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藏碑石最早名碑最多的石质书库·西安碑林

博宝资讯
TIME|2008-07-30 11:59:40
32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图—西安碑林(图片暂缺 待补 下同)

  西安碑林

  西安碑林是收藏我国古代碑石时间最早、名碑最多的一座文化艺术宝库。它不仅是中国古代文化典籍刻石的集中点之一,也是历代名家书法艺术荟萃之地。“碑林”由于碑石从立如林,蔚为壮观而得名。碑林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以它独特的收藏而成为中外驰名的艺术瑰宝。

  西安碑林保存了中国最完整的一套石刻书籍,是唐文宗开成二年(公元837年)刻的十二部经书,包括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孝经、论语、尔雅等。共114石,228面,刻650252字。这些经书,都是我国封建社会知识分子必读之书。因刻成于唐开成年间,又称为《开成石经》,我国古代曾七次刻经,《开成石经》是规模最大的。而且现存较或的一部石经。唐代刻石经的目的,正如唐翰林侍讲学士、工部侍郎郑覃的奏表:“经籍讹谬,博士相沿,难为改正。请召宿儒奥学,校定经书,刻在石上,作为标准。114块石碑,首位相接,排列成整齐的石屏,形成一座奇特的,能够长久保存的石质书库。

  碑林里最宏伟的石碑,要数未然高耸的《石台孝经》了,碑高近六米,碑顶有雕满卷云的双层华冠,碑座是有线刻狮子、蔓草的三层石台,碑身由四块巨石合成,上刻唐玄宗李隆基在天宝四年(公元745年)亲自用隶书书写并加以注释的《孝经》,以及他为孝经写的序言。

  碑林中还有许多碑文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有的可藉以补充、订正史书记载之遗误,有的可作研究中外文化交流史和地方史的资料。如中外驰名的唐《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记录了景教(古罗马基督教的聂思脱里派)的教旨仪式及在中国的传播和景教士在唐朝一百五十年中的政治活动情况,碑侧及下段刻有故叙利亚文记事和教徒多人题名,它对于研究宗教史及古代中国文化交流等方面,都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资料。唐建中二年(公元781年)由唐代名书法家徐浩书写的《不空和尚碑》,碑文记述了佛教密宗的传承历史,以及荣任唐王朝玄宗、肃宗、代宗,三朝师不空和尚的业绩。对于研究佛教密宗传播,中日、中印文化交流史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唐天宝二年(公元743年)大温国寺寺主庄等,为纪念其师怀恽建立的《唐隆阐法师碑》,记载了净土宗的实际创始人善导大师和怀恽法师弘扬净土宗的事迹,弥补了历代史籍记载之不足。唐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由严挺之撰文,史维则书写并篆额的《唐大智禅师碑》,记载了中国佛教禅宗的传播关系,及其北宗的代表人物之一义福弘扬禅宗的功绩,对于佛教史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史料。驰名的《汉曹全碑》记载了东汉末年黄巾军起义,及在陕西合阳一带的活动。还有“疏勒国王和德弑父篡位”及“和德面缚归死”等事实,均可弥补和订正史书的缺漏。

  西安碑林还收藏了九百余块从晋至清的墓志。墓志是为了防止陵谷变迁,桑沧更替,将死者的姓名、籍贯、官职、生卒年月、生平事迹、埋葬地点等,刻于石上、砖上,使后市有所稽考。这些墓志所记事实,可以考证史籍之异同,补充史籍记载的缺漏,研究各民族及各国的交往,考证古代郡县乡里之所在,以及了解当时人们的生活习俗等等。

  碑林人们的最大吸引力,还在于它集中了许多杰出书法家的传世名作。我国书法有悠远的历史,经过数千年的创新和发展,汇成我国书法艺术的丰富宝藏和独特的传统。

  碑林保存的名碑中,以唐碑最为突出。唐代是书法艺术的繁荣时期,名书法家如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颜真卿、柳公权的楷书都能各创一体。欧阳通、徐浩、史维则、怀素“张旭、李阳冰等,也都是各种字体的一代名家。在唐代的书法艺苑中,名家辈出,真草隶篆,百花争姸,他们的作品成为后代学习书法的楷模。

  图—西安碑林博物馆大门

  西安碑林博物馆大门

  写的《皇甫诞碑》,险劲精绝,割据峻峭,间架结构端整劲秀笔力刚劲,自成一家。褚遂良书写的《同州圣教序碑》,被誉为笔势如铁画银钩。他的书法流畅多姿,气势刚健,研妙超纵,猕觉珍贵。清孙承泽评此碑“尤有坠石惊雷之势”。欧阳询之地四子欧阳通,幼年失父,刻意临仿父书,得父法而险峻过之,父子齐名,号“大小欧阳”,其传世石刻除河南开封博物馆藏《泉男生墓志》外,就数碑林所藏的《道因法师碑》了,他的书法险劲,结构严谨,与其父各臻其妙,而又一脉相承。

