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宝艺术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欢迎加入

登录名 密码
资讯中心 > 综合资讯 >“人民币哥”:我是艺术家 不是低层次网络红人

“人民币哥”:我是艺术家 不是低层次网络红人

博宝艺术网http://news.artxun.com 来源:昆明信息港2010-07-21 17:44:59

  2007年,云南艺术学院学生王军做了两件事情:身着满是人民币的衣服、戴上枷锁走上闹市区,被城管喝停;毕业临别昆明前,他身挂板砖、用行李箱拖着也是从昆明收集来的板砖离开。

  这其实是学油画的王军的两件行为艺术作品,分别命名为《金钱&权力》和《昆明 我走了》。两件事都在当年引起了国内各媒体关注,并作出各种评释。

  此后,王军及其行为艺术作品都已经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直到不久前,有网民将王军当年的《金钱&权利》行为艺术作品重新翻出来,被各网站狂转,因其身着满是人民币的衣服,网民们称呼其为“人民币哥”。

  “人民币哥”其实并不叫“人民币哥”,他在网上有自己的名字:安静的电吉他、okwangjun666、王军。

  从刚迈出校门的艺术学院学生“王军”到现在被网络上笑称的“人民币哥”,王军引用上海一位素未谋面的评论人士的话说:“强烈抗议把该行为等同于犀利哥、凤姐。根本差异在于:一个是艺术而另一个是非艺术。”

  王军现在北京798艺术区实践自己的艺术理想,他的身份是“艺术家、独立策展人”。

  7月19日,本报记者用电子邮件向王军发去了采访问题,他用一个下午的时间,仔细思考后回函,展示了一个真实的“艺术家、独立策展人”王军,而不是“人民币哥”。

  王军语录:

  我其实最怕的就是被媒体炒成没有层次的“网络红人”,我现在参加电视台的节目也基本是访谈节目或辩论节目,娱乐节目离我太远。

  可能会有人觉得我太狂妄自大,但没办法,事实如此!

  中国的当代艺术需要向中国的现实学习,因为艺术家是最真实地生活在现实当中,中国的现实非常超现实,荒诞而精彩,当真实的现实生活都不是那么美好的时候,为什么要求艺术的作品都是美好的?

  我从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独立性”,当所有的同学视我为竞争对手的时候,我认为我的目标是全世界最顶级的艺术家。我认为我跟我的老师之间就是互相交流的关系,包括我们美术学院的院长。

    虽然已经“被网络红人”,但王军一直不肯承认甚至对此有些嗤之以鼻。他认为,将自己和犀利哥、凤姐之流相提并论是一件很耻辱的事。

  灵魂、警示、思考以及感伤是他提及最多的词。他说,他有两大理想:第一,希望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能保持着自己清醒的头脑过完这一生就心满意足了;第二,希望帮助中国的这些有钱人把多余的钱都挥霍掉,但挥霍得要有价值。第一个可以理解,第二个就有些让人觉得很玄乎了。

  目前,混迹于北京798的他依旧热衷于各种和行为艺术有关的项目,自己是在更踏实地做事情。

  “我担心被炒成没有层次的‘网络红人’”

  都市时报(下称“时报”):《昆明 我走了》是在云南的最后一份行为艺术作品,用以表达你对云南的留念。你在云南除了现在被称为“人民币哥”的《金钱&权利》和《昆明 我走了》外,还有其他作品吗?

  王军(下称“王”):在昆明比较重要的作品基本就算这两个。这两年在北京慢慢地被艺术圈及艺术机构认可也是因为作品《昆明 我走了》。

  时报:你怎么评价外界对你这两件作品的阐释?外界对你这两件作品做出过各种各样的阐释,我想听听你本人对这两件作品的阐释。

  王:我觉得外界对我这两个作品的解读不管是好是坏,至少引起了大家对它的思考及理解。我的作品我自己很少给它限定一些条条框框。我现在的作品很少,一年就一两个作品,这就说明我自己在思考,而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表现。

  我认为一个作品有多少个观众去解读它就有多少个意义。好作品走到哪个国家,在哪个时间段都是好的。

  其实我想特别说的是《昆明 我走了》这个作品,表达的是离开一个城市的惜别之情。很多人认为我很沉重,但我其实是伤感,但很美好。

  人总是要成长的,通过这几年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及实践,让我更冷静地去思考当代艺术的社会功能及社会价值,一直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研究及思考当代艺术的文化失语的状态。

