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用舞蹈来养活灵魂

" title="杨丽萍:用舞蹈来养活灵魂" width="121" height="75" alt="博宝资讯">
TIME|2009-12-21 17:29:06
144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柔嫩的腰肢、灵活的手指、轻盈的双脚……杨丽萍经典舞蹈《雀之灵》将傣族人民心中象征吉祥、幸福、美丽、善良、优雅的孔雀表现得惟妙惟肖,营造出如诗如画的意境。

杨丽萍简介

杨丽萍 生于1958年11月10日,云南洱源白族人。以“孔雀舞”闻名的她,被誉为继毛相、刀美兰之后的“中国第二代孔雀王”,是国内第一个举办个人舞蹈晚会的青年舞蹈家。

从小酷爱舞蹈的杨丽萍,没有进过任何舞蹈学校。1971年从村寨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1980年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了独舞《雀之灵》并一举成名。多才多艺的她还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太阳鸟》,并在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上荣获评委会大奖。2003年至今接连推出《云南映象》《藏谜》《云南的响声》三台大型原生态歌舞集,其中《云南映象》获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蹈诗金奖、最佳女主角奖、最佳编导奖、最佳服装设计奖和优秀表演奖。

杨丽萍式的舞蹈风格,最大胆和成功之处在于她将舞蹈中原本动态的艺术表现形式转化为静态,而且她的舞蹈风格又大多源于自然和真实的生活。在杨丽萍的意识中,大自然是最美、最真实、最深刻的体现,通过感悟,她力争用自己朴实的语言去构架人类最美的梦想。所有看杨丽萍舞蹈的人,都会进入她构架的如诗如画的意境,都会情不自禁被她所表现出来的美所动容。

11月17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活动上,我省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献上了她的经典舞蹈《雀之灵》。当天的演出中,为了体现我国的多民族风格,舞蹈家和演员们展示了维吾尔族、藏族、蒙古族等多个民族的集体舞蹈,唯有杨丽萍是以独舞的形式出现,其精湛的舞蹈表演不仅给奥巴马总统留下深刻的美好印象,也将现场的热烈气氛推向高潮……

在很多人眼里,杨丽萍是神的化身,神、女巫、母亲、月亮……各种各样的称呼层出不穷。杨丽萍自己却说,她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一棵树,一个视舞蹈为生命,用舞蹈来养活灵魂的舞者。

日前,本报记者跟随中央电视台4套《天涯共此时》栏目组的镜头,走近杨丽萍以及熟悉了解她的亲人——杨妈妈、杨妹妹和被其视为己出的外甥女小彩旗,与她们一一展开对话,试图走进她的生活,还原大家一个真实的杨丽萍。

特别提示:明日晚间22时,中央电视台4套《天涯共此时》播出杨丽萍特辑,走进杨丽萍的舞蹈人生。

对话杨丽萍之事业篇

舞蹈就是生活

在常人眼里,她不食人间烟火、她是女神、不可亲近……其实这些都是舞台上太过完美的杨丽萍给观众造成的误读。

别人都以为,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背后的艰辛一定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她却轻描淡写:“舞蹈就是生活,不用吃苦啊”;提及凭一己之力,将《云南映象》打造成经典,她真情流露:“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啊”;有人把她奉为女神,她无所谓:“我就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一棵树。”;对于接班人兼外甥女小彩旗的教育她也有自己的一套:“我很少教她跳舞,我只教她观察,观察花儿怎么盛开,雏鸟怎么长大”……

跳舞:不是遗传,是有天赋

观察大自然是杨丽萍学习跳舞的主要方式,对她来说跳舞就是生活,没有太多的练习,靠的都是天赋。

云南信息报(以下简称“云信”):小时候为什么会想到去学习舞蹈?

杨丽萍(以下简称“杨”):我是云南人啊,云南的少数民族,无论婚丧嫁娶还是插秧、庆祝丰收,都要跳舞。自从懂事以来,我就很喜欢跳舞。在我看来,舞蹈是一门最好最美的语言。

云信:学舞期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杨:对我来说,跳舞就是生活,不用吃苦啊。观察大自然,观察孔雀的样子,观察蝴蝶如何展翅飞翔。我觉得没有太多的练习,都是天赋。

云信:当年怎么进入专业团体的?

