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金石书法与花笺装饰

博宝资讯
TIME|2019-04-10 17:26:25
6728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汉字、金石书法与花笺装饰


文 / 王羊羽

书画鉴赏家、信札收藏家


旧时文人写信,既为通讯,亦是文雅之事,所以用笺多讲究。若彼此诗词往来,更是不会选用寻常笺纸。花笺便是文人日常青睐之物。笺纸的选用也能体现使用者的格调和审美趣味。


花笺又名彩笺、锦笺,是指经过再加工、带有装饰性美感的信笺或诗笺。清代至民国也有一些文人、画家参与到花笺的设计和制作之中,此时期花笺制作鼎盛,南北笺纸铺林立,花样繁多,手段不一,匠心各具。而当今名人信札收藏方盛,藏家多选藏花笺手札为风尚。花笺是一个广义上的概念,包罗万象,并不是专指带有花卉纹饰的笺纸。


花笺中有一类以汉字、金石书法来做装饰的笺纸则是另具一格,文气十足,极具中华民族特色的工艺门类。


汉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和媒介,古代文人对汉字十分重视,乃至崇拜。古人讲“敬惜字纸”,带字的纸片都是不能随意丢弃、践踏的,这更是对文化的尊重。从学术上讲从“小学”到清代“说文”之学兴盛都离不开汉字。中国古代在各种器物上以汉字作为装饰有着极其悠久历史。用文字来装饰笺纸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清代中叶以来,随着大量以金石砖缶为代表的古代文字资料的出土,金石考据之风日盛,朴学家、史学家在对金石文字考据之外,开始在书法实践中取法这些有别于以往“帖学”为代表的书法经典。尤其是包世臣《艺舟双楫》论著的问世,临碑风气兴起,晚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中更是大力推崇碑学,以碑为尊,崇碑抑帖,此风一直延续到民国。在这样的背景和时代风尚下,也影响到笺纸制作中大量金石文字“元素”的运用。


笔者个人认为研究花笺最好是结合书信作者、书信内容等一起来研究。笺纸的出现就是书信的辅助物。就像脱离了篆刻本身去研究印石,是舍本逐末,就失去了其中文化内涵一样。如果没有书信和篆刻,笺纸和印石也就失去了其本身意义。


本文将试以百牍千函斋藏札中用以汉字、金石书法为装饰元素的花笺名人信札为例做一些简单梳理。



一、以汉字作抽象纹样

图一为清代末任山西巡抚陆钟琦(1848-1911)用“江夏”款秋水笺所作手札。笺纸将篆书“秋水”二字用细长方折单线条处理作为纹饰,简洁疏朗,又可用作格栏。“秋水”一词出自诗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寄托“秋水伊人”之思。辛亥年山西新军起义,陆氏一家惨遭灭门,陆钟琦孙女、高晓松外婆——航空专家陆士嘉,当时被仆人带出而幸免遇难。


图一.jpg

图一



二、摹刻金文

图二为侯材骥致李幼梅札。笺纸所用纹样取自周得鼎金文铭文,下有楷书题:“周得鼎因名曰得鼎”。左下有笺铺商号为:“森荣”。侯材骥(1837-1893)号仙舫,光绪八年任台湾知府,中法战争爆发后,法军攻基隆,侯材骥沉着应战,在台岛绅商中筹银数十万两,守土尽责,功勋卓著,乃是抗法民族英雄。


图二.jpg

图二


三、集名碑字

图三为赵滨彦致梁鼎芬(字心海)信札,所用笺纸中“归安赵”三字是集自汉石门颂中字,以双勾雕版刻成。石门颂为东汉隶书名碑,结体舒展,体势瘦劲飘逸。“归安赵”三字表明笺纸使用人的里籍及姓氏。归安即今湖州。落款为:“坚白集杨孟文石门颂”。“坚白”即赵滨彦的字号。赵滨彦,清末民国人,字坚白,号渭卿,归安籍,颇得张之洞赏识,曾任湖北候补道、广东制造局会办、两淮盐运使等,是诗人北岛曾祖父。赵氏好收藏,斋号“苏黄米斋”。黄庭坚《砥柱铭》曾为其收藏,此卷上有归安赵渭卿藏书画印、赵坚白等藏印多方。傅申先生在考证此卷时尚不知赵渭卿、赵坚白为赵滨彦。此札当为明证。赵氏藏书画颇丰,其藏品中钤“坚白”印世人多误为张鸣岐。


图三.jpg

图三



四、摹瓦当、砖铭

图四李兆珍手札所用花笺乃是摹汉瓦当“有万熹”。此瓦完整者极少,下有题字:“此瓦旧出长安,今不复可得矣,徯园属雪堂手抚作书问笺并记”。可知此纹样是罗振玉雪堂为徯园所抚摹并题字。李兆珍(1846-1927)民国初曾任安徽省长,收信人畏庐为其同乡林琴南。徯园疑为李兆珍本人。


