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钟如何看完5米“清明上河图”?

TIME|2015-09-28 16:13:37
294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十千脚店”前的“彩楼欢门”

说起最近最火爆的展,非北京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的“石渠宝笈特展”莫属,而在此展中,最火的无疑是 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真迹。据悉,人们为看《清明上河图》,需要排队6小时,但真正能与这幅经典绘画面对面端详的时间,却“不到三分钟”。那么,如 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收获更多呢?最大程度地了解《清明上河图》的创作背景,听取专家建议的“不可忽视的细节”,如果大家能在观展前做好这些功课,这宝贵的 三分钟也就值当了。

读《东京梦华录》了解背景

想要在两三分钟里从5 米长卷《清明上河图》中读懂更多北宋都城东京的繁华,可以先阅读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图》——《东京梦华录》。这本书几乎是所有研究开封文化或研究北宋东京 城的专家、学者的必读书目,其作者是一位在靖康之乱后南渡的北宋遗民、宋代文学家孟元老。他在晚年回忆故都繁盛时写下的这本写实性著作《东京梦华录》,大 约3万字,描绘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庶民百姓的日常生活,记述了当时开封的都市生活、风土人情、城市建筑、商业服务、勾栏瓦舍以及说书、杂剧、歌舞伎艺等场 景,与《清明上河图》相互印证。比如,书中提到了成行成市的香药铺,《清明上河图》中有“刘家上色沉檀拣香”的幌子;书中里提到了好多知名的酒楼,像白矾 楼、会仙楼,《清明上河图》中则有“孙家正店”,让我们看到了彼时东京“五星级酒店”究竟是何种模样;书中还提到了很多名医药铺,“李家生菜小儿药铺”、 “孙殿丞药铺”等,《清明上河图》中也有“赵太丞家”和“杨家应症”。

留意这些细节 三分钟值当了

最早的灯箱广告“十千脚店”

画中一家“正店”,相当于现在的“五星级酒店”,在北宋是名副其实的酒店,开封城像这样的“正店”共有七十二家。“十千脚店”比“正店”差一档,门口的 方柱标牌到晚上时可以在箱内点上蜡烛,这可能是最早的灯箱广告了。《东京梦华录》记载,为满足市民夜生活,商家为了追求更多的商业利益,原先坊市制下长期 实行的“夜禁”也自然而然宣布取消,开封城里出现了“夜市”、“早市”和“鬼市”,“灯箱广告牌”印证了夜市的繁华。

浮夸的店面装饰“彩楼欢门”

在“大千脚店”附近有一座特别的建筑,像哥特式教堂一样冲天而立,这种建筑叫“彩楼欢门”。“彩楼欢门”是两宋时代流行的店面装饰, 或是用彩帛、彩纸 等所扎而成的门楼,或者是用木质杆件绑缚而成阁楼形状,以壮声势。这种结构在画中还有几处,比如“孙羊正店”门前就有巨大的“彩楼欢门”。南宋后期,“彩 楼欢门”销声匿迹,究其原因,可能是南宋后期连年战争使都城临安的经济不再能支撑“彩楼欢门”这种奢华而容易损坏的店面装饰形式;也可能是这种店面装饰习 俗逐渐被其他做法所取代。

夫妻并肩逛街买花时尚

在“孙羊正店”大门前,有一对小夫妻正在买花,小娇妻亲昵地将她的胳 膊搭到丈夫的肩膀上。经过的一顶轿子,轿夫的眼睛盯着这对小夫妻看,结果路都走弯了。历史上,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就曾和丈夫赵明诚一起穿街过巷,搜求金石书 画,不同的是,作为贵族女眷,李清照需要女扮男装乔装一番。此外,宋朝市民以买花、插花为生活时尚,今日城市的“小资”大概也莫过于此。

宋代以喝饮料为时尚

在一个路边摊,挂着一个招牌,上写“香饮子”。“香饮子”是什么?就是饮料。宋人以喝饮料为时尚,市场上当然就有各色饮料出售。如果是六月天,还有冷饮 消暑。《东京梦华录》说,六月时节,汴梁的“巷陌路口、桥门市进”都有人叫卖“冰雪凉水、荔枝膏”,“皆用青布伞,当街列床凳堆垛”。

考前算一卦

在卷尾有一个情景,“解”字招牌围着一群人,过去认为是说书场景,不过有书画专家认为,其实这是解命之地,就是算命。理由是,如果是画说书,说书人周围 会有不同年龄、各种身份的听客,还会有小孩混在里面。“解”字牌旁“说书人”周围来的人大都儒生打扮,年龄也差不多,都集中在这儿,看来他们有共同关心的 问题,那只能是科举考试。在北宋清明节过后大概两三个星期要举行全国性的科举考试,当时北宋专门给考生算命的人就有好几千,在考试之前请人算一卦是很重要 的考前一“课”。

非繁荣市景,或是“盛世危图”

故宫书画专家余辉表示,《清明上河图》虽然场面热闹,但表现的并非繁 荣市景,而是一幅带有忧患意识的“盛世危图”。他通过画中描绘的惊马闯市、船桥险情、官员争道、军力懈怠、城防涣散、消防缺失、商贸侵街、酒患成灾等街头 弊病,组合成北宋末年沉重的社会危机。遗憾的是,宋徽宗迷恋精绘祥瑞和吉兆,他看出画中用意,不愿收藏,只将该图赏赐给外戚向家。不过对于这一解说,有专 家表示,不应跨时代地过度解读,“那个年代的画家不会从社会学层面思考这么多,画中描绘的冲突和矛盾,仍是强调趣味性所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