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png

抽象水墨艺术——青年艺术家张洋

TIME|2017-11-30 17:06:08
495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张洋             

1982 生于新疆.

2008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个展:

2017 构 境;红创空间 

2016 忘 掉;华人当代美术馆

群展:

2017 “符”说有道:重庆商道文化

2017 界现 五;金山意库ADC艺术中心

2017 初见;百家争鸣

2017 反书写实验计划第一回—对书写的幻想;妙音阁·云艺术美术馆

2017 墨迹;ColorElefante Gallery;西班牙

2017 青涩三;成都美术馆

2017 虚镜.双个展;Suntec City; 新加坡

2017 界现Ⅳ;巢艺术中心

2016 明日*微光;许燎源现代设计艺术博物馆

2016 “艺术青春的突围”;巴蜀大地美术馆

2015  锦.源;青年艺术公益联展;红美术馆

2015 视微知著;小荷美术馆

2015 隐喻的青春;成都美术馆

2015 追述的痕迹四川美术学院2004级邀请展;四川美术学院

2015 界现III;红美术馆

2014 黄原奖;CAEA美术馆

2014 青涩十三;西南民族大学

2013 黄原奖;CAEA美术馆

2013 Memory;richmondartgallery;加拿大

2013 Artists Self Portraits in the smartphone era;online;瑞  典.

2009 原始股;长安当代美术馆

2009 黄漂展;四川美术学院画廊

2008 界现-新锐艺术家六人展;108艺术空间

收藏机构:

红美术馆

Minotti

华人当代美术馆

西南民族大学

金山意库ADC艺术中心


评论文章(一):

忘记

文/董大(董洪龙)

非无 90×45cm

禅学,是佛教的一种思想,其大意是放弃用已有的知识、逻辑来解决问题。认为真正最为容易且最为有效的方法,是直接用源于自我内心的感悟来解决问题,寻回并证入自性。其理论认为这种方法不受任何知识、任何逻辑、任何常理所束缚,是真正源自于自我(你自己)的,所以也是最适合解决自我(你自己)的问题的。也就是说可以把禅理解为是一种最为简单也是最为有效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正是张洋所悟之“禅”——忘掉。从忘掉到忘掉·忘掉再到忘掉·忘掉忘掉,张洋整整经历了12年。

张洋目前的作品更多的是从有和无的角度出发探讨水墨的本源。整个画面看似有却是无,无中却又有。特别是印章的运用,让整个画面有了灵魂。画面中的印章并无其实际涵义,张洋把印章转换为画面的语言,突出它的重要性,让它不再是简单的篆刻符号。

“章”,会意字,从音从十。音表示音乐,十表示数字的终了。故“章”字的本义是一段音乐的结束。张洋的作品里面的印章同样蕴含了音乐的元素,一个印章就是一个跳动的音符,不同的印章的排列组合就完成了一段音乐,同时也是另一段音乐的开始。

从传统中汲取营养,更多人得到的是鱼,而张洋追求的却是渔。探求书画的本源及规则,从本源上打破书画其形现其神。张洋作品中的印章是“章”的一种影射,其内蕴含了文章、乐章、印章、徽章、规章等众多元素。万变而不离其宗,如蝉(蚕)与蛹,鸡与蛋,因缘使然,轮回变化,无有先后,无有始终,不同时空,不同体态,终是其宗!“章”是一种图腾,是一种追求事物本源的精神诉求。“章”之运用法,永无止境,唯有“章”才是永恒,“章”便是那颗禅心。

忘掉,摆脱了匠气;忘掉.忘掉,寻找自己的心;忘掉.忘掉忘掉,跟着自己的心走。

宁静的心,质朴无瑕,回归本真,这便是参透人生,便是禅。


评论文章(二):

不仅仅是水墨?兼谈张洋的简笔抽象水墨

王小箭

 

大解 90×45cm

对于中国画的种种问题,不论是传统的,还是现当代的,我都是尽量回避在公开场合谈论,更不要说写文章。主要原因是太乱,中国文化是“酱缸文化”的命题至少对于中国画是成立的。首先是历史叙事的混乱:传统“画史”的基本思路和断代,加上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决定论的总体框架,再加上西方美术史分类中的雕塑和可以纳入中国美术史中的书法,结果是让史论专业的学生都晕菜的一团乱麻。然后是现代理论的混乱不堪:笔墨等于零和中国画穷途末路论vs博大精深和国魂论,出于改造中国画的爱国主义和歌颂中国画的爱国主义,都成为偏离艺术本身并吞没其他声音的主流叙事。艺术批评和艺术欣赏不同,后者凭感性与能美言即可,前者则必须有可靠的言说起点,而混乱美术史逻辑与艺术理论则使这种起点无从立足,只能是乱上加乱。把张洋的作品纳入艺术批评,同样无法避免这一困境。

