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宝首页
客服热线:010-68703488
加入收藏 投稿 今日头条 专题 微信关注微信关注

印章集说

2008-03-24 19:01 共计Loading次阅读  0 我有话说


    《印章集说》,一卷,即《印正附说》。明甘旸撰。《学海类编》托名文彭,误。甘旸,又名旭,字旭甫,号寅东,江宁(今江苏南京)人,隐居鸡笼山,以书刻自娱。精于篆刻,尤嗜秦、汉玺印,尝叹顾从德《集古印谱》木刻本(即《印薮》),摹刻失真,神理不存,为“辨邪正法”,乃依秦、汉原印为范本,用铜玉摹刻,尽数载之功,于万历丙申(1596年)成《集古印谱》五卷。明末摹刻秦、汉印成谱之风极盛,此谱当为上乘。《印章集说》即附于《印正》后,因体会心得出自长期的摹刻实践中,故真实不虚,多有可借鉴取法处。
    此编据甘旸《集古印正》本、《篆学琐著》本、《丛书集成》本校勘。


    印章集说
 篆原
    结绳画卦后有书契。其文有龙书、穗书、云书、鸾书、蝌蚪、龟螺、薤叶等书,然世久湮没,皆绝无闻,存者惟史籀二篆而已。李斯复损益之以为玉箸,亦名小篆,古法稍易。程邈去繁就简作隶书,王次仲作八分书,蔡邕作汉隶书,复作草书、楷书,愈变愈失其源。六书之法,莫之所知,然遗者仅钟鼎玺印载文。今之龙穗云鸾诸篆,皆后之徇名而作,殆非正矣。

    六书
    篆之文有六:摹写物之形曰象形,如日、月是也;形不可象,则指其事,上、下是也;事不可该,则会意,信、义是也;意不可尽,则谐诸声,江、河是也;声不可穷,则因形体而转注焉,考、老是也;因音义而假借焉,令、长是也。书之六义如此,天地万物,无不备耳。

    玺
    玺,即印也,上古诸侯大夫通称,秦始皇作传国玺,故天子称“玺”。汉、晋而下,自传国玺外,各篆有玺,其文不一,制度各殊,一名曰“宝”。

    印
    印,古人用以昭信,从爪从 ,用手持节以示信也。三代始之,秦、汉盛之,六朝二其文(谓文之朱白),唐、宋杂其体(谓易其制度)。

    章
    章,即印也,累文成章曰“章”。汉列侯、丞相、太尉、前后左右将军黄金印,龟钮,文曰“章”。

    符节
    师古曰:符谓合符以为契,节以毛为之,上下相重者三,取象竹节,因以为名。将命者持以为信。历代各异其制,汉作铜虎符。

    三代印
   《通典》以为三代之制,人臣皆以金玉为印,龙虎为钮,其文未考。或谓三代无印,非也。《周书》曰:汤放桀,大会诸侯,取玺置天子之座。则其有玺印明矣。虞卿之弃,苏秦之佩,岂非周之遗制乎?

    秦印
    秦之印章,少易周制,皆损益史籀之文,但未及二世,其传不广。

    汉印
    汉因秦制,而变其摹印篆法,增减改易,制度虽殊,实本六义,古朴典雅,莫外乎汉矣。

    魏、晋印
    魏、晋印章,本乎汉制,间有易者,亦无大失。

    六朝印
    六朝印章,因时改易,遂作朱文白文。印章之变,则始于此。

    唐印
    唐之印章,因六朝作朱文,日流于讹谬,多屈曲盘旋,皆悖六义,毫无古法。印章至此,邪谬甚矣。

    宋印
    宋承唐制,文愈支离,不宗古法,多尚纤巧,更其制度,或方或圆,其文用斋堂馆阁等字,校之秦、汉,大相悖矣。

    元印
    胡元之变,冠履倒悬,六文八体尽失,印亦因之,绝无知者。至正间,有吾丘子行、赵文敏子昂正其款制,然时尚朱文,宗玉箸,意在复古,故间有一二得者,第工巧是饬,虽有笔意,而古朴之妙,则犹未然。

    国朝印
    国朝官印,文用九叠而朱,以屈曲平满为主,不类秦、汉,则品级之大小,以分寸别之。私印本乎宋、元。隆庆间,武陵顾氏集古印为谱,行之于世,印章之荒,自此破矣。好事者始知赏鉴秦、汉印章,复宗其制度。时之印薮、印谱叠出,急于射利,则又多寄之梨枣,且剞劂氏不知文义有大同小异处,则一概鼓之于刀,岂不反为之误?博古者知辨邪正法,遂得秦、汉之妙耳。