  外界突然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其实我应该是考虑到的,但我从没刻意去表现,因为我在我博客上也发了一个简短的回应。从2007年到现在也曾有媒体找到我,希望能跟我合作,但大都被我拒绝了,基本上我这几年来的作品都是在我的博客发布,网友转载或媒体自己转载。

  我其实最怕的就是被媒体炒成没有层次的“网络红人”。我现在参加电视台的节目也基本是访谈节目,或辩论节目,娱乐节目离我太远。

  时报:网上有一些关于你的视频,上传的人都是“okwangjun666”或“安静的电吉他”,这些都是你本人吗?因为你2007的行为艺术留在网上,被“不明真相”的网友翻出来,称你为“人民币哥”。你怎么看待这件事?请你借此机会介绍你的真实身份。

王:我用上海的我没见过面的一个批评家王远先生在自己博客点评的一段话来评价所谓“人民币哥”一事:

  “人民币哥”是以艺术的名义 与犀利哥无关

  点评(非八卦):行为理由充分,恰当地以艺术为名义的行为当然不能等同于犀利哥、凤姐等世俗行为境界。由于该老兄充分领悟行为艺术的真谛并大胆地运用行为艺术的方式走向大街、走向直指人们的灵魂内心,其对社会拜金现象的简单道理却利用传统的古代枷锁来寓意当今人们的灵魂败落、被囚禁的下场……

  因此,鉴于该老兄以艺术为由当然境界也一定非同凡响,并大胆、勇敢地表达了对世人的警示行为意义,实属不易。所以,受到社会瞩目与追捧理所当然,也当属近年较成功的行为艺术范例。

  强烈抗议把该行为等同于犀利哥、凤姐。根本差异在于:一个是艺术而另一个是非艺术。

  我现在的身份是:艺术家/独立策展人,现生活居住于北京。2009北京798双年展项目策展人,重庆青年艺术双年展策展人,独立策划中德装置作品展,“共助云之南”百位当代艺术家赈灾项目,第一、二届前提行为艺术节等重要活动。

  2007-2008中国十大男人排行榜排名第三。

  2009最值得关注的年轻艺术家

  代表作有:《昆明 我走了》《金钱&权利》《雪人》。 时报:“人民币哥”的新闻出来后,你16日发博文《作品金钱&权利突然被爆炒成“人民币哥”!》回应。你的回应很及时。你是如何看待媒体和网络的?

  王:回应及时是应该的。媒体是一面时代的镜子,但事件的娱乐化导向是很可怕的,媒体跟网络在今天已经占据了每个人生活中比较重要的一部分。我还是喜欢这种更真实的聊天的方式,因为这样能真实地挖掘出一个事件及一个人背后真实的故事。而不是媒体的娱乐化跟妖魔化,具有一种表面性,深度剖析不够,因为媒体会直接影响到观众的理解。

  “这三年来一直在汲取营养,加强自己的知识储备”

  时报:从《昆明 我走了》之后,你好像淡出了大众和普通传媒的视野。能简要介绍下你这几年的生活和经历吗?

  王:其实是更踏实地在做事情了,针对性更强,因为毕竟我只是一个艺术家(强调下的是,艺术家只是一个被人称习惯了的称谓,这样的称谓要好过“网络红人”)。这三年来一直在汲取营养,加强自己的知识储备,读了一些书。一直从事当代艺术创作、行为艺术文献资料整理及展览策划。

  2008年“中国嘉德共同渡中国当代艺术赈灾”活动,《昆明 我走了》图片作品的1/6版拍卖,近200名当代艺术家献出爱心,共有200多件优秀当代艺术作品参与拍卖,本次活动总成交金额5106万。《昆明 我走了》作品被私人及澳门艺术博物馆藏。

  2009年8月我独立策划的北京798双年展行为艺术项目。关于当代艺术的功能性及社会价值,我提出中国的当代艺术需要向中国的现实学习,因为中国的现实非常的超现实,精彩而荒诞,当中国的现实都不是完全美好的时候为什么要求艺术家的作品都是美好的?艺术家需要最真实的表达、最真实的表露。从2006年中国的艺术市场开始火热,大量的鱼龙混杂的艺术家涌入北京,每天幻想着自己作品的千万梦想,盲目地追求利益性,而不去反思当代艺术本身的文化失语状态。

  2009年8月15日我邀请了范跑跑、重庆钉子户、刘晓原等以及40几个艺术家参加798双年展行为项目,目的就是要刺激艺术圈的再思考,当中国社会出现各类问题人物精彩过艺术家的时候那艺术家何为

  2010年我策划的第3届前提艺术节,分为两个月、8场活动、200多位国内外艺术家参加。当时正临西南大旱,我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后,特别伤感。当时在广东,随即就在当地发起“共助云之南”百位当代艺术家赈灾项目,艺术家与企业家合作认购,共捐得人民币11万多,全部由红十字协会帮助捐到灾区。

  “可能会有人觉得我太狂妄自大,但没办法,事实如此!”

