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banner.jpg

博宝·资讯 | 陈姗国画人物作品赏析:清雅温文,别有情味

TIME|2018-04-16 14:52:30
3352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顶部banner.jpg


艺术家简介:

陈姗,1982年生于山东淄博沂源,2009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专业方向中国美术史;2009年至今先后于东南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后流动站进行研究工作。现为策展人,画家,撰稿人,博宝艺品万家签约艺术家。

作品赏析:

优秀的人物画是对中国优秀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它凝聚了数千年中国哲学思想、文化、艺术的成分,传承着古老的东方韵味和中国精神以及中国绘画艺术的独特魅力。艺品万家推荐艺术家陈姗是才女,勤敏好学,博览群书,知识渊博,古今中外,信手拈来,陈姗的画也清丽有格,很雅致温文,而且意境出尘,绘画语言和作品风貌别致不群。这和她读书多有极其密切的关系,画人不可无文,很多时候画作是画者的精神写照,人粗则画俗,人雅则画清,陈姗的画是清雅温文的,还带有浓郁的宗教色彩,耐人寻味。

这幅陈姗老师的国画人物作品《空》,色调柔美,线条细腻,有着女性绘画特有的温情和柔和感,画面中静静伫立的女子,微闭眼,长睫毛,樱桃小口,鼻子秀美,精致又高贵,一朵小红花微遮面,却遮掩不住迷人的风情,朦胧中那若隐若现的美令人陶醉不已,下方的画屏中玉兰几朵,花苞一枝,更加衬托出女子的袅袅娜娜,整体观之自有一股清气、雅气、静气,让人见到生欢喜心。整幅人物作品画境唯美,充满诗意,静赏之,美人虽无语,清风送香气。

陈姗老师作画就是在画她自己的感受,有很清晰的艺术语言,她心里有什么,纸上就出现什么,她的个人风格特别明显,她有独立的思想,她就是在画一种感觉,画一种心情,画一种状态。此幅她的人物作品《故》,绑着发带的卷发女孩,妆容精致,刘海微遮,眼神清澈,最感染人的是那独有的韵味,似真似幻,忽近忽远,这里没有世俗的烟火喧嚣,有的只是浪漫的情怀,岁月的静好,别有情味。正所谓画如其人,几分脱俗的清雅,总是能吸引你一刹那的驻足回眸,值得细细品鉴。

作品欣赏:





博宝艺术网“艺品万家”服务平台是博宝艺术网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进行的一项开创性举措,将会使传统书画行业面临彻底颠覆,使普通百姓能轻松进行艺术品消费,从而让艺术真正走进寻常百姓家。让艺术品走进千家万户,这是艺品万家的发展方向与目标,也是我们的核心理念。

底部banner.gif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成功举办

​ 2018年6月21日至22日上午,由首都师范大学主办,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亚洲美术教育研究发展中心承办的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在京成功举办。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艺术学院、上海师范大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中国儿童中心等多所高校和机构的专家学者,近50位京津冀地区的美术教研员和特级教师,30多所高校美术教育专业的师生共计200余人参加了本次会议。此外,为解决会议场地人数受限问题,会议协同人民美术出版社开通了网络直播,约2000多人在线同步观看了现场报告。

“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开幕

2018年6月21日,由首都师范大学主办、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和亚洲美术教育研究发展中心共同承办的“为师 传艺 树人——首届首都基础美术教育论坛暨京津冀美育高峰会议”在北京召开。开幕式上,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韩振刚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常锐伦、京津冀美术教研员代表陶涛老师分别致辞,会议由陈畏教授主持。来自各地区的高校教师、一线教学工作者及在校研究生等共200余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神在征途形在马——米萝70后画展”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隆重开幕

2018年6月15日,由中国画学会主办,金砚传媒、吉林省中国画学会承办,中国友联画院、中国长城书画院、中国友好画院、吉林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吉林省文联、中国画马艺术研究会、吉林日报书画院、艺术天成书画院协办的“传承与经典系列展”之“神在征途形在马——米萝70后画展”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隆重开幕。

一番春信画楼东——北京百衲2018春拍综述

北京百衲2018年春季拍卖会将于6月21、22日预展,6月23日在北京陕西大厦正式举槌。本场拍卖将精心为您呈现 明珍百椠——古籍、碑帖、苏维埃文献专场 大藏集珍——佛经、道教等宗教文献专场 坤舆万象——地图文献专场 鱼雁音尘——信札、诗稿专场 古逸清芬——中国古代书画专场 结茝纫兰——中国书画(一) 画堂秋月——中国书画(二)

古墨飘香 书学楷模 ——盛荣桂先生书法艺术赏析

书法,就是写字,13亿中国人只要不是文盲都会写,似乎谁都能看出个好坏,我原来也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