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器大雅 再现景泰之蓝(图)

TIME|2012-07-09 11:28:12
178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尊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大中型盛酒器。其形制通常为圈足,圆腹或方腹,长颈,敞口,口径较大。商周至战国时期,还有另外一类形制特殊的盛酒器—牺尊。牺尊通常呈鸟兽状,有羊、虎、象、豕、牛、马、鸟、雁、凤等形象。牺尊纹饰华丽,在背部或头部有尊盖。尊盛行于商代至西周时期,春秋后期已经少见。较著名的有四羊方尊、双羊尊等。其中,“双羊尊”为商代晚期铸造,通高45厘米,筒形口,腹为双羊前躯相背状。羊角大弯曲,尊口下饰弦纹和龙面饕餮纹,较为罕见。羊颌下及腹下饰扉棱,象征须和腹部垂毛。腹饰鳞纹,腿饰龙纹。《双羊尊》原属圆明园收藏,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收藏于现藏英国不列颠博物馆。

双羊尊

 

此次张同禄大师创作《双羊尊》,采用昔日皇家景泰蓝传统工艺制作,器型在参考牺尊和青铜双羊尊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整体造型丰满圆润,釉色以赏心悦目的蓝色为主色调,深蓝浅蓝间层次变化丰富,色彩过渡生动自然,于蓝色宝相花中缀以红色花蕾,有着花开万点红的意境。尊体各部分之间以鎏金箍分隔装饰,金碧辉煌,透出皇家大器的华贵气息。

景泰蓝《双羊尊》分为尊身和尊盖两部分,尊身两羊头与尊盖卧羊成“三阳开泰”之势,羊头造型写意,鎏金羊角后弯下垂,耳朵竖立。羊身披鎏金按键,尾短而粗。尊盖下位尊颈,以元宝、缠枝莲及宝相纹分隔为三层纹饰。宝相花纹以深浅不同蓝色装饰花瓣,花蕾点红釉,蓝白相间中分外醒目。尊体羊头外张,造型简洁曲线优美,羊头上眼睛以鎏金装饰,依稀可见眼睑睫毛,羊角如尊盖内弯,以环纹修饰。尊腹以宝相纹结合羊头图案为花蕾。尊腹两侧有鎏金元宝纹一圈,同尊腹共收于三足之上。尊足以羊蹄造型,线条简练生动,与尊身、尊盖羊头遥相呼应。

《双羊尊》其羊器型恢弘大气、造型生动简练,掐丝流畅细腻,花纹繁而不乱,图案多而不杂,整体釉色饱满丰润、色泽清雅秀丽,以蓝色为主,又变化无穷:或如雨后青天,或如深海碧水,各种层次的色彩皆自然和谐、浓淡相宜,有康熙青花“墨分五色”之神韵,不负景泰蓝“蓝”之盛名。

于雅室之中静观景泰蓝《双羊尊》,仿若穿越六百余年时光,依稀能感受到景泰皇帝凝视那如惊鸿初现的宝石蓝时情不自禁的欢欣与畅快。张同禄以遍阅明清宫廷重器的经历,赋予其完美的造型和色彩,于古朴中透出水之清明万物之灵性,静雅之气让人心情顿时宁静。

宫廷绝技 巅峰际会——《吉祥中国》富贵珐琅尊耀世登场

七百多年前,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金属珐琅工艺亦随之传往中国,并衍生出铜胎掐丝珐琅。明代铜胎掐丝珐琅工艺迅速发展,还成为景泰皇帝的挚爱。他举全国之力参与到掐丝珐琅艺术之中,终于创烧出一种如宝石般的宝蓝釉色光耀千年,后世从而将铜胎掐丝珐琅称之为“景泰蓝”。景泰蓝自诞生后,一直为帝王所专享。三百多年后,康熙皇帝以其空前绝后的文治武功开启了“康乾盛世”的序幕,他对瓷器的欣赏和万人之上的高贵审美,促使了珐琅工艺与瓷器的天作之合,从而创烧出“珐琅彩瓷”,并列为御用贡品绝不允许外传。

吉祥中国 珐琅双雄

景泰蓝与珐琅彩,中国宫廷艺术史上的“珐琅双绝”。他们源出一脉,在艺术领域各领风骚数百年却从未相逢。2012年中国盛世龙年,景泰蓝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同禄、珐琅彩瓷器国家认定传承人熊建军首度跨界,联袂创作的《吉祥中国》富贵珐琅尊,以巅峰技艺将这两种皇家艺术完美结合。