    玉印
    三代以玉为印,惟秦、汉天子用之,私印间有用者,取君子佩玉之意,其文温润有神,愈旧愈妙。

    金印
    金印,汉王侯用之,私印亦有用者,其文和而光,虽贵重,难入赏鉴。古用金银为印,别品级耳。

    银印
    汉二千石,银印龟钮,私印因之,其文柔而无锋,刻则腻刀,入赏鉴不清。

    铜印
    古今官私印俱用,其文壮健而有回味,旧者佳,新者次之。制有铸,有凿,有刻,亦有涂金商银者。

    宝石印
    宝石,古不以为印,私印止存一二,今未之有也,且艰于刻。

    玛瑙印
    玛瑙,亦无官印,私印间有之,硬不可刻。其文刚燥不温,用为私印,近俗。

    瓷印
    上古无瓷印,唐、宋始用以为私印。硬不易刻。其文类玉稍粗,其制有龟钮、瓦钮、鼻钮,旧者佳,新者次之,亦堪赏鉴。

    水晶
    水晶,古不以为印,近有用者,但硬而难刻。其文滑而不涵,惟用之饰玩则可。

    石印
    石质,古不以为印,唐、宋私印始用之,不耐久,故不传。唐武德七年,陕州获石玺一钮,文与传国玺同,不知作者为谁。石有数种,灯光冻石为最,其文俱润泽有光,别有一种笔意丰神,即金玉难优劣之也。

    象牙印
    汉乘舆双印,二千石至四百石以下,皆以象牙为之。唐、宋用以为私印,其质软,朱文则可,白文无神,且涉于板,时欲朱文深细者用之。

    犀角印
    汉乘舆双印,二千石至四百石以黑犀为之,余印不用。好奇者用以为私印,其质粗软,久则歪斜不足玩。

    摹印篆法
    摹印篆,汉八书之一,以平方正直为主,多减少增,不失六义,近隶而不用隶之笔法,绪出周籀,妙入神品。汉印之妙,皆本乎此。

    铸印
    铸印有二:曰翻砂,曰拨蜡。翻砂以木为印,覆于砂中,如铸钱之法;拨蜡以蜡为印,刻文制钮于上,以焦泥涂之,外加熟泥,留一孔令干,去其蜡,以铜熔化入之,其文法钮形制俱精妙,辟邪、狮兽等钮多用拨蜡。

    刻印
    刻印以刀成文,军中即时授爵多刻印。刻者更有刀法,今法之。

    凿印
    凿印以锤凿成文,亦名曰镌,成之甚速,其文简易有神,不加修饰,意到笔不到,名曰“急就章”。军中急于封拜,故多凿之,以利于便。

    刻玉印
    古刻玉以昆吾刀,《周书》云:昆吾氏献昆吾刀,切玉如脂。今无此刀,时以药治刀刻之。云以药涂玉刻者,谬耳。

    碾印
    玉、玛瑙、水晶硬不易刻,故碾之。且玉人虽巧,不知篆文,落墨至精,不能令有笔意,且转折结构,俱不流畅,不如刻者有神。

    白文印
    古印皆白文,本摹印篆法,则古雅可观,不宜用玉箸篆,用之不庄重。亦不可作怪,下笔当壮健,转折宜血脉贯通,肥勿失于臃肿,瘦勿失于枯槁。得手应心,妙在自然,牵强穿凿者,非正体也。

 

    朱文印
    朱文印上古原无,始于六朝,唐、宋尚之。其文宜清雅而有笔意,不可太粗,粗则俗;亦不可多曲叠,多则类唐、宋印,且板而无神矣。赵子昂善朱文,皆用玉箸篆,流动有神,国朝文太史仿之。

    篆法

    印之所贵者文,文之不正,虽刻龙镌风,无为贵矣。时之作者,不究心于篆,而工意于刀,惑也。如各朝之印,当宗各朝之体,不可溷杂其文,以更改其篆,近于奇怪,则非正体,今古各成一家,始无异议耳。

    章法
    布置成文曰章法。欲臻其妙,务准绳古印。明六文八体,字之多寡,文之朱白,印之大小,画之稀密,挪让取巧,当本乎正,使相依顾而有情,一气贯串而不悖,始尽其善。

    笔法
    篆故有体,而丰神流动、庄重典雅,俱在笔法。然有轻有重,有屈有伸,有俯有仰,有去有住,有粗有细,有强有弱,有疏有密。此数者各中其宜,始得其法。否则一涉于俗,即愈改而愈不得矣。

    刀法
    刀法者,运刀之法,宜心手相应,自各得其妙。然文有朱白,印有大小,字有稀密,画有曲直,不可一概率意,当审去住浮沉,婉转高下。则运刀之利钝,如大则肱力宜重,小则指力宜轻,粗则宜沉,细则宜浮,曲则婉转而有筋脉,直则刚健而有精神,勿涉死板软俗。墨意则宜两尽,失墨而任意,虽更加修饰,如失刀法何哉?