杨:西双版纳歌舞团当时招生,我就去了,那个时候我就非常想去,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样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奶奶曾经告诉我,跳舞不像文字那么直白,但是同样可以表达,女孩像茶花一样漂亮,像月亮一样圣洁,男孩像雄鹰一样矫健,少数民族已经习惯用舞蹈作为一门语言了。

云信:你的舞蹈有遗传的成分吗?

杨:绝对不是遗传,我是有天赋。舞蹈是最好的语言,不但可以养活自己的生活,更可以养活自己的灵魂。

《云南映象》: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

《雀之灵》中跳着孔雀舞的杨丽萍,把原生态的《云南映象》打造成了云南的一张名片,她说的没错,《云南映象》就是她的一亩三分地。

云信:《云南映象》的灵感来自哪里?

杨:《云南映象》的独特风格成就了它的经典。云南的土地造就了我对生活和生命的认知,以及对大自然的热爱,我没想过放弃舞蹈,舞蹈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无处不在。《云南映象》里的舞蹈是云南的精华,我只是把它们结合在了一起。

云信:当初做《云南映象》,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杨:其实没什么难的,制作费很低,整体价值却非常高。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啊,要种地才能有收获才能养活自己嘛,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懂。

云信:当年为了《云南映象》你卖掉了自己的房子,那时你不担心今后没地方住吗?

杨:怎么会呢?我那么聪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连怎么种地都知道,卖个房子有什么难的。

云信:自己出钱做演出觉得难不难?

杨:个人出钱创作一台作品,我早就这样做了,当年《雀之灵》的服装就是我自己掏钱买的。还是那个道理,必须找到种子,然后播种、耕耘才会有收获,才能养活自己、感染别人,让别人产生共鸣,没有人会去抗拒大自然的东西,更没有人会去抗拒用生命跳出来的舞蹈,因为我的舞蹈传达的是一种特别健康、特别生态的思想。

经历:我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核心提示:人们把她奉为女神,她自己却说,她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云信:此前有关退出舞台的说法,是怎么回事呢?

杨:人家说我要退出舞台吗?这个事情要顺其自然吧,况且舞蹈不一定在舞台上,舞蹈家可以跳很久。不过我们跳舞满25年就可以退休了。

云信:有人把你称为女神、母亲、国宝,你怎么看这些称呼呢?

杨:这种称呼太多了,随便吧,母亲的称呼可能因为我的年纪大了。我对一棵小草、一株小花都要关心,一只蚂蚁都是我的孩子,对大自然对人都要心存大爱。不过,我可不像真正的母亲,什么都要去管。

云信:那你如何看待自己呢?

杨:我就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一棵树,树是植物,很自然。其实思维不同、观念不同,才会跳出不同的东西。早年人们都说民族舞蹈过期了,但是我觉得民族舞蹈充满着艺术的光芒,孔雀就是世界上活生生的精灵。

云信: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

杨:我是O型血,天蝎座,开朗、独立,虽然我不喜欢人群和杂乱的关系。但是通过后天的修炼和涵养,现在变得有所克制,做事、对待媒体和兄弟姐妹都能宽容就宽容,但是超出原则的事情绝对不会姑息、妥协。

云信:经历了这么多,还会流泪吗?

杨:那些早就忘了。

云信:记得非典那一年,演员都上台了,台下却没有观众,听说你当场大哭?

杨:做了那么长时间,眼看就要解散了,感觉就像世界末日,完全是有感而发。

云信:你在组里严厉吗?

杨:我是个讲求原则的人,要求自己人格完美,今生不伤悲。

未来:一朵向日葵的成长

●核心提示:杨丽萍说,自己最难忘的就是“一朵向日葵的成长”,这句话乍一听可能会让人摸不着头脑,仔细品味却让人感觉寓意深远,就像她说,如果听者能像她一样,在脑海中去勾勒一朵向日葵的成长,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幅美妙的图画。

云信:你比较喜欢什么类型的事物呢?

杨:我喜欢属性感强的东西,独特、惟一的东西,不过我会照顾到别人的情绪,扭曲不是我的性格,我非常不喜欢病态、扭曲的东西,这就像是对生命的尊重和对自然的向往一样,实际上是深入浅出的道理,这些都是我在大自然中学到的。我在大自然中学到的比在课堂上学到的要多得多,而这些道理更适合用舞蹈的形式来呈现,我的舞蹈全是大自然的灵感。

云信:当时怎么想要去拍《太阳鸟》这部电影呢?

