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德可风人师表-------朱可心

TIME|2007-08-09 16:03:37
49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朱可心:(1904~1986)原名开张、凯长,宜兴紫砂名艺人,花货巨匠,一代宗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苏分会会员。生于宜兴蜀山,14岁拜汪生义为师学艺,31年受聘于宜兴陶瓷职业学校任技师、工场教员,作品“云龙鼎”美国芝加哥博览会“特级优奖”。54年受命组建宜兴蜀山陶业生产合作社,为宜兴紫砂工艺厂创始人之一,56年被江苏省政府任命为技术辅导,先后授艺带徒数十人,名艺人有汪寅仙、李碧芳、潘春芳、许成权、范洪泉、谢曼伦、曹婉芬、王小龙、高丽君、倪顺生、李芹仙等,57年参加全国民间艺人代表大会,六十至七十年代设计新品达百余种,分别为国内外各大博务馆,文物馆所收藏。

           蘭德可风人师表-------朱可心
  笔者与朱可心相识,已近三十载。1969年秋冬,笔者为写宜兴紫砂厂的调查报告,找到朱可心。这位紫砂花货者进宜兴林科所跟高级茶艺工程师张志澄学艺后,因老师张志澄跟朱可心、顾景舟来往密切,跟朱可心接触也就更频繁。七0年代后期,笔者在宜兴丁蜀镇文化馆主编《陶都文艺》期间,与朱可心合作发表了[东坡提梁壶]等紫砂传说十余篇。之后,笔者在负责丁蜀镇文物普查、古窑址、厂桥的普查和八0年代初人口普查、地名普查中,都得到朱可心的帮助。1985年笔者至《丁蜀镇志辦》任<人物·社会篇>责任编辑,在窑场民俗民歌民谣等方面得到朱可心的指教。笔者完成志书《可心艺传》,同时著手《可以传》创作,探访许多紫砂界前辈和朱可心亲属、好友、徒辈,对可心生平、事迹、家史、艺品、艺德进行系统了解,大师的风范形象在心中树起丰碑,是笔者做人、处事、学艺人楷模。
  何为艺德?笔者以为是从艺人员必须具备的素质修养,人品道德。紫砂行业从艺人员必须具备的素质修养,人品道德。紫砂行业从艺人员必须具备何种标准的艺德?尚无定论,更需探讨。笔者所知的花货素饰器大师朱可心,无论在从艺目的上,学艺过程中,求艺态度上、精艺操作中、传艺授徒诸方面,都具备甚高的素质修养与人品道德。谦虚为本,尊师重道,胸襟坦荡,主动求教,摒弃旧俗,支持创新;严谨制作,一丝不苟,言传身教,毫不保守,清贫朴实,一层不沾,无一不为大师风范、艺德典范。
  下面笔者就所知的一些历史事件,探讨一下可心的艺德,请方家指正一二。

             光耀门庭 学艺初衷
  一般人学制茶壶,是为了有份手艺,养家糊口。朱可心学制茶壶,主要是用这份手艺来光耀门庭,为紫砂争光,为家乡争光。
  朱可心,原名开张,学名凯长,1904年10月生于宜兴蜀山北厂一户平展家庭。父亲朱伯荣,以编芦席为生,后开张杂货店。可心从艺是受清末民初制壶名手黄玉麟一把壶、一块匾的熏陶和影响。
  一把壶,即朱可心父亲朱伯荣所珍藏品玩之物—黄玉麟所制的鱼化龙茶壶。闲暇之时,朱伯即用鱼化龙泡茶品茗,朱可心经常趁父不注意,抚摸茶壶,用手把壶盖上的龙头伸出伸进,为此少不了挨责受骂。黄玉麟的鱼化龙在朱可心幼小心灵里留下了很深影响,以至于当父亲不慎将壶摔碎,十岁出头的朱可心哭得十分伤心,还生了一场病。
  一块匾,就是制壶名手黄玉麟于光绪21年(西元1895年)受苏州吴大澂之聘,至[愙齐]精制各式茗壶后,吴大澂亲自定制,亲手书写,派人送至蜀山黄玉麟家中的一块横幅中堂匾额,上书[壶家妙手]四字。这块匾额,可心小时候曾见过,用红木制成,[壶家妙手]四个字用阳文篆书描金,后有[愙齐][吴大澂]之款识,挂在黄玉麟家正门中堂,占据了黄玉麟家中堂大块墙面。朱伯荣告诉可心:黄玉麟当年去苏州,是被苏州两公差押解去的,没人知道去干什么。玉麟走后,家人日夜担心啼哭。三月后,吴大澂派人送来钱粮,捎口信说公差误会,把[请]误以为[押],才知道黄玉麟是被请去制壶。三年后,黄玉麟载誉归乡,吴大澂送来横匾,窑场引起轰动。黄玉麟为家乡蜀山争了光,一时传为美谈。
  可心没有继承父亲编芦席、开杂货店,而是从艺学制壶,可以说是受了黄玉麟一把壶、一块匾的影响。朱伯荣经常拿黄玉麟制壶争来一块匾的事反复讲给朱可心听,其实就是要他长大后像黄玉麟一样能光耀门庭。可心记住父亲的教诲,直到年老时还常唠叨,正像可心内心表白的[虽然没拜黄玉麟为师,但心里一直拿黄玉麟当师父!]
