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收藏需要炼就火眼识真伪

TIME|2007-08-09 16:03:37
120
   
博宝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

随时随地收看更多资讯


   消息  据经济日报报道:赵忠祥收藏,始于1995年夏天的芬兰之行,受同行者中两位古玩爱好者启发,爱上收藏。在诸多的藏品中,他最钟情于瓷器。
  赵忠祥认为,中国陶瓷的艺术,其历史与文化的价值令我们深感骄傲与激动,这与一味地收集古玩、待价而沽的赢利思想和投机心理完全是两码事。而瓷艺是中国文化中闪光的瑰宝,以其精美绝伦的魅力长久令世界仰慕。
  说起瓷器,赵忠祥感慨很多:瓷器是十分娇贵的物品,一磕就坏,一摔就碎,在太平盛世,和平岁月中,尚不能免去这些宝贝的耗损,何况在天灾人祸、兵连祸结、民不聊生、颠沛流离的日子里,大难临头。收拾细软逃离家门,绝不可能带上瓶瓶罐罐,覆巢之下无完卵,能将稀世珍品留在人间,诚属奇迹。
  虽然收藏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对这一行却认识颇深,他说,文物市场着眼于价格,价格可以体现出艺术价值,但更多的是人为因素在左右。宋代自兴起收藏之后,历朝历代仿古不绝,帝王为缅怀以往,商人为一本万利,收藏家则在防伪中锤炼自己的眼力,并在鉴赏过程中获得更多的历史和文化知识,提高自己的品位。而制假者也在琢磨如何才能骗过行家里手,蒙外行容易,骗内行难。
  提起假货,赵忠祥感慨地说,在文化市场上,有时是买者打了眼,上了当,拿着一文不值的仿品浩叹不已,甚至觉得“终日打雁啄了眼”,没脸见同行,没面子再在这一行混了,以至郁郁成疾。
  也有走了眼的卖主儿,有眼不识金镶玉,把一件稀世奇珍三瓜两枣就当假的卖了。于是文物市场如战场,充满了陷阱、阴谋与骗局,嘻嘻哈哈之中,充满了杀机似的埋伏,谁都防着谁,没有一件东西保你买时不仔细掂量的。
  赵忠祥举了个例子。1996年,赵忠祥在去看病中的黄胄时,路过琉璃厂,看到一幅黄胄作品,就以极低价位买下,店主几乎没有赚钱。赵忠祥把画带到黄胄家里,悬在黄胄面前,他凝神专注地审视,慢慢点头:“是我的。”又有一天,一位朋友拿了一幅黄胄作品让赵忠祥看。赵忠祥自认没有这个眼力,就拿给黄胄看,刚一打开,黄胄就笑了“这个人画得比我好。”黄胄在病中说:“今后买东西,是真的价钱贵点没关系,不叫上当,如果是假的再便宜也不要。”这成为了至理名言。
  赵忠样说,假的就是假的,问题是您怎么知道它是真是假呢?尤其流到市场之后,无论是真品或赝品,作者本人都不知它们流落何方。只能靠买者的眼力了,这眼力就是鉴赏力。
  玩古董也是一样,强中更有强中手,人比人气死人,不要比,也不能比。有家财万贯可以收集与竞拍官窑、名画,拿出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欧洲某拍卖会,一张梵高的《向日葵》3700万美元被日本人收走了。正当人们艳羡不已之际,几年后传出一则消息,那幅画是赝品。文玩界,真真假假,是是非非。从古至今,从现在到以后,永远不会休止的,就是可能花了大钱买个假货,但也有可能只花一点钱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赵忠祥说,漫漫历史长河中,古玩的做工特征构成一部文化史。继承与变革,沿袭与创新,复古与发展,脉络清晰而各具鲜明之特色,凭着一知半解的概况了解,大体上多看看,多过过手,断代鉴定不会太难。问题是自古以来,赝品太多,假冒并不伪劣,几可乱真。有时作假者之常识手段成为比专家还专家的“权威”,懂得比一般专家多,仿的比真的还像真的。所以在鉴定行中,也经常流传出某某“打眼了”的传闻。或者收集古董的人与鉴定古董的人以少出错为高手,但没有一个人能不出错的。于是,现在没有人敢于担保自己鉴定的物件百分之百对。这其实也是收藏的魅力之所在。真真假假不绝于文化发展的长河之中。想想这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有谁敢说“舍我其谁?瓷器是一个时代技术水平、工艺水准、风土人情、审美情趣、宗教信仰、等级观念的体现,如果没有文化的眼光,没有悟性与敏感,是很难区别真假,也很难不上当的。少见者多怪,而只有多听,多看,多参观,多读画册,有机会多上手,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与见识才能有更大的把握区分真假。(苏琳).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博宝艺术网的价值判断。