不久前我在网上发表了一篇《中国美术史的节点问题》,对混乱的中国美术史进行了粗略的梳理,并已简单提到了问题所在,就不再多言了。理论问题也只能点到为止,不然就跑题了。首先把争论的问题进行逻辑归类,于是我就只能自己做个归类,不然还没开口,就直接掉入原有的乱象之中。

我接触过的相关讨论可以把问题分成相互对立的两大类:“仅仅是水墨”和“不仅仅是水墨”。吴冠中的《笔墨等于零》、李小山的《中国画穷途末路》、蒋兆和的《流民图》、文革的水墨工农兵形象、四川美院国画系被戏称为“丙烯系”,基本上属于“仅仅是水墨”的立论,也只有在这样的立论基础上,这些说法和做法才有其正确性,同时问题也简单了,直接纳入“画什么和怎样画”的理论,于是“水墨”就是个“怎样画”的问题,只是不同于油画颜料、丙烯、乃至综合材料等不同的颜料而已,甚至连“颜料”都称不上,只能称为“料”。然而,从理论上讲,无意中滴在衣服上的墨点才称得上“仅仅是水墨”,连故意滴在衣服上都称不上,正因如此,“没有没有内容的形式,也没有没有形式的内容”才成为多年的教条。

再说“不仅仅是水墨”的立论。众多已经植入我们的人名和与水墨绑定的“词与物”,如梅、兰、菊、山、水、云、树、林、石、桥、松、柏、鹤、虎等,可以算作该立论的具象支持,老板们常挂在办公室的“宁静(以)致远”,以及不提供任何具象参数的人名用词,如宁、静、远、(悟)空、(悟)净、逸、畅等,也是水墨画的常数项。而这些只是视觉表层,深层的则是儒释道思想。在现当代艺术理论中,栗宪庭的“念珠论”、高名潞的“都市禅论”、奥利瓦的“混沌论”,以及早就说烂了的“天人合一论”、“博大精深论”,都可以纳入该立论。于是问题就来了:既然可以水墨+、水墨++、水墨+++、就可以水墨+∞,于是“民族论”甚至“世界论”都出来了。且问,“天人合一”有意义吗?“两弹一星”哪样“天人合一”呀?“博大精深”重要吗?覆盖全国的高铁网不“博大”,技术不“精深”?你在乎的和媒体宣传的还不是速度、安全、舒适、正点、票价?筷子不民族吗?至少比毛笔民族吧?用得着总挂在嘴边吗?汉语、太监、缠足更民族吧?能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吗?建国领袖属于最民族之列吧?天安门上的画像怎么不用水墨画呢?国歌和升旗仪式也属于最民族之列吧?怎么不用唢呐、洞箫、芦笙演奏呢?

显然“不仅仅是水墨”比“仅仅是水墨”要复杂得多,不论从理论上讲还是从实践上看。实际上,两种立论,一个是把问题简单化,简单化就容易遗漏,一个是把问题复杂化,复杂化就容易添乱。张洋的作品属于“不仅仅是水墨”的立论。

如果说谈论中国画就是跳进黄河,那么谈论水墨画就是跳进酱缸,谈论“不仅仅是水墨”就是跳进泥潭。因此只能先做适当的清洗。

从美术史和美术史逻辑上看,水墨是工笔重彩的褪色、疏形、简笔,可以简称为“色彩极少主义”(这与为着色做准备的素描和速写正好相反)。其社会背景是文人群体的形成和仕途成为该群体的唯一选项,面对这样一座人生独木桥,所有人都面对“失意”的可能,于是,归田、归去、退隐、淡然、淡泊(名利)、清心寡欲、恬淡虚无、悠闲自得等各种“褪色”法就成了文人的“常用药”,形成绘画上的“色彩极少主义”,经过定向积累而形成传统、范本和审美范畴,不依赖社会学理由作为褪色动力的单色画法,结果是有得有失:总结出浓淡、疏密、虚实、动静、疾徐、收放、古拙等“看头”、“讲头”,也就是审美范畴,属于得;失去褪色的理由这一根本,属于失,否则只会让给西方重彩画半壁江山,而不会溃退到“论画以形似”亦即褪色前的宋画。

