中国,肯定是投资人不同、工程的份量不同,最后出来的结果就不同。艺术品从来不可能统一划齐,也没这个精力,不可能全国所有的地方都能做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文化永远都是这样,你所处的位置、你的城市,你各种各样的综合因素构成了你所处的环境。

  BQ:您目前的修复工作肯定是要超越明清时期的规模和建制,水平上能直追辽朝的“敕建”吗?

  W:我们以永乐宫、法海寺作为标尺,希望做的东西能在水平上接近它们,当然,这还需要业内专家来做评判。

  BQ:您的工作就是用学术的态度去做一件为世俗服务的事情?

  W:现在跟古代画工不一样,虽然干着同样手工的工作,但我们可能比他们更受尊重。过去的画工完全受制于人,给你点钱你就去干这个活。我们在干这个活的时候至少心里特别坦然。

  BQ:当您知道将利用“千年古刹”这样的载体进行创作,感觉如何?忐忑或是与有荣焉?

  W:我在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同时在做香港回归十周年画作,其实非常犹豫,担心自己的时间精力无法全力以赴,但这个课题跟我的研究方向正好可以吻合,另外我觉得中央美院壁画系也应该完成这些工作,学了这么多年,这是难得的实践机会。

  BQ:您预计这个工程会持续到什么时间?

  W:规定是明年6月30日修完,我们现在刚做了一个月,未来不确定之处很多,比如墙壁能不能干等等。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加点,画壁画是极其辛苦的事。

  BQ:您是一位知名艺术家,我也相信您的作品足以卖出很好的价格,如果谈到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和利益,您觉得应当如何做到统一?

  W:时代不同,大家对自我的认识、对自身作品的认识也都不同,更何况当代人往往是以金钱来衡量你的艺术价值、个人价值和艺术成果。有时候你会受利益的诱惑,在利和益之间做选择非常艰难,这取决于个人。假如有机会得到利益,你也别放弃,如果是有更好的机会让你投入社会,为大家做公益事业,这种事情更不要放弃。

  BQ:您对未来艺术品的市场环境怎么看?

  W:我觉得目前中国的艺术家是全世界所有的艺术家当中活得最好的,中国很多艺术家有巨大的工作室,中国艺术市场兴起之后,很多人迅速积攒了个人财富,短期所得比国外艺术家一生积累的都要多。

  BQ:您是六十年代初生人,出道于艺术高潮期的八十年代,那个时代的精神生活极其丰富。您个人感觉当时艺术家的精神状态和现在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W:那时候的人非常纯粹、非常单纯,不总想着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东西,去过国外的人也非常少,没有比较也就没有失落感,大家安居乐业,做事敬业、专注于斯。关键在于那一代人有他自身坚守的价值观。

  BQ:您硕士毕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系,在壁画系教书,又去了国外美术学院学了油画,这几种不同的艺术品类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W:我从国外毕业以后一直在壁画系工作了十几年,又到俄罗斯学习大型绘画,它们的壁画主要是用油画材料来表现的。我一直觉得学国画有困惑,比如说对传统、外来文化有些环节没有想清楚,我希望能近距离接触各国不同的文化,和中国的传统文化结合起来,再思考自己应该站在什么角度、如何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

  BQ:以您的阅历和视角,中国艺术创作领域最好的时代是什么时候?

  W:就是当下。政策开明,生活富足,我很庆幸赶上这个时代,同时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没有过的时代。

  有时候你会受利益的诱惑,在利和益之间做选择非常艰难,这取决于个人。假如有机会得到利益,你也别放弃,如果是有更好的机会让你投入社会,为大家做公益事业,这种事情更不要放弃。

博宝声明:文中出现的数据均来自博宝艺术网数据中心,文章内容仅供读者参考,转载请标明出处。

延伸阅读:
王颖生:期待新时期的现实主义绘画高峰的到来
国画家 王颖生 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系列访谈:中央美院壁画系--王颖生专访
国画家 王颖生 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系列访谈:中央美院壁画系 王颖生专访
国画家 王颖生 “在他乡·河南籍知名艺术家群落”系列之三 王颖生:踱步工笔写意间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