    挪移法
    印之字有稀密不均者,宜以此法,第不可弄巧作奇,故意挪凑。有意无意,自然而然,方妙。然挪移中必令字字分明,人人知识,勿以字藏于字之下,使人不识而怪异之也。

    增减
    汉摹印篆中有增减之法,皆有所本,不碍字义,不失篆体,增减得宜,见者不赀其异,谓之增减法。时人不知六书之理,立意增减,则大失其本原,所谓毫厘之差,千里之谬矣。

    辨阴阳文
    上古玺书封以紫泥,余皆折简封蜡,用白文印印于蜡上,其文突起曰“阳”,后代制有印色印之,其文虚白曰“阴”。古所谓阴、阳文者,言其用,不言其体。

    印体
    古之印章,各有其体,故得称佳,毋妄自作巧弄奇,以涉于俗而失规矩。如诗之宗唐,字之宗晋,谓得其正也。印如宗汉,则不失其正矣。而又何体制之不得哉?

    回文印法
    古用回文印者,各有取意,如双字名印当回文,姓字在前,名字在后。若一顺写,则名之二字必分而为二矣,此古用回文者,取二字相连之意也。其单字名印,不宜回文,只当顺写,以姓名在前,或“之印”或“私印”二字则在后矣。如斋堂闲杂等印,不用回文,用则失款耳。

    名印
    上古用印以昭信也,当用名印为正,姓名之下,止可加“印”字,及“印信”、“印章”、“之印”、“私印”等字,“氏”字与闲杂字样俱不可用,用之则不合古体,亦且不敬耳。

    表字印
    汉印用名,唐、宋始用表字,但表字印止可闲用,难以示信于正。其表字印不宜用“印”字,止可加“氏”字或“姓”字。近世用“某人父”者,古无此制,“父”通作“甫”,男子美称也,如用之,是自美之矣。或有加“之”者,亦从时尚故耳。

    臣印
    汉印用“臣某”者,不独用于君,其同类交接,亦尝用之。“臣”者,男子之贱称,谓自谦耳,今多不用。亦谓其有对于“君”字耳。

    号印
    时用号印及别号为印者,曰“某道人”、“某居士”、“某逸士”、“某山长”、“某主人”等字,古无此制,唐、宋近代始有之。诗画间用之则可。

    书柬印
    秦、汉书柬间,止用名印。后有用“某人言事”、“某人启事”、“某人白事”、“某人白笺”、“某人言疏”等字者,极当。近用“某人顿首”、“某人再拜”、“某人敬缄”、“某人谨封”、“某人护封”者,俱时俗之所尚,决不可从。大约书柬中及封固处,止用一名印足矣。

    收藏印
    上古收藏书画,原无印记,始于唐、宋近代好事者耳。其文有“某人家藏”、“某人珍赏”、“某郡某斋堂馆阁图书记”,印于所藏书画之上,其理最通。其“宜子孙”、“子孙世昌”及“子孙永宝”,皆古钟鼎款识,顾氏摹入印谱,用以为收藏印亦可。

    斋堂馆阁印
    斋堂馆阁杂印,秦、汉原无,始于唐、宋,用为书画引首。以闲杂俗字为之,非矣。

    印钮
    秦、汉印钮,有龟,有螭,有辟邪,有虎,有狮,有兽,有骆驼,有鱼,有凫,有兔,有钱,有坛,有瓦,有鼻,其钮用以别品级。近有以牙石作玲珑人物为钮者,虽奇巧可人,不过玩好,其典雅古朴,则弗如古也。

    印制
    秦、汉印有方者,亦有条者,皆正式。间有“军曲印”用腰子形者,其意莫考。“外宁阳丞”印用圆者,字体觉方,恐后人磨圆,未可辨也。然有葫芦样及炉鼎,并异怪形状者,皆唐、宋近日之俗尚,不可称印,而入赏鉴耳。

    成文
    古印有一字成文,二字成文,三五字至九字成文者,章法不一,当从其正,不可逞奇斗巧,以乱旧章。或有十数字及诗词多字者,不足以言章法,布置停妥,不板不俗则可。

    重字印法
    印有重字者,布置当详字意,或明篆二字相重,或下加二点以代,但不俗为佳。如以一字作两样篆者,则又涉于杂,而章法之正失矣。

    破碎印
    古之印,未必不欲齐整,而岂故作破碎?但世久风烟剥蚀,以致损缺模糊者有之,若作意破碎,以仿古印,但文法、章法不古,宁不反害乎古耶?

