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看“帽子” 多看水平

TIME|2017-08-13 14:07:25
129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去年秋,笔者受邀到某重点高校讲课,要在2至3周内完成20多节课的教学。大概是要体现该校办学的开放性,要求所邀专家必须来自校外,而且职称为正高。因相邀者是大学同学,自己无法拒绝,同时也想和久未谋面的同学交流一些新东西,就将拙著《新媒体文艺》的部分章节编入教学计划,并认真填写了相关表格。后接到电话,被审核部门否决了,同学表达了歉意,并含蓄地暗示我:不是你不行,而是你的单位不行。我心里有些五味杂陈:没想去却答应了,现在又去不成了。

1993年我读大学时,学校也分重点和非重点,不过没现在这么等级分明:一本中的985高于211,二本高于三本,一专高于二专,排序如同古代九品十八级的官阶那样等级森严。似乎师生也是这样划分了档次,某孩子高考前摸底分数可上985,但发挥失常只读了个二专,似乎这一辈子身份标签都是“二专”。教师要调往更高级别的高校,教授往往先得降为副教授,如果反调,哪怕职称注水严重,也无需考查,直接聘任。

某些现实差异一直存在,如过去的工人与农民、城市与乡村、东部与西部等。而现在呢,多少有一些改变。就招生而言,浙江今年取消招生批次而按专业录取,有些三本甚至职业技术学院的录取分数线远超985学校,从而引发社会热议。重点学校的各个专业享受了因学校级别带来的从政策、拨款到招生的各种福利,但是如果教学、科研与就业等都没有取得对等的成绩,凭什么级别比你低但具体专业比你强的学校,就不能录取分数更高?某单位的整体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各方面都高人一等吧?去年我到北京访学,一位朋友私下告知,在中国知网上我的论文数量远超某博导。虽然我开玩笑回应,“我那点水平自是无法与之比肩,继续当好我的本科生导师就行!”但说实话,现在有些“博导”不仅文章写得少,而且质量也让人大跌眼镜。

派出三教九流,人分三六九等。基于旧思维,有些机构不是衙门却也喜欢按资排辈、以“帽”取人。有的刊物,没博士或副教授职称,连投稿资格都没有。某些没几个人看的刊物,却因是核心期刊,因为评职称等“有用”的因素而炙手可热。而对于职称制度,即便你在普通刊物或报纸上发表上千篇文章也没用。这种僵化的惯性,在美术圈也不少见,特别是涉及画展入选、课题申报、基金申请、刊物发文、学术论坛、论著评审、会议座次、画价排名等,往往有或明或隐的利“帽子”潜规则,甚至外人莫入,而未必关乎水平。

人生而平等,劳动也不分贵贱。我主持的某报美术批评栏目,约稿的有博导、著名学者、批评家,也有普通画家、中小学美术教师。有的作者名不见经传,但文章水平和判断事物的水准也不输所谓名家。相反,一些有一定学术身份的人反而会因为嫌稿费低,或觉得报纸不是学术刊物无法赚取科研积分等就不愿浪费时间。似乎,掏银子买职称政策认可的版面就心安理得,真正探讨时弊,提出思考倒是在浪费时间。

各行各业都存在傲慢与偏见。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质疑招聘美术教师学历越高越好。还有,比如要入选某些展览或在某些地方办展览,没一些身份难于上青天。前些年,我搜肠刮肚找好选题、整理好已有成果,郑重填表申报了某基金的艺术学项目,去交材料却发现我的单位没分配编号。早知无资格还填啥表?花的时间可不止三五天。

很多人诸如此类的事情遇到多了,也就随遇而安,不再争取,但学术体系也会随之进一步固化,“百花齐放”也会沦为口号。现实面前,“不看帽子看水平,不拘一格降人才”或许只是理想,但这样的理想真的不算过分。

(作者为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教授)

【除署名本报评论员文章外,本栏目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热门标签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