张同禄和熊建军,一个是当代“景泰蓝第一人”,一个是中国珐琅彩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珐琅器双绝合璧,对这两个艺术领域的巅峰人物应该并非难事。然而,隔行如隔山,整个创作的过程可谓困难重重。景泰蓝是以造型和图案表现为主,珐琅彩却是以色彩和画工见长,不同的艺术表达方式如果只是简单拼接,无疑会成为不伦不类的“四不像”艺术。难能可贵的是,两位大师克服重重困难,屡次往返于北京和景德镇之间,参照两种艺术的特点,从造型、花纹到图案都数易其稿。历经2年的漫长时间后,在2012年吉祥龙年来临之际,“吉祥中国”富贵珐琅尊终于荣耀问世。其器型庄重典雅而又独具特色,花纹图案各取景泰蓝和珐琅彩之所长而又和谐自然;釉色鲜亮明快而又不失华贵富丽。其工艺之繁复、用料之奢华、色彩之绚丽,完美汇聚了景泰蓝与珐琅彩的艺术特色,两位大师以自己的巅峰艺术再次成就了皇家艺术的极致。

由于顶着皇家专享宫廷艺术的耀眼光芒,珐琅艺术品在中国艺术界有着“纪录杀手”的称号,近年来的拍卖记录,纷纷验证了“珐琅一现,天价必见”这句老藏家的口头禅:早在2006年11月28日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会上,一件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就以一亿五千万港元创下当时中国境内瓷器拍卖的最高记录。而 2011年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乾隆御制珐琅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再次以2亿元创新记录。景泰蓝拍卖记录亦是屡创新高,目前,一对清雍正掐丝珐琅《双鹤香炉》以1.29亿元成为最高记录。此次《吉祥中国》富贵珐琅尊由两位国宝大师共同创造,还是首次将景泰蓝与珐琅彩两大宫廷绝技完美合璧,其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必将在中国珐琅艺术上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龙腾虎跃茂风华

“龙腾虎跃”语出自唐朝严从《拟三国名臣赞序》:“圣人受命,贤人受任,龙腾虎跃,风流云蒸。”

自古至今,尊重自然法则,顺应时代潮流,受命不辱,受信尽责一直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中国红景泰蓝熏“龙腾虎跃”以传统的精神文化追求为底蕴,采用大器型,取“大器已成”之意。手錾腾龙、飞虎象征“飞黄腾达、猛虎添翼”,镶嵌大块镂雕名贵和田玉,以玉之五德比之君子。整件作品还镶嵌108颗珍贵天然宝石,更显华贵璀璨,磅礴辉煌,至尊气势。其醒目的中国红更是景泰蓝艺术的大创举,堪称中华艺术品瑰宝。

虎跃龙腾 张同禄

 

 “龙腾虎跃”景泰蓝熏从熏底到熏盖可见九层胎体,六道耀眼的鎏金箍将熏身分作七层。只见熏盖香孔之上鎏金飞虎腾云而起,寓意“如虎添翼”。盖上采用开光装饰,框内图案源自汉代瓦当,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神”,其中青龙代表木,白虎代表金,朱雀代表火,玄武代表水,也分别代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寓意“福佑四方“。

“龙腾虎跃”熏腹为六瓣瓜体造型,其曲线优美、器型饱满,有着“金瓜聚宝,六六和顺”之意。二十四颗绿松石环嵌其上,象征二十四节气,与熏盖“四象纹”遥相呼应,守护一年“四季平安、节节顺畅”。最为醒目的是,熏腹中间开光,各以鎏金花丝镶嵌“祥龙”“瑞虎”图案的罕见大块和田玉雕,其龙、虎造型简练而生动,四周环刻吉祥图案,寓意“龙腾四海,虎跃神州”。熏腹整体鲜红的瓜体与绿松石、白玉雕等色彩交相辉映华彩炫目,彩云纹、缠枝纹、飞虎纹皆掐丝细腻、线条流畅。鎏金飞虎炉耳攀附熏体两侧,其虎翼扇展腾跃欲飞。

最令人赞叹的是熏托部四条鎏金蟠龙。全部以纯手工錾刻。其龙脊耸立,龙尾及龙足幻化成卷草纹,龙身则龙鳞密布,栩栩如生。龙头长角多髯,威猛之势立见。龙口喷出祥云托起四盏鎏金嵌宝华盖宝灯,每盏灯盖上嵌十二颗绿松石和红玛瑙,顶部镶嵌巨大红玛瑙石,上镶绿松石,各色宝石珍奇斗艳熠熠生辉。

“龙腾虎跃”景泰蓝熏层次丰富,结构精巧,纹饰华美,色彩绚丽,处处体现了龙腾虎跃的文化内涵和吉祥寓意。展示了张同禄大师造诣非凡的景泰蓝艺术,作为可赏可用的熏,其造型精美绝伦,寓意吉祥完美,意境深厚悠远,在近代景泰蓝珍品中难得一见。

《鸟杯》开创景泰蓝造型艺术先河

《鸟杯》以独特的造型美突破了景泰蓝原有的单调造型,开创了当代景泰造型艺术之先河,在景泰蓝艺术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鸟杯