  当耀门庭也好,为家乡争光也好,这些都属于传统美德范畴。可心带着这种美德从艺学艺,可说是为树立正确的艺德观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虚心可师 改名可心
  谦虚是一种美德,尊师重道也是一种美德,当一个人有了成绩冒出骄傲自满的苗头时,千万要记住:虚心者,可师也。
  朱可心原名开长,二十七岁才改名可心。为何改名,有一番缘由。
  可心十五岁拜汪生义为师学艺,至二十岁满期,壶艺已初露锋芒。民国二十年秋,江苏省公立宜兴职业学校陶工科由宜兴城内返还蜀山镇。后陶工科改名为窑业科。朱可心在校址初返蜀山时,由师兄吴云根推荐,由校长王世杰考察,被聘为学校实习工场教员。
  任教不久,朱可心和师兄吴云根因误会而产生隔阂,甚至闹到[见面不讲话]的地步。事情是这样的:宜兴职业学校校长兼窑业科(窑业科于民国22年单独建校,称[江苏省宜兴初级陶瓷职业学校])科长王世杰,四川籍人,早年在日本东京帝国工业大学攻学士,专攻陶瓷、玻璃、水泥、珐琅等,是位留洋专家。王世杰嗜爱紫砂、推崇紫砂,为创办紫砂职业教育(陶工科创始人)而放弃在当时首都南京就职的机会,来到宜兴蜀山。到蜀山后,王世杰根据欧洲流行器皿咖啡茶具式样,为紫砂打开欧洲市场专门设计了一份紫砂咖啡茶具的图纸,分立面图、平面图、俯视、正视、侧视分图十几张,叫吴云根制作。吴云根花了三个月时间,按图纸尺寸连续做了二件套,校长王世杰都不满意。吴云根秉性耿直,一冒火就显在面上,见王世杰校长对制品不满意,气得不肯再制。于是,王世杰便叫朱可心制作。朱可心见了王世杰设计的图纸,又对照吴云根的制品,细细查找原因。原来制品和图纸,平面和立体,画与做不是一回事。朱可心连用几何造型,合理安排好壶身、流、把、盖的比例,恰到好处,制作成自己第一次创新的咖啡茶具。王世杰见了大加赞扬,连声赞:[好!]
不料吴云根生气了,认为朱可心出他的洋相。而朱可心年轻气盛,一时接受不了,认为自己创制出第一个新作品,师兄不支持他,反而怪他,给他脸色看,因此也不理吴云根。这一来,两人关系越闹越僵。
  这事让校长王世杰知道,非常难受,找两人谈没见效,就委托紫砂前辈、德高望重的工场教员程寿珍出面做调解工作。程寿珍公然劝解吴云根、朱可心。程寿珍还带朱可心登上蜀山,给可心讲苏东坡在蜀山办学的故事。朱可心想起自己在学艺期间,师兄吴云根像兄长一样关心照料他,为自己骄傲不敬重师兄的行为感到惭愧。可心主动恢复改善了和师兄吴云根的关系。可心为记住这次教训,取[虚心者,可心也],[壶中杯水,可清天地]之意,自改其名为[可心]。朱可心改名,得到校长王世杰的肯定,程寿珍更是高兴。高兴之余,程寿珍亲自传授朱可心[仿鼓]、[汉扁]等壶的技艺,亲自传授清代嘉道年间高手杨彭年遗留下来的手工练泥[拼砂]之法,并将自己配置的紫泥上品青灰砂泥的程序教朱可心,使朱可心受益菲浅,对可心壶艺长进起了很大作用。后来可心回忆说:[程寿珍是他出师后遇到的又一位老师]。
  可心改名,以谦虚谨慎为本,戒骄戒躁为法,尊师重道为源,真诚修身为训,万勿自大为戒。可心一世真诚谦虚待人,时刻以名字本意作为座右铭,为紫砂界后人树立楷模,意深境远。 笔者以为:可心改名,可视为可心艺德初成的一个标志。

             胸怀磊落 虚心求救
  胸襟坦荡,把自己的创作设计、艺术观点亮出来,主动征求人家的意见,就能填补自己设计上的不足,获得人家真诚的帮助。
  1932年春,宜兴职校校长王世杰邀请丁蜀山陶业粗、溪、黑、黄、砂、紫砂六大类行业公会代表、窑业主代表、艺人代表、地方名士、校董召开一次座谈会,研讨参加百年一度的美国芝加哥博览会展品展示问题,朱可心被邀参加。会后,王世杰委托程寿珍任展品总监造和工艺总辅导。