张洋的作品有明显的褪色、疏形、简笔特征,这种特点的“水墨+”,加的是褪色的理由,即提到的“禅”和“忘掉”。剩下的就是追问当今中国社会是否提供这样的理由和动力了。“淡定”,这是今天的口头禅,原因是全社会的纠结和焦虑。“你想多了”,也是随处可闻,我也常劝学生少想。“归田”几乎是零,但农家乐比比皆是。皈依佛门的、基督教的成了都市新风,甚至执政党都要下令禁止党员皈依宗教。慢生活、慢节奏成了四处蔓延的人生口号。

转了一大圈,终于可以谈几句张洋的作品了,也只能点到为止了。至于文化身份和身份焦虑,水墨也好,古琴也罢,其“药效”绝对比不上高铁、歼20、四代核能这些先进科技成果,包括所谓“软实力”:弱国连外交都没有,更不要说文化了,而且,最重要的软实力是社会制度,不是任何其他。只是光有硬实力还不够,需要硬实力+,包括张洋在内的中国艺术家,还有我们这些艺术批评家,就是做这个+的。


个人文章:

自我自省的水墨表达

                                  ──────分享我的创作过程与感悟

 

无边有界.5 100×100cm

自我自省的水墨表达,这个主题有三个子小题:“自我”“自省”“水墨表达”。经历后的成长,不需去证明什么,只关乎自己的内心。

自我:要从我开始接触和认识的艺术讲起。读中专时初步系统认识了简单的艺术表达方式,叙事性和文学性艺术表达。简单的说就是画的好、逼真、笔法笔触洒脱洗练、层次感很强等等。那时是我认为值得努力做好的一件重要的事,现在看来它是艺术朴素的一件外衣。就像我在家种地时一样,春天种下种子,夏天除草施肥灌溉,秋天收获----简单朴素的随着哈密瓜的生长而改变劳作方式,等待收获的那一天。同样也是我的“自我”与固执,经历三年的坎坷才考试美术学院。在美术学院的第一个年头我仍然坚持着自我认知,力求追求完美,写实、逼真、层次丰富、形象生动。

自省:是自己开始对自己曾经认为的,经典艺术学说的疑惑、苦恼、与反思。我为什么必须这样画?为何要限定自己?难道这样像前辈和大师那样做才对吗?越想越多,问题一个接一个接踵而至,迷茫中跌跌撞撞的做了许多探索。在此期间我开始质疑自己一开始坚持的、之前深信不疑的信念。难道是我错了吗?执拗的非要去考美院,应该听父母的话在家老老实的当个小学老师?安安生生的过日子?每次想到这些心里总是莫名的虚空和躁动。在学校里只有待在图书馆才能让我的心平静下来。从艺术史到文学、社会学、心理学、哲学等等都有研读。也是在此时我的创作开始慢慢发生着变化,随着阅读书籍种类的变化而变化,思考的问题也在不断地变化,慢慢的从故事和现象中抽脱出来。

水墨表达:水墨所表达的(不可言说的)秘语。

水墨表达的缘由是经历艺术语言探索之后的自我认识修正。在自省阶段不断寻找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回过头看,正是那时的拓展探索才丰富了自己。从写实绘画、丙烯、装置再到水墨转了一圈,也是从谜境到构境的过程。都说经历之后才会有故事,那么我所展示的“故事”它是个秘语。

它是我的秘密花园,每一次的落笔、每一个墨点变化都是我所创造的语言就像我的avater(阿凡达)。喧闹中的平静,宁静中的沉思,逆境中的坚持。远望宏观的轮廓,内看自己的举止沉着,只有静下来用心去细细感受,才能推开每个人自己内心的那扇门。它像我创作中所用墨的制作过程一样:树干和木头燃烧中的一缕缕袅袅青烟,时间让它们慢慢聚集在某处,久而久之的聚合青烟也就累积了它的重量。或许很多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关注砚墨之后的墨汁,以及它在宣纸上所展示的浸染效果而忘记了它的前生。方寸之间的黑白距离,轻重缓急的转变,浓淡之间的相生相依。它是我的秘语,也是你的秘语,不必点破,自然而然这样就好。我们何妨不这样去感受试一试呢?

 2016年12月23凌晨 张洋


作品赏析:

无边有界.3 100×100cm

 无边有界.6 100×100cm

无边有界.7 100×100cm

无相 90×45cm

虚像 90×45cm


博宝艺术网“艺品万家”服务平台是博宝艺术网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进行的一项开创性举措,将会使传统书画行业面临彻底颠覆,使普通百姓能轻松进行艺术品消费,从而让艺术真正走进寻常百姓家。让生活艺术化,让艺术生活化,这是艺品万家的发展方向与目标,也是我们的核心理念。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