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p_image002.jpg

立意为象 大象无形:著名花鸟画家赵东军作品赏析

TIME|2017-12-06 18:32:46
5976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艺术简介

赵东军,1951年生于河南安阳,毕业于天津美院,师从孙其峰等先生。多次参加全国美术展览,并获奖,被国家人事部评为当代中国画杰出人才,并评为98全国百杰书画家,被中国收藏鉴赏家协会、中国画廊经营家协会、《翰墨中国》等多家机构列为当代最具收藏投资价值和升值潜力的花鸟画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优秀专家、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洛阳书画院副院长、洛阳市花鸟画艺委会副主任。


立意为象  大象无形

——著名花鸟画家赵东军作品赏析

文/张本平

在中原画坛,洛阳赵东军是一位著名的花鸟画家。近日笔者品读他的新作,果然不同凡响。好的花鸟画具气象、重品味、讲笔墨。若以此为标准来衡量赵东军的花鸟画,其可谓是气象浑朴大方、品味醇厚清润、笔势雄健、墨色相济。他以创新不离宗,继承不离古之理念,以“不工者,工之极也”见长,形成了他张扬霸悍的画风,古朴厚辣的书风,言情壮怀的诗风。

中国人对花鸟画情有独钟,因其总以生活中喜闻乐见的花鸟鱼虫为题材,并借助笔精墨妙赋予其情感意趣、象征意味。因此对于花鸟画来说,“化景物为情思,立形象为象征”至为重要。在这点上,赵东军用心良苦、建树颇多。其作品题材之广泛、形象之丰富令人叹服。但他并未因此陷入自然主义的描摹或极度写实中,而是在切近自然的同时,力图超越自然,展现心灵化的艺术节奏和东方人的宇宙意识。 

想要以东方人之审美视野来俯察自然万物,就必然要切入中国传统文化的大道中来追根溯源。所以赵东军处理花鸟景物总是由实入虚、虚实相生,在客观真实中寄寓其对宇宙人生的深情。这使得他笔下的花鸟万象呈现出虚灵化、情意化的倾向,直至通达“天人合一”的境界。

 

绘就禽鸟魂魄,写出花卉神韵。赵东军作画没有固定的招式,就像一个非常高明的武术大师,拳脚打去,看似无招胜似有招,看似无法胜似有法,甚至无中生有,已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境界。他笔下的禽鸟、牡丹、荷花、梅花、兰花、竹子等,都千姿百态、形神兼备、气韵生动、含蓄隽永、耐人寻味。

006-1 - 复件(1)

他作画气势蓬勃,画牡丹不仅力透纸背,而且在画牡丹的一笔之中包含着运笔的变化,破了牡丹笔笔相似的成法。他爱画牡丹。他觉得牡丹的高贵气质与洛阳人有相同之处。画牡丹,当然要画出气质,画出神韵,同人格相关。也可以这样说,牡丹画是中国画富有人格化倾向的体裁,与兰竹有异曲同工之妙。品读他的牡丹作品《丹青欲写倾城色》《姚黄魏紫共贺春》《牡丹花品冠群芳》等,清逸、沉静、浑厚、苍润,笔墨间不失文人趣味。

他在古意中往返,向往中国花鸟画的意境。看他的牡丹画,让我想起石涛在《苦瓜和尚画语录》中所说的“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见用于神,藏用于人,而世人不知所以。一画之法,乃自我立。立一画之法者,盖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也。”的确,“盖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也”。尽管有的人把清代以降中国画的衰微,归于“四王”的摹古;对此,赵东军有自己的理解。

他认为:花鸟画必须与传统保持亲密的联系,摹古是无可厚非的;只是每个时代有不同的精神特质,每代人眼中花鸟鱼虫往往又有新的内涵。那么,画家想要接近古人,想使画作具有新颖的情思,就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登名山、涉江河,要身体力行地观察、采风、写生。只有这样才能使画家心胸开阔,视野放达。喜欢画画的赵东军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师从孙其峰、白庚延等导师。在校时除了专业课的基本训练外,他又临摹了一幅幅古人的作品,也常去大自然中寻找灵感,久而久之,对中国画有了自己的认识。

 

他的画,运笔灵活,不同时令的花鸟,又有不同的笔墨表达。也因此,他笔下的花鸟,总有一种生命的质感。比方牡丹画容易落入俗套,赵东军则以粗笔勾斫,时而酣畅,时而朴拙,使叶的肌理、枝的力度有了诗的意趣。赵东军注重墨法的变化,合理调剂枯湿浓淡,针对不同的构思和素材,时枯时浓,以水墨的晕化和色彩的融合,画出了牡丹花风雅的形态。

在欣赏赵东军的写意花鸟画《春风花开第一枝》《秋声》《五月槐香》《秋风》《荷清香》《林中趣事》等作品时,笔者总是不自觉地淡忘其笔下花鸟形态的“逼肖”或者“生动”,甚至忘了习惯性地感叹一下画面中数处纯熟、率性的笔墨——那浓郁深邃的墨与色的语言变得灵动,吾被他的心灵变奏所深深吸引。这是他自我生命与自然万物的同构形式,也是其情感与天地生机的渗化为一,正所谓“四时佳兴与人同”。

 