  这期间,朱可心常向程寿珍讨教技艺,程寿珍也悉心传授,并介绍各方人士跟朱可心认识交往。朱可心为设计展品,开动脑筋,几经思考,准备以鼎为题材,设计创作新品参展。鼎为古代传国重器,要发扬中国国威,民族尊严,可心决定做只云龙鼎。龙的神威、形象使可心非常兴奋。设计稿一出来,朱可心便告知校长王世杰、校董储南强、潘稚亮、名师程寿珍、范大生等,一一征求意见。王世杰支持他,给他找了许多龙的图案范本。储南强赞同他,书送一幅对联作为勉励,对联曰[书传阳羡名陶録,人在幽峰稼穑图],并提议可心要博采众长。潘稚亮对鼎的纹饰设计提出中肯意见。
  朱可心的云龙鼎一次性制作成功。鼎高2.5市尺,鼎下部饰以层层波浪,身部饰以巨龙在波涛中翻江倒海,龙首仰面,向天空喷吐万珠水花。鼎盖上三朵云头托起一轮红日。三只金刚鼎脚饰以浪波曲型。整体雕镂生动,巧妙运用紫泥天然色彩,色泽温润,表面肌理效果达到出神入化之境地。此鼎参加百年一度的美国芝加哥博览会展示,摘取桂冠,获[特级优奖]。
  云龙鼎一做成,朱可心乘着余兴,运用自己熟悉竹,喜竹饰的特长,又设计出一只竹节鼎。潘稚亮看了朱可心的设计稿,十分喜欢,要求可心在鼎面上留下空白让他镌刻。朱可心答应了,在制作竹节鼎的日日夜夜,潘稚亮也忙着设计鼎文。竹节鼎制成后第二天,号[木石居主人](本意原为闭门读书,钻研书法篆刻,不问世事)的潘稚亮,便凝神注目,钢刀好似金蛇舞,镂下一层泥屑,正面刻下[万年宝鼎]四个李斯小篆,背面刻下古钱纹饰。潘稚亮为可心写下一副对联,联曰[陆氏释文宝宗汉学,仲翔注易犹契义心]。
  竹节鼎烧制成功,鼎高1.6市尺,鼎身取一节竹段状,四周浮雕竹叶,三只鼎脚由两根细竹盤曲而成,鼎盖用镂空竹叶,三竹节分饰其中。鼎正面[万年宝鼎]四字苍劲雄浑,鼎背面古钱纹饰樸致端方。鼎整体清韵有致,典雅大方,使人赏鼎时[竹歆炉香]之心油然而生。此作在上海蓬莱市场(今豫园商城)展出时,为孙中山夫人宋诚意龄定购,现存上海宋庆龄故居。
  朱可心创新设计毫不保守,绝不自封,主动征求人家意见,态度真诚,虚心求救,博取众长,无不是一种高尚的艺德表现。笔者以为,艺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传统美德,它反映出艺者的求学态度、求学精神、求知欲望、求实情操,为从艺者高尚品德的实质体现。可心的这种艺德,为紫砂界从艺人员起着一定的表率作用。

             摒弃门户 支持创新
  摒弃门户之见,无论是光货素器,光货色(饰)器门类,还是花货素饰器,花货色饰器门类,以及筋瓤货、筋纹器门类,凡是新款式、新形色出现,尽管可能还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有可能还不十全十美,但作为从艺人员,只能抱着支持态度,并尽可能,善意地提出修改意见。
  抛开门派之别,门户之见,一视同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在资格、功夫、艺术见解上难分伯仲,难见高下的同辈艺人当中,这就需要勇气和度量。
  朱可心是唯一一个在三0年代抗日战争暴发后,至四0年代、五0年代初紫砂业相对低靡的情况下,坚持以壶为业,以壶为生的艺人。他没有转一天业,没有打一天其它杂工,而终于钻在制壶工艺中。期间他创制的新品《云龙壶》、《松鼠葡萄壶》、《松竹梅三友壶》、《圆松竹梅壶》、《提梁鱼化龙》 等,得到很高评价,并数度得奖,为南京博物院收藏。因此,他自己不断创新,也支持人家创新。
  至1956年夏天,紫砂花货色饰器高手女艺人蒋蓉创作了第一件新品《荷花壶》,在坯体刚刚完成成型制作工艺,即遭到非议。蒋蓉哭着找到时任陶业社副主任兼工场辅导的朱可心,气着要把坯体毁掉。朱可心极关心蒋蓉的创作,因为蒋蓉第一次提出设计时,可心即表示支持。