图四.jpg

图四


图五徐树钧手札用笺纸乃是摹刻河间献王君子馆砖铭,左下方落款:宝鸭斋制笺,钤印:叔鸿。徐树钧(1842-1910)号叔鸿,喜藏金石书画,得王献之名迹《鸭头丸帖》而名其室曰宝鸭斋。此笺纸为徐氏自制自用笺。


图五.jpg

图五



五、摹篆刻印章

图六朴学大师俞樾(1821-1907)致李黼堂手札,自用笺中以汉印风格刻白文字样:“曲园居士俞楼游客右台仙馆主人尺牍”。俞樾,浙江德清人,罢官后在苏杭两地著述讲学,在苏州有曲园,号曲园居士;在西湖住俞楼,号俞楼游客;妻亡故后,在钱塘其墓旁筑右台仙馆,又号右台仙馆主人。笺纸中印章纹样放大居中,色彩鲜明,疏密有致,大气稳重,诚为笺纸中佳品。


图六.jpg

图六



六、借用碑文作年号笺

图七为鉴藏大家邵松年(1848-1924,号息老人)致其婿君时之手札。所用花笺纸乃是听邠庐主人钱溯耆乙卯年所制纪年笺(公历1915年),以隋开皇十五年镇远将军造像碑上“十五年岁次乙卯”字样双勾摹下,以作纹饰。此石为山东陈介祺旧藏。此种纪年笺一般是提前做好,供当年所用。1915年岁在乙卯,与碑中“隋十五年岁次乙卯”二者甚为巧合,此其匠心所在。清末民初时,文人多喜用钱溯耆听邠庐制笺纸。


图七.jpg

图七


七、集名家书法字

图八为潘飞声致张石铭诗札,笺纸中双勾“自强”二字是集自苏东坡书,左侧有题跋文字:余生平最嗜苏文忠字,因抚作笺以遗世之能自强者。公耻。钤印范伯子。


图八.jpg

图八


此笺纸是范当世手摹苏东坡自强二字而成笺。范当世(1854-1905)号伯子,是南通籍教育家、古文家、大诗人,范曾曾祖父。此笺当作于国耻之时,落款公耻乃激励国人当自强,表现了当时知识分子对国家前途命运的一种担当精神和责任感。潘飞声(1858-1934)字剑士,字兰史,近代岭南六大家之一。光绪二十五年,德国柏林大学聘潘氏为汉文学教授,客居海外四年,工诗词,尤擅行书,为“南社四剑”之一。



八、影刻宋元书页

图九为大藏书家潘景郑(1907-2003)致陈鸿舜手札。此三开花笺是影刻潘氏家藏宋绍兴婺州栞本嘉佑集之书页而成。右下有“吴兴潘氏珍藏”字样,左侧有“辛巳春日制笺”。笺版翻刻精细,十分雅致,藏书家以自藏宋本书页为样作自用笺当是最为恰当。潘景郑、潘博山昆仲皆藏书大家,藏书于“宝山楼”,至三十万卷。收信者陈鸿舜曾任燕京大学图书馆主任。


图九.jpg

图九


九、自书文字

图十为“天津四大书法家”之一赵元礼(1868-1939)致张次溪手札。赵字取法苏东坡,书风遒劲厚重,工书法擅诗文,又是“天津近代诗坛三杰”之一。此笺以其自书“明灯夜雨楼吟诗启事之牍”字样双勾刻板,蓝印成笺。前人用蓝印笺多是家中有丧或是戴孝守制时所用。“明灯夜雨楼”为赵元礼斋号。张次溪为著名史学家、方志学家,曾执笔整理《齐白石自述》。


图十.jpg

图十


十、请名家题字

图十一为民国时“中国邮票大王”周达(1879-1949)诗札。一通两开所用花笺皆是周氏自用笺。右开中有字:“今觉盦制心相印笺”,左开中有字:“印上书屋集印之笺”。笺中字为民国时书法名家黄葆戉分别用篆隶二体所手书上板制成。上款某泉先生即周达。“今觉盦”及“印上书屋”皆是周达斋号。周达又名周今觉,乃清两广总督周馥之孙,时任中华邮票会会长。1927年周今觉以2500两银子从法人手中获得“红印花小字当壹元四方连”邮票,被外媒称为“东半球最贵的华邮”轰动一时。


图十一.jpg

图十一



本文发表于《中国收藏》2019年第4期




博宝艺术网“艺品万家”服务平台是博宝艺术网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进行的一项开创性举措,将会使传统书画行业面临彻底颠覆,使普通百姓能轻松进行艺术品消费,从而让艺术真正走进寻常百姓家。让艺术品走进千家万户,这是艺品万家的发展方向与目标,也是我们的核心理念。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