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买家1.5亿美元买了克里姆特,伦敦拍卖又出现其风景画

TIME|2017-03-01 10:16:18
11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一幅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阿黛尔·布洛赫·鲍尔像二》上月以1.5亿美元被中国买家购入,而在3月1日,苏富比伦敦春季拍卖中,一幅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农草花园》,将是当季的最大亮点之一。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艺术品市场遭遇的首次检验。事实上,为了规避风险,获取更大利润,现在拍卖行正在逐渐自中介人的身份倾斜到卖家,然而,公开拍卖,无论有怎样的高额担保,仍然是一场豪赌。越来越多的收藏真迹古董的藏家们,仍会青睐一条直接而安全的方式——私下交易。

苏富比将于3月1日上拍的克里姆特《农草花园》

可贴现能力强的克里姆特

下周,两大拍卖公司苏富比和佳士得将在伦敦开拍,这次的印象派、现代艺术和超现实主义专场,将会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对国际艺术品市场的首次检测。除却现有的不确定性,艺术界仍旧期待着其趋势一如既往甚至有更好的发展。

其中最亮眼的拍品莫过于3月1日将在苏富比上拍的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农草花园》。画家于1907年夏天在奥地利阿特湖旁的一座花园内创作了这幅画,此次估价3500万英镑。

这幅画上拍的时机颇有些微妙。据彭博社报道,本月美国著名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温弗里私下将自己收藏的一幅克里姆特于1912年创作的《阿黛尔·布洛赫·鲍尔像二》以1.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中国买家。温弗里并非收藏圈的红人,这幅画是她在2006年佳士得拍场上以8790万美元买下的。不过,对于购买这一克里姆特作品的中国买家是谁,尚未见诸公开报道。

尽管艺术市场中不少门类都有所紧缩,但克里姆特的可贴现性正攀上高峰。2006年,他的《阿黛尔·布洛赫·鲍尔像一》以1.5亿美元的价格成为当年交易市场上最贵的艺术品。

 

电影《金衣女人》,背景中为克林姆特作品《阿黛尔·布洛赫·鲍尔像1号》

“克里姆特具有全球效应。”一位精通于印象派和现代主义艺术作品的艺术顾问这样说道,“《吻》这幅画家喻户晓,而《金衣女人》这部电影,让更多人了解了布洛赫·鲍尔的画像。它们都有很强的标志性。”

这次上拍的《农草花园》已经接到一家第三方不可撤销的投标人担保,但这位画家的风景画价值几何,仍待观察。

不过卖家是谁?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幅画曾长期为一位在伦敦居住的加拿大藏家 David Graham所拥有,根据艺术品贸易的保密协议他本人不愿意暴露身份。而这位知情人的说法是,1994年这幅画以370万英镑在佳士得拍出时,Graham是当时唯一的竞价者。

克林姆特最家喻户晓的作品《吻》

苏富比2017年的图录上并没有写明克里姆特的《农草花园》是从现有藏家那里购得的。尽管这幅画被描述为是来自“一位重要的私人藏家”,但图录也表明苏富比“完整或是部分地拥有这幅画。”拍卖行有时会将自己收藏的作品拿来拍卖,特别是一些曾经流标的委托作品。在这件事上,苏富比应该是主动买下了克里姆特,至少是部分买下了。

拍卖行正从中介转换为卖家

最近几年,苏富比和其他几家拍卖行诸如佳士得和菲利普斯在存货清单上的竞争愈演愈烈,其结果就是高价拍品的萎缩。成为卖家而非仅仅是中介,能够使拍卖行在类似的交易中获得更大利润。传统意义上拍卖与交易的界限变得十分模糊。

“苏富比就非常激进地在改变自己的商业模式。”纽约的艺术顾问Wendy Cromwell这样说,“它不再将自己视为传统的拍卖行,而是一家拥有丰富资源的公司,可以以任意的新方式来调配并赢取利润。”

苏富比将在下周一公布其2016年的总收入额,不过公司拒绝透露关于克林姆特作品所有权和担保的细节。

2016年1月,苏富比曾以高达8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纽约的一家艺术咨询公司Art Agency,Partners。在这一次令人惊讶的收购之后,苏富比就开始拓展了其新任执行官Adam Chinn所谓的“综合交易结构”改革。效果是明显的,去年二月,苏富比的股份曾一度低至20.26美元,本周已经回升到了40美元以上。

事实上,2016年度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销售额都有下降,但对于三月即将开拍的印象派及现代主义艺术的专场,拍前估价已经超越去年整年度的总额。苏富比的这场拍卖共有55个标的,估价总计1.56亿英镑,而佳士得在2月28日的专场有86个标的,估价至少1.01亿英镑。

毕加索《番茄》已由苏富比担保1000万英镑

同时,为避免农历新年带来的冲击,将拍卖季比往常延后三周的策略也为拍卖行赢得了一些额外的时间。特别是在苏富比,通过给卖家提供最低价格,也吸引了不少高价作品。

其中有八件作品的估价总额占到了整场拍卖的一半以上,而且都有担保和不可撤回的投标人。其中就包括毕加索1944年的静物画《番茄》,由拍卖行担保至少1000万英镑,而阿尔弗莱德·西斯莱鼎盛时期创作的《鲁弗申的雪景》则至少有600万英镑。

相比于上市公司苏富比,私有企业佳士得对于其担保则相对保守。仅有两件作品有第三方担保的最低价格,分别是1960年勒内·马格里特的一幅画作《感觉之弦》,最低估价1400万英镑,和保罗·德沃尔于1942年的一幅作品,最低估价170万英镑。

11月佳士得在纽约街头的广告

 公开拍卖有风险,私下交易受青睐

已经确认的一位买家是俄罗斯的亿万富翁德米特里·雷博诺夫列夫,他将会买下保罗·高更1892年塔西提岛时期的作品《房子》,佳士得对其估值是1200万-1800万英镑。还有马克·罗斯科于1949年创作的抽象画《1号》,这幅作品将在3月7日的当代专场中以800万英镑的低估价起拍。

2015年11月,雷博诺夫列夫曾以1.7亿美元的价格将克林姆特1904-07年的画作《水蛇2号》私下售出,买家同样来自中国。

当下,艺术市场的顶端已经被分为了两个部分,在伦敦和纽约最好的拍卖季上依然会出现印象派和现代主义的精品,但是最好的作品越来越倾向于在私下被交易了。

“从属性上来说,拍卖是相对公开的。”纽约的一位艺术商 Andrew Terner说,“通常来说,那些购买真正大师真迹的藏家都对公开这件事避之不及,尽管投下巨大的保障金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风险,但拍卖总的来说还是一场豪赌。”

根据2015年的一份统计显示,世界上约有2400名亿万富翁,其中不少都有艺术收藏的爱好。随着去年英国公投脱欧后英镑不断贬值,伦敦遂成为国际藏家趋之若鹜的地方,不过同时也让卖家望而却步。

不过,不论公开拍卖如何技巧性地转变策略,他们的不稳定性对于广大市场来说仍然是需要谨慎对待的。

“有太多不确定性了,”艺术顾问Legant这样说,“你甚至不知道下周会发生什么。也许一条推特就能改变一切。”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