  朱可心到工场里一问,非议的人竟有花货素饰器高手,像真品享有盛誉,时称[鸣远第二]的裴石民,有花货素饰器高手,竹饰方面享有素雅风格的师兄吴云根,还有光货素器追求裸胎艺术效果的制壶名手顾景舟等人。
  紫砂界门派之别,素来有之,门户之见极深。紫砂花货素饰器之分支向来认为是花货塑器之正宗,从艺素饰器者也有重花货素饰器而轻花货色饰器的情况存在。从艺紫砂花货色饰器的蒋蓉要创新有难处。朱可心时任工场辅导兼陶业社副主任,他以这两个身份一一同裴石民、吴云根、顾景舟等人交换意见,并勉励蒋蓉要想得到别人的评价,东西一定要做得好,要拿出本事来。
  蒋蓉得到朱可心的坚决支持,朱可心亦亲自指点和提出修改意见。蒋蓉的第一件创新作品《荷花壶》于1956年夏秋之际创制成功,并在临冬的全国陶瓷工艺会议上被评为特种紫砂工艺品。《荷花壶》充分发挥蒋蓉在花货色饰器上的特长:造型以荷花作壶身,莲蓬作盖,花梗为把,巧妙运用紫砂泥配色,米黄底色,朱红花脉,墨绿莲房,青莹荷叶,碧翠青蛙。壶脚为红菱、白藕。色饰自然,清新艳丽。
  朱可心支持蒋蓉创新,在突破旧俗氛围中,在摒弃门派陋见中,都具有积极意义。这种事在后来[史无前例的四大运动]中,朱可心被作为批判对象,并被人漫画成男身女腰花裤脚,还以男女二个身体合在一起穿一条裤被人施以攻击,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朱可心的观点明确的:凡是从艺者,不要有什么门户之见,不要以为自己门派的东西就是最好,其它门派都不如自己,也不要只看到自己的门派,而对属于其它门派就漠不关心,这对于紫砂的发展是不利的。对支持蒋蓉创作《花花壶》绝不会后悔!这无疑是对攻击者最好的,最大度的宽容回答。
  朱可心一生对创新抱有积极态度,无论自己、别人,一概摒弃旧俗陋习,一视同仁,极力支持,鼎力相助,这无疑是一种崇高的艺德体现。笔者以为:自己创新实属不易,但要支持别人创新更属不易。这是勇气、大度和气量的结合,这种艺德应该在紫砂界发扬光大!

             收徒授艺 真诚奉献
  培育浇灌新的花朵,毫无保留传授技艺,用严谨的、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影响后代,用行动和心血结晶使新苗茁壮成长,只有一个目的-----推动和发展紫砂事业。
  朱可心于1932年开始收带徒弟,传授技艺,由于种种原因,徒弟因战乱而转行,一直从事紫砂业的较少。真正一直从事紫砂业的,该从1955年开始,从那时至可心逝世为止,艺徒中当今在紫砂艺界崭露头角的不在少数。人们熟悉并坚持从事紫砂花货素饰器创作的名手就胡汪寅仙、李碧芳、范洪泉、高丽君、王小龙、谢曼伦、曹婉芬、潘春芳、许成权、倪顺生、李芹仙等,师兄吴云根的高徒,当代有名高手吕尧臣在可心在世时,也一直受到可心的指点和帮助。
  可心授艺十分严格,但严格不是在嘴上,而是用严谨的制作做示范,言传身教,边做边教,不懂就问,不懂就教,直到教会为止。1959年,朱可心在仿制项聖思大桃杯过程中,费时四个多月反复揣摹,反复领会,反复观察,胸有成竹时才开始动手。光制作专用工具就达五十多件。制桃杯把的桃杆疤痕,小工具就达十件之多。而贴塑清理大小老嫩十四张桃叶时,或卷或翻,或动或静,清叶脉,整纹路,工具就更多,达二十多件。其时,朱可心把徒弟汪寅仙带在身边,边贴边塑,边理边教,使汪寅仙得益非浅。
  在仿制陈鸣远的包袱壶时,朱可心把李碧芳、高丽君、范洪泉、潘春芳、许成权等几个徒弟叫到身边,边作示范,边解说包袱壶寓圆寓方的道理,怎样制作才能使形体饱满而不臃肿,怎样才能达到布纹褶裥,既不失真又不落套的效果,使徒弟既学艺又懂其间奥妙。可心所制“桃杯”“包袱壶”,精巧雅润,韵致怡人,让徒弟受到启迪教育,制品为南京博物院收藏。