    朱白相间法
    古印有半朱半白者,有一朱三白者,皆汉以后之制,如效此章法,当详其字意可否,不致牵强方可,若假强为,亦奚足观?

    玉箸篆法
    玉箸即李斯小篆,唐、宋朱文皆用此文,若以此为白文印,则太流动而不古朴矣。

    深细印
    古印原不务深细,深则文不自然,细则体多娇媚,虽有得处,亦不无失处,纵极工巧,终难为赏鉴者取也。

    印品
    印之佳者有三品:神、妙、能。然轻重有法中之法,屈伸得神外之神,笔未到而意到,形未存而神存,印之神品也。婉转得情趣,稀密无拘束,增减合六文,挪让有依顾,不加雕琢,印之妙品也。长短大小,中规矩方圆之制,繁简去存,无懒散局促之失,清雅平正,印之能品也。有此三者,可追秦、汉矣。

    制印色方
    飞净朱砂七钱三分,油二钱,艾绵七分,欲有光彩,加赤金箔十张,珊瑚末三分,珍珠末二分,愈久愈红,光彩射目。

    辨朱砂
    朱砂有旧坑、新坑之分,其名有箭头、豆瓣、劈砂、末砂、和尚头数种,其色红黑不一。最者箭头,次劈砂,再次豆瓣,和尚头色紫黑,末砂夹石不净。外有一种炒过者,色紫而不鲜,久则变黑,又有取过天硫者,色亦不神,俱不宜用,用之无异于土朱。

    飞朱砂法
    以朱砂之红而有光彩者,用烧酒洗过,晒干入药碾碾细,用擂钵细研,入广胶水少许,再研极细,仍以滚水投之,复擂十余下,将浮者逼于瓷盆内。存脚加胶水,再如前法,亦将浮者共逼一处。待澄定,去其黄膘,以清水淘之,待黄水既尽,晒干去其头脚用之。

    取蓖麻油法
    霜降后,取蓖麻子晒干贮竹器内,待次年霉过,炒熟舂碎,入榨取油煎用。

    煎油法
    蓖麻油五斤,芝麻油一斤,藜芦三两,猪牙皂二两,大附子二两,干姜一两五钱,白蜡五钱,藤黄五钱,桃仁二两,土子一钱,共入器内,以武火滚数百遍,水干随时增添,继以文火,三日为度,去渣,复以瓷罐盛之,埋地下三日,取出晒一二日,以去水气用之。如不用,将罐口封固,虽百年不坏,最忌灰尘。

    治艾法
    艾必择蕲州者堪用,本地叶大者亦佳。去其梗蒂,用石灰水浸七日,加碱水少许,煮一昼夜,榨去黄水,入长流水洗净,如晒布法,候白,用木杵石臼舂熟,筛去灰末用。

    合印色法
    先以飞净朱砂加金箔等料,入油少许细研,仍依数入油,研数干遍,愈多研愈红,如前数加艾,不干不湿为度。如不急用,贮瓷器内晒五、七日更佳。新合者朱油不相混,常用抿子柄搅之,三、二月后,油朱相混,则可用矣。

[1]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热点专题

张春贤书法:沉稳端庄 气韵生动
张春贤书法:沉稳端庄 气韵生动

张春贤,1958年12月生人,河北水利大学毕业,高级工程师,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协会会员自幼酷爱书法,业余苦练...更多>

李江人物画赏析:现代的笔墨 传统的根基
李江人物画赏析:现代的笔墨 传统的根基

李江,河北昌黎人2003年以第一名成绩考入河北大学艺术学院绘画专业,师从黄耿卓先生;2009年公费考取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更多>

侯春喜书法:用笔清新 雅气美观
侯春喜书法:用笔清新 雅气美观

侯春喜,男,1977年12月出生于河北定兴现为保定市书协会员,定兴县书法家协会理事,春喜书法学堂主人自幼喜爱书法,但始终...更多>

刘纪军油画恢宏大气 营造一种震撼人心的神秘画境
刘纪军油画恢宏大气 营造一种震撼人心的神秘画境

刘纪军,法名:曙恒,觉真法师皈依弟子师从美籍华人意象派大师顾山虎先生,先后受著名画家萧万庆、魏峰,中央美院王同仁教授指教...更多>

刘海岚国画:散发着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
刘海岚国画:散发着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

