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桥惨案”的唯一幸存者杨代欣的父亲朱君友

" title="十二桥惨案”的唯一幸存者杨代欣的父亲朱君友" width="121" height="75" alt="博宝资讯">
TIME|2011-03-17 16:15:48
147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在旧时蓉城第一民宅朱财神府举行婚礼

 

  

朱君友抱孙儿杨春                     朱君友离休


朱君友,成都富豪“朱财神”家的“六少爷”,放弃万贯家财投身革命。被捕,被严刑拷打,被批准枪决,却又在十二桥惨案中被家人用10根金条买出,侥幸逃生,成为十二桥惨案惟一的幸存者。

  “12月4日,当国民党省党部委员兼省特委会秘书长徐中齐将36人名单呈交毛人凤时,毛人凤略翻阅了一下,批上了‘一律枪决’四个字。在毛人凤批转枪杀的名单上,一共是36人,其中一位虎口侥幸脱险的就是我们的父亲———朱君友。”2009年9月,杨代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讲述了他的父亲———十二桥惨案惟一的幸存者朱君友的故事。

  “宁肯错杀,不要放脱”

  朱君友1946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1946年~1949年间,他负责成都市民盟的财务和资金的组织工作。1949年下半年,朱君友明显感觉到,成都的时局一天比一天紧张。

  “1949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父亲外出办事,经过玉带桥,正好碰上特务突袭检查。”杨代欣说,朱君友躲避不及,当场被捕,后被关押在四川省将军衙门看守所。

  1949年12月初,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军统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逃抵成都。12月4日,36人名单交到毛人凤手中,军统蓉站站长杨超群说:“逮捕这些人不容易,宁肯错杀,不要放脱。”毛人凤写道:“一律枪决。”

  和牢友打招呼只用眼神

  “父亲向我们描述过在看守所的日子。他被特务反绑双手吊在梁上‘鸭儿浮水’。”杨代欣说,这是一种酷刑,受刑人被反绑双手双脚吊起,反复将头在水中浸泡。

  十二桥惨案中,朱君友和杨伯恺很熟,但被关押在看守所时不准交谈,只能在每天放风时以目示意。12月6日深夜,特务突然来到牢房传唤:“朱君友,出来!”朱君友以为特务要对自己下毒手,把所有行装送给了同牢房的徐孟生。直到被押着走到看守所门口,朱君友发现夜色中站着自己的舅子杨夷甫,才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当晚,朱君友被送离成都,到乡下暂住。

  十根金条买回性命

  杨代欣回忆,祖父朱茂先曾被认为是当时的成都首富,发现儿子“误入歧途”后,断绝经济来源希望朱君友放弃革命,但都未奏效。朱君友出事后,朱家开始通过一切可能关系,设法营救。当时,特务已经开始敲诈在押者家人,特务头子徐中齐曾公开向家属要价。利用家族关系和特务头子的贪婪,朱茂先用10根金条贿赂特务当局,才于1949年12月6日深夜,在枪决执行前几个小时将朱君友救出。

  直到成都解放后,朱君友从乡下返回成都,才知道曾与自己一起被关押在看守所的人被特务屠杀。在朱君友在世的几十年中,时常到十二桥烈士陵园,凭吊遇难同志。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