  七0年代初,朱可心创作进入高峰期,技艺更精进纯熟,精心设计,严谨制作,一丝不苟。这期间所创精品为《报春》、《常青》、《翠竹》、《春色》、《松鼠葡萄杯》、《矮梅椿》、《可心梨式》、《劲松》、《彩蝶》等等,无不在紫砂界掀起一阵阵可心新作热潮,制品长销不衰。而可心自己却每式限量精制,余全部让紫砂界后辈、新苗承担。有行家指出:朱可心要是保守一点,把技艺不尽传于人,把款式变成一人专利,那可心壶的身价还要高,即俗说话的看到少的即是精的,身价自然也是高的。可心对这种观点很坦然:壶总是要让人喜欢才行,有人喜欢,学的人多,做的人多,喜欢的人也多,既培育后辈,学到技艺,又推动紫砂发展,两全其美,是大好事。
  可心授艺,毫不保守,言传身教,以身作则,严谨创新,一丝不苟,这都说明可心的艺德修养已经达到较高层次。笔者以为,长江前浪带后浪,没有前辈的辛勤创造,为后辈铺砂垫石,就不会有紫砂事业的发展。优秀的艺德情操应该发扬,优良的艺德修养应该继承,才能代代相传,永不终止。

            不受利诱 保持晚节
  清贫甘苦,勤俭朴实,没有丝毫非份之想,在艺海中孜孜追求。艺术至上,一层不沾,这也许是艺德上的清高,但同时又是极难做到的。
  朱可心过惯清贫日子,生活俭樸,至晚年时节,所有家什用具都是用了又用,老掉了牙。他的卧室里,除了一只书橱,一只木箱(也用作书箱)和一张用竹床搁成的床铺外,就是一张工作台(泥凳),台上放满制坯工具和一块精选出来的紫砂泥料。可心晚年积劳成疾,但还是坚持创作,至1985年10月上海电视台在可心家中拍摄电视,可心还是坚持做完一件《仿鼓壶》,其后又制作完成《汉扁壶》。
  随着国门的打开,八0年代开始,紫砂首先在港台地区热起来。朱可心作为当代制壶巨匠,花货素饰器一代宗师,自然也成了紫砂热浪中注目的追逐对象。有人要买可心的壶,一天要跑可心家好几趟,有人干脆毫不掩饰,寻借口要用可心的印章,卖一把壶分五成利。更有甚者,有些人一至可心家里,拿钱朝台上一掼,然后再求可心盖个章款。面对钱和利,面对有些人的无耻要求,可心一概严正拒绝。可心的态度很坚决,壶已全部捐献给博物馆,印章虽还留着,但不是自己亲手制的壶,绝不盖上自己的章。很多人碰了钉子说“可心脑子不开窍”,也有很多人碰了钉子不死心,继续纠缠,还是弄不到一把可心的壶。
  1986年2月,朱可心再次病倒了。病床上,朱可心一次次告诫家属,不要见钱眼开,不要亵渎艺术,不然就枉为朱可心的子孙后代。1986年3月初,朱可心感到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心里为制壶用的印章而担心,一次次催促家人,要当面将印章全部销毁。直到家属答应照嘱办事,可心才了却一件心事。在有些人眼里,这虽然是件不起眼的小事,但在市场经济社会中,在金钱面前,有人丢失了颜面,有人失落了人格,也有人为金钱而折腰。在紫砂壶界假冒伪壶日超泛滥的时日,朱可心毁弃印章,正是表现了朱可心高风亮节的艺人气魄,一层不沾的可贵品质。终身追求艺术的人,心里只有[艺术]两字,绝不会有其他的位置。
  保持晚节,一层不沾,光明磊落,兢兢业业,自始至终致力于紫砂的开拓发展,平凡中表现出紫砂花货素饰器大师的崇高艺德,言行中表现出一代宗师的风范形象,这也许就是朱可心艺德的闪光之处,这也是今天紫砂界对朱可心艺德的闪光之处,这也是今天紫砂界对朱可心艺德、艺品、艺貌方面值得探讨和研究的地方。

               作品展示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