当然,这种心灵节奏总是要归于他的笔墨,因为笔墨就是个性的外化、风格的原点。笔者十分喜欢赵东军不经意间的笔墨渍染,更欣赏其以笔墨构筑的线条空间。他在花鸟画中用线条所营造的空间,是分隔而又连续的、流动着的空间,是融入时序的、有节奏的空间,是展示虚灵的空间,是释放飞舞生动、放逸恣肆之气韵的空间。所以我说他是以小题材画大境界的“大笔头”画家,而其笔墨灵动的写意花鸟似乎又在告诉着我元人所说的“学者必自法度中来,始得之”的真正含义。  

品读赵东军的山水画《秋落青要山》《千山皆秀》等作品,远取宋元,近取黄宾虹。他的山水,是像写字一样是写出来的。落笔快捷,只要是颜色,他就敢用。同样是山水,他能画出多种不同的风格气势。那山、那水、那云、那村、那雾,甚至那草,都清晰分明。他认为,山水画单有泼墨便少了骨,而单有骨而少了墨和颜色也不行。“所以我从来不主张用花花绿绿的颜色来夺人眼球。如果有花,我也会各种颜色掺合在一起,用杂色来破坏它。”行家们是这样评价他的山水画风的:不注重形式上的花拳绣腿,追求笔墨功夫和神韵,气势夺人,自成风格。 

赵东军荣誉多多,赞誉频频。在中国美协、河南美协举办的权威美展中,他的花鸟画作品多次获奖入榜。作为“东方之子”,他上过中央电视台,还多次上过中国一流的美术画报。在北京、上海举办的画联展,在新加坡、中国台湾举办的联展,他的画作广获好评,当场创作的作品有许多被人购买。他获奖无数,但他说:“我这个人,心态很平和,视名利为浮云一样,中国画是高尚的,我们做人也要高尚。” 

纵观赵东军的花鸟画创作,其可贵之处就在于既能洞察自然的深处,又能通联自己情感的深处,因而不仅有通俗易懂的笔墨趣味和画面效果,同时也产生了与自然相比抗、在精神上完整独立的艺术特质。它赋予了画家只属于自己的一种内容和形式,努力追索着一种和谐统一、浑然天成、至大至深的大美。

 

五十多年皈依艺术,赵东军总是孜孜以求,笔耕不辍,矢志不渝地为花卉传神,为禽鸟写魂。画家虽结庐人境,但却淡看浮华,一扫纤尘,只求默默耕耘,耐得寂寞,即使名声在外,已到了“画到生时是熟时”的境界,也毫不张扬,还在追求心中的梦想。他师从诸多大师,但并非一味步趋,而是人不失本色,画但求自然。赵东军作品内的情思、气质、修养的壁垒,使他的作品更趋深厚,造型之中,其画风日趋写心写性,率真率意,既继承传统,又不墨守成规。

积蓄至今,其作品更趋深厚,画卷之中有扫除腻粉呈风骨之妙。让笔者看到了其画作中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魂魄,笔下梅兰竹菊的雅致,高山流水的旷远,禽鸟成趣的意境,花蝶风荷的谐趣。赵东军的正派、正直和刚烈、慈善是出了名的,他的人品口碑在中原画界如出谷幽兰,风中劲竹,弥久吐香,依然挺拔,这让他的画作更有了厚实之感和真挚之气,使他人好画好的美名更是远播。

赵东军数十年读书养性,几十载涵泳墨海。他总是养精蓄锐在书斋,笔走龙蛇于宣纸。学问深时意气平,精神到处文章老。他是一位勤勉的安静者。为追求字画中神气和朝气,气韵和气象这种境界,他深知要摆脱传统的束缚和物象的局囿,心绪逸出红尘,超然物界之外,须让自己的心灵先到达广阔的精神天地,他不懈地投身生活,寻找营养滋补,因而总是远离尘嚣,躲进小楼,读书读帖,“心中自有清淳味,读帖自古重精神”,有如达摩面壁,苦心孤诣,研习历史名家技法,博采众长,汲取营养。

 

万丈豪情,寄意澄怀观道,一顷墨池,放纵狼毫起舞。赵东军的那份执着和沉静,使之浓深的诗意渗透凝练于笔墨和造型之中,这让他的作品铅华落尽,灵性毕现,饱含着超越世俗、空明清纯的心灵追求和精神境界,使画作注入了气韵内涵,让人自有一种意境邈远、气象丰盈、“精鹜八极,心游万仞”的感受。因而读他的字画,还让人品味到那浓厚的书卷气息和郁郁古风,其笔墨所绘之处,往往有只研朱墨写意境,别拘一格写胸襟之妙。

 

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画家须时时观察生活、感悟生活。懈怠于斯者,再精妙的笔情墨趣也会在万千气象的大自然中变得苍白无力。赵东军曾面对大山秋日下的长坡,看旷野的风掠过一坡坡衰草,渐行渐远、苍苍茫茫……这种内在的张力,不正是他一种生命的状态吗?这场景让他怦然心动。

人、自然、文化的和谐发展是花鸟画在当代所面临的问题。赵东军对笔者说,他要通过自身的修炼,追求一种“立意为象”的心境和“大象无形”境界,使自己的心灵纯净无尘,实现凡波不兴的“天人合一”。


博宝艺术网“艺品万家”服务平台是博宝艺术网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进行的一项开创性举措,将会使传统书画行业面临彻底颠覆,使普通百姓能轻松进行艺术品消费,从而让艺术真正走进寻常百姓家。让生活艺术化,让艺术生活化,这是艺品万家的发展方向与目标,也是我们的核心理念。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