《鸟杯》是张同禄大师在1976年创作的。张同禄大师曾经谈到“在这(鸟杯)之前,景泰蓝的器皿全都是瓶瓶罐罐,都是垂直对称的,这边一个耳朵,高一点也不行。我当时就想,景泰蓝的造型全都是广播体操,能不能学舞蹈、学艺术体操?造型有变化。当时我觉得传统的牛角杯不错,但整体造型太矮了,不符合我们现在的审美风格,我想能不能找个载体让它变得高大一点,有变化一点。”

张同禄大师创作《鸟杯》时,最先想到的是凤凰,但凤凰比较复杂,特别是羽毛,纹饰和色彩过于繁复,如果弄简单又了不像。后来,受到汉代瓦当四神造像的启发,张同禄大师选择了朱雀造型,并把朱雀的尾巴艺术化成一个器皿造型。作品的纹饰按照羽毛的变化,采用新的装饰方法和内容,整个过程非常繁复。张同禄大师提到:“朱雀的脑袋是做完之后再摁上去的,按上之后,有衔接的地方又不好看,干脆挂上流苏一样的穗,再镶嵌上各色宝石,起美化作用”

在鸟杯上,处处体现了张同禄大师奇思妙想的独到匠心,如朱雀没有明显的羽毛,显得比较秃,没有造型美,为此大师特意在朱雀翅膀之下设计出曲线优美的“飞羽”,让整件作品造型更有层次感,线条也更为优美华丽。同时,大师为了体现作品更好的寓意,还将青龙、白虎、莲花等传统吉祥元素融入作品中,并根据自己的理念对其进行再创作,使传统纹饰有了新的表形、变化,更具抽象美。在作品颜色的选择上,张同禄大师几易其稿。最早的时候做的是白底蓝花,跟青花瓷似的,弄了许多种,但最终还是觉得深颜色的蓝调好,能使流苏、宝石衬托出来。

1976年,历经半年多的设计创作之后,当代景泰蓝传奇之作《鸟杯》终于出现在了大家面前。《鸟杯》以与众不同的不对称美,打破了传统景泰蓝的造型设计理念,在当代景泰蓝艺术史上留下了永恒的一笔,成为首开先河的经典之作。

《鸟杯》完成后,被评为国家艺术精品,由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并多次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各项大奖。在2012年4月16日开幕的“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上,《鸟杯》再次凭借其无法超越的经典地位,成为“金属艺术”展示门类的代表作品。

 《喜凤瓶》妙手幻化瓶中凤凰

此对作品《喜凤瓶》为张同禄大师经典之作。

在对传统题材的运用上,张同禄大师可谓信手拈来,如以龙、虎、羊等含有吉祥动物为题材的景泰蓝作品“龙腾虎跃”、“十二生肖景泰蓝”、“吉羊宝灯“等,不仅涉及的吉祥动物元素多,而且经常重复出现,但以百鸟之王凤凰为题材的作品,唯一出现过一次,那就是《喜凤瓶》。

喜凤瓶 张同禄

《喜凤瓶》以凤凰为主体图案,凤凰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和龙一样是中华民族的民族图腾。在数千年的历史传承中,凤凰演化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吉祥瑞鸟,成为天下太平的象征。古人认为时逢太平盛世,便有凤凰飞来。凤凰本为凤和凰两种瑞兽,后来被合二为一,成为了爱情的象征,寓意生活吉祥富贵、爱情幸福美满。

张同禄大师创作《喜凤瓶》时,不仅吸收了传统凤凰图案的经典造型,还加入了自己独创的设计,凤凰成双成对,绕着百花之王牡丹翩翩起舞、互相追逐,一派吉祥喜庆景象,有双凤呈祥花开富贵之意。凤凰长尾随风而摆,飘洒如瀑,其色彩绚丽,如虹似霞;凤羽层层叠叠、羽梗林立排云而上,双翼一曲一展,张合有度,曲者蕴势万均,展者挥洒如云,若有乘风而升之势。

张同禄大师对造型艺术的把握可谓到了极致,《喜凤瓶》虽然是源自瓷器中的经典器型“梅瓶”,大师信手拈来后却做出了“画龙点睛”般的再创作,将原梅瓶器型肩部略修、腹部曲收,更显婉转清秀、优美动人。整件作品犹如一位风姿绰约的宋代美人,于风中舞起飘逸的长裙徐徐而来,又如月夜之下,凤羽扇展幻化而成。

张同禄大师虽然只是对梅瓶略加改动,却如神来之笔,使造型之美与图案之美互相呼应,相得益彰,凤凰与瓶合二为一,幻化成独一无二的喜凤瓶,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喜凤瓶》作为张同禄的代表作之一,价格极为实惠。其造型优美、图案吉祥、色彩绚丽,昔日的皇家景泰蓝艺术更使作品透出富丽堂皇、华贵不凡的雍容风范。《喜凤瓶》无论置身何处,皆如“瓶中凤凰”卓然而立,充分体现“景泰蓝第一人”张同禄大师的艺术造诣。其象征双凤呈祥、吉祥如意、爱情美满、花开富贵的寓意,无论收藏还是送礼,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