杨:当时纯粹是没事干,就想拍个电影,觉得挺有意思。不过相比电影,我更喜欢舞台。后来接演梅超风,完全是因为合适才去演,毕竟合适我去演的戏不是太多。

云信:《太阳鸟》能算是你的自传吗?

杨:只能说带有自传体吧,但不是写实的。

云信:这么多年以来,你觉得最难忘的是什么呢?

杨:最难忘啊,就是一朵向日葵如何种到地里,最后长出花来。

云信: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呢?

杨:《云南的响声》二轮巡演,之后可能会做舞剧《孔雀》

彩旗:不说教,教她学会观察

●核心提示:举贤不避亲,杨丽萍的外甥女小彩旗俨然是她的接班人。对像极了自己的小彩旗,杨丽萍视如己出。这个孩子像她一样为舞蹈而生,为舞蹈而活,像她一样对舞蹈有天赋,有灵性。她一手调教,方法极为特别,她教的不是动作,而是让她去观察花儿如何盛开,雏鸟怎样长大。

云信:你觉得小彩旗是怎样的小孩?

杨:她是我的外甥女,从小就没进过学校,有一点像我小时候,她不喜欢说教型的教育,比较喜欢自己观察,也不喜欢约束,她的父母不要求她,我也不去约束她。

云信:那你是怎么教她跳舞的呢?

杨:我很少教她跳舞,我只教她观察,观察花儿怎么盛开,雏鸟怎么长大,舞蹈动作她自己看着学就行了,只要她热爱舞蹈就有希望、就有出息。

云信:小彩旗还那么小,她能理解吗?

杨:她非常喜欢这种方式啊,不用去说教,慢慢就能理解。

云信:既然是原生态,什么是标准呢?

杨:虽然是原生态,但是我知道味道、细节在哪儿。在一千个、一万个乃至一百万个人当中,可能只有一个对味儿,那么就以那个为标准,好东西是靠第二双眼睛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

对话杨丽萍之生活篇

不追求只给予

生活中的杨丽萍,对于很多事物的态度,也和大家想象的不太一样。

关于爱情,她这样描述:“觉醒的爱情需要给予”;关于孩子,她这样形容:“一只蚂蚁、一棵小树都是自己的孩子”;提及保养秘诀,她告诉你:“去看《本草纲目》吧”;亲情方面她终于回归传统:“做一个孝顺的女儿,与姐妹和睦。”

感情:觉醒的爱需要给予

●核心提示:为了舞蹈杨丽萍放弃要孩子,在她眼里一只蚂蚁、一棵小树都可以是自己的孩子。嫌追求爱情太麻烦的她要的是一份“觉醒的爱”。

云信:为了舞蹈事业,放弃要孩子,后悔吗?

杨:这就要看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一只蚂蚁也是我的孩子、一棵小树也是我的孩子……不是只有生下来的才是孩子。

云信:你心目中的爱情是怎样的?

杨:爱情当然是要一种觉醒的爱,婚姻其实就是一种规定的关系,每个人都在索取,只是方法不同。我也在向大自然索取啊,有人索取物质,有人追求爱情,有人有爱才会觉得有滋有味。我觉得不要去奢望,不要去索取,给予比较好。去爱一片绿荫、去爱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去赞美一个帅哥,这都是爱。我个人对待爱情不是太追求,追求一个人很麻烦。

云信:当年为《云南映象》拉赞助时,曾遇到过爱慕者呢?

杨:男性朋友女性朋友都有,真正爱慕到求婚的倒是真的很少,可能他们都觉得我不食人间烟火吧。

云信:那么Tony呢?

杨:谈不上什么啊,就是一种关系。我觉得就是一种美好的事物吧。

云信:能谈谈和妈妈的感情吗?

杨:妈妈很勤劳,我也很孝顺,我愿意做个孝顺的女儿,但不一定能做得好。母亲经常教导我,和我讲道理,我们兄弟姐妹相处也很和谐。我会尽量去付出,但不需要回报,我也不关心结果。付出本身就是一种快乐。即使发生不好的事情,也是一秒钟就忘了。

保养:去看《本草纲目》吧

●核心提示:如果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你肯定会感到吃惊。仔细想想,真有道理,看《本草纲目》一定能收获保养的秘诀。

云信:有人把你称作女巫?