刘海岚,中文大学毕业,现任”当代实力派画家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曾任襄阳市人大代表国际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海岚出...更多>

推荐艺术家

马章乘
马章乘

马章乘,斋号,静心堂。国家艺术品鉴定评估师。中国书协、中国楹联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更多>

刘西厚
刘西厚

刘西厚,山东夏津县人,主攻花鸟画。先后就读于山东省花鸟画创作课题研究班。北京现代工笔画院。...更多>

孙培增
孙培增

孙培增,号抱璞,山东诸城人,现为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央民族大学东方文化研究院教授、国家民族画院创研部主任、刘大为工作室助教。被中国收藏家协会等多家权威机构、媒体、画廊等评为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二年最具学术价值和收藏潜力人物画《二十家》和《人物画百家》荣誉称号。...更多>

原创新闻

【艺品万家】关于书画收藏的那点儿事儿
【艺品万家】关于书画收藏的那点儿事儿
随着艺术文化在生活中不断地渗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欣赏书画,重视自己的品味而对于书画作品的收藏,也日益见长那么,今天小编和更多>
菊花1角踏上谢幕之旅 曾开创硬币花卉图案先河
菊花1角踏上谢幕之旅 曾开创硬币花卉图案先河 菊花1角硬币直径22.5毫米,正面图案为菊花图案,面值1角,并注汉语拼音“YIJIAO”背面图案为国徽、宋体汉字“中华人 更多>
「新客专享」恭喜获得1000元大礼包
「新客专享」恭喜获得1000元大礼包 愁呀愁~ 过年回家少不了要发红包, 这辛苦一个年头得到的年终奖金, 更多>

艺品万家走进寿光 万人空巷挤爆现场

艺品万家走进平谷,为平谷注入新鲜艺术动力

名家专栏

国家一级美术师——山水画家黄震
国家一级美术师——山水画家黄震黄震,字.锡荣,笔名黄燁,1971年生于江西萍乡,现居北京,职业艺术家,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
笔墨奇肆,简约生活——花鸟画家刘景光

笔墨奇肆,简约生活——花鸟画家刘景光
刘景光, 1960年10月出生於北京,现任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画师 ,1978年拜著名书法家戴晓峰先生,学习书法,绘画1

王雪:京城万象大俗大雅

王雪:京城万象大俗大雅
王雪笔名诗淇,祖籍山东,出生于辽宁.现居于北京. 北京藏宝斋画廊副总经理,北京古庙画院副院长,北京市丰台区美术家协会会员

画家边华玲:连年有余,岁岁平安

画家边华玲:连年有余,岁岁平安
边华玲,职业画家,擅长工笔画家,兼小写意他笔下的作品,雅致而不失灵动现为山东工笔画学会会员,当代工笔画院研究员作品曾多次

青年画家杨雪,重彩花鸟炫彩缤纷

青年画家杨雪,重彩花鸟炫彩缤纷
杨雪、青年花鸟画家系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毕业于邯郸教育学院美术系,师从著名画家王雪涛入室弟子马志丰、著名油画家郑锋、版

只说艺术品

王奇寅《玉树临风》101200元成交、《幽鸟相逐 清风与归》109250元成交、成交率达百分之一百!
王奇寅《玉树临风》101200元成交、《幽鸟相逐 清风与归》109250元成交、成交率达百分之一百!2017年03月12日在博宝美术馆举行的“北京博艺宝2017迎春书画拍卖会”在一系列激烈的竞价声中圆满落幕本场拍卖现代书
王良民《莲花仕女图 》72450元成交、《 庭院春色深》75900元成交、 《雅舍莲花香》75900元成交、 拍卖成交率100%
王良民《莲花仕女图 》72450元成交、《 庭院春色深》75900元成交、 《雅舍莲花香》75900元成交、 拍卖成交率100%2017年03月12日在博宝美术馆举行的“北京博艺宝2017迎春书画拍卖会”在一系列激烈的竞价声中圆满落幕本场拍卖现代书
金涌焱《浓香冷艳 》89700元成交、《紫日迎霞》92000元成交、《自抱赤衷迎晓月》元成交、 拍卖成交率100%
金涌焱《浓香冷艳 》89700元成交、《紫日迎霞》92000元成交、《自抱赤衷迎晓月》元成交、  拍卖成交率100%​2017年03月12日在博宝美术馆举行的“北京博艺宝2017迎春书画拍卖会”在一系列激烈的竞价声中圆满落幕本场拍卖现代

业务合作: 010-68703488-635 news@artxun.com 责任编辑: 杜以钰010-68703488-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