  时报:我知道你是学油画的,怎么会做起了行为艺术?现在你放弃了自己的专业了吗?你的行为艺术中反映了你对现实世界的思考,你对现实世界有些什么样的看法?为什么你会对现实倾注了这么多关注的目光?

  王:我从读书时候就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独立性”。当所有的同学视我为竞争对手的时候,我认为我的目标是全世界最顶级的艺术家。我认为我跟我的老师之间就是互相交流的关系,包括我们美术学院的院长。

  创造性的艺术,决不会顺服于既定的规范秩序,否则历史便丧失了演进动力。行为艺术的出现,是历史发展所引发艺术内变的表现。在语言材料使用上的自由开放,赋予文化生态更多的精神资源,有利于社会进步与思想解放,以及人们观念意识的转变与思维能力的提升。除它的材料形式与表达方式有别于传统艺术之外,更重要的是它对传统审美价值体系、权力制度规范构成了颠覆性冲击。文化艺术的自由敞开,势必造成社会思想的极大丰富,它对现有权力秩序无疑形成威胁。

  当代艺术发现到今天已经非常多元化,涵盖的内容很多,比如油画、装置、行为、摄影、雕塑、新媒体等等,目的都是为了表达自己作品的观念,只是手段不同而已,油画的元素比较传统、比较老,是我的爱好,但远远满足不了我的表现方式。我近两年一直在研究艺术新的可能性。我认为,未来的艺术会趋于观念艺术层面,甚至咱们聊天能达到我作品的概念。我可以说这是我的作品。

  我曾说过,中国的当代艺术需要向中国的现实学习,因为艺术家是最真实地生活在现实当中,中国的现实非常超现实,荒诞而精彩。当真实的现实生活都不是那么美好的时候,为什么要求艺术的作品都是美好的?

  时报:记得你离开的时候,你说“为了理想不得不离开昆明”,那么,什么是你的理想?为了你的“理想”,为什么又选择到了北京798?这些年你是靠什么在北京生存下来的?

  王:我有两大理想:第一,希望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能保持着自己清醒的头脑过完这一生就心满意足了;第二,希望帮助中国的这些有钱人把多余的钱都挥霍掉,但挥霍得要有价值。

  北京798艺术区是全世界当代艺术中心,这里聚集着世界上最顶级的艺术家及作品。我跟798的画廊签约过代理过我的画,也教过一段时间书,也曾在798附近草场地艺术区开过一个云南主题餐厅,当时生意很火爆,但因为2009年8月我参与策划的798双年展资金不充足,只能把自己的餐厅卖掉来解决艺术家的部分交通费用。

  时报:你上传的一些视频博客,当时你对自己未来的十年好像有个大致的规划?(如果有,请介绍下你的规划和接着回到后一个问题,谢谢)现在完成得怎么样?你的博客里的身份介绍是“艺术家、独立策展人”,你喜欢这两个称谓吗?

  王:这几年我其实一直在给自己补课,写作品的方案及做计划,在中国的大环境下挺天方夜谭的,但我见到很多个天方夜谭被朋友变成了现实,包括月球上的作品都有。我相信我的天方夜谭也终究能变成现实。

  我现在每年独立策划中国最具独立性的“前提”行为艺术节。前两年都是自己贴钱,我今年的计划就是不贴钱,现在已经实现了,并且顺利地要出版我们活动的画册了。

  博客里的称谓“艺术家、独立策展人 “可能会有人觉得我太狂妄自大,但没办法,事实如此!

  2009年我被艺术媒体评为:最值得关注的年轻艺术家。(都市时报 首席记者李鸿睿)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703488 E-mail:webmaster@artxun.com 在线客服QQ 新闻营销热线:010-68703488-657

Copyright 2006-2009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