杨:民间会唱会跳的都是女巫。

云信:在你心目中,美的概念是什么?

杨:一只孔雀,一片云,都很美啊,尤其是孔雀,可以说是我们云南人的图腾,不像龙,孔雀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美。

云信:这么多年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

杨:去看《本草纲目》啊,像冬瓜可以减肥,核桃可以长头发,菠菜可以防癌,蘑菇、韭菜可以排毒,上面都有啊。一定要多吃蔬菜和水果,我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称体重,看看是不是长胖了,跳舞的人总是在运动,要吃得精、吃高营养的东西,鱼、虾这些一周至少两次,每天早上喝豆浆,晚上喝牛奶,像葡萄、西红柿、菠菜、核桃、大枣、西兰花这些都要常吃,我肚子饿了就会吃,《本草纲目》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大家都可以去看看。我不太用名牌化妆品,会过敏。

时光倒流

杨丽萍儿时与父母及弟妹的合影。

杨丽萍18岁时的青涩照片。

姐弟四人少有的合影。

场景1:袁嘉谷故居

本报记者 赵永峰 摄

本报记者 赵永峰 摄    以上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杨丽萍本人提供

傍晚的翠湖边,夕阳西下的袁嘉谷故居显得更加古朴典雅。五彩缤纷的杨丽萍轻盈盈走来,置身其中,浑然天成,宛如一幅和谐唯美的画卷。恍然间,让人产生错觉,以为真是仙子降临。直到杨丽萍主动挪开身边的行李包,摆好方位,准备录相时,大家才一起回过神来。和这样一个舞者对话,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采访间隙,杨丽萍敏锐地察觉着光影的变化,据此调整坐姿,让自己以最美的一面进入摄影记者的画面。

民族舞方面造诣已经炉火纯青的杨丽萍,并非出身于舞蹈世家,甚至没有任何来自家庭的启蒙。本报记者走近杨丽萍的亲人,对话杨妈妈、杨妹妹和她的外甥女小彩旗,亲人眼中的她,是母亲眼中的乖女儿、妹妹眼中的好姐姐、外甥女眼中像妈妈一样的姨妈。

如果你以为杨丽萍的天赋和启蒙来自她的母亲,你错了;如果你以为杨丽萍姐妹几个都以舞蹈为生,你又错了;如果你以为小小年纪的彩旗“舞”功非凡,是出于姨妈的严厉施教,你还是错了。

和所有母亲一样,杨妈妈同样担心女儿是否有无按时吃饭,和普通姐妹一样,杨丽萍和妹妹们一样和睦互助;和所有孩子一样,彩旗眼中的姨妈一样是个可亲疼人的长辈。

对话亲情篇之杨妈妈

现在享了女儿的福

儿行千里母担忧,无论取得多大的成功,在杨妈妈的心中,杨丽萍永远是个孩子,永远需要母亲的关心和疼爱。杨妈妈念叨最多的话,就是杨丽萍吃不好好吃,睡不好好睡,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大理双廊镇玉几岛入口,有一栋两层的小楼,院子没有院墙,因为旁边就是碧波荡漾的洱海。这是杨丽萍为妈妈修的房子,如今杨妈妈就住在那里。看到前来采访的记者,热情的杨妈妈拿出杨丽萍今年中秋节买给她的糖让记者吃。杨丽萍的脸型和杨妈妈的很像,杨妈妈说,年轻的时候她和女儿们走在一起就像姐妹一样。

忧心·不好好吃不好好睡

孩子再大,在父母面前永远是个孩子。在采访过程中,杨妈妈多次抱怨:“丽萍呀,就是吃不好好吃,睡不好好睡。”杨妈妈说,杨丽萍12岁就被招入西双版纳歌舞团,自己编自己跳创作了不少舞蹈。当时她还有点担心,怕杨丽萍从小不好好读书,长大了没文化。过了这么多年,现在提到这个话题,杨妈妈还会眼眶湿润:“丽萍现在成功了,我们享她的福了,现在她什么都好,没什么说的”。

开心:她成功没靠哪一个

杨妈妈还给记者讲了杨丽萍小时候为跳舞卖手表和单车的事,有一年她给杨丽萍买了一块手表,为了买跳舞的服装,杨丽萍居然把手表卖了,“那个时候真是太艰苦了!”除了手表之外,杨丽萍还把单车卖了,同样也是为了买跳舞穿的服装,“现在她苦出来了,她成功没靠哪一个!”