  碑林还保存了唐代杰出书法家颜真卿书写的五通丰碑,其中有他44岁时写的《多宝塔碑》;56岁时写的《郭家庙碑》;62岁前后写的《藏怀恪碑》;72岁时写的《颜勤庙碑》。这事实我们有幸欣赏一个伟大书法家,三十年间各时期的杰作。颜志卿博采众长而熔于一炉,他的楷书端庄雄伟、气势开张,以刚健丰伟而铸成于世。通过对比,可以看到“颜体”由锋芒锐利、字体端秀向笔力劲健、气韵醇厚的发展过程,以至最后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这是非常难得的。

  《大达法师秘碑》是唐代晚期著名书法家柳公权的杰作,书体谨严浑厚,笔势挺拔遒劲,势如削竹、历来有“颜筋柳骨”的赞誉。柳公权改变了晋、唐楷书姿媚的风格。创造了浑厚中见锋利,严谨中见开阔的著名“柳体”书法艺术。

  碑林最著名的书法碑,还有唐咸亨三年,(公元672年)刻的,由弘福寺和尚怀仁集王羲之墨迹中的字组成的《大堂三藏圣教序碑》。王羲之的书法,博采众长,精研体势,改变了汉魏以来质朴的书风,成为姸美流畅,清秀劲健,起落转侧如断金切玉,干净明丽,被后世尊为“书圣”。唐太宗称赞王羲之的书法“点曳之工,裁成之妙”,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因而特别珍爱王羲之的墨迹,广为收集,作为珍藏、欣赏和学习的范本。怀仁和尚为了使唐太宗李世民为玄奘翻译佛经写的序,太子李治写的序记,以及玄奘的谢表和翻译的心经,同王羲之的书法得到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的效果,由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开始,从王羲之遗留的墨迹中集字,到咸亨三年(公元672年)方完成,历经24年。据传当时为补齐所缺的字,曾在全国重金征集,因此,历史上又流传了王羲之一字值千金的佳话。《大堂三藏圣教序碑》基本上保持了王羲之书法的特有风格,分行布白,恰似一气呵成,历来为人们所珍视。

  在各种书体中,草书最便于书法家抒发情怀。在唐代,性行草书经唐太宗君臣的倡导,王羲之书法被视为华夏正宗,但当时行草书家,守法严谨,未能超越晋宋格局。至张旭一出,始为宏逸,肥劲雄放,突破前人藩篱。当时张旭已有“草圣”之称,人呼“张颠”。他写的《肚痛贴》,笔意如骏马奔驰,飞流直下,体势似云烟缭绕,变幻莫测。自唐代以来,书家墨客,名儒高僧,对之无不推崇备至,历代宫廷、收藏者也莫不视为连城之壁。怀素集成了张旭的草法,酣醉作书,发挥浪漫主义夸张的艺术手法,独僻蹊径。他的书法瘦利怒张,别出新致,使草书走向恢宏博大的艺术境界,世成“狂草”,故颜鲁公谓“以狂继颠”。“张颠素狂”遂成为书法史上的一句名言。怀素写的《草书千字文》,笔势奔放,字体流畅潇洒,为世所珍视。

  篆书在唐代,推李阳冰为首,其书法被列入神品。他的篆书《三填记》和《拪先茔记》,运笔合格,矩法森森。字划规整而婉曲,圆活姿媚。笔法瘦劲峭拔,飞动若神。宋徽宗赵佶用他特殊风格的“瘦金体”,书写的《大观圣作之碑》,笔势劲逸,意度天成,劲瘦婀娜,挺拔秀润,别具一格。赵佶称自己的书体为“瘦金书”,成为宋以后工笔花鸟画的题款书体。唐以后的书法名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赵孟頫、董其昌,以至近代的于右任等,都在碑林留下他们珍贵的诗文、墨迹刻石。

  西安碑林中海油一部分引人注目的时刻画,更使碑林锦上添花。如宋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刻的《唐王位画竹》,以它的挺拔潇洒之态,清妍高雅之神博得人们的喜爱。明代刻的《达摩东渡图》和《达摩面壁图》,是西安风颠和尚的手笔,画面以粗线条写意,局部用工笔细描,画出一印度僧人的虔诚形象,极其生动传神。此外,在不少碑侧、碑首、碑座和墓志的边盖上,都刻有各种精美、瑰丽的装饰花纹图案,如《唐大智禅师碑》的碑侧,在缠枝蔓草花纹中间,和谐地陪衬着菩萨、瑞鸟等图案,显得繁丽而生动。在《唐道因法师碑》的碑座两侧,线刻两组人物画,描绘不同面貌不同民族的人物,陪衬着犬、马等,形象逼真,刻线粗壮雄劲,表现出画面的整体美。还有诸多墓志的盖、边及四侧,雕刻着不同风格、不同动态的卷云、蔓草以及陪衬的四神、十二生肖等,或舒展平缓、疏朗恬淡,或卷曲自如、流畅轻柔,像绿叶一样,陪衬着繁花似锦的书法艺术,使西安碑林这座艺术宝库,更加光彩夺目,闻名遐尔。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