省心:丽萍是最听话的女儿

在杨妈妈心目中,杨丽萍是最听话的女儿,“四个孩子我最喜欢的就是丽萍了,她最听话。”说到听话,杨丽萍为了舞蹈事业放弃做妈妈,杨妈妈说起来感慨万千:“我问她,娃娃没有一个咋个整?以后老了咋个整?她就说你让我生娃娃,我的工作咋个整?我对她啊又爱又气,说又说不得,她就是在个人问题上不听我的话。”

虽然在个人问题上没有听从杨妈妈的劝告,在事业上杨丽萍却会听从杨妈妈的指导。有一次巡演过程中,杨妈妈觉得杨丽萍没有跳好,就会告诉她哪里有问题,还和她说:“人家出那么多钱来买票,你要搞得好好的才行!”

杨妈妈家的大院门是典型的白族风格。

中西合璧的客厅大气简洁。

院内没有围墙,洱海就是天然的围墙,从水路可以直达院内。

Lady Four Hotel大堂内琳琅满目的摆设,充满云南少数民族色彩。

客栈内院简洁干净,安静舒适。

场景2:杨妈妈家

杨丽萍曾告诉记者,她想做一个孝顺的女儿。当记者看到她为妈妈修建的房子时,就知道她做到了。杨妈妈的家就在洱海边上,装修风格和杨丽萍的别墅相近,同样的落地窗让两层楼的房子洒满阳光,洱海充当了一面院墙。室内实现了民族和时尚的完美结合,宽敞的厨房、欧式的壁橱、舒适的沙发、大气的长桌,再加上杨家的照片和零散的云南少数民族饰品,这一切的搭配堪称完美。散落在四处的营养品和各种零食,则默默诉说着杨丽萍对妈妈的祝福和惦念。

当本报记者在Lady Four Hotel见到小彩旗时,小姑娘刚从学校放学回来。一身小学生的休闲打扮,背着粉红色的双肩包,长长的头发编起来甩在背上,一副典型的小学生模样。进屋片刻,再出来的时候,彩旗换上了一件蓝色的马甲,上面有妈妈杨丽梅和姨妈杨丽萍都特别喜欢的云南少数民族的刺绣。就是这件画龙点睛的马甲,让小彩旗一下子变成了美丽的民族少女。

在院子里吹散蒲公英的小彩旗就是一幅唯美的油画。

场景3:Lady Four Hotel

杨丽萍的四妹杨丽梅在大理的客栈,有着特别的名字“Lady Four Hotel”, Lady Four Hotel与其说是一家客栈,倒不如说是一个家庭院落,充满了云南少数民族的色彩。大堂里,摆放着杨丽梅为姐姐杨丽萍亲手所作的油画。簪子、耳环、手包、普洱茶、泡酒……和这里的环境浑然一体。院子也在洱海边上,坐到院子里吹着洱海的海风,小彩旗一会轻轻吹散蒲公英,一会蹦蹦跳跳地到处走走看看,一会又不时摆出舞蹈的造型,让人不得不感叹,这里的美就像一幅画。

四妹杨丽梅黏姐姐比妈妈更多,以杨丽萍的《藏谜》为题材的巨幅油画(图中)就是出自她之手。

三妹杨丽燕称姐姐就是她心中的“女神”,图为她展示由杨丽萍亲手设计的帽子。

对话亲情篇之杨妹妹

姐姐带着全家奋斗

两个妹妹眼中的大姐杨丽萍,不仅仅是舞台上的“女神”,更是家中的顶梁柱,是长辈,是依靠。

三妹杨丽燕在昆明北门街开的“孔雀窝”专卖云南少数民族服装,凭着与生俱来的独特审美,“孔雀窝”中的大部分服装都是杨丽燕和姐姐一起设计的,杨丽燕告诉记者姐姐就是她心中的“女神”。

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的四妹杨丽梅多才多艺,不过她的专长不是舞蹈,而是绘画。以杨丽萍的《藏谜》为题材的巨幅油画就是出自她之手。在她的眼里,姐姐杨丽萍更像妈妈,带着全家人一起奋斗。虽然有点怕这个大姐,但是她黏姐姐比妈妈更多。如今,女儿小彩旗俨然成了杨丽萍的接班人,她把对姐姐杨丽萍的理解和支持,再次给予了女儿小彩旗。

家庭:是有责任心的大姐

“杨丽萍是我们家中的老大,就像妈妈一样带着我们奋斗。现在她继续自己的舞蹈事业,三姐在做民族服装,我学的是美术,还开起了客栈。”在四妹杨丽梅的眼中,杨丽萍不仅是个优秀的舞者,更是个有责任心的姐姐。

我崇拜她的才华横溢,而且她承担了家庭的责任。”四妹还多少有点儿怕这个大姐,“大姐自有她的威信,不过小时候我经常去歌舞团看她的演出,和她一起睡在一张小床上,黏她比黏妈妈都要多呢!后来我们跟着她走南闯北,她一直对我们都非常关心、爱护。”在四妹眼中,大姐的人格魅力非常突出,大家都非常喜欢她。

姐姐对自己的影响,三妹杨丽燕说,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受到了姐姐的影响,她把姐姐视为长辈,对姐姐心存敬畏。虽然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杨丽燕仍然视姐姐杨丽萍为“女神”,“外界看到的是姐姐的成功,家人看到的却是姐姐为了艺术的成功无怨无悔地付出。”她希望姐姐,生活得好,快乐、充实地去为了自己挚爱的舞蹈事业忙忙碌碌。

事业:为舞蹈放弃做母亲

杨丽萍才貌双全,自然不乏追求者。四妹杨丽梅告诉记者,姐姐会巧妙地把追求者的爱慕转换成友情,直到把对方变成好朋友,“她会和男士保持距离,时间一长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在杨丽萍看来,姐姐对待爱情的态度可以用“超脱”来形容,“她把男女关系看得很淡,基本上属于被动型,既不愿意去要求别人,同时也不希望别人来要求她。”提及姐姐为了舞蹈事业不要小孩,杨丽梅说:“她不愿意为了孩子而耽误两三年,Tony能够理解这一点,真的挺不容易的。其实关键就是要看把什么放在第一位,作为舞蹈家、艺术家,她把舞蹈放在第一位。”

在三妹杨丽燕心目中,姐姐杨丽萍就是为舞蹈而生的。回想起姐姐为了舞蹈所做的疯狂事,她直言太多太多了,包括为了跳舞放弃做母亲,对饮食的克制,对家庭的付出。“原来我不太能够理解姐姐,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能够理解姐姐了,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付出总是在所难免。”

孩子:照顾彩旗比我周到

说到自己的女儿小彩旗,杨丽梅感叹:“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又出现了一个这么热爱舞蹈的孩子,我倒是不怕孩子吃苦,我们都是吃苦长大的。况且姐姐非常爱这个孩子,照顾彩旗比我这个妈妈还要细心周到。”

小彩旗最初走上舞台时,杨丽梅挣扎了一年多才同意,“主要是因为孩子太小,怕舞台上的鼓震破她的耳膜,现在看来她非常健康。”至于小彩旗未来的道路,杨丽梅表示希望完全按照孩子自己的意愿,不管是要一直跳舞,成为像姐姐那样的人,还是选择不要小孩,甚至哪怕不再跳舞,她都尊重孩子的意愿。

杨丽萍玉玑岛临水别墅。

从院内看洱海别有洞天。

别墅内席地而坐的躺椅。

场景4:杨丽萍别墅

杨丽萍在洱海玉玑岛上的别墅建造在海边的大礁石上,与画家赵青及李亚鹏王菲夫妇的别墅相邻。整个建筑用铁板、钢索、玻璃、石材等坚硬的材料建成,三面见海的独到位置和建筑材料配置得非常巧妙,听当地人说,杨丽萍没有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瓦。整座城堡与它周边的不事雕琢、宁静无比的白族村落对比,充满了视觉冲击和另类感觉。

房屋建在绿树丛中坚固的礁石上,窗外就是宽阔的洱海,视野十分开阔,有的还建有非常独特的观景平台。

别墅结构十分独特,外表看上去不像人们传统观念中的住宅,它的窗户、墙壁、屋顶都很奇特,甚至有点怪异。

三妹杨丽燕设计的民族服装。

杨丽萍设计的民族服装。

“孔雀窝”全景。

场景5:孔雀窝

杨丽萍三妹杨丽燕的民族服装店“孔雀窝”内,琳琅满目的民族服装,彰显着姐妹俩的审美。门口一只名叫“大眼睛”的八哥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为孔雀窝迎来送往。

“孔雀窝”内全是民族风情服饰,其中不少设计都是出自杨丽萍姐妹之手,记者发现两人在服装上的审美惊人的一致。

《云南的响声》巡演期间,杨丽萍在舞台上是老师(下图),在生活中是妈妈(上图)。

摄影:本报记者 李进红

对话亲情篇之小彩旗

姨妈就像妈妈一样

在小彩旗的眼中,姨妈杨丽萍就像妈妈一样,不但会教她怎么跳舞,还会给她买衣服,带她吃大闸蟹。

2000后,9岁,140CM,身为杨丽萍的外甥女,小彩旗天生就是一块跳舞的料。在妈妈杨丽梅开的Lady Four Hotel中,记者见到了放学归来的小彩旗。对于记者的提问,小彩旗的回答自然而然地流露着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孩子气。看到妈妈从身边走过,她就俏皮地撅起小嘴作出要亲亲的样子,可爱得一塌糊涂。偶尔独自一人玩耍时,除了蹦蹦跳跳之外,她更喜欢一个人走来走去,这时候的她又像个大人似地神情严肃,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跳舞:姨妈说,跳舞要有技巧

《云南映象》《藏谜》《云南的响声》,在杨丽萍的代表作中几乎都能看到小彩旗的身影。小彩旗说:“第一次演出时,既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那么多人给我掌声,紧张是因为害怕出错。”外界最为好奇的是杨丽萍怎么教自己的外甥女跳舞,小彩旗说:“姨妈说了,跳舞要有技巧。”说着说着,就现场摆了个动作,还告诉记者之前那个动作错在哪里,之后那个动作为什么更优美。虽然不会经常手把手地教小彩旗舞蹈动作,但是常年在组里看舞蹈演员跳舞,极具天赋的小彩旗自然“舞”功非凡。她还经常和杨丽萍一起练功、跳舞,一点儿都不觉得苦、累,“因为喜欢呗”。

生活:姨妈对我好,我不怕她

从小就跟着姨妈跳舞,小彩旗和姨妈的感情自然非常深厚。她有些得意地告诉记者,平常会帮姨妈泡咖啡、拿衣服。虽然小孩子都有无穷无尽的好奇心,她却从不喝咖啡,理由说得理直气壮:“妈妈说小孩子不能喝咖啡,而且咖啡闻着太苦了!”让她开心的事情,就是演出结束之后,姨妈会带她一起去吃宵夜,“还有大闸蟹!”而且看见好看的衣服,姨妈就会买给她穿。因此在她眼里,姨妈照顾她就像妈妈一样,都对她太好了,而她对姨妈同样有着像对妈妈一样深厚的感情。

小彩旗说:“姨妈是我非常尊敬的人,而且她跳舞的时候非常漂亮,我很喜欢她。姨妈也是我的长辈,她一点儿都不凶,除非做错事才会说一说。可能因为姨妈是我的家人,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怕她。”

学习:姨妈在组里安排“吃小灶”

为了让小彩旗能够好好学习,杨丽萍还专门在组里安排了一个大学生专门辅导小彩旗的功课,包括语文、数学,小彩旗说自己非常喜欢学习。不过相比自己一个人“吃小灶”式的学习,趁着演出空档回到大理,在双廊镇小学插班的小彩旗,似乎更加喜欢“群居”生活,和小伙伴一起捉迷藏、做操,更是让她觉得新鲜、有趣,“感觉就像个大家庭,我和小伙伴都成了好朋友,我们处得很好,我很喜欢大家,大家也很喜欢我。而且学校里面管得更严,我能学得更多。”不过,随着《云南的响声》二轮巡演的启动,小彩旗短暂的学校生活会随之结束,继续她的“吃小灶”式的学习。谈到自己的理想,小彩旗说:“唱歌、跳舞。”脸上瞬间有了小大人的神情